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拜见老师(求月票)

第七百七十三章 拜见老师(求月票)

  师母李兰看到他们前来,笑着说道:“你们老师正在书房等你们,我去给你们准备午饭。”

  宁志恒和卫良弼在老师家很是【民国谍影】随意,点头答应了一声,将礼物放在客厅,就来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贺峰的【民国谍影】声音传来,两个人推门而入,就看见老师贺峰正在书案上拿着放大镜,低头查看着一张地图。

  “老师!”

  “老师!”

  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声音,贺峰这才抬头看了看他,嘴里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民国谍影】放大镜放在桌上,站起身来看着他说道:“怎么,你这个大忙人知道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

  贺峰的【民国谍影】语气明显带着不满,这让宁志恒有些局促不安,他赶紧解释道:“老师恕罪,您也知道我这个行当有很多的【民国谍影】忌讳,我一直都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所以尽量不和外界接触,学生实在是【民国谍影】身不由己!”

  贺峰显然对这个回答不屑一顾,他靠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才示意两个学生落座。

  “哼,我问黄胖子,他也是【民国谍影】拿这句话打发我,良弼也是【民国谍影】这么说,你们这些搞特务工作的【民国谍影】,整天把人都当贼一样防,还防到我的【民国谍影】头上来了。”

  贺峰对这两个人学生,尤其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很是【民国谍影】看重,所以言谈之间并不见外,他没有等到宁志恒回话,就接着说道:“不要以为我是【民国谍影】傻子,你把工作都交给了良弼,自己整天神出鬼没的【民国谍影】,前段时间,我去你家中,你的【民国谍影】父亲说这一年都没见到你了,我就知道有问题,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根本就不在重庆?”

  贺峰此言一出,顿时让两个人都吓得身子一下子挺直了起来,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民国谍影】目光中看到了惊疑之色。

  贺峰其实也就是【民国谍影】诈一诈这两个学生,现在一看到他们的【民国谍影】表现,就嘿嘿一笑,说道:“就你们这样,还敢称自己是【民国谍影】什么军统精英?嘿嘿,这经验上面你们还欠缺着呢。”

  宁志恒这才知道被老师摆了一道,无奈地笑道:“还是【民国谍影】老师你明察秋毫,我这段时间确实不在重庆,只是【民国谍影】具体的【民国谍影】任务确实不能够说…”

  “说了我也不想听!”贺峰大手一摆,“只要和你们军统沾边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麻烦事儿,我也会替你保密,不过现在是【民国谍影】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回来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民国谍影】卫良弼,这时候才有机会插上嘴,开口解释道:“老师,这一次志恒要负责清剿重庆地区的【民国谍影】日谍组织,会停留一段时间,这一回来就赶紧来拜见您了!”

  贺峰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宁志恒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谈,他看着书桌上的【民国谍影】地图,开口问道:“老师,您这是【民国谍影】在做什么?好好的【民国谍影】看地图做什么?”

  贺峰一听宁志恒询问,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们来的【民国谍影】正好,我正有事情问你们,我这个教书匠整天消息闭塞,可是【民国谍影】你们军统局应该是【民国谍影】知道些情况的【民国谍影】。”

  “您要问什么?”宁志恒和卫良弼赶紧点头。

  “之前志恒不是【民国谍影】说过,上面有意让我们这些教书匠重掌兵权,结果这两月里,果然调走了几名的【民国谍影】军校教官,都是【民国谍影】和我一批的【民国谍影】,老庞,庞丰全!竟然被任命为少将师长,奔赴长沙前线了,你说这事怎么就没有轮到我?按说我带兵打仗的【民国谍影】水平可比他强不少,当初他们谁能比过我?我寻思着,估计前线还会需要高级指挥官,也许我还真有机会重返战场,为国效力?”

  贺峰青年得意,却最终蹉跎半生,心中哪里放的【民国谍影】下,这些年原本是【民国谍影】死了这份心,可是【民国谍影】没想到,还有机会重返军队,心中也按耐不住了,这段时间就是【民国谍影】天天研究长沙前线的【民国谍影】地形地貌,以便做好准备工作。

  宁志恒并不知道其中内情,就把目光看向了卫良弼,贺峰一看,也确定宁志恒果然是【民国谍影】不了解情况,也把目光看向了卫良弼。

  卫良弼点头说道:“确实有这事情,武汉会战我军损失不小,部队又征收了大量的【民国谍影】兵员,组建了不少新的【民国谍影】作战单位,现在很缺有经验的【民国谍影】高级军官,那几位教官都是【民国谍影】安排在新组建的【民国谍影】部队担任军职,至于会不会继续调用黄埔的【民国谍影】教官,我并不清楚。”

  “但愿我还能有再上疆场的【民国谍影】一天!”贺峰不禁轻叹了一声!

  不过他很快调整了一下情绪,看着卫良弼说道:“我的【民国谍影】事先不提,先说说摹久窆啊裤的【民国谍影】事情。”

  卫良弼赶紧打起精神来,仔细聆听,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不明所以,不知道老师打算说什么?

  “我已经拜托了几位长官,向林将军提亲,可他还是【民国谍影】一口回绝了这门亲事,说到底,还是【民国谍影】看不上你的【民国谍影】这个身份,说是【民国谍影】搞特务没有前途,到处结怨难有好下场,哎!都是【民国谍影】我不好,当初不该让你们入这一行!”

  说完,不禁是【民国谍影】懊悔不已。

  卫良弼一听,顿时脸色一滞,一下子就泄了气。

  宁志恒赶紧询问详情,这才知道,原来师兄卫良弼看上了一家女子,两个人相处的【民国谍影】也极好,可是【民国谍影】对方的【民国谍影】家长根本不同意,卫良弼只好请托自己的【民国谍影】老师去说情,结果也是【民国谍影】碰了壁。

  “是【民国谍影】什么人家?竟然眼界如此之高?”宁志恒诧异地问道。

  要知道卫良弼可算的【民国谍影】上是【民国谍影】保定系中的【民国谍影】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民国谍影】上校处长,执掌行动大处,手握生杀予夺的【民国谍影】重权,这在一般人眼中,绝对是【民国谍影】难得一见的【民国谍影】人才,怎么还会有人嫌弃呢?除非对方也是【民国谍影】有了不得的【民国谍影】背景和身份。

  “军事委员会,军政委员林震中将的【民国谍影】女儿林淑岚,老实说,这样的【民国谍影】家世,我们确实有些高攀了,也难怪对方不愿意!”

  贺峰也是【民国谍影】摇头叹息,林震是【民国谍影】军中保定系大佬,位高权重,在军中极有影响力,自己现在无职无权,也确实说不上话,就是【民国谍影】请托了好友登门,也被人家一口回绝。

  林震?不就是【民国谍影】林慕成的【民国谍影】父亲!

  对啊,宁志恒一下子想起来了,当初调查林慕成的【民国谍影】时候,对林家的【民国谍影】家庭成员也进行了一些了解,林慕成是【民国谍影】家中长子,他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看来这个林淑岚就是【民国谍影】林慕成的【民国谍影】二妹。

  没有想到,事情真是【民国谍影】这么巧,又和林慕成牵扯上了!

  卫良弼心中沮丧,难掩失望之情,叹道:“淑岚和我是【民国谍影】两情相悦,我开始以为她是【民国谍影】普通人家的【民国谍影】女孩子,偏偏事情就这么不顺,竟然是【民国谍影】林将军的【民国谍影】女儿,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贺峰也是【民国谍影】颇为无奈,说道:“我再想办法托人做做工作,不过林将军这个人很是【民国谍影】固执,我觉得说通的【民国谍影】可能性不大。”

  贺峰的【民国谍影】人脉关系虽然也很广,可到底和军中大佬这个层次差了一些,他只能尽力而为。

  宁志恒在一旁听着也不发一言,对于这种事情他还真插不上手,也就只能靠卫良弼自己努力了。

  这个时候,李兰敲门催促他们吃饭,三个人收拾心情,起身出了书房,来到餐厅吃饭。

  宁志恒没有看到师妹贺文秀,便询问师母:“文秀怎么没在?”

  李兰解释道:“不要等她了,她原来的【民国谍影】学校停课了,说是【民国谍影】经费紧张,连教师薪水都发不下来了,现在她转到了女师学院,这个学校管理很严,只有节假日才可以回家。”

  现在重庆政府的【民国谍影】经费极为紧张,所有的【民国谍影】财力和物力都投入到了抗战之中,对于教育部门的【民国谍影】投入少的【民国谍影】可怜,已经是【民国谍影】难以为继,很多从内地前往重庆的【民国谍影】大学,都陆续地停了课。

  招呼大家入了席,全家人在一起吃完了饭,宁志恒和卫良弼这才告辞离去。

  坐在轿车后面,宁志恒笑着对卫良弼打趣问道:“师兄,你平时不声不响的【民国谍影】,怎么就追到了林将军的【民国谍影】女儿,手段了得啊,快和我说一说。”

  卫良弼看到宁志恒有些八卦的【民国谍影】样子,不禁好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都快三十了,谈个朋友有什么好奇怪的【民国谍影】。”

  说到这里,看着宁志恒没有放过他的【民国谍影】意思,只好接着解释道:“去年年底,我带队去前线巡查的【民国谍影】时候,碰到了一些学校迁移时掉队的【民国谍影】女学生,就顺手帮了她们,淑岚就是【民国谍影】那些学生的【民国谍影】带队老师,我们就认识了,后来在重庆又见了几面,就走得近了,慢慢地就确立了关系,到最后她才说出了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世,我原以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民国谍影】她和家里人一提,就被林将军训斥了一顿,我没有办法,请求老师去做工作,可是【民国谍影】你也看到了,也没有什么效果,哎,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

  宁志恒沉声说道:“其实也确实不能怪林将军,做特务这一行,从古至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走军中正途,一辈子只能在黑暗中行走,跳进去就再也洗不干净了,我倒是【民国谍影】能够理解林将军的【民国谍影】心情。”

  卫良弼对此也没有否认,他这些年杀的【民国谍影】人太多,有军中异己分子,也有违法违纪的【民国谍影】军官,其中不乏有背景深厚的【民国谍影】人物,难说有没有后患存在,再说军统局晋升困难,别看权力很大,可晋升到最高军衔不过少将级别,在这些大佬们眼里自然不够看。

  “可我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民国谍影】看着淑岚离我而去吧!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卫良弼无奈地说道。

  宁志恒看着卫良弼,突然出声说道:“师兄,你认识林慕成吗?”

  “林慕成?淑岚的【民国谍影】哥哥就叫林慕成,怎么,你认识他?”良弼奇怪地问道。

  宁志恒仔细观察卫良弼的【民国谍影】面部表情,知道卫良弼没有其他的【民国谍影】意思。

  当初监视林慕成的【民国谍影】时候,所用的【民国谍影】人都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外围成员,直到后来发现了日本间谍雪狼,宁志恒认为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缺乏专业的【民国谍影】跟踪技术,生怕惊醒了雪狼,所以才从卫良弼那里借出邵文光,专门负责跟踪雪狼,所以邵文光对于林慕成也不甚了解,后来结案报告上宁志恒特意隐瞒了林慕成的【民国谍影】存在,现在看来,卫良弼是【民国谍影】真不知道林慕成的【民国谍影】事情。

  “你怎么知道林慕成?”卫良弼很快就发现了问题,他也出声问道。

  宁志恒笑着解释道:“只是【民国谍影】听人说过,好像是【民国谍影】黄埔七期的【民国谍影】,和你还是【民国谍影】一届的【民国谍影】同窗,所以有些印象。”

  卫良弼诧异地说道:“他也是【民国谍影】黄埔七期?只是【民国谍影】当初同时毕业好几百人,我也不能个个认识,你问这个人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民国谍影】随口一问。”宁志恒笑着说道。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