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九百七十九章 被迫应战(求月票)

第九百七十九章 被迫应战(求月票)

  李志群至此没有半点怀疑了,一切都已经搞清楚了,凶手就是【民国谍影】余朴无疑。

  他马上下令吴世财去余朴的【民国谍影】家中抓捕余朴,可是【民国谍影】等吴世财带人赶到余朴家中的【民国谍影】时候,却扑了个空,屋子里空无一人。

  李志群得到消息后不禁大怒,在他看来余朴这是【民国谍影】做贼心虚,根本不敢在家过夜,这更证明了之前结果的【民国谍影】正确。

  不过只要余朴还在上海,李志群就不怕他跑了,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可以直接要找到丁墨身上算总账的【民国谍影】,谁也跑不掉!

  而这个时候,已经接到不明示警电话的【民国谍影】余朴,如同惊弓之鸟,早就顾不得电话信息的【民国谍影】真假了,放下电话,就逃回了聚川学院,这里是【民国谍影】丁墨势力的【民国谍影】大本营,学院里还有数百名武装警察学员,武器装备充足,除非是【民国谍影】军队攻打,这股力量足以能够保证他的【民国谍影】安全。

  第二天一大早,李志群就带着一众人马赶到了伪政府社会部大门口,将丁墨堵在了办公楼里,直接兴师问罪,让他交出余朴。

  丁墨从昨天深夜就接到余朴的【民国谍影】电话,知道李志群已经追查到了余朴的【民国谍影】身上,事情只怕是【民国谍影】瞒不住了,所以也早有准备,在李志群的【民国谍影】咄咄逼人之下,咬死了不认,最后双方差一点发生火并,最后还是【民国谍影】周福山带着一众警察亲自赶到,这才制止了李志群发难。

  可是【民国谍影】这一次李志群对周福山也没有顾忌,他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不抓住余朴,他无法向所有人交代,所以是【民国谍影】绝不罢休。

  看到果然不出所料,直接逼迫无果,丁墨和周福山根本不打算认账,李志群当下决定开战,调集了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力量对丁墨一派开始了行动。

  当天下午三点,原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电务处处长,如今的【民国谍影】社会部官员晋耀先夫妇,在愚园路被几名枪手袭击,夫妇二人和两名保镖当场毙命。

  紧接着,丁墨的【民国谍影】幕僚参谋李子云,彭平,也在回家的【民国谍影】路上,分别被一伙人乱枪打死,身边的【民国谍影】警卫都有死伤。

  李志群的【民国谍影】突然发难,让原本紧绷的【民国谍影】形势更是【民国谍影】急转直下,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一边贼喊捉贼,宣称这几起刺杀都是【民国谍影】重庆分子所为,一边再次寻机打击丁墨的【民国谍影】人马,顿时吓得丁墨的【民国谍影】手下都躲避不出,有些人甚至躲进了聚川学院暂避一时。

  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校长办公室,丁墨看着站在眼前的【民国谍影】余朴,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开口说道:“你现在知道了吧!冲动是【民国谍影】要付出代价的【民国谍影】,李志群彻底撕破了脸,正式和我们开战了,一个下午,耀先,子云,彭平,三个人都被刺杀了,他这是【民国谍影】逼我交出你去,不然这样的【民国谍影】刺杀不会停止。”

  余朴无奈地看着丁墨,他现在无论怎么争辩,大家都已经认定了余朴就是【民国谍影】刺杀李云卿的【民国谍影】人。

  当李志群把那三枚弹头扔在丁墨面前的【民国谍影】时候,丁墨心中唯一的【民国谍影】一丝怀疑也消失无踪了,他是【民国谍影】亲眼看见了余朴手中的【民国谍影】那支勃朗宁微型手枪的【民国谍影】,他后来还检查过这支枪,当时里面的【民国谍影】确只剩下了三枚子弹,这种枪支稀少,余朴根本无法解释。

  余朴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被那位马老板给陷害了,可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解释无力而苍白,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取信于人,况且这个时候,双方已经开战,再纠结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余朴颓然说道:“部长,您把我交出去吧!”

  听到余朴的【民国谍影】话,丁墨也是【民国谍影】苦笑一声,摆手说道:“我还没有窝囊到出卖自己兄弟,求得苟延残喘的【民国谍影】地步,再说就算把你交出去,李志群也未必肯善罢甘休,这一次他的【民国谍影】目标只怕是【民国谍影】我本人,真是【民国谍影】得寸进尺,咄咄逼人!”

  说到这里,他的【民国谍影】眼中也射出一丝凶狠,开口说道:“既然开了战,我们自然也不能只挨打不还手,我们聚川学院虽然实力不如他们,火并是【民国谍影】差了点,可是【民国谍影】搞刺杀还是【民国谍影】没有问题的【民国谍影】,你现在挑选一些精干的【民国谍影】得力人员,连夜潜出学院,在我们的【民国谍影】外围布置力量,守在这里只能被动挨打,好在我们之前有一些准备,你自己寻机而动,最好能够直接要了李志群或者吴世财的【民国谍影】命,只要他们一死,他的【民国谍影】那些手下都是【民国谍影】一盘散沙,也许我们能够扭转乾坤,夺回特工总部也未可知!”

  “是【民国谍影】,我马上去准备!”

  余朴听到丁墨的【民国谍影】话,赶紧点头领命,如今他也退无可退,被逼到了悬崖上,丁墨不肯放弃自己,他已经是【民国谍影】万分感激了,现在不拼死一搏,到最后也是【民国谍影】死路一条。

  丁墨又再次说道:“库房里有一批勃朗宁大口径手枪,你全带走,行动的【民国谍影】时候喊两句口号,散些标语,把事情推到重庆特工的【民国谍影】身上,这样我们的【民国谍影】压力也轻一些。”

  丁墨的【民国谍影】想法和李志群一样,都是【民国谍影】要在日本人和王填海面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还有,必要的【民国谍影】时候,我会请周部长协助,毕竟上海的【民国谍影】警察还是【民国谍影】听他的【民国谍影】,只要你打的【民国谍影】好,我们也不是【民国谍影】没有一点胜算,明白吗?”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余朴领命而去。

  与此同时,在联络点里,骆兴朝也正当面向宁志恒汇报了他所了解到的【民国谍影】具体情况,最后请示道:“处座,李志群已经开始发难了,丁墨就是【民国谍影】不想接招都不行,一场大的【民国谍影】内讧不可避免,我们在其中还需要做什么呢?”

  计划进行的【民国谍影】如此顺利,宁志恒自然是【民国谍影】非常高兴的【民国谍影】,事态完全是【民国谍影】按照他的【民国谍影】设想发展的【民国谍影】,如果能够真的【民国谍影】在这场内讧中,解决掉丁墨和李志群,那自然是【民国谍影】最好不过,如果不行,对这两股汉奸势力也是【民国谍影】极大的【民国谍影】打击。

  “这把火已经烧起来了,我们就暂时旁观,等到关键的【民国谍影】时候再加把柴,足够他们受的【民国谍影】!现在我们谈一谈王汉民的【民国谍影】问题,你那边安排的【民国谍影】怎么样了?”

  骆兴朝回答道:“已经打听清楚了,陈召华在二十一号,二十四号,二十七号,分别去王汉民的【民国谍影】公寓了一次,我们判断应该是【民国谍影】三天换一次药,他每次都是【民国谍影】上午八点一上班就去换药,所以我打算就在后天晚上动手,把药给掺进去。”

  “派谁去动手?”

  “毕文祥!这几天都是【民国谍影】他专门负责监视陈召华,已经摸清楚了情况,医务室的【民国谍影】地形,房间,门锁,还有陈召华的【民国谍影】药品箱,我们都做了充足的【民国谍影】准备!”

  宁志恒看着骆兴朝,沉声问道:“也就是【民国谍影】说,你已经和他们挑明了?”

  骆兴朝重重的【民国谍影】点了点头,汇报道:“挑明了,崔元风和毕文祥,他们都愿意重回光明,他们也早就等着这一天呢!”

  宁志恒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遮遮掩掩,相互猜忌的【民国谍影】反而容易出事,不过你也要小心,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一旦发现不对也要果断处置,心软不得!”

  “是【民国谍影】,我一定小心处置!”

  第二天中午时分,沪北的【民国谍影】德源大街,李志群带着一众手下从一处报馆里走了出来,这处报馆是【民国谍影】七十六号特工总部新近扶植开设的【民国谍影】一处报馆。

  李志群现在势力日益庞大,旗下不只是【民国谍影】聚集一批能打能杀的【民国谍影】武装特工,还有不少落魄文人。

  当初王填海新来上海,为了给伪政府政府的【民国谍影】建立摇旗呐喊,李志群专门在上海滩上收拢了一批落魄文人和枪手,专门在各大报刊上,刊登宣传伪政府的【民国谍影】文章,但是【民国谍影】后来受到了各大报刊的【民国谍影】抵制,根本不让他们的【民国谍影】文章见报。

  李志群这个人还是【民国谍影】有魄力的【民国谍影】,看到了这种情况,干脆自己开办了一个报馆,把这些反动文人归为旗下,这个报馆就叫国民新闻报,是【民国谍影】专门宣传反动卖国的【民国谍影】言论,为日本人和伪政府张目,此举当初颇受日本人和王填海的【民国谍影】赏识。

  后来这处报馆也成了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一个特务部门,报馆里的【民国谍影】很多人都有七十六号特务的【民国谍影】身份。

  李志群每隔几天都来这里视察,今天正好赶来报馆,和主编任成益等人谈了半天,这才迈步出了报馆。

  这两天局势紧张,他昨天派人刺杀了丁墨手下的【民国谍影】三个主要人物,并不清楚丁墨的【民国谍影】反应如何,所以他本来是【民国谍影】打算闭门不出,可是【民国谍影】李云卿一死,作为李云卿门下身份最高的【民国谍影】弟子,李云卿的【民国谍影】后事必须要他来处理,所以这两天也闲不下来。

  不过他为人谨慎,自从和上海站打起特工战之后,他为了防备军统人员的【民国谍影】刺杀,进出都带足了手下,警卫戒备森严,所以也不惧各方面的【民国谍影】报复。

  此时,就在他刚刚离开报馆大门,一声警哨从街尾响起,大家都是【民国谍影】一怔,抬头看去,就见一个身穿粗布短褂的【民国谍影】半大小子从街尾跑了过来,嘴里还咬着一个皮夹,他在人群中左扑右窜,双手不停的【民国谍影】扒拉行人,身手极为灵敏,很快就跑到了报馆大门附近。

  他的【民国谍影】身后则是【民国谍影】七八个跑得气喘吁吁的【民国谍影】巡警,嘴里不住吹得警哨,手里还拿着警棍,还不停的【民国谍影】高喊着:“小次佬,你…你给我站住!”

  可是【民国谍影】这街道上的【民国谍影】行人不少,这些巡警显然不如前面那个半大小子机敏灵活,受人群的【民国谍影】阻碍,很快就被拉开了距离。

  看到是【民国谍影】这个情景,原本紧张的【民国谍影】李志群和警卫们这才心神一松,上海市治安不好,小偷扒手到处都是【民国谍影】,多是【民国谍影】这些生活无着的【民国谍影】半大小子,想来时行窃时被巡警发现,正在追捕之中,这种场景在上海的【民国谍影】街头小巷经常发生,不过看今天这个样子,这个小子多半是【民国谍影】抓不到了。

  看到这里,还有几个警卫都是【民国谍影】心中好笑,他们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青帮弟子出身,像这半大小子这么大的【民国谍影】时候,也没少干这些事情,所以对这些巡警也没有相助之意,反而是【民国谍影】在一旁看着好戏。

  这几名巡警的【民国谍影】脚步越来越慢,最后实在是【民国谍影】跑不动了,为首的【民国谍影】一个巡警干脆停下了脚步,就在距离报馆大门附近,双手拄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嘴里还不停的【民国谍影】咒骂着,其他几个巡警一看也干脆停下了脚步,慢慢地跟了过来。

  此时他们距离李志群等人不过二十多米,就在大家已经放松警惕之时,突然,这几名巡警身形一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枪在手,一起抬手,几支枪口对准了李志群,顿时一阵清脆的【民国谍影】枪声响起。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