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九百六十六章 投拜码头(求月票)

第九百六十六章 投拜码头(求月票)

  宁志恒很快把工作分配了下去,几位干部按照吩咐去各自准备。

  宁志恒这才和左柔回到了书房,将带来的【民国谍影】皮箱打开,取出一份密码本对左柔说道:“这是【民国谍影】一个新的【民国谍影】情报员,情报价值非常的【民国谍影】高,要高度重视。”

  这是【民国谍影】银狐的【民国谍影】联络密码本,左柔看了看密码本上面的【民国谍影】标记,疑惑地问道:“长波电台?不在上海?”

  宁志恒点头说道:“在长沙,是【民国谍影】我布下的【民国谍影】一枚棋子,没有重大情报她是【民国谍影】不会发报的【民国谍影】,但是【民国谍影】一有来电,就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

  宁志恒又取出一个皮夹,说道:“这是【民国谍影】我带回来的【民国谍影】一百万美元的【民国谍影】本票!”

  左柔不由得一愣,接过皮夹,打开之后一看,忍不住笑着问道:“你回去这一个多月,没花什么钱,倒是【民国谍影】挣回来了一大笔,难道是【民国谍影】去打劫了?”

  宁志恒闻听,也是【民国谍影】有些莞尔,这些钱都是【民国谍影】这一次回重庆的【民国谍影】缴获,除去孝敬给两位局座,和各方面打点以及对属下的【民国谍影】奖励,剩下的【民国谍影】他都带回了上海。

  “让你说着了,真和抢劫差不多,都是【民国谍影】抓捕日本间谍和汉奸,抄家得来的【民国谍影】,这些家伙可都肥的【民国谍影】流油,都是【民国谍影】些不义之财,正好拿来购买物资,支援抗战,总比留在重庆强!”

  左柔微笑着打趣道:“那这可是【民国谍影】个好买卖,一个月就打劫回来一百万美元,比我这辛辛苦苦几个月挣得都多!哪天缺钱了,就让你回去打劫一圈,什么都有了!”

  说完,两个人忍不住哈哈一笑!

  两天之后的【民国谍影】中午时分,上海市区一处高级餐馆的【民国谍影】包间里,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民国谍影】菜肴,两个三十多岁的【民国谍影】男子正在相对而坐,其中一个身形健壮,留着短须的【民国谍影】男子,正是【民国谍影】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主任教官余朴。

  他看着对面身穿西服的【民国谍影】男子淡然说道:“马老板,你太客气了,再三盛情相邀,不知所谓何事啊?”

  马老板一脸的【民国谍影】精明之像,一看就是【民国谍影】经商之人,他赔着笑脸,起身为余朴斟满了酒杯。

  这才开口说道:“余老哥您客气了,就叫我老马好了,我初来上海,想着在这里做些事情,可是【民国谍影】如今在上海,没有你们七十六号这棵大树庇护,什么买卖也难开啊,所以这才求了廷知老弟,想着拜您余老哥的【民国谍影】码头,请您多多关照一二!”

  余朴是【民国谍影】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主任丁墨亲信,担任着七十六号特务训练班,也就是【民国谍影】所谓的【民国谍影】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主任教官职务,在七十六号里面也算的【民国谍影】上一号人物。

  前段时间,一个商人被七十六号的【民国谍影】特务们抓进了七十六号进行敲诈,这个商人和余朴一样都是【民国谍影】河南晋阳人,于是【民国谍影】商人的【民国谍影】家属就求上门来,最后推脱不过,余朴出面把人捞了出来,这位商人当然是【民国谍影】重金相谢,两个人就结下了交情。

  结果昨天这位商人又介绍了一位朋友马老板给余朴,说是【民国谍影】此人也是【民国谍影】河南老乡,专门来上海发展经商,要拜他的【民国谍影】码头,这才有了今天的【民国谍影】邀请。

  如今的【民国谍影】七十六号势力遍布上海,手下的【民国谍影】部门驻扎在上海市区各处,很多中低层的【民国谍影】商人深受其害,可以说只要是【民国谍影】靠不上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商家,几乎都被七十六号的【民国谍影】特务们敲诈过。

  所以很多商人都只能去结交七十六号里有实力的【民国谍影】人物,宁可花点钱财,也免得被人绑架勒索强,看来这位马老板也是【民国谍影】这样的【民国谍影】情况。

  余朴却是【民国谍影】个不喜多事的【民国谍影】人,之前要不是【民国谍影】看在同乡的【民国谍影】面子上,他也不会出手救人,这个时候,同乡观念还是【民国谍影】比较强的【民国谍影】。

  “老马,你这码头可就拜错了,我在七十六号里面只是【民国谍影】领一份闲差,就算是【民国谍影】有些面子,也不是【民国谍影】次次都管用!”

  话语之间,竟然有推脱之意,这让马老板不由得有些诧异,这年头还有人把钱往外推?

  其实余朴自己清楚,现在丁李两派争斗越来越激烈,自己的【民国谍影】面子在那些李志群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队人员面前也越来越不值钱了,为了省却一些麻烦,他是【民国谍影】不愿意揽事上身的【民国谍影】。

  可是【民国谍影】马老板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的【民国谍影】,对方不愿意收钱,那是【民国谍影】一定价钱不够,只见他取出一个文件袋,放在餐桌上,轻轻的【民国谍影】推到余朴的【民国谍影】面前,笑着说道:“余老哥,我可是【民国谍影】真心想交您这个朋友,我在这大上海两眼一抹黑,想要开一番局面,还是【民国谍影】靠乡党的【民国谍影】维护,可一定要赏个脸啊!”

  余朴本来还想再推辞两句,可一看这文件袋,心中不免有些犹豫,他也不再拿班做势,伸手取过文件袋,撑开袋口,往里一看,顿时眼神一亮。

  这里面的【民国谍影】一沓子钞票竟然是【民国谍影】美元,余朴猛地抬头看着马老板,不觉诧异地问道:“老马,你这份礼可太重了,真是【民国谍影】不敢当了!”

  现在这个时候,美元的【民国谍影】坚挺一路走高,甚至已经超过英镑,成为中国金融市场上最有价值的【民国谍影】通行劵,现在个人都已经无法在各大外资银行兑换美元了,导致黑市上的【民国谍影】美元更加难求,这文件袋里的【民国谍影】一叠美元,对余朴来说,绝对算的【民国谍影】上是【民国谍影】厚礼了。

  马老板一看余朴表情就知道,今天的【民国谍影】事情没有问题了,于是【民国谍影】再次说道:“余老哥,只要你满意就好,我的【民国谍影】商社很快就开业了,到时候请您一定去捧场,以后我们来日方长,还要请你多多帮衬啊!”

  余朴心中暗惊对方的【民国谍影】手笔,看马老板的【民国谍影】出手,经营的【民国谍影】生意绝对小不了,不然也用不着给自己下这么大的【民国谍影】本钱,他此时当然是【民国谍影】再也舍不得把钱推出去了,于是【民国谍影】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老马,既然你这么看得起兄弟,那我就愧领了,以后有事情就提我的【民国谍影】名字,多少还是【民国谍影】管些用的【民国谍影】,我身后也有大老板,总之在这上海滩上,保你一方平安还是【民国谍影】可以的【民国谍影】!”

  马老板闻听大喜,他赶紧拿起酒杯相邀,两个人一碰,一饮而尽,接下来开怀畅饮,相谈甚欢,直到酒席将散之时,还是【民国谍影】意犹未尽。

  这个时候,马老板看着余朴兴致正高,于是【民国谍影】又取出一个包装精致的【民国谍影】盒子,笑着说道:“老哥,我这里还有一个好物件送给你!”

  “这是【民国谍影】什么好东西!”

  余朴正喝的【民国谍影】畅快,打开盒子一看,只见里面竟然是【民国谍影】一把精致的【民国谍影】手枪。

  他立时抬头看了一眼马老板,马老板笑道:“这是【民国谍影】去年,我的【民国谍影】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民国谍影】,说是【民国谍影】用来防身之用,东西是【民国谍影】个稀罕物,可我的【民国谍影】确不喜欢这些,我知道你们行伍出身的【民国谍影】,最喜好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舞刀弄枪,今天就借花献佛,送给老哥,也不知合不合你心意?”

  “满意,满意,当然满意!哈哈!”余朴一听,脸上的【民国谍影】笑意再也抑制不住,连声赞叹道。

  他赶紧一把取出这把手枪,端在手心上仔细观瞧,这把精致的【民国谍影】手枪,可不是【民国谍影】一般的【民国谍影】短枪。

  这是【民国谍影】一把勃朗宁M1906微型手枪,造型精巧,结构紧凑,看壳体崭新光亮,显然工艺精良。

  余朴本人战术能力出众,尤其是【民国谍影】精于射击,不然也不会被丁墨委派为聚川学院的【民国谍影】主任教官,他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民国谍影】喜欢收集各种枪支,越精良,越稀少的【民国谍影】,他就越喜欢。

  眼前这一把勃朗宁M1906微型手枪,就是【民国谍影】如此!它的【民国谍影】体积比人的【民国谍影】手掌还小,甚至只有一个烟盒大小,可以藏在人的【民国谍影】手掌中而不被发现,又有人称它为“掌心雷”。

  可是【民国谍影】别看它体积小,可是【民国谍影】弹量足,足足有六发子弹,威力也不可小视,近距离杀伤力足够,射程足有三十米,对于特工或者女士来说,绝对是【民国谍影】护身的【民国谍影】一大利器,在国际上,它也一直被奉为微型手枪的【民国谍影】典范和模板。

  余朴对于这把勃朗宁M1906微型手枪,是【民国谍影】一直心仪已久,早就想收集一把,可是【民国谍影】这种微型手枪在市面上非常稀少,价格也很高昂,所以一直没有如愿,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平白就得到了,这真是【民国谍影】让他喜出望外!

  只见他把手枪握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民国谍影】把玩着,越看越喜欢,简直爱不释手,过了好半天,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民国谍影】笑道:“让老马你见笑了,这件宝贝我非常喜欢,实话和你说,这枪我找了很久,没想到你手里竟然会有这样的【民国谍影】好东西!”

  马老板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民国谍影】,也不枉我一番心思。”

  “承你的【民国谍影】情了!就冲着这把好枪,以后有事情你尽管开口,我绝无二话,哈哈!”

  余朴越看越喜欢,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赶紧退出弹匣,查验了一下,不觉得有些惋惜的【民国谍影】说道:“怎么才三发子弹?”

  马老板一听,赶紧解释道:“当时朋友送我的【民国谍影】时候,就只有五发子弹,后来我好奇就打了两发,之后我也一直没有用过,只是【民国谍影】我听说这种枪的【民国谍影】子弹不好找,我也没有门路,反正也用不上,就没有再找过。”

  余朴点了点头,他对枪械极为了解,知道这种微型手枪的【民国谍影】子弹都是【民国谍影】特制的【民国谍影】小直径合金子弹,普通人是【民国谍影】根本无法购买到的【民国谍影】,看来自己也要想办法去补充一些,不知道七十六号的【民国谍影】弹药库里有没有这种子弹。

  他把枪仔细收好,两个人有推杯换盏,喝至尽兴,这才各自离去。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