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存心设计(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一章 存心设计(求月票)

  对于魏勇的【民国谍影】调笑,简正平却是【民国谍影】没有心情回应,他伸手接过账册,打开翻看,嘴里苦笑着说道:“你就别叫苦了,自从清剿行动开始,这行动二处整天跟打了鸡血一样,这一晚上有谁休息了?你们在楼下等了一夜,我在楼上也盯了一夜,现在连早饭都没有吃呢。”

  魏勇看着简正平嘿嘿一笑,他知道简正平这一次被处长教训了一番,日子肯定不好过,要不然会被吓得觉都不敢睡,盯在施工现场。

  看着魏勇莫名的【民国谍影】笑意,简正平翻了翻白眼,没有再多说,他随手翻看着账册上的【民国谍影】清单,越看越心惊,不由得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魏勇,诧异地问道:“老魏,这些家伙的【民国谍影】财产可真不少。”

  行动二处只面对军方的【民国谍影】违法违纪,以前从来没有插手过此类案件,更没有像这一次如此大规模的【民国谍影】抄家夺产,简正平一下子被里面的【民国谍影】数额吓了一跳。

  魏勇也忍不住点头说道:“么的【民国谍影】,要不说这千里做官只为财,咱们党国就坏在这帮贪官手里,一个个吃的【民国谍影】脑满肠肥的【民国谍影】。”

  在这个时代,国党最黑暗的【民国谍影】一面全在这些政府官员身上,他们营私舞弊,贪墨公款,上下其手,无所不用其极,只要手中握有实权的【民国谍影】官员,无一不是【民国谍影】喝得饱满肠肥的【民国谍影】吸血虫,身家自然丰厚。

  简正平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抬头看着魏勇,低声说道:“老魏,兄弟可提醒你,刚才我去向处长汇报工作的【民国谍影】时候,处长可是【民国谍影】交代了,这次毒品案是【民国谍影】大案子,影响可是【民国谍影】不小,最后是【民国谍影】要向两位局座交代的【民国谍影】,你可要小心,别在里面搞事情。”

  魏勇没好气的【民国谍影】摇头说道:“还用你说,放心吧,我又不是【民国谍影】鲍鸿那个家伙,眼睛看见钱就挪不动步,毒品案非同一般,我知道轻重,这些东西一样不少,我昨天就已经封存了,你快派你的【民国谍影】手下接收,我这里事情一大堆,还要向处座递交审讯记录,就不陪你聊了。”

  魏勇说完,挥了挥手快步离开了。

  简正平听完魏勇的【民国谍影】话,看着他离去的【民国谍影】背影,心中突然一动,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行动规模不小,现在情报科,行动一科,行动二科都抓了不少的【民国谍影】人。

  而从这次的【民国谍影】审讯情况来看,这一次缴获的【民国谍影】浮产绝对是【民国谍影】个不小的【民国谍影】数目,如今官场贪墨成风,就算是【民国谍影】行动二处是【民国谍影】准军事单位,但不得不说,也不是【民国谍影】一块净土。

  按照他对这几位同僚的【民国谍影】了解,如果说魏勇有没有从中贪墨,他不敢确定。

  可是【民国谍影】对于鲍鸿,简正平可以很肯定的【民国谍影】说,这么大的【民国谍影】一笔恰久窆啊慨财过手,以鲍鸿利欲熏心贪婪无厌的【民国谍影】性子,绝对是【民国谍影】管不住自己的【民国谍影】手的【民国谍影】。

  鲍鸿在军中办案的【民国谍影】时候,就屡次贪污受贿,搞七搞八的【民国谍影】生事,但是【民国谍影】因为行动二处的【民国谍影】特权地位,再加上黄贤正的【民国谍影】庇护,都是【民国谍影】无人追究,简正平也是【民国谍影】黄贤正的【民国谍影】亲信,所以对此是【民国谍影】一清二楚。

  如今鲍鸿会不会故态复萌,再次伸手呢?简正平手扶着下巴,心中猜测着。

  他如今和鲍鸿势同水火,早就有心对付鲍鸿,这次可是【民国谍影】一个好机会,而牢房改建的【民国谍影】失误,导致自己在处长的【民国谍影】心目中大为失分,简正平急需一个机会讨好处长,如果就拿这个鲍鸿当做礼物送给处长,岂不是【民国谍影】一举两得?

  简正平越想越有道理,看来自己必须要好好的【民国谍影】设计一下了,以前不对付鲍鸿,那是【民国谍影】因为鲍鸿有黄副局长撑腰,卫处也是【民国谍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加管束,可是【民国谍影】如今宁处主事,他的【民国谍影】为人强势,就是【民国谍影】黄副局长也要退让三分,一定不会对鲍鸿容忍,对,机会难得,这也正是【民国谍影】自己表忠心的【民国谍影】机会。

  简正平调集了手下的【民国谍影】干事,各自带人去接收清单上的【民国谍影】财产,处理完手中的【民国谍影】事务,到了中午时分,他来到了距离二处不远处的【民国谍影】一家餐馆,找了个偏僻的【民国谍影】角落坐了下来。

  不多时,一个便装青年也快步走了进来,远远地看着简正平,便迈步走了过来,两个人点头示意,相对而坐。

  简正平随意点了几个小菜,为青年斟上了酒,青年这才开口问道:“科长,您这次约我是【民国谍影】什么事情?”

  这个青年正是【民国谍影】行动三科的【民国谍影】行动队长侯时飞,他和简正平私下早有联系。

  之前简正平和鲍鸿交恶,心中就对鲍鸿心存不满,有心找他的【民国谍影】错处,于是【民国谍影】暗中观察之下,选中了侯时飞作为突破口。

  原因很简单,鲍鸿在军中处理案件的【民国谍影】时候,收受贿赂贪赃枉法,包庇了吃空饷,喝兵血的【民国谍影】违纪军官,当时负责执行军法的【民国谍影】侯时飞为此和鲍鸿发生了一些冲突,从此被鲍鸿刻意针对,现在在三科的【民国谍影】日子过得很艰难,于是【民国谍影】简正平多次接触侯时飞,各种利益关系再加上金钱作用,侯时飞很快就和简正平结为了同盟,成为了他埋在三科的【民国谍影】眼线。

  简正平低声说道:“你们三科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审讯工作结束了吗?”

  “结束了!”侯时飞点了点头,有些不以为然的【民国谍影】说道,“我们抓捕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些被策反的【民国谍影】汉奸,几乎没有什么审讯难度,略施手段就都开了口,昨天晚上审讯一夜,今天早上就结束了。”

  简正平沉声问道:“那怎么到现在,鲍鸿这个家伙都没有给我上交缴获清单,要知道在今天中午之前,一科和情报科都把缴获清单交上来了。”

  侯时飞脸上闪过一丝不屑,轻声说道:“还能有什么事情?今天上午我就看见解光霁在鲍鸿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嘀嘀咕咕的【民国谍影】,解光霁就是【民国谍影】鲍鸿的【民国谍影】一条狗,两个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这一次缴获的【民国谍影】浮产那么多,百年难得一次,我就不信他们忍得住!”

  解光霁是【民国谍影】鲍鸿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组长,也是【民国谍影】鲍鸿绝对心腹,鲍鸿有事大多交给解光霁去做。

  听到侯时飞的【民国谍影】话,简正平不禁大喜,一切果然如他所料,以鲍鸿那些人的【民国谍影】贪婪,过手这么大笔财富,怎么可能不下手?

  侯时飞看着简正平兴奋的【民国谍影】样子,摇头苦笑道:“怎么?科长您打算对他动手?我看还是【民国谍影】算了吧,这风过留声,雁过拔毛都是【民国谍影】官场中的【民国谍影】惯例,之前鲍鸿做了多少恶事,最后不都不了了之,他有黄副局长作靠山,我们动不了他!”

  之前侯时飞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民国谍影】打算,可是【民国谍影】后来看到黄贤正几次包庇了鲍鸿,马上就熄了这个心思,他也不是【民国谍影】不通世事的【民国谍影】楞头青,一时的【民国谍影】义愤过后,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哪怕出头告发,最后鲍鸿也不过是【民国谍影】一顿训斥了事,可是【民国谍影】自己在三科就再无立足之地了。

  简正平也是【民国谍影】深知此理,所以一直隐忍不动,现在听到侯时飞的【民国谍影】话,不由得嘿嘿一笑,将一口小酒倒进口中,得意的【民国谍影】说道:“那是【民国谍影】以前,现在我们的【民国谍影】机会来了。”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