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八百五十三章新官上任(求月票)

第八百五十三章新官上任(求月票)

  事情终于确定下来了,聂天明此时的【民国谍影】心态真是【民国谍影】百感交集,他青年时报考黄埔军校,岁数本来就比身边的【民国谍影】同学年长几岁,后来毕业加入军情处,又是【民国谍影】蹉跎了许多时光。

  之后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麾下,偏偏机缘不对,没有跟随宁志恒远赴上海,留在总部更是【民国谍影】熬炼岁月,因为军统局的【民国谍影】升迁太难,无大功不得晋升校级军官,一个堂堂的【民国谍影】黄埔军校生,被压在上尉军衔多年。

  没有想到,这一次处座回来主持工作,就想到了自己,不到半个月,自己跨入校级军官的【民国谍影】行列,完成晋升**中级军官的【民国谍影】步骤,紧接着就提升到了行动科长的【民国谍影】职位,这短短十几天的【民国谍影】巨大变化,让聂天明一时之间恍如在梦里一般。

  要知道行动二处是【民国谍影】面向军方的【民国谍影】行动大处,也是【民国谍影】独立于军统局总部的【民国谍影】最大部门,一个行动科长权力非常大,大到可以决定所监管的【民国谍影】所属军中普通校级军官的【民国谍影】命运,聂天明此时的【民国谍影】地位完全发生蜕变,这一切变化,由不得他不感慨万千。

  宁志恒自然知道聂天明心中所想,他也理解在面对这样的【民国谍影】人生转折时,就是【民国谍影】任何人也无法做到平静面对,就是【民国谍影】自己也不行。

  宁志恒上前笑着说道:“你的【民国谍影】任职命令很快就会下来,副座已经申报,一切都在走程序,你现在暂时代理科长职务,等正式就任,可要好好庆祝一下了!”

  聂天明眨了眨眼睛,强忍住有些湿润的【民国谍影】眼角,声音不免有些颤动,勉强笑着说道:“这是【民国谍影】自然,到时候还请处座光临。”

  “这一次鲍鸿手下军官多有牵连,空出不少的【民国谍影】位置,你可以把你的【民国谍影】原班人马带过去,我会酌情安排。”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更是【民国谍影】让聂天明大喜过望,他手下的【民国谍影】几个行动队长都是【民国谍影】南京时期的【民国谍影】旧部,也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旧部,当然也会在这一次的【民国谍影】风波里获得最大的【民国谍影】利益,职位再进一步,也是【民国谍影】应有之意。

  “是【民国谍影】,多谢处座的【民国谍影】体谅,他们也都是【民国谍影】我们在南京时期的【民国谍影】老队员,可惜跟着我,时运不济,不过好在这一次的【民国谍影】泄密案里,都提升了军衔,担任更高的【民国谍影】职位还是【民国谍影】说的【民国谍影】过去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已经为聂天明想的【民国谍影】很周到了,他哈哈一笑,说道:“这些我也早有考虑,现在你新官上任,最重要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要拿出成绩,烧起第一把火,让上上下下都没有话说。”

  说完,宁志恒将一个公文袋放在桌案上,示意聂天明打开。

  聂天明一听就知道这是【民国谍影】有大案子交给自己办理,心中大喜,处座这是【民国谍影】已经为自己做好了一切准备。

  “这是【民国谍影】之前我们掌握的【民国谍影】一个日本间谍的【民国谍影】资料,据我们所知,日本人在南京保卫战时期,曾经抓捕了一批中国战俘,他们在其中挑选了身份重要的【民国谍影】五个人,策反后安插回了我们重要部门,我们先后破获并抓捕了其中两名,泄密案的【民国谍影】主犯夏斌就是【民国谍影】其中之一。”

  “夏斌?”聂天明惊诧地问道。

  别看他是【民国谍影】因为泄密案抓捕日本间谍吉田隆佑,而晋升少校军衔,可那都是【民国谍影】宁志恒为了给他铺路,在最后时刻才安排他进行抓捕,事实上,他对于泄密案的【民国谍影】内情知道的【民国谍影】不多。

  “对,所以在重庆,目前还有三名高级内线没有抓捕归案,现在交给你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其中之一。”

  聂天明打开公文袋,只见里面是【民国谍影】捆扎好的【民国谍影】照片,取出来一一查看,这才发现里面的【民国谍影】目标有三个,可是【民国谍影】这三个人都长得容貌相似。

  宁志恒接着解释道:“这一次的【民国谍影】目标是【民国谍影】一个真正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名叫吉本承平,他是【民国谍影】专门负责和内线联系的【民国谍影】单线联络人,可我们只是【民国谍影】掌握了他的【民国谍影】体貌特征,而且因为此人的【民国谍影】相貌过于大众化,我们多方查找,也只找到了三个容貌比较接近的【民国谍影】嫌疑人,并且进行过一些调查跟踪,这些照片就是【民国谍影】当时跟踪他们的【民国谍影】时候拍摄的【民国谍影】,之后怕打草惊蛇,就放弃了跟踪监视,而你的【民国谍影】任务就是【民国谍影】设计抓捕这三个人,找出真正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吉本承平,然后挖出他身后的【民国谍影】内线。”

  宁志恒手中还有三个日本间谍的【民国谍影】资料,之前因为时间紧张,无暇顾及,所以一直没有进一步调查,现在一时找不到别的【民国谍影】线索,抓捕日谍的【民国谍影】行动告一段落,于是【民国谍影】查找这三个日本间谍的【民国谍影】事情就提上了日程。

  正好聂天明新官上任,急需要有所表现,宁志恒就决定先给他一个机会表现一下。

  “这三个嫌疑人的【民国谍影】身份和住址,还有一些其它的【民国谍影】情况都在材料里,你马上布置抓捕,搜查他们的【民国谍影】住所,记住,一定要设计好,不要动作太大。”

  聂天明听完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叙述,心中欣喜万分,处座已经把之前所有的【民国谍影】调查工作都完成了,连抓捕目标都已经确定,自己所要做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把人抓回来,严加审讯,挖出内奸,可以说完全没有难度,这件案子就是【民国谍影】处座送到他手里来的【民国谍影】功劳。

  聂天明再次高声回答道:“多谢处座栽培之恩,我一定尽快侦破此案,绝不让您失望!”

  宁志恒满意的【民国谍影】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民国谍影】肩膀,温言鼓励道:“好好干!”

  聂天明立正敬礼,转身快步离去。

  至此行动二处的【民国谍影】这边贪墨风波仅仅过了一天,就迅速平息了下去。

  但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民国谍影】墙,再说当时在场百多名军官,如何能够做到保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很快传遍了军统局其它处室。

  谷正奇的【民国谍影】情报二处消息最为灵通,在第二天,就向局座汇报了这件事情,局座被吓了一跳。

  “消息确实吗?”

  谷正奇点头说道:“消息不会错,昨天午时三刻,就在行动二处的【民国谍影】校场上,所有行动二处军官观刑,这几个人被宁志恒亲手处置的【民国谍影】,据说连枪都没用,直接动手,被宁志恒活活打死的【民国谍影】!”

  “这个宁志恒,杀性也太大了!”局座有些吃惊的【民国谍影】说道。

  他素来知道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心性内敛,平时棱角不显,可骨子里却是【民国谍影】心硬如铁,该出手的【民国谍影】时候绝不会手软,但是【民国谍影】直接用这么强硬狠辣的【民国谍影】手段,处置几个贪腐分子,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太小题大做了。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