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准备登门(求月票)

第八百九十九章 准备登门(求月票)

  宁志恒一拳打昏了石立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民国谍影】拳力太重,石立群不过是【民国谍影】个普通人,身体可没有那么经打。

  他赶紧弯腰检查了一下石立群的【民国谍影】身体状况,好在他没有敢太用力,石立群生命体征正常,并没有危及生命。

  守在房间外面的【民国谍影】赵江等人听到屋子里有响动,担心有意外,赶紧敲门而入。

  宁志恒挥手示意,对裴明元命令道:“你现在马上赶回处里,告诉韦佳木,这个情报小组的【民国谍影】成员一律单独关押,不可以让任何人接触他,对今天在南岸区抓捕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都不要与外人接触,我要亲自审讯。”

  “是【民国谍影】!”

  裴明元赶紧点头领命,处长这样吩咐,一定是【民国谍影】发现了很重要的【民国谍影】机密情报,为了保密,自己等人当然是【民国谍影】不敢插手其间,这种情况在军统局也很正常。

  让人把石立群抬出了房间,宁志恒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民国谍影】情绪,这才对赵江说道:“走吧,今天我们去当一次上门的【民国谍影】恶客!”

  一处高档别墅门前,大门紧闭,即便是【民国谍影】清晨,露霜寒重,门口的【民国谍影】岗哨厅里也还有武装卫兵守卫,这里已经是【民国谍影】南山脚下住宅区的【民国谍影】最里面的【民国谍影】几处别墅了。

  从这处别墅的【民国谍影】外观和位置,就足以证明别墅主人与众不同的【民国谍影】身份了。

  两辆黑色轿车就停在不远处的【民国谍影】街道边,宁志恒和赵江站在轿车前,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民国谍影】大门,又抬手看了看手表,估算着时间。

  赵江看着这处大宅门,向宁志恒低声问道:“处座,这林将军可不好见啊,我们现在怎么做?”

  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不以为意,慢悠悠的【民国谍影】开口说道:“时间还早,我们再等一会!”

  就在他们在附近等候的【民国谍影】时候,街道上,一队武装巡逻兵士迈着整齐的【民国谍影】步伐走了过来。

  为首的【民国谍影】一个上尉军官看着宁志恒两个人等在路边,脸上顿时露出狐疑的【民国谍影】神色,他抬手示意,兵士们马上停了下来,目光警惕的【民国谍影】看着宁志恒和赵江。

  这里已经是【民国谍影】政府高官政要们聚集之地,附近的【民国谍影】武装警卫力量非常的【民国谍影】强,巡逻队不间断地来回巡视,看见可疑人员都会上前盘问。

  上尉军官紧走几步,来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面前,沉声问道:“你们是【民国谍影】做什么的【民国谍影】?怎么会在这里停留?”

  军统局的【民国谍影】特工在执行抓捕行动时,为了不惊动目标,除非必要,一般都是【民国谍影】穿便装出行,宁志恒和赵江就是【民国谍影】一套制式中山便装,所以这名上尉军官并没有看出他们的【民国谍影】身份。

  宁志恒也知道居住这里的【民国谍影】人都是【民国谍影】非富即贵,可以直接和委座接触的【民国谍影】人,当然也都是【民国谍影】国党高层里的【民国谍影】重要人物,所以警卫部队盘查的【民国谍影】严一些也是【民国谍影】正常的【民国谍影】。

  他没有多说,直接从上衣兜里取出证件,递交给了上尉军官,赵江一看也掏出了军官证件,交给这名上尉军官。

  上尉军官接过军官证件仔细查看,顿时心中一凛,作为常驻中枢之地的【民国谍影】禁卫军官,他们都是【民国谍影】国党军队序列里的【民国谍影】精锐部队,也对军政府各个部门都有一定的【民国谍影】了解。

  尤其是【民国谍影】对军统局,这个执掌军警宪特权的【民国谍影】暴力机关,他们都是【民国谍影】心存顾虑,忌惮非常,当看清楚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身份,竟然是【民国谍影】军统局的【民国谍影】高层,顿时让上尉军官身形一挺,赶紧双手将军官证件归还,立正说道:“宁处长,失敬了!”

  因为宁志恒没有身穿军装,所以上尉军官也就没有敬军礼致敬,但是【民国谍影】在态度上,绝对是【民国谍影】恭敬有加。

  宁志恒微微一笑,语气和蔼地解释说道:“我是【民国谍影】专程来拜会林将军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现在时间还早,不敢贸然上门打扰,所以在这里等一会。”

  上尉军官立时恍然,赶紧笑着说道:“明白了,卑职职责所在,请宁处长莫怪,那就告辞了。”

  说完,他一挥手,巡逻兵士们继续前行,向街道的【民国谍影】另一头走去。

  林家别墅里面,林震夫妇正在和自己的【民国谍影】一双儿女,林淑岚和林慕青一起坐在餐桌旁。

  女儿林淑岚的【民国谍影】容貌靓丽,举止端庄,举手投足都是【民国谍影】大家闺秀风范。

  小儿子林慕青不过十六七岁,面容青涩,一脸的【民国谍影】跳脱,正是【民国谍影】活泼爱动的【民国谍影】年纪。

  看着一直低头不语,默默吃着早餐的【民国谍影】女儿,林震嘴巴张了张,想要搭上几句话,可是【民国谍影】一时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只好放罢。

  倒是【民国谍影】林夫人看着丈夫为难的【民国谍影】样子,知道他拉不下面子,便微微一笑,首先对女儿轻声说道:“淑岚,你们女校不是【民国谍影】已经停课了吗?怎么还要去上课,今天如果没有什么事,就留在家里陪我说会话。”

  林淑岚抬头看了看林氏夫妇,摇了摇头,才低声说道:“学校是【民国谍影】停课了,可是【民国谍影】有一部分女孩子没有去处,都还留在学校住宿,我们几个教员怕她们出事,就都去看一看,顺便还可以给她们补一补课。”

  林震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语气略显生硬的【民国谍影】说道:“现在外面不安全,日本的【民国谍影】飞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乱炸一通,没事情不要乱跑。”

  看到父亲一说话,林淑岚干脆不再言语,接着低头吃饭,不接这个话茬,立时搞的【民国谍影】林震有些尴尬。

  一旁的【民国谍影】弟弟林慕青却是【民国谍影】一撇嘴,忍不住笑着打趣道:“二姐要是【民国谍影】总在家里待着,怎么去和那位卫处长见面啊?”

  林淑岚一听,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桌子上的【民国谍影】一块面包,向弟弟扔了过去,林慕青早有准备,伸手轻松接住了面包,嘿嘿笑着放在一旁的【民国谍影】餐盘里。

  林震一听小儿子的【民国谍影】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轻咳了一声,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吃饭,一时间大家都是【民国谍影】不再说话,很快就吃完了早餐。

  看着女儿快步出了门,林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对一旁的【民国谍影】副官褚建安吩咐道:“现在外面不安全,到处都在抓日本间谍,渝中区竟然发生交火事件,乱的【民国谍影】很,你多安排几个人跟着淑岚,不要掉以轻心。”

  褚建安赶紧点头答应,转身去安排保卫人员。

  一旁的【民国谍影】林夫人也诧异的【民国谍影】问道:“说的【民国谍影】也是【民国谍影】,现在日本间谍都跑到重庆城里动刀动枪的【民国谍影】,听说刘太太她们说,那一晚上打得炮火连天的【民国谍影】,这也太猖狂了,这里可是【民国谍影】重庆城!”

  几天前大观坪的【民国谍影】那一场战斗,确实惊动颇广,几天传播下来,更是【民国谍影】变了模样,现在的【民国谍影】很多市井上流传的【民国谍影】内容已经变了好几个版本,也就是【民国谍影】这些高层人士还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也已经夸大了不少,明明只有二十分钟的【民国谍影】战斗,硬是【民国谍影】煞有其事的【民国谍影】说成了一晚上。

  林震作为军政府的【民国谍影】大员,自然是【民国谍影】消息灵通,什么事情也难瞒得过他,他皱着眉头说道:“不要总听你的【民国谍影】那些牌友们胡说,以讹传讹,本来就只是【民国谍影】几个间谍想搞事情,被军统局两下子就给抓了,还说什么炮火连天?真是【民国谍影】笑话!”

  林夫人原本还好奇地听着林震的【民国谍影】消息,可是【民国谍影】最后听得不舒服了,便狠狠白了他一眼,嘴里也不饶人,回敬了一句:“我们这些女流之辈可不就只能在家里关上门聊天,传一传闲话,自然和你不能比,你是【民国谍影】管国家大事的【民国谍影】,不过你有本事就管管你的【民国谍影】儿子女儿,这一个个的【民国谍影】,哪个听你的【民国谍影】话了?”

  林震被夫人一句话噎了半天没有话说,他在外面官威凛凛,位高权重,可是【民国谍影】回到家里,却是【民国谍影】一脑门子官司,全是【民国谍影】儿女债。

  三个儿女之中,以大儿子林慕成最为出色,出身黄埔军校,为人严谨,才华出众,对敌作战也是【民国谍影】英勇无畏,屡立战功,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民国谍影】中央军主力部队的【民国谍影】军事主官,驻守一方,可说是【民国谍影】年轻有为,在军中有颇多赞誉。

  可是【民国谍影】只有一点,那就是【民国谍影】都已经快三十岁了,就是【民国谍影】不愿意成家,不管他们夫妇二人如何劝说,甚至是【民国谍影】威逼利诱,介绍了多少女孩子,只是【民国谍影】一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就给顶了回来,最后不堪其扰,干脆守在驻地,哪怕是【民国谍影】休假也不回来了,生生地熬的【民国谍影】夫妇两个人没有办法,最后只好由他去了。

  大儿子是【民国谍影】这样,二女儿更是【民国谍影】倔强,早先眼高于顶,看不上身边的【民国谍影】那些公子哥,迟迟不愿结亲,可是【民国谍影】一年前从武汉来到重庆,不知怎么,就自己找了一个军统特务,还不顾林震的【民国谍影】坚决反对,一副非君不嫁的【民国谍影】模样,父女两个人几次激烈争吵,都无法说服对方,现在更是【民国谍影】冷战期间,搞的【民国谍影】林震头痛不已。

  现在听到夫人揭他的【民国谍影】短处,林震无言以对,没有好气的【民国谍影】哼了一声,甩手走开,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也该出门去了。

  林夫人占了上风,当下也没有放过他,一路跟着他来到书房,看着林震收拾桌案上的【民国谍影】文件,嘴里接着说道:“说起那军统局,我看淑岚的【民国谍影】事情,你也别固执了,那位卫处长不仅岁数相当,相貌堂堂,也是【民国谍影】年轻有为,我去打听过,他和慕成还是【民国谍影】一届黄埔的【民国谍影】同学,这么年轻就已经是【民国谍影】军统局有数的【民国谍影】高层军官,上校处长,是【民国谍影】你们保定系最有前途的【民国谍影】骨干了,根基关系也深厚,就连刘长官他们也亲自开口求亲,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民国谍影】,非要搞的【民国谍影】这么僵,我上次碰见刘夫人都不好意思和她搭话了。”

  林夫人对于女儿的【民国谍影】事情也是【民国谍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女儿的【民国谍影】年纪也不小了,原来是【民国谍影】不愿意找,现在好不容易自己找到了意中人,自己的【民国谍影】丈夫却是【民国谍影】不知为什么,咬死了不同意,两父女僵持不下,她夹在中间也是【民国谍影】难做。

  林震却是【民国谍影】脸色一板,将手中的【民国谍影】文件放进公文包,转身拿起门旁挂着的【民国谍影】军装上衣,对着林夫人正色说道:“你懂什么?妇人之见!那个卫良弼没有那么简单,有些事情你们这些女人不知道的【民国谍影】好,我这是【民国谍影】在为女儿好,不然早晚有你们后悔的【民国谍影】时候!”

  他的【民国谍影】语气严厉,让林夫人心头一紧,她知道家中的【民国谍影】大事,还是【民国谍影】要丈夫做主,也就不再多说。

  这个时候,褚建安走了进来,低声对林震汇报道:“驻军禁卫处打来电话,说是【民国谍影】家门口附近有军统局的【民国谍影】特务,是【民国谍影】冲着林家来的【民国谍影】。”

  林氏夫妇闻言,都是【民国谍影】一怔!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