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布置陷阱(求月票)

第八百一十二章 布置陷阱(求月票)

  不多时,赵江将远泽贸易行的【民国谍影】老板计安民带到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

  宁志恒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民国谍影】计安民,这个人四十出头,中等身材,容貌普通,但是【民国谍影】目光中却透着一丝精明,身上服饰衣料比较考究,面容虽然憔悴,倒是【民国谍影】还算干净。

  他这幅样子还真是【民国谍影】出乎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预料,在他想来,计安民只怕难逃于诚的【民国谍影】拷问,早就应该狼狈不堪了,可没想到情况比他预料的【民国谍影】要好得多,不过这样也好,更符合行动设计的【民国谍影】要求。

  其实计安民被于诚抓进来之后,根本没有受到什么严刑拷打,只是【民国谍影】一顿恐吓威胁,计安民就彻底交代了,所以身上也没有什么受伤的【民国谍影】痕迹,就是【民国谍影】精神状况上有一些萎靡。

  计安民紧张看着端坐正中的【民国谍影】宁志恒,吓得哆哆嗦嗦地不知说什么。

  宁志恒微微一笑,和颜悦色的【民国谍影】说道:“计安民,你不要紧张,我们军统局针对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日本间谍,对于你这样的【民国谍影】中国人,只要肯迷途知返,为我们做事,甚至能有立功表现,我们完全可以给你一条生路,重新开始生活。”

  计安民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赶紧点头说道:“多谢长官给我一条出路,我愿意待罪立功,一切听从长官的【民国谍影】安排。”

  计安民如此的【民国谍影】乖巧听话,不愧是【民国谍影】商人出身,察言观色的【民国谍影】本事一流,宁志恒不再多解释,直接开口说道:“好,你有这个觉悟就好,我问你,每一次看到章芳雯来见侯向晨都是【民国谍影】什么情况?”

  计安民想了一想,开口说道:“侯向晨的【民国谍影】财务室,就在公司后门的【民国谍影】附近不远,平常这个后门,我都特意交代,不让员工通过,每一次那个女人都会从后门进入,直接到侯向晨的【民国谍影】财务室见面。”

  “贸易行里还有别人见过章芳雯吗?”

  “有几个职员见过,不过都以为是【民国谍影】侯向晨的【民国谍影】相好,她每次来都很隐蔽,也就是【民国谍影】我知道侯向晨的【民国谍影】底细,才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几次,你都是【民国谍影】什么时候见到她出现的【民国谍影】?”

  “都是【民国谍影】临近中午时分,大概十一点左右,我想应该是【民国谍影】他们提前约好的【民国谍影】时间。”

  这一点倒是【民国谍影】和侯向晨交代的【民国谍影】时间吻合,看来侯向晨并没有撒谎,宁志恒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

  “计安民,今天天一亮,你还照常去上班,如果有人问侯向晨的【民国谍影】去向,你就找个借口遮掩过去,我会派人跟着你,总之一切都要往常一样,不要让你公司的【民国谍影】职员妨碍我们的【民国谍影】抓捕,如果抓到章芳雯,我就算你将功折罪,马上放了你,听明白了吗?”

  宁志恒需要把侯向晨的【民国谍影】失踪所带来的【民国谍影】影响,降低到最低,不能让周围的【民国谍影】人对此感觉异常,不过一个上午的【民国谍影】时间,有计安民这个老板出面遮掩,就算侯向晨不出现,也不会引起别的【民国谍影】风波。

  计安民听到宁志恒愿意将自己释放,顿时惊喜万分,他自从被抓入军统局之后,就已经心生绝望,军统局在外面的【民国谍影】传说中,就如同阎罗殿一般的【民国谍影】存在,平民百姓躲之唯恐不及,一旦被抓到了这里,就是【民国谍影】平常人都难以活着出去,更何况他这个卖国汉奸,现在有机会留下性命,就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如何还敢说不?

  计安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扣头感谢道:“多谢长官您网开一面,我一定会全力配合,只求留一条活命!”

  宁志恒懒得再看他的【民国谍影】丑态,对赵江说道:“你带他去洗个澡,简单收拾一下,这个样子太颓废了,还有,他的【民国谍影】衣服也有些味道,给他换一身干净的【民国谍影】,总之不能旁人看出他刚从大牢里出来。”

  行动二处的【民国谍影】牢房里空气潮湿,又都是【民国谍影】血污阴暗,哪怕只是【民国谍影】待了不到一天,计安民的【民国谍影】身上难免有些味道,像是【民国谍影】宁志恒这样嗅觉灵敏的【民国谍影】人,可以很容易察觉到不对。

  赵江点头领命,带着计安民下去准备。

  此时天色已经见亮,一切都准备就绪,魏勇向宁志恒汇报一声,带着所有的【民国谍影】行动人员按照各自选定的【民国谍影】目标,全部出发了。

  直到于诚打来电话,汇报蜀都日报报馆那边的【民国谍影】工作一切顺利,广告也已经按照侯向晨交代的【民国谍影】那样,刊登在了第三版面上,再有半个小时,报纸就可以正常出厂发放,很快就会在大街小巷上开始兜售。

  宁志恒命令于诚扣押印刷车间所有的【民国谍影】人员,一个也不许放走,直至成功抓捕到银狐,才可以放人回家。

  上午八点,计安民按照往常一样,走进了远泽贸易行的【民国谍影】大门,不同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这一次他身后跟着两个穿着普通的【民国谍影】青年男子,正是【民国谍影】赵江和手下一名身手不凡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

  在贸易行的【民国谍影】前后门,宁志恒都安排了人员监视,他自己则亲自带人守在后门,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就坐等着这只银狐出现。

  重庆渝中区一处阁楼二层,房门打开,一个青年女子走了出来,她一身的【民国谍影】浅色套装,脖子上缠着洁白的【民国谍影】围巾,遮挡住下半部面容,慢步下了阁楼的【民国谍影】楼梯。

  此时已经是【民国谍影】上午八点半左右,并不宽敞的【民国谍影】街道上,到处都是【民国谍影】开始了一天忙碌的【民国谍影】人们,嘈杂的【民国谍影】叫卖声不绝于耳,这个青年女子在人流中来回的【民国谍影】穿梭,很快来到一处咖啡屋门口,眼角的【民国谍影】余光左右看了看,这才迈步进了店门,直接来到比较靠里,相对清净的【民国谍影】一个包间,点了一杯咖啡,将缠绕的【民国谍影】围巾摘了下来放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窗外。

  不多时,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民国谍影】中年男子也走了进来,在女子的【民国谍影】对面坐了下来,将手中的【民国谍影】几份报纸放在餐桌上,以极低的【民国谍影】声音说道:“我刚才去华清宾馆看了一眼,那里的【民国谍影】住客都赶走了,宾馆大门上着锁,你在对面住宅区的【民国谍影】房子也被查封了,他们的【民国谍影】动作真快,听说在第二天,他们就找上门,到处在附近调查你的【民国谍影】资料。”

  青年女子一听,不禁眉头皱起,低声呵斥道:“你怎么敢回去,如果有人把你认出来怎么办?真是【民国谍影】太冒失了!”

  这个青年女子正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到处追查的【民国谍影】日本高级特工,代号银狐的【民国谍影】谷川千惠美。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