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审讯无果(求月票)

第七百七十九章 审讯无果(求月票)

  宁志恒看着纪永岩的【民国谍影】这张脸,心中暗自思忖着,怪不得刘大同他们查遍了渝中的【民国谍影】茶庄,都找不到这个家伙,谁能够料到,此人为了隐藏身份,继续执行潜伏任务,甚至不惜把自己毁容,可不是【民国谍影】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民国谍影】,哪怕是【民国谍影】经过训练的【民国谍影】间谍,能够下的【民国谍影】了这个狠手,可见其心性之坚忍。

  而且从今天抓捕的【民国谍影】情况看,这个家伙一见不对,就直接要服毒自尽,没有半点犹豫,其人的【民国谍影】处事果决,悍不畏死,定然是【民国谍影】一块难啃的【民国谍影】骨头,看来今天的【民国谍影】审讯工作,不会太顺利。

  宁志恒淡淡地说道:“纪永岩,这一次为了找你可是【民国谍影】不容易啊!差点把渝中区翻了个遍,怎么样?电台和密码本都落在我的【民国谍影】手里,还是【民国谍影】说点什么吧!”

  纪永岩尽管知道自己证据确凿,身份上已经无可抵赖,但还是【民国谍影】倨傲地仰起了头,不发一言。

  宁志恒也只不过是【民国谍影】走个过场,他知道对方是【民国谍影】个难缠的【民国谍影】角色,也就没有指望凭借着三言两语解决问题,这种人他见的【民国谍影】多了,最后不还是【民国谍影】要吃了苦头才能低头。

  宁志恒转头吩咐道:“把他的【民国谍影】嘴巴堵上,把手也捆起来,不要伤了!”

  审讯人员一愣,但很快明白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意思,上前重新把纪永岩的【民国谍影】嘴死死地塞住,不让他的【民国谍影】牙齿合拢,又将他的【民国谍影】手缠上布带,牢牢的【民国谍影】固定在木桩上。

  “行了,直接上重手,我倒要看一看这个家伙能撑多久!”

  宁志恒命令马上得到了执行,根本没有过渡手段,和之前一样,直接就是【民国谍影】铁签和烙铁,长长的【民国谍影】铁签子插进纪永岩的【民国谍影】十个脚趾甲里,钻心的【民国谍影】疼痛让吉田隆佑几乎无法忍受,紧接着火红的【民国谍影】烙铁印在在他的【民国谍影】身上,空气中的【民国谍影】焦臭味弥漫不散,可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嘴被死死地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民国谍影】挣扎之声。

  宁志恒没有开口喊停,审讯人员就不敢停手,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民国谍影】将能够使用的【民国谍影】刑罚在纪永岩的【民国谍影】身上试了一遍,铁签子抽出来再插进去,烙铁烧红了再印上去,直到人犯再次昏厥。

  良久之后,宁志恒这才示意审讯人员将纪永岩口中的【民国谍影】布团取出,一盆冰凉刺骨的【民国谍影】冷盐水浇在纪永岩的【民国谍影】身上,水中的【民国谍影】盐分刺激得身体神经剧烈的【民国谍影】收缩,一阵剧烈的【民国谍影】痛楚将吉纪永岩从昏厥中惊醒了过来。

  宁志恒上前将他口中的【民国谍影】布团取出,再次的【民国谍影】问道:“好了,我不想再多说,我只要你开口指认,到底谁是【民国谍影】你的【民国谍影】鼹鼠?赣北防御计划到底是【民国谍影】谁交给你的【民国谍影】?只要你如实回答,一切都可以提前结束,怎么样?”

  纪永岩呼吸微弱,咬紧牙关,强忍着浑身剧烈难当的【民国谍影】疼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勉强睁眼看着宁志恒,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提这种问题?对方能够找到自己,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掩饰身份,不就是【民国谍影】因为鼹鼠的【民国谍影】暴露吗?这个时候为什么反过来让自己指认鼹鼠,难道自己猜错了,鼹鼠并没有暴露?

  这个时候,纪永岩的【民国谍影】心中升起一丝希望,鼹鼠的【民国谍影】身份太重要了,一个能够接触中国军方最高军事机密的【民国谍影】情报员,如果能够保留下来,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也要试一试!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突然张嘴咬住舌头,就要将自己的【民国谍影】舌头咬断,只要对方拿不到自己的【民国谍影】口供,就无法指认鼹鼠,鼹鼠就有逃生的【民国谍影】可能。

  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手更快,就在纪永岩张嘴之时,一只大手卡在他的【民国谍影】下颌骨上,纪永岩只觉得脸颊酸痛难当,牙齿再次被撑开。

  “真是【民国谍影】又臭又硬!”

  宁志恒骂了一句,一手取过布团,重新塞进纪永岩嘴里,接着命令道:“接着来,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要停!”

  接下来又是【民国谍影】一轮的【民国谍影】拷打和煎熬,纪永岩很快就坚持不住,再次昏厥了过去,于是【民国谍影】再浇醒,再刑讯,直到检查的【民国谍影】军医汇报,犯人的【民国谍影】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之时,纪永岩还是【民国谍影】硬咬着牙关不开口。

  这可真出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预料,纪永岩是【民国谍影】他见过的【民国谍影】日谍里,仅次于付诚和池田康介的【民国谍影】死硬分子,在这么严酷的【民国谍影】刑讯之下,还是【民国谍影】抵死不招。

  可是【民国谍影】接下来就有些难办了,宁志恒可不敢像对待付诚和池田康介那样,直接给他上电椅,电椅的【民国谍影】审讯力度太大,因为嫌疑人的【民国谍影】体质不同,对电流的【民国谍影】承受力也不一样,审讯的【民国谍影】力度无法精准控制,万一不小心推高了档位,直接把人电死或者电成白痴,那这条线索就断了,重要的【民国谍影】人证就没了。

  和以往的【民国谍影】案件不同,赣北泄密案是【民国谍影】要向军方高层交代的【民国谍影】,没有了最关键的【民国谍影】人证,没有了纪永岩的【民国谍影】指认,就无法定夏斌夫妇的【民国谍影】罪行,宁志恒手段虽然狠辣,可还是【民国谍影】知道轻重的【民国谍影】,纪永岩绝不能死!

  宁志恒看着再次昏厥的【民国谍影】纪永岩,转头对军医问道:“他还能继续审讯吗?”

  军医仔细检查了一下纪永岩的【民国谍影】情况,“处座,他的【民国谍影】身体已经达到审讯的【民国谍影】极限,接下来即使是【民国谍影】接受刑讯,也很快就会昏厥,他好像是【民国谍影】有能力强迫自己进入昏厥状态,潜意识的【民国谍影】躲避审讯。”

  宁志恒不由得一愣,他知道在国际恰久窆啊块报组织里,有不少的【民国谍影】情报部门都设有反刑讯的【民国谍影】训练,其中一门很有效的【民国谍影】技巧,就是【民国谍影】自我催眠,控制自己在感官上隔绝审讯带来的【民国谍影】无边痛楚,隔绝肉体上的【民国谍影】煎熬,强迫自己的【民国谍影】意识进入一个封闭的【民国谍影】空间的【民国谍影】,对外界不闻不问,如同一个活死人。

  不过这也只是【民国谍影】听闻,没想到今天还真碰到一个,不由得暗骂了一声晦气,回到重庆主持清剿工作的【民国谍影】第一仗就遇到这个硬茬,自己还不敢用电椅对付他,不过宁志恒知道这种反刑讯手段也不过是【民国谍影】辅助作用,人毕竟是【民国谍影】血肉之躯,怎么可能完全摒弃生理反应,他相信,只要不停地刑讯折磨,没有人可以抵挡住无休止的【民国谍影】煎熬痛苦,开口是【民国谍影】早晚的【民国谍影】事。

  再说纪永岩的【民国谍影】身份已经确实,无可抵赖,自己还可以反过来通过夏斌夫妇的【民国谍影】口,来证实他们的【民国谍影】关系,夏斌不能用刑,宋安娴可不在禁止之列。

  想到这里,宁志恒吩咐道:“把他带下去进行医治,这个人非常重要,绝不能出半点问题,给他用一支磺胺,明天接着审讯,我就不信他是【民国谍影】铁打的【民国谍影】!”

  手下的【民国谍影】人赶紧点头领命,把纪永岩从木桩上解了下来,拖了出去。

  宁志恒抬手看了看时间,对纪永岩的【民国谍影】审讯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此时已经是【民国谍影】凌晨时分,便示意大家各自休息,众人熬了一天一夜,早就疲惫不堪,听到命令后,这才回去各自休息。

  第二天上午八时,重庆渝中区一处监视点的【民国谍影】窗口处,邵文光正手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对面的【民国谍影】一处宅院。

  身后的【民国谍影】房门打开,一个行动队员端着早点走了进来,将早点摆放在桌案上。

  手下的【民国谍影】情报队长洪立也看着对面宅院说道:“科长,这种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还用您亲自带队。”

  邵文光头也不回,继续看着窗外:“我不放心!泄密案是【民国谍影】首要大案,也是【民国谍影】处座主持清剿工作的【民国谍影】第一案,这个宋安娴是【民国谍影】唯一的【民国谍影】疑点,处座把这个任务交给我,这是【民国谍影】对我的【民国谍影】信任,就绝不能出现半点差错。”

  “科长,照您说,夏斌夫妇肯定就是【民国谍影】日本间谍了,干脆就抓起来审一审,不就知道了。”

  “可能是【民国谍影】处座有别的【民国谍影】考虑,不过,处座说这一两天就会有结果,我们盯不了太久,所以更要严密监视,绝不能在我们手上出问题!”

  “是【民国谍影】!”

  洪立点头答应,然后又笑嘻嘻地靠了过来,低声问道:“科长,听说摹久窆啊窥在战前就跟着两位处座,卫处我们是【民国谍影】了解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这位宁处,我们一直接触不上,总听说这是【民国谍影】咱们军统局出了名的【民国谍影】狠人,号称第一行动高手,您说是【民国谍影】真的【民国谍影】吗?”

  洪立是【民国谍影】军统局扩编时期,从军中调入的【民国谍影】保定系人员,对宁志恒并不是【民国谍影】很了解,加入行动二处之后也只是【民国谍影】匆匆几面,还见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谭锦辉这个替身,当然对这位赫赫有名的【民国谍影】宁阎王有所怀疑,这才出言询问自己的【民国谍影】上司。

  邵文光转头看着洪立不禁哑然失笑,不过他和洪立平时的【民国谍影】关系不错,也没有训斥于他,随手把望眼镜交给了一旁的【民国谍影】手下继续监视,自己来到桌子旁边,拿起一块酥点,咬了一口,边吃边得意的【民国谍影】说道:“那是【民国谍影】你们接触的【民国谍影】少,要说这军统局里,最了解这对师兄弟也就是【民国谍影】我了!

  说实话,其实就是【民国谍影】卫处,你们也是【民国谍影】不了解的【民国谍影】,别看卫处一天到晚和声悦色的【民国谍影】,大家都以为好脾气,那是【民国谍影】冲着黄副局长,不与那些人计较,不然真以为是【民国谍影】好相与的【民国谍影】?

  当初卫处刚刚加入军情处的【民国谍影】时候,我就跟着他,他年纪轻轻就心思缜密,胆识过人,在广州军阀横行之地,以一个小小的【民国谍影】上尉之力,力挽狂澜,压的【民国谍影】各方势力低头,轻松解决了一场兵灾,那风采至今难忘,后来调入总部,我们这些老人才知道,经他的【民国谍影】手到底杀了多少人,说是【民国谍影】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一点都过分。

  按说卫处这样的【民国谍影】俊才就够出众了吧?可是【民国谍影】后来宁处加入了军情处,这才让人知道什么是【民国谍影】盖世奇才!刚刚加入军情处不到半年,就横扫日本人在南京的【民国谍影】情报网络,多少潜伏了多年的【民国谍影】高级日本特工,都被他挖了出来,一举扭转中日谍报局势。

  他也从一个少尉连升三级,晋升少校,总部为了他特意增设了行动组,让他担任主官,军情处所有重大行动都由他主持,那时候,宁处毕业不过半年,才刚刚满二十岁。

  后来的【民国谍影】事情你们也应该有所耳闻,他带队奔赴淞沪战场,屡立奇功,就是【民国谍影】统帅部的【民国谍影】高级将领们也亲自为他请功,几次破例晋升,才到了今日的【民国谍影】高位。

  其实大家都知道,宁处的【民国谍影】功劳远远不止这些,只是【民国谍影】因为我们军统局的【民国谍影】保密条例,所以才不能外传,总之你要记住一点,宁处这个人绝不是【民国谍影】可以敷衍搪塞之人,他御下极为严苛,最恨有人对他的【民国谍影】话阴奉阳违,老实说,他撒手不管二处的【民国谍影】具体事务是【民国谍影】件好事情,大家还能缓口气,不然以他的【民国谍影】为人,就是【民国谍影】黄副局长也要退让三分!”

  邵文光的【民国谍影】这番话,让屋子里的【民国谍影】所有人都是【民国谍影】心头一凛,他们都没有想到,原来自己二处的【民国谍影】主官竟然如此威势,以前都不免心存侥幸,看来日子不好过了。

  正在大家窃窃私语之时,一旁的【民国谍影】电话铃声响起,洪立拿起电话接听,马上如遭电击,赶紧对邵文光说道:“科长,处座电话!”

  邵文光赶紧扔下手中的【民国谍影】早点,几步上前接过电话,很快连声点头称是【民国谍影】,然后放下电话,命令道:“处座指示,马上抓捕宋安娴,泄密案开始收网了!”

  ____

  可大的【民国谍影】新书《交手》出来了,品牌产品,优质保证,大家关注一下!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