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故作神秘(求月票)

第八百九十一章 故作神秘(求月票)

  通远门是【民国谍影】渝中区的【民国谍影】一处古城门,在很久之前就是【民国谍影】用来处置人犯的【民国谍影】地方,情况类似于北平城里处决人犯的【民国谍影】菜市口。

  手下的【民国谍影】人员早就在四周张贴了行刑告示,上面历数这十六名人犯的【民国谍影】身份和所犯的【民国谍影】罪名,这叫做明正典刑,告示于人。

  反正他们的【民国谍影】案情已经没有保密的【民国谍影】必要,敌我双方都是【民国谍影】心中清楚,所以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民国谍影】。

  行刑告示一张贴出来,顿时吸引了众多的【民国谍影】人群围观,一看到是【民国谍影】处决日本间谍,市民都奔走相告,很快消息越传越广,到了午时三刻之时,通远门已经里外三层围满了观刑的【民国谍影】人群。

  十六名间谍身后捆绑着长牌,验明正身,大家都低声私语议论纷纷,有情绪激愤的【民国谍影】人,已经开始向这十六个日本间谍投掷石头,打的【民国谍影】人犯们头破血流,场面一时间险些失控,好在宁志恒带领的【民国谍影】人员充足,很快控制住了局面。

  宁志恒看着时间不敢再耽误,直接挥手示意,行刑队上前将这些人踢倒在地,然后后退几步,同时举枪瞄准。

  只见宁志恒高举着手向下一挥,一声巨大的【民国谍影】轰鸣,十六支长枪同时射击,将这十六名间谍的【民国谍影】后脑打穿,扑通倒地。

  围观的【民国谍影】人群都是【民国谍影】一阵骚动,然后鸦雀无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紧接着行刑队上前纷纷补枪,确认人犯的【民国谍影】死亡,行刑这才正式结束。

  等到宁志恒行刑结束,赶回行动二处的【民国谍影】时候,卫良弼赶来向他汇报审讯的【民国谍影】进度。

  “这一批的【民国谍影】人犯可不好审,有几个死活不开口,武装小组里有两个伤势重的【民国谍影】,审到一半就挺不过去了,当场毙命,对了,森木惠生也死了,伤势太重,半个小时之前咽的【民国谍影】气。”

  这一次抓捕的【民国谍影】人犯比之前抓捕的【民国谍影】玫瑰小组可要硬气一些,毕竟玫瑰小组一大半成员都是【民国谍影】用毒品策反的【民国谍影】汉奸,所以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审讯并不顺利,从昨天晚上一直到了现在,审讯工作还在进行当中。

  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不以为意,他摆手说道:“对他们不用留手,能敲出来多少就敲多少,反正也无关大局,过几天都要处置掉。”

  卫良弼有些诧异,出声问道:“怎么,都要处置掉?”

  “趁着局座开口,我打算就在近期把这些人犯都处置了,留下来也是【民国谍影】浪费粮食,今天是【民国谍影】第一批,过两天再处置一批。”

  “那就按你说的【民国谍影】办!”

  卫良弼点了点头,接着他又有些兴奋地说道:“对了,刚才黄副局长打过电话来,说是【民国谍影】毒品案的【民国谍影】嘉奖下来了,老邵的【民国谍影】中校军衔拿下来了,还有一个队长晋升了少校,情报科所属人员都有提升,这一次可要让老邵好好请一顿,谢谢你才行!”

  这一次震动陪都的【民国谍影】毒品案,卫良弼的【民国谍影】嫡系,情报一科夺了彩头,他的【民国谍影】根基浅,一年前自己也不过是【民国谍影】中校,所以他的【民国谍影】手下军衔几乎都不高,甚至连少校军衔的【民国谍影】也没有几个。

  要知道远在上海的【民国谍影】情报二科,因为近年来屡立战功,多次得到晋升,少校军衔的【民国谍影】一大把,不要说左刚左强这样的【民国谍影】行动组长,就是【民国谍影】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队长们都是【民国谍影】少校军衔了。

  至于行动队员们几乎都是【民国谍影】上尉,最少都是【民国谍影】中尉军衔,这么高的【民国谍影】军官比例,在军统局都是【民国谍影】头一份,这还是【民国谍影】因为局座尽量控制打压的【民国谍影】结果,导致很多军功都没有兑现。

  所以卫良弼一直以来都在为自己的【民国谍影】嫡系手下铺路,只是【民国谍影】没有什么成效,可是【民国谍影】这一次宁志恒一回来,就接连破获大案,泄密案和毒品案都是【民国谍影】震动高层的【民国谍影】大案,邵文光的【民国谍影】情报科也是【民国谍影】沾了大光,这一次卫良弼的【民国谍影】手下都得到了很大的【民国谍影】好处。

  宁志恒哈哈一笑:“这倒是【民国谍影】应该的【民国谍影】,他这一步走过去,以后的【民国谍影】前途可不一样了,是【民国谍影】该好好敲他一顿。”

  说到这里,宁志恒又转了话题,对卫良弼低声问道:“对了,师兄,这些天你的【民国谍影】事情怎么样了?有进展吗?”

  “我的【民国谍影】事?我有什么事?”

  卫良弼一愣,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宁志恒,随即恍然,明白了他的【民国谍影】所指,不禁有些泄气地说道:“还是【民国谍影】老样子,淑岚和她父亲吵了好几次,可是【民国谍影】没有半点效果,我前几天去上门拜见,都没有让我进门,让副官把我的【民国谍影】礼物都给推出来了,还说什么,再上门就不客气了,真是【民国谍影】愁死我了!”

  宁志恒一听,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可以想象的【民国谍影】出来,自己这位师兄当时是【民国谍影】如何狼狈。

  “你笑什么?我娶不着媳妇,你很开心吗?”卫良弼斜着眼不满地看着宁志恒。

  宁志恒指着卫良弼,哈哈笑道:“你啊!不过不要紧,这件事情我来解决。”

  “你来解决?”卫良弼没有好气的【民国谍影】撇了撇嘴,他可是【民国谍影】没有那么乐观,自己的【民国谍影】老师,上司都发动关系到处托人,也没有什么进展,就凭宁志恒这个小字辈又有什么办法?

  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故作高深的【民国谍影】一笑,拍了拍卫良弼的【民国谍影】胳膊:“总之我走之前,一定让你心愿达成,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卫良弼对宁志恒一向是【民国谍影】极为信服的【民国谍影】,这个师弟做事情向来都是【民国谍影】言出必行,没有把握是【民国谍影】不会随意开口的【民国谍影】,现在看到宁志恒信心十足的【民国谍影】样子,虽然还是【民国谍影】不信,可心中终究是【民国谍影】升起了一丝希望。

  卫良弼小心翼翼地问道:“志恒,你是【民国谍影】说真的【民国谍影】?你可不要糊弄我!”

  宁志恒一拍胸脯,语气傲然的【民国谍影】说道:“做事情要有方法,别忘了我们是【民国谍影】干什么的【民国谍影】?”

  “你可别乱来!”

  卫良弼被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吓了一跳,他们师兄弟,说好听点是【民国谍影】军统局的【民国谍影】高层干部,说不好听的【民国谍影】,那就是【民国谍影】人们口中的【民国谍影】特务头子,平常使用的【民国谍影】手段可都是【民国谍影】毒辣阴狠,这些可不敢对身边的【民国谍影】人使。

  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不再理睬他,伸手从桌子上拿起卫良弼送来的【民国谍影】审讯记录,摆手说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过几天我腾出手就给你办妥,保证不出问题。”

  卫良弼看着宁志恒故作神秘,就是【民国谍影】不肯多言,也是【民国谍影】颇为无奈,只好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