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当面摊牌(求月票)

第九百二十九章 当面摊牌(求月票)

  林氏父子目送宁志恒离开,林慕成这时才收敛了脸上的【民国谍影】笑容,目光变得淡然,轻声向父亲问道:“宁志恒可是【民国谍影】军统局里炙手可热的【民国谍影】人物,什么时候和父亲您这么亲近了?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有什么内情?”

  林慕成是【民国谍影】林震最看重的【民国谍影】长子,平时林震经常对他的【民国谍影】为人处事,军政事务进行面授指导,很多事情都不瞒他,所以才直言相问。

  林震点了点头,转身向回走,边走边低声说道:“志恒这个人很不简单,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民国谍影】我们保定系里情报部门的【民国谍影】代表人物,以后的【民国谍影】前途自然不用说,我这也是【民国谍影】在为你着想,未雨绸缪,以后必然能帮得上你!”

  林慕成跟在身后,却是【民国谍影】有些不信父亲的【民国谍影】话,他知道父亲一向的【民国谍影】态度,怎么会突然有这样大的【民国谍影】转变,忍不住奇怪地问道:“您以前的【民国谍影】态度不是【民国谍影】这样的【民国谍影】,以您的【民国谍影】地位还用着拉拢一个晚辈,难道军统局那些人还敢打您的【民国谍影】主意。”

  “糊涂!”林震沉声说道。

  “以前我手握兵权,有人有枪,自然不怕那些暗箭伤人,可是【民国谍影】现在呢?被架起来养老,还以为有昔日的【民国谍影】风光?要不是【民国谍影】身后有保定系,要不是【民国谍影】以前的【民国谍影】门生故旧还在军中,我一个过气的【民国谍影】中将,有谁会放在眼里?”

  林震说到这里,心中不禁暗自神伤,前两天和宁志恒面对面的【民国谍影】一番交手,彻底让他警醒了过来,现在的【民国谍影】自己不比从前,已经经不起一场巨大的【民国谍影】风浪侵袭了,祸事来临,自己竟然束手无策,最后不得不开口,要一个晚辈为自己庇护遮掩,以前的【民国谍影】那些自持和傲气现在都没有了底气。

  其实暗自想来,有这样一个隐藏在暗处,手握情报部门大权的【民国谍影】晚辈,以后最起码不用担心来自黑暗中的【民国谍影】冰刀冷箭,倒也是【民国谍影】不错,这也是【民国谍影】他对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态度发生巨大转变的【民国谍影】原因之一。

  林震接着说道:“世事难料,这官场上的【民国谍影】事情谁能说得准?我也想通了,你以后的【民国谍影】日子还长,说不定就有遭人暗算的【民国谍影】时候,就有用的【民国谍影】上他的【民国谍影】地方,再说志恒这个人在军统局里算是【民国谍影】不错了,最起码他这些年都是【民国谍影】在对付日本人,没有对自己人下手,为人也靠得住,你们多亲近亲近没有坏处,不要枉费了我的【民国谍影】一片苦心!”

  林慕成也不是【民国谍影】愣头小子,这些年也久经历练,知道轻重,看到父亲苦心为自己设计铺路,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民国谍影】点头答应道:“好,我知道了,这几天就和他好好结交一番。”

  第二天落日时分,林慕成驱车赶到了锦绣楼,这里是【民国谍影】渝中半岛南部的【民国谍影】一处酒楼,与南岸区隔江相望,在重庆颇有些名气。

  宁志恒作为主家,早早地等在门口,看到林慕成下车,几步上前笑着招呼道:“慕成兄,我可恭候多时了。”

  林慕成也是【民国谍影】点头示意,伸手与宁志恒相握,客气的【民国谍影】寒暄了几句,便随着宁志恒进入酒楼,登上楼梯。

  这个时候正是【民国谍影】酒楼生意最好的【民国谍影】时候,一层和二层都是【民国谍影】人头攒动,声音嘈杂,可是【民国谍影】上到了三层,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林慕成有些诧异地四下看了看,却是【民国谍影】安安静静,除了两个身穿中山装的【民国谍影】青年守在楼梯口,其他的【民国谍影】人一个都没有。

  宁志恒笑着解释道:“今天你我相聚,怕扰了雅兴,所以这层楼我包下来了,慕成兄,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尽兴才好!”

  林慕成一听,不禁有些咋舌,这宁志恒好大的【民国谍影】手笔,吃一顿饭竟然要包一层楼。

  他无奈地说道:“志恒,太过了,不过是【民国谍影】顿便饭,你搞这么大的【民国谍影】阵势,以后可是【民国谍影】不敢答应你了!”

  宁志恒笑着解释道:“哈哈,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我是【民国谍影】怕人多眼杂,说话不方便,请,我们里面谈!”

  转头命令赵江让人上菜,然后将林慕成引进一个雅间,这个房间布置雅致,林慕成一进来,眼睛就为之一亮。

  宁志恒指着窗口说道:“这是【民国谍影】锦绣楼里最适合观赏江景的【民国谍影】房间,我一早就订下了,慕成兄,你还满意吧?”

  “还是【民国谍影】你想的【民国谍影】周到!”

  林慕成迈步来到窗口,向外眺望,顿时被窗外的【民国谍影】景色所吸引,不由得暗自点头称赞。

  此时太阳渐渐快要隐落山头,长江像一条玉带环绕在南岸的【民国谍影】群山之中,重庆多雾,隐于山间虚无缥缈,若隐若现,美不胜收!

  江面上还有船只划过,有划桨的【民国谍影】木船,也有体形庞大的【民国谍影】渡轮汽船,不时传来一阵悠长的【民国谍影】气笛声,划破寂空,可谓江波如镜,天水一色,相映成趣。

  幽幽江水,习习秋风吹进窗来,让人透着一丝凉意,分外的【民国谍影】清爽!

  “好,果然是【民国谍影】好一番景致!志恒,我在重庆逗留的【民国谍影】时间也不算短,可是【民国谍影】这么好的【民国谍影】一副江景还从来没有时间观赏过,还是【民国谍影】你知道欣赏!”林慕成连声赞叹道。

  宁志恒哈哈一笑,说道:“慕成兄劳心军务,心思也不在这些上面,就是【民国谍影】有时间,只怕也没有心思欣赏,所以是【民国谍影】错过了。”

  两个人又闲谈了几句,酒店的【民国谍影】伙计将精致的【民国谍影】菜品一样一样的【民国谍影】端了上来,很快摆满了一桌子,尤其是【民国谍影】最中间的【民国谍影】一盘烩鱼,色泽金黄,配料鲜艳,香喷喷的【民国谍影】鲜美之气漫延迂回,萦绕鼻端,令人垂涎欲滴。

  两个人先是【民国谍影】举杯一碰,干了一杯,宁志恒举箸相让道:“这就是【民国谍影】锦绣楼最拿手的【民国谍影】烩鱼,都是【民国谍影】最好的【民国谍影】长江鲤鱼,用料考究,火候也好,你来尝一尝!”

  林慕成夹起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细细品味,马上感受到那突如其来的【民国谍影】美味,鱼肉弹性富有嚼劲,麻辣的【民国谍影】香味融合一股甜香,回味无穷,不由得连连点头,赞叹道:“果然是【民国谍影】好手艺,志恒你的【民国谍影】眼光独到,我是【民国谍影】不虚此行啊!”

  两个人一时都是【民国谍影】胃口大开,举杯相邀,开怀畅饮,酒过三巡之后,才停箸叙谈了起来。

  宁志恒放下筷子,身形一仰靠在椅背上,首先开口说道:“慕成兄,其实我对你一直很是【民国谍影】敬仰,你虽然出身世家,可没有半点纨绔习气,早早的【民国谍影】在军中历练,一路从基层做起,能够有今天都是【民国谍影】实打实的【民国谍影】军功,全面开战以来,和日军的【民国谍影】几次重大战役,你都参加了,且身先士卒,堪称英勇,佑公每一次提到你,都是【民国谍影】一脸的【民国谍影】自豪,他是【民国谍影】真的【民国谍影】以你为荣啊!”

  林慕成此时已经放下一些警惕之心,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夸奖,也是【民国谍影】满脸的【民国谍影】笑意,能够得到这样一位位高权重的【民国谍影】学弟推崇,就算是【民国谍影】他,也是【民国谍影】忍不住的【民国谍影】满心欢喜。

  他谦虚地摆手笑道:“志恒你太过奖了,时逢国家危难之时,唉!可惜国贫民弱,战事艰难,我出身军人世家,只能以一腔热血拼杀疆场,保家卫国也是【民国谍影】应有之意了!”

  宁志恒听的【民国谍影】出来,林慕成的【民国谍影】话语气真挚,没有丝毫的【民国谍影】虚假,不由得暗自点头,林慕成之前是【民国谍影】有过失,可是【民国谍影】中日开战之后,在疆场之上对敌作战,确实表现的【民国谍影】英勇,算的【民国谍影】上一个优秀的【民国谍影】军人。

  如果有可能,宁志恒真是【民国谍影】不想当面去揭穿他的【民国谍影】那块伤疤,不过今天他没有选择,人心是【民国谍影】最难以揣测的【民国谍影】,他不能保证日后林慕成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威胁之下,还能不能坚持本心,不作出危害国家民族的【民国谍影】事情,要知道以他的【民国谍影】地位,如果真的【民国谍影】投敌,引发的【民国谍影】后果是【民国谍影】不堪想象的【民国谍影】,宁志恒不敢去赌!

  所以就算没有师兄这件事情,他也不会留下这个不确定的【民国谍影】隐患,事情必须要做个了断,他今天一定要和林慕成摊牌,并打消林慕成的【民国谍影】后顾之忧,避免日后出现亲者痛,仇者快的【民国谍影】悲剧。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看着已经落下的【民国谍影】夕阳,半晌之后,才回头对林慕成,缓缓地开口说道:“慕成兄,老实说,我刚才的【民国谍影】话并不是【民国谍影】客套之言,我对你了解颇深,而且是【民国谍影】在今天之前,就曾经对你进行过非常详尽的【民国谍影】调查,调查的【民国谍影】结果都表明,你确实称得上是【民国谍影】一个忠心爱国的【民国谍影】优秀军人。”

  说到这里,宁志恒再次长叹了一声,语气极为深沉,一字一句的【民国谍影】问道:“只是【民国谍影】我实在不明白,你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民国谍影】日本间谍呢?”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只一出口,林慕成如遭雷击,酒杯一斜,险些脱手,杯中的【民国谍影】酒顿时撒了出来,溅落了一片。

  林慕成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和自己把酒言欢的【民国谍影】宁志恒,突然口出惊人之语,饶是【民国谍影】他也是【民国谍影】沉稳之人,可是【民国谍影】突然间被人叫破了心中最大的【民国谍影】隐秘,也是【民国谍影】惊恐不安,一时之间,被惊得手足无措,露出失态之举。

  “你…”

  林慕成心理素质还是【民国谍影】不错的【民国谍影】,急切之间,很快就强自收拢心神,脸色恢复如常,勉强笑道:“志恒,你在胡说什么?我给你说,这个玩笑可不好开,一点都不好笑。”

  “我也希望是【民国谍影】一个玩笑!”宁志恒的【民国谍影】目光变得凌厉起来,紧紧地盯向林慕成。

  “可惜不是【民国谍影】!慕成兄,也许你还心存侥幸,以为我是【民国谍影】信口开河,以为我是【民国谍影】在试探你,但这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不争的【民国谍影】事实,其实这个秘密我已经为你隐藏了整整三年了,时至今日,我实在不愿意再隐藏下去了,三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机会,想开诚布公的【民国谍影】和你谈一谈,可是【民国谍影】阴错阳差拖到了今天,我想你也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把事情向我说清楚,对吗?”

  听完这些话,林慕成再也没有了之前强装出来的【民国谍影】从容之态,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宁志恒,就像看着一个从未谋面的【民国谍影】陌生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