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九百七十一章 刺杀行动(求月票)

第九百七十一章 刺杀行动(求月票)

  事情的【民国谍影】发展果然如宁志恒所料,就在第二天,周福山紧急召见了李志群,和他彻底摊牌,双方经过沟通之后,很快达成共识。

  丁墨自行辞去特工总部主任的【民国谍影】职务,周福山以新政府特务委员会委员的【民国谍影】身份,任命李志群为特工总部主任,王汉民为副主任,并且将丁墨的【民国谍影】人马都抽调出七十六号特工总部,调往社会部任职。

  同时,周福山话里话外点明,李志群不能再下黑手,针对丁墨以及他的【民国谍影】手下,此次冲突到此为止。

  至于张名时和邓正明的【民国谍影】死因,对外当然宣称是【民国谍影】重庆特工所为。

  李志群当然是【民国谍影】欣喜若狂,此次冲突他占尽了便宜,最后他所有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都已经达到,原本还担心丁墨和周福山因为邓正明的【民国谍影】死不肯罢休,可是【民国谍影】现在看来,事情的【民国谍影】结局,远远好于他的【民国谍影】预期。

  看来只要自己舍得下脸,下得去手,这些伪政府的【民国谍影】官僚们果然都是【民国谍影】外强中干,不堪一击,完全是【民国谍影】一群纸老虎!

  丁墨在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较量中彻底败北,灰溜溜地离开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也至此和李志群结下深仇,现在只好暗自舔拭伤口,退让一时。

  李志群大获全胜,自然是【民国谍影】春风得意,志得意满,他对给他献策的【民国谍影】骆兴朝感激非常,投桃报李,回到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第一件事,就是【民国谍影】宣布了骆兴朝的【民国谍影】最新任命,晋升骆兴朝为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第一处处长。

  同时对空出来的【民国谍影】职务都进行了新的【民国谍影】任命,把自己的【民国谍影】亲信都安插到位,至此李志群彻底掌控了七十六号特工总部。

  骆兴朝很快将这个消息传递了出去,当宁志恒知道丁墨再一次选择了退让的【民国谍影】态度,于是【民国谍影】马上下令,开始进行下一步行动,他绝不会让这把刚刚烧起的【民国谍影】大火就这样熄灭!

  三天之后的【民国谍影】上午十点左右,聚川学院主任教官余朴出现在上海市政厅的【民国谍影】大门口。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接到了市政厅警察专署的【民国谍影】电话,说是【民国谍影】要请他来市政厅商讨新一批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招收学员名单的【民国谍影】事情。

  这一次丁墨在和李志群的【民国谍影】争斗中一败涂地,深感自己的【民国谍影】力量过于薄弱,于是【民国谍影】向周福山请求,扩充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实力,周福山也是【民国谍影】正有此意,他对李志群的【民国谍影】嚣张跋扈早就深恶痛绝,打定主意扶植另一股特工力量,于是【民国谍影】当即就点头同意。

  由于丁墨一直看不上那些青帮的【民国谍影】市井地痞,所以之前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每一批学员都是【民国谍影】从警察部门挑选的【民国谍影】精英,战斗力相当不错,这一次当然也是【民国谍影】一样。

  只是【民国谍影】以前挑选学员的【民国谍影】事情都是【民国谍影】教育长邓正明来负责,如今邓正明已死,就只能让余朴处理。

  余朴接到电话后,没有耽搁,就很快赶到了市政厅,他进入大厅之后,守卫人员上前检查完他的【民国谍影】证件,确认无误后,并登记在册,便把他放了进去。

  这几个月来上海到处都是【民国谍影】枪声四起,刺杀行动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为此各个政府部门的【民国谍影】安保工作都是【民国谍影】极为严格,陌生人进入市政厅和伪政府的【民国谍影】办公机关,都要核实身份,登记在册,以防止有重庆分子混进来,刺杀政府官员。

  余朴现在的【民国谍影】身份是【民国谍影】社会部特工培训班的【民国谍影】主任教官,当然也算是【民国谍影】政府部门的【民国谍影】官员,所以亮出身份之后,很快就得以通过。

  只是【民国谍影】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刚刚出现在市政厅大厅的【民国谍影】那一刻,在一个不起眼的【民国谍影】角落里,一个手里拿着笤帚,一副清杂工打扮的【民国谍影】男子顿时眼神一眯,转身快步向楼梯走去。

  这名清杂工快步上了阶梯,来到办公厅的【民国谍影】三层,他向左面的【民国谍影】办公区看了一眼,这里就是【民国谍影】警察专署的【民国谍影】办公区。

  清杂工没有停留,直接转向楼梯的【民国谍影】右侧,这里是【民国谍影】市政厅督查部的【民国谍影】办公区。

  这名清杂工轻车熟路地走过几个办公室门口,这个时候一间办公室的【民国谍影】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中年男子,清杂工赶紧一转身,同时弯腰用手中的【民国谍影】笤帚在地上清扫着,这两名男子扫了一眼清杂工,也没有太过在意,两个人边走边说,从这名清杂工身边走了过去。

  看着这两个男子很快下了楼梯,清杂工左右看了无人,便快走几步来到一处办公室的【民国谍影】门口,将笤帚放在门口,凝神侧耳,听听动静,然后左手轻轻握住门把手,右手前伸准备,突然一推门,一个闪身钻了进去,顺手把房门关死。

  这处办公室是【民国谍影】一个标准的【民国谍影】办公室套间,外面是【民国谍影】亲随人员办公的【民国谍影】接待室,里面是【民国谍影】政府官员自己的【民国谍影】办公室。

  而这个时候,在这间接待室里有两个青年男子,正坐在沙发上闲聊,突然看到一个人闯了进来,都是【民国谍影】一愣,但是【民国谍影】他们很快反应了过来,马上站起身来,右手向腰间摸去,并要开口询问。

  可是【民国谍影】清杂工的【民国谍影】动作极快,闪身进入房间以后,脚步不停,一个大跨步,欺在近前,进身的【民国谍影】同时右手手腕一翻,一把精致小巧的【民国谍影】微型手枪就握在手中,在与两个男子仅两米左右的【民国谍影】距离,直接开枪射击,只听两声沉闷的【民国谍影】枪声响起,两名男子措不及防,都是【民国谍影】胸口中枪,浑身一顿,向后又倒坐在沙发上。

  这种勃朗宁微型手枪的【民国谍影】枪击声音很低闷,又是【民国谍影】在密闭的【民国谍影】空间里,所以动静也很小。

  紧接着清杂工身形接着前冲,一脚踢在两名男子身后的【民国谍影】侧门上,咣当一声,门被踢开,清杂工合身冲了进去,一个箭步来到了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民国谍影】一个清瘦老者面前。

  “你…”

  这个老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的【民国谍影】看着对面这个男子,刚刚发出一声惊讶的【民国谍影】询问,就听一声闷响,胸口一震,剧痛难当,被一枪打在胸口的【民国谍影】要害,身子一下没有了力气,感觉像泄了气的【民国谍影】皮球一般,向后瘫软在座椅上。

  清杂工根本没有去检查射击的【民国谍影】效果,他对自己的【民国谍影】枪法非常自信,这么近的【民国谍影】距离击中心脏,对方生还的【民国谍影】可能几乎为零。

  他随即抽身而退,一个闪身退出办公室,回到接待室,连跨几步来到房门口,侧耳听了听外面的【民国谍影】动静。

  因为他的【民国谍影】动作太快,从进门杀人到解决三名目标,只用了几秒钟的【民国谍影】时间,所以这个时候,他身后的【民国谍影】两个青年男子还没有完全断气,只是【民国谍影】身体瘫软在沙发上,不停的【民国谍影】抽搐着,感觉生命力在快速从他们身上流失。

  清杂工看了看他们,并没有理睬,也没有补枪,他很快确认了外面的【民国谍影】楼道里没有人员走动,便随即打开房门闪身而出,并随手关紧房门。

  手中的【民国谍影】微型手枪早就收了起来,他拿起门口的【民国谍影】笤帚,快步向楼梯口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余朴正好从楼梯口走了上来,清杂工看到余朴,身形顿时一缓,作出轻松随意之状,慢步走下了楼梯。

  余朴抬头看了看清杂工,又扫了一眼他手中的【民国谍影】笤帚,也没有在意,两个人就在一上一下之间,彼此错身而过。

  余朴上了楼梯,左右看了看,向左边的【民国谍影】办公区走去,这个时候清杂工在楼梯上抬眼看了余朴一眼,嘴角勒出一丝冷笑,然后快步下了楼梯。

  余朴来到警察专署的【民国谍影】办公室,敲门而进,接待他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警察专署的【民国谍影】一名警官,可是【民国谍影】当这名警官听到余朴的【民国谍影】来意后,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疑惑地说道:“我们确实接到了,为你们社会部招收学员的【民国谍影】命令,可是【民国谍影】我们还没有开始准备,也根本没有通知过你们社会部特工培训班,余教官,您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听错了?”

  余朴一听也是【民国谍影】惊诧不已,他确实接到了对方打来的【民国谍影】电话,自称是【民国谍影】市政厅警察署的【民国谍影】人员,可是【民国谍影】这个时代的【民国谍影】固定电话,接电方根本无法确认对方的【民国谍影】电话号码。

  而且对方提到的【民国谍影】招收学员的【民国谍影】事情,正好和聚川学院刚刚申请扩充学院的【民国谍影】工作相吻合,余朴便深信不疑,赶紧前来市政厅接洽工作,可是【民国谍影】没有想到,警察署人员竟然否认这件事。

  余朴疑惑地问道:“你还是【民国谍影】确认一下,我确实接到了你们的【民国谍影】电话,不然不会白跑这一趟的【民国谍影】。”

  这名警官只好问道:“余教官,您是【民国谍影】在什么时候接到的【民国谍影】电话?”

  “一个小时前!”

  这名警官神情一松,笑着说道:“余教官,今天这一上午都是【民国谍影】我在值班,一个小时前我寸步没有离开,这个电话真不是【民国谍影】我们部门打给您的【民国谍影】,要不,您再核实一下,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有人和您开玩笑?”

  余朴一听,不觉有些紧张,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民国谍影】预感,这几天时间发生的【民国谍影】事情太多,而且都是【民国谍影】不好的【民国谍影】事情,搞得他也一直都是【民国谍影】心神不宁。

  这两天总算是【民国谍影】事态平息,他这心里刚刚放松了一下,现在又有人打电话把他骗到市政厅,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余朴心生警兆,就不愿意再停留,他勉强一笑,便告辞退出了办公室,转身快步向楼梯走去,他决定尽快离开这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对面的【民国谍影】办公区里突然发出了几声惊叫之声,紧接着就是【民国谍影】一个文员打扮的【民国谍影】男子从一间办公室里冲了出来,快步向楼梯跑去。

  他边跑嘴里边急声呼喊着:“有重庆分子!有重庆分子!李副部长遇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