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黄府家宴(求月票)

第七百九十一章 黄府家宴(求月票)

  宁志恒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黄贤正家里吃饭了,这一次回来,只是【民国谍影】在当天的【民国谍影】深夜拜访了一次,到现在一直忙的【民国谍影】脚不沾地,所以也还没有来得及正式拜见。

  他先是【民国谍影】去准备了一些礼品,这才向黄贤正的【民国谍影】家赶去。

  来到黄贤正的【民国谍影】家中,黄贤正夫妇正在等候他的【民国谍影】到来,和黄夫人见礼之后,把礼品交给黄贤正的【民国谍影】秘书余光佑,宁志恒和黄贤正来到书房叙谈。

  两个人相对而座,黄贤正笑着先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这一回来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刚才打电话去二处,说是【民国谍影】你又出去调查空袭案了,真辛苦你了!”

  宁志恒不以为意地说道:“让您操心了,其实倒是【民国谍影】谈不上辛苦,只是【民国谍影】觉得时间紧迫,所以才抓的【民国谍影】有些紧。”

  黄贤正摆手说道:“没有必要给自己压力,老实说,重庆地区情况复杂,他们搞了这么长时间没有成绩,你一回来就解决了泄密案,这就足以说明问题,就是【民国谍影】缓一缓,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黄贤正口中的【民国谍影】他们,当然是【民国谍影】指局座及他手下的【民国谍影】人员,他接着问道:“怎么样,你对这个案子有没有把握?”

  宁志恒笑着说道:“我已经正式接手了空袭案,昨天下午情报处的【民国谍影】于诚向我汇报情况,我一时之间忙不开,今天才有空去看了看,目前来看一切还好,初步选定了怀疑目标,接下来就是【民国谍影】跟踪监视,不过这一两天内应该有了结果了。”

  看宁志恒说的【民国谍影】轻描淡写,似乎并没有将这件空袭案太放在心上,黄贤正皱眉说道:“今天就选中目标了?志恒,我还是【民国谍影】那句话,不要图快,更不要大意,总部对空袭案还是【民国谍影】极为重视的【民国谍影】,你一回来就破获泄密案,是【民国谍影】夺了彩头,不过接着来还是【民国谍影】要稳扎稳打,不要懈怠,不要让他们挑出毛病来。”

  听到黄贤正的【民国谍影】指示,宁志恒急忙点头笑道:“是【民国谍影】,您放心,我一定小心应对,我对这一次的【民国谍影】清剿工作还是【民国谍影】有把握的【民国谍影】,绝不会给您丢脸。”

  “你心里有数就好,我知道你的【民国谍影】本事,对付这些日本间谍并不是【民国谍影】难事,但你要注意,局座这个人可以共患难却不可以同富贵,现在用的【民国谍影】着我们,就百事顺应,等他用不到我们的【民国谍影】时候,就又是【民国谍影】一副嘴脸了,要不是【民国谍影】这一次上面的【民国谍影】压力确实太大,我也是【民国谍影】不会让你冒险回来的【民国谍影】。”

  “志恒明白!”

  黄贤正接着问道:“你前一段时间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去了武汉?”

  宁志恒猛然抬头,诧异地看向黄贤正,去往武汉的【民国谍影】事情,他并没有通知总部和行动二处,重庆这边应该并不知道才对,而且自己离开上海也不过二十天左右,身边知道的【民国谍影】人不多,外界的【民国谍影】人更不知道,毕竟以他在上海的【民国谍影】地位,没有人敢质疑或者打探他的【民国谍影】行踪。

  “局座您怎么知道的【民国谍影】?”宁志恒出声问道,他没有半点隐瞒,毕竟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上海那边,上海站和七十六号打翻了天,我身份特殊,夹在中间怕受牵连,只好躲到武汉去,不过待的【民国谍影】时间不长,也就二十天左右。”

  黄贤正挥了挥手,笑着说道:“你别多想,今天上午,运送物资的【民国谍影】柳瑞昌,送来了一箱古董,其中就有一尊暖玉观音,真是【民国谍影】稀世之宝,可是【民国谍影】这尊暖玉观音我见过,那是【民国谍影】武昌三宝斋的【民国谍影】镇店之宝,在武汉政府时期,我就多次想要购买,只是【民国谍影】他们当初要价太高,我只好忍痛放手,后来离开武汉,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现在想来都是【民国谍影】后悔不已,今天上午见到了这尊玉观音,真是【民国谍影】失而复得,心里实在是【民国谍影】欢喜,还是【民国谍影】要多谢你了!”

  宁志恒一听这才明白,原来是【民国谍影】黄贤正诈了自己一手,这才心神一松,笑着说道:“我临回来的【民国谍影】时候过于匆忙,就带了两件随身的【民国谍影】衣物赶了回来,其他给您准备的【民国谍影】礼品都由运输渠道输送,今天总算是【民国谍影】送来了,不过,局座,我之前送回来的【民国谍影】一些古董,有不少来路不明,尤其是【民国谍影】这尊暖玉观音,当初我是【民国谍影】以日本人的【民国谍影】身份购买的【民国谍影】,您可不要外示与人,以免出了纰漏。”

  宁志恒这时也借机提醒黄贤正,不要在这些古董上漏了风。

  “这我心里有数,你收集这些宝贝也不容易,只怕是【民国谍影】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你不知道,我这两年也收了不少的【民国谍影】宝贝,加上你送的【民国谍影】那些,这地下室和防空洞里都放满了,就是【民国谍影】不敢摆出来,一是【民国谍影】来历都不好说,二是【民国谍影】日本人见天的【民国谍影】轰炸,生怕运气不好,这多年的【民国谍影】心血毁之一旦,哎,孤芳自赏,好生无趣。”

  说到这里,黄贤正一脸的【民国谍影】苦笑和无奈,宁志恒笑着说道:“以后等抗战胜利,您再把您的【民国谍影】收藏摆出来,也就无碍了。”

  黄贤正笑道:“也只好如此了,对了,这一次你回来能够留在重庆多长时间,你离开上海太久,对我们的【民国谍影】运输渠道会不会有影响?”

  宁志恒对这也早就有打算,回答道:“最多三个月,虽然说一切都上了轨道,可是【民国谍影】我不在上海那里盯着,终究还是【民国谍影】不放心。”

  黄贤正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最终点头说道:“那还好,你心中要有个数,到时候不论清剿工作进行到何种程度,你都要及时回到上海主持大局,有了上海这块基地,我们两条腿走路,这才算稳靠。

  现在我最怕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这条运输渠道出事情,这条渠道现在对我们来说,可是【民国谍影】越来越重要了,这一年来,光是【民国谍影】对前线的【民国谍影】补给,就让军中大佬对我们刮目相看,当初把你留在上海,这一步真是【民国谍影】走的【民国谍影】太对了!”

  说到这里,黄贤正忍不住连声感叹,当初宁志恒被强调入上海战区,自己是【民国谍影】千般不愿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没有想到,最后反而成了手中最大的【民国谍影】王牌,他黄贤正现在的【民国谍影】地位稳固,在保定系里也越来越有发言权,不是【民国谍影】凭借着手中的【民国谍影】权力,那点权力在这些大佬眼中根本不算事,他们看中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黄贤正手中源源不断的【民国谍影】物资。

  宁志恒当然也是【民国谍影】这样想的【民国谍影】,上海那边才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基业所在,重庆这里经营的【民国谍影】再好,也没有什么发展的【民国谍影】空间了,上面的【民国谍影】头头脑脑太多,压的【民国谍影】他伸展不开手脚,留在这里徒费时间。

  两个人在书房里叙谈良久,彼此交换意见,直到黄夫人敲门,让他们入席吃饭。

  两个人赶紧结束了交谈,出了书房来到餐厅,餐桌上已经坐着一个高瘦的【民国谍影】少年,正是【民国谍影】黄贤正的【民国谍影】长子黄桂生,之前一直在长沙的【民国谍影】大舅,国党议员彭英的【民国谍影】家中。

  宁志恒一见,笑着打着招呼:“桂生也回来了,什么时候到的【民国谍影】重庆?”

  黄桂生和宁志恒在南京时期还是【民国谍影】见过面的【民国谍影】,他也点头示意,说道:“志恒哥,我是【民国谍影】上个月刚刚回来的【民国谍影】,说是【民国谍影】长沙要打大仗,那里已经不安全了,大舅他们就先把我送回来了。”

  宁志恒点头说道:“长沙现在已经是【民国谍影】战火连天,留在那里确实不妥。”

  黄桂生一撇嘴,嘟囔着说道:“我看重庆也不过如此,这一个月就被轰炸了四次。”

  “就你话多,大家赶紧入席吧!”黄夫人嗔怪了一句,然后招呼宁志恒。

  说话间,众人落座,开始家宴,黄夫人准备的【民国谍影】晚宴很丰盛,宁志恒在席间不时和黄贤正一家人闲聊着各种风闻趣事,气氛很是【民国谍影】融洽,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师兄卫良弼的【民国谍影】身上。

  “这次我们家老黄为了良弼,算是【民国谍影】豁出面子去了,到处找人签媒拉线,去林家求亲,可是【民国谍影】那位林将军死活不开口,现在也是【民国谍影】头痛的【民国谍影】很!”

  黄夫人到底是【民国谍影】女流之辈,对这些事情很是【民国谍影】热衷,她略显兴奋地接着说道:“其实我大哥和林将军倒是【民国谍影】有些交情,就是【民国谍影】不知道行不行,等他来重庆的【民国谍影】时候,我和他提一提,看看有没有机会,要说良弼这个孩子文武全才,人又精神,怎么看配他林家的【民国谍影】女儿也是【民国谍影】富裕!”

  这些日子,黄贤正和贺峰为了卫良弼的【民国谍影】亲事到处托人去林家说情,可是【民国谍影】都被林震给挡了回来,此人极为固执,坚决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特务。

  黄贤正也是【民国谍影】有些气恼的【民国谍影】说道:“人家不是【民国谍影】看不上良弼的【民国谍影】人才,是【民国谍影】看不上他特务的【民国谍影】身份,要不说做我们这一行的【民国谍影】,实在是【民国谍影】吃亏太多,这一年来,这些大佬们嘴里吃着我们的【民国谍影】,手里拿着我们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一到关键时刻就看出来,骨子里还是【民国谍影】看不起我们。”

  林震是【民国谍影】保定系大佬,之前没有少打黄贤正的【民国谍影】秋风,黄贤正无不应允,可是【民国谍影】最后还是【民国谍影】碰了一鼻子灰,心情自然不好。

  宁志恒想了想,他开口说道:“做事情还是【民国谍影】要讲究策略的【民国谍影】,我觉得做这种事情跟搞情报没什么差别,首先要知己知彼,林震这个人最喜欢什么,最讨厌什么?最在意什么?只要查清楚了,找准了要点,一击即中,就看我们下不下功夫了?”

  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黄夫人不禁一愣,随即笑出声来,她指着宁志恒笑道:“看不出你这个孩子倒是【民国谍影】个有主意的【民国谍影】,对了,说起来志恒你也不小了,现在有没有相中的【民国谍影】人家,我可以…”

  “好了,好了,志恒就不用你操心了!”

  黄贤正哭笑不得,赶紧打断黄夫人的【民国谍影】话,黄夫人倒是【民国谍影】热心肠,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身份特殊,以后的【民国谍影】这几年里,肯定都会留在敌占区负责敌后工作,危险重重,一个不小心,就是【民国谍影】万劫不复,怎么可能有家室之累。

  就在大家闲聊之际,余光佑走进来,在宁志恒耳边低声说道:“宁处长,电话!”

  宁志恒一听赶紧向黄贤正夫妇点头示意,起身来到客厅,拿起摆放在一旁的【民国谍影】电话。

  “我是【民国谍影】宁志恒!”

  “处座,我是【民国谍影】于诚,事情不好了,顾正青被杀了!”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