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九百一十七章 钱忠恶行(求月票)

第九百一十七章 钱忠恶行(求月票)

  宁志恒出了病房,对一直守在病房外面的【民国谍影】曾兴国吩咐道:“安排人员在这里留守,不要再出意外。”

  “是【民国谍影】!”曾兴国点头领命,安排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看守护卫。

  宁志恒又对一旁的【民国谍影】简正平说道:“志明有两个同学,为救他也受伤,就在医院救治,你把磺胺给他们送去,告诉医生,要给他们最好的【民国谍影】救治。”

  简正平最擅长做这些琐事,出了事之后,就守在医院不敢有片刻怠慢,一直等候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指示,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吩咐,赶紧领命而去。

  “我不方便出面,一会儿父亲和大哥还是【民国谍影】要去看一看志明的【民国谍影】同学,毕竟是【民国谍影】人家救了志明,应该重谢他们。”

  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宁良才连连点头,他们并不是【民国谍影】不通世故,只是【民国谍影】之前一直担心宁志明的【民国谍影】安危,这才没有来得及去看望其他伤者。

  宁志恒有思虑了片刻,再次说道:“还有,我看志明很喜欢这所学校,同学们也相处的【民国谍影】很不错,这一次,他的【民国谍影】同学肯舍命相救,实在是【民国谍影】难得!

  但是【民国谍影】总不上课,只怕是【民国谍影】荒废了学业,刚才他说要家里资助金陵大学事情,我倒是【民国谍影】觉得是【民国谍影】一个好主意,父亲您觉得呢?”

  宁良才听到宁志恒突然提及此事,不由得一愣,他倒不是【民国谍影】一味的【民国谍影】守财,更相反,商海沉浮多年,他做事情从来不急功近利,不为小利所动,且仗义疏财,在商人里算的【民国谍影】上是【民国谍影】开明之人,不然当初他举家离开杭城的【民国谍影】时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民国谍影】老伙计拖家带口的【民国谍影】跟随。

  他略一沉吟之后,开口说道:“其实之前志明回到家里要钱的【民国谍影】时候,我还是【民国谍影】有些心动的【民国谍影】,老实说,以咱们宁家的【民国谍影】财力,花些钱财让金陵大学复课,也伤不了筋骨,我倒不是【民国谍影】舍不得这些钱财,只是【民国谍影】我考虑再三,这样做会不会太招摇了,我们不过是【民国谍影】个商家,国家都无力支持,我们冒然出头资助学校,我是【民国谍影】怕引人注意,最后把你也牵扯出来。”

  宁志恒听到父亲的【民国谍影】顾虑,当然也是【民国谍影】赞同的【民国谍影】,他也是【民国谍影】希望家人能够低调一些,以免有意外发生。

  “这件事当然不能明着出面,我看可以和那位陈校长私下谈一谈,可以采用匿名捐款的【民国谍影】方式,也不用太多,只要能够让学校运转起来也就够了,就当是【民国谍影】花钱给志明多交点学费,您看呢?”

  如今在宁家,都是【民国谍影】以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意见为主,宁良才当然不再多说什么。

  其实他看到宁志恒这么为弟弟着想,甚至舍得花费钱财支持弟弟的【民国谍影】学业,心里也是【民国谍影】高兴的【民国谍影】,这个二儿子从小就是【民国谍影】一副冷面孔,表面上看对谁也不亲近,可却是【民国谍影】个面冷心热的【民国谍影】,如果不是【民国谍影】他倾力维护,这个家现在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在这个乱世里,只怕早就散了。

  他欣慰的【民国谍影】点头说道:“那就按你说的【民国谍影】,我就去接触一下陈校长,和他好好谈一谈。”

  宁志恒又说道:“志明的【民国谍影】事不要向家里人透漏,免得母亲她们担心,我公务太忙,等几天我再回家看望母亲。”

  宁志鹏在一旁开口说道:“志恒,你在外面做事也要小心,前两天我去通远门看你在枪决日本间谍,真是【民国谍影】为你捏把汗,你天天做这些事情,实在是【民国谍影】太危险了。”

  通远门每隔一段时间,就枪决一批日本间谍,这在重庆是【民国谍影】传遍了,宁志鹏听到消息,也是【民国谍影】赶去看了行刑现场,只是【民国谍影】人多眼杂,他不敢和宁志恒说话,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二弟天天在处理这种事情,心中自然是【民国谍影】担心不已。

  “我知道的【民国谍影】,你们不用担心!”宁志恒没有再多说,只是【民国谍影】点头拍了拍兄长的【民国谍影】肩膀,就转身离开了医院。

  看着宁志恒离去,宁良才这才叹了一口气,对大儿子说道:“咱们这个家如今全靠志恒支撑了,可怜他怕牵连我们,轻易都不敢回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民国谍影】个头?”

  宁志鹏听到父亲的【民国谍影】叹息,也是【民国谍影】摇了摇头,父子二人心里都不好受。

  与此同时,从医院离开的【民国谍影】方博逸,很快回到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中,脱下外套,坐在书房的【民国谍影】座椅上,静下心来,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和宁志恒接触的【民国谍影】细节,确定自己的【民国谍影】表现没有露出破绽,这才放下心来。

  毕竟宁志恒此人是【民国谍影】军统局最出色的【民国谍影】情报高手,在这样的【民国谍影】人面前,自己不能有丝毫的【民国谍影】懈怠。

  他是【民国谍影】金陵大学资历最深的【民国谍影】教授之一,也是【民国谍影】教授宁志明班级的【民国谍影】历史老师,虽然知道宁志明这个学生家庭富裕,有些背景,但还是【民国谍影】没有想到,他的【民国谍影】哥哥竟然就是【民国谍影】军统局的【民国谍影】高层,行动二处处长宁志恒。

  对于宁志恒,方博逸是【民国谍影】有很深了解的【民国谍影】,这样一个国党情报部门的【民国谍影】高层人物,他的【民国谍影】地位自然是【民国谍影】极为关键和重要的【民国谍影】,所以地下党对他的【民国谍影】资料都进行过搜集,但因为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资料都是【民国谍影】绝密,所以对他的【民国谍影】资料了解的【民国谍影】内容非常少,哪怕地下党在军统局里有不少的【民国谍影】内线,可是【民国谍影】依然没有什么收获,可是【民国谍影】今天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更巧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弟弟竟然还是【民国谍影】自己学生,自己和他的【民国谍影】缘分还真不浅啊,看来有些事情可以提前做一下工作了。

  当天的【民国谍影】深夜,赵江的【民国谍影】行动组按照刘大同提供的【民国谍影】人员名单,突然发起抓捕,很快就把顺元堂的【民国谍影】七名主要成员,和参与砍伤宁志明的【民国谍影】六个混混抓捕归案。

  把这些人投入审讯科,赵江按照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指示,施展手段严刑拷打,很快就炮制了需要的【民国谍影】口供,并递交到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面前,汇报道:“处座,这些都已经签字画押了,程序上没有问题。”

  “说一说具体情况。”

  宁志恒接过口供,扔在一旁,他对这些小角色没有什么兴趣,要不是【民国谍影】因为自己的【民国谍影】弟弟,这种货色他都懒得看一眼。

  赵江继续汇报道:“顺元堂的【民国谍影】舵把子叫丁康,据他交代,他对于砍伤志明的【民国谍影】事情并不知情,反而因为当初被刘局长抓捕过的【民国谍影】原因,特意告诫过手下人不要再招惹金陵大学的【民国谍影】学生。

  可是【民国谍影】因为被志明打死的【民国谍影】混混是【民国谍影】顺元堂五排头目的【民国谍影】堂弟,所以,之后的【民国谍影】这些事情,都是【民国谍影】五排搞出来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有些懵头的【民国谍影】问道:“五排?”

  赵江赶紧解释道:“是【民国谍影】堂口的【民国谍影】头目名号,一般舵把子下面,还会有几个头目,比如三排,五排之类的【民国谍影】,五排就是【民国谍影】专门管理堂口打手的【民国谍影】头目,顺元堂的【民国谍影】五排名叫沙大庆。”

  宁志恒闻言,心中杀机已起,冷声问道:“沙大庆?这个人交代清楚了吗?”

  “供认不讳!确实是【民国谍影】他指使手下的【民国谍影】几个混混干的【民国谍影】。”

  看来确实只是【民国谍影】单纯因为宁志明本身的【民国谍影】原因实施报复,宁志恒就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倒是【民国谍影】关于钱忠的【民国谍影】事情,他还是【民国谍影】想多了解一些的【民国谍影】,说不定以后会用的【民国谍影】上。

  “关于钱忠,他们交代了什么?”

  这些人既然受钱忠的【民国谍影】庇护,钱忠这个人视财如命,想来他们之间必有利益往来。

  “丁康交代,他们每个月都会把烟馆和赌场收入的【民国谍影】三成上交给钱忠,平时也替钱忠跑跑腿,做些事情,这小子开始还不老实,说话吞吞吐吐的【民国谍影】,我后来又分别审讯了其他头目,这才搞清楚,他们这一年来经常抢劫杀害外地逃难而来,颇有家财的【民国谍影】难民,手上有十几条命案了,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钱忠选定的【民国谍影】目标。”

  宁志恒闻言顿时一惊,这个钱忠贪财他是【民国谍影】知道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害命可就说不过去了,还杀了这么多人,他沉声问道:“钱忠选定的【民国谍影】目标?因为什么?”

  赵江很快就把其中的【民国谍影】内情说了出来,原来这个钱忠不愧是【民国谍影】姓钱的【民国谍影】,只要是【民国谍影】为了钱,他什么事情都干的【民国谍影】出来。

  他看到很多从各地逃难来的【民国谍影】难民里,有不少人携带着很多家传的【民国谍影】古董文物,他脑子灵活,就盘下了一家古董当铺,专门低价收购这些难民手里的【民国谍影】古董文物,可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当铺出价极低,很多人拿着宝贝上门来,却谈不拢价钱,最后生意没做成,却把宝物露了白,赶上确实珍贵的【民国谍影】好物件,钱忠既舍不得出大价钱,又不愿意错过宝贝,于是【民国谍影】就派人盯上了这些人,然后派顺元堂的【民国谍影】人出手,谋财害命,一个铜子儿都没花,就得到了想要的【民国谍影】宝贝,这种事情做得越来越顺手,结果在一年间就害了许多条人命,有的【民国谍影】甚至把一家人都灭了口。

  “混蛋!简直是【民国谍影】丧心病狂!”宁志恒一掌拍在桌案上,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个钱忠竟然为了钱,搞出这么骇人听闻的【民国谍影】事情,简直是【民国谍影】丧尽天良。

  看来必须要除掉此人了,如果只是【民国谍影】贪财,宁志恒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民国谍影】这么多的【民国谍影】人命,已经越过了宁志恒可以容忍的【民国谍影】底线,说不得,要当一次恶人了。

  再说如果不是【民国谍影】他为顺元堂的【民国谍影】人当保护伞,让警察局放人,这些人也放不出来,最后还险些害了自己小弟的【民国谍影】性命,宁志恒越想越气,此人绝不能留。

  不过钱忠到底是【民国谍影】军统局的【民国谍影】情报组长,还是【民国谍影】局座的【民国谍影】同乡兼嫡系,想要动他,可不是【民国谍影】一件容易的【民国谍影】事情,自己还是【民国谍影】要筹划一番,让各方面都说不出话来。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