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新任区长(求月票)

第七百六十九章 新任区长(求月票)

  邵文光领命退了出去,这个时候总务科长简正平前来求见。

  “处座,时间差不多了,聚仙楼那边已经准备齐全,卫处让我来提醒您,您看,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现在就过去?”

  宁志恒看了看时间,点头说道:“好吧,辛苦了你,我们这就过去!”

  今天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做东,所以他必须要早一点到达聚仙楼饭店,做好迎接客人的【民国谍影】准备。

  宁志恒和卫良弼汇合,两个人一起前去聚仙楼,因为天色已经见晚,不比白天,重庆市里外来人口太多,治安状况并不好,所以赵江不敢怠慢,点齐了行动队员跟随保护,一行人赶往聚仙楼饭店。

  简正平早就将一切安排妥当,订下了聚仙楼装饰最为豪华的【民国谍影】整个三层雅间,宁志恒等人赶到后,随行护卫人员开始进行简单地巡查,并在聚仙楼的【民国谍影】门口,楼梯处,还有三层雅间的【民国谍影】门口都布置了警卫人员。

  不多时,赵子良和边泽等军统局的【民国谍影】高层们也陆续赶了过来,宁志恒和卫良弼早早地在门口迎接大家。

  这一次聚餐的【民国谍影】人员,都是【民国谍影】主要处室的【民国谍影】处级干部,手下也多带有警卫,结果警卫人员太多,单单是【民国谍影】聚仙楼的【民国谍影】门口,就布置了不少的【民国谍影】警卫,这些精壮的【民国谍影】汉子们,身穿统一样式的【民国谍影】中山便装,立时变得很是【民国谍影】显眼,搞的【民国谍影】路人和食客们纷纷侧目。

  军统局现在在重庆凶名赫赫,虽然行动队员们没有身穿军装,但是【民国谍影】很快就有人猜出了他们的【民国谍影】身份,这让聚仙楼里的【民国谍影】其他客人吓得心惊胆战。

  现在在重庆谁不知道,军统局的【民国谍影】特务们就是【民国谍影】吃人不吐骨头的【民国谍影】恶鬼,他们手握特权,骄横无忌,只要被他们抓住,绝对是【民国谍影】难有生路,所以很快这聚仙楼里的【民国谍影】客人们,都是【民国谍影】纷纷结账走人,生怕和这些恶人们触上霉头,那可就是【民国谍影】大祸一场了!

  这一下,搞得聚仙楼的【民国谍影】老板暗自叫苦不迭,可是【民国谍影】他也知道,这些军统局特务们的【民国谍影】厉害,吓得更不敢怠慢,赶紧吩咐饭店的【民国谍影】人员,一定要小心伺候,千万不可惹下祸事。

  就在这个时候,在聚仙楼二层的【民国谍影】一个雅间里,也正有两个中年男子正在饮酒叙谈,他们听到外面嘈杂的【民国谍影】动静之后,其中一个男子起身来到窗口,撩开窗帘侧目向下看去,一眼就认出那些行动队员们。

  “这些都是【民国谍影】军统的【民国谍影】人,他们都守在门口做什么?”

  开口问话的【民国谍影】,正是【民国谍影】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也就是【民国谍影】所谓的【民国谍影】中统局专员室的【民国谍影】主任专员沈乐,和他一起吃饭交谈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同事萧季同,这两个人资历深,职位高,都是【民国谍影】中统局的【民国谍影】老牌特工。

  萧季同也看着楼下的【民国谍影】众人,轻声说道:“看来是【民国谍影】军统局有人在这里用餐,这些个飞扬跋扈的【民国谍影】乡巴佬,走到哪里都搞得鸡飞狗跳!”

  中统局和军统局相互对立,彼此仇视,手下的【民国谍影】人员也是【民国谍影】老死不相往来,他们相互都看不起对方,进行了长期的【民国谍影】明争暗斗,双方的【民国谍影】合作非常有限,关系紧张的【民国谍影】时期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民国谍影】地步。

  “看,那是【民国谍影】情报一处的【民国谍影】处长边泽,身后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副处长,还有情报二处的【民国谍影】处长谷正奇,这可都是【民国谍影】军统局的【民国谍影】高层干部,这些人怎么都跑到这里来聚餐了?”

  中统局和军统局相互斗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非常了解,军统局的【民国谍影】几位高层,作为中统老牌特工的【民国谍影】沈乐是【民国谍影】非常清楚的【民国谍影】,甚至还都打过交道。

  一旁的【民国谍影】萧季同眼力也是【民国谍影】不差,很快就看出了原由,开口说道:“迎接客人的【民国谍影】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是【民国谍影】行动二处的【民国谍影】副处长卫良弼,可是【民国谍影】他身前这个年轻人有些面生,不知道是【民国谍影】谁?”

  沈乐闻声也看了过去,果然发现卫良弼身前站着一个年轻人,甚至比卫良弼更为年轻,从站位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的【民国谍影】地位是【民国谍影】在卫良弼之上。

  这明显是【民国谍影】军统高层在聚餐,而军统高层里面,能和卫良弼站在一起,而且地位比卫良弼还高,甚至比卫良弼还要年轻的【民国谍影】青年人,答案立时呼之欲出。

  “是【民国谍影】宁志恒!”

  “宁阎王!”

  两个人同时出声说道,他们忍不住相互看了一眼,心头都是【民国谍影】一震。

  作为军统局里凶名最著,也最是【民国谍影】神秘的【民国谍影】特务头子,宁志恒一直以来都是【民国谍影】中统局关注的【民国谍影】重要人物之一,中统局甚至花费很大力气对宁志恒进行了调查,他们查明了一些并不隐秘的【民国谍影】信息,宁志恒之前的【民国谍影】一些事迹也很快暴露在人前。

  黄埔十期的【民国谍影】本校毕业生,保定系安插在军统局的【民国谍影】领军人物,清除潜伏在南京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组织的【民国谍影】主要执行人,军统局第一行动高手等等一系列头衔,都让所有人为之动容!

  偏偏这样一个高层,整日里却是【民国谍影】深居简出,行踪诡秘,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具体在做什么,总之宁志恒给外界的【民国谍影】印象极为神秘,也无怪沈萧二人会如此惊讶。

  沈乐看着窗外的【民国谍影】情景,脸色郑重,低声的【民国谍影】说道:“这个神秘的【民国谍影】家伙竟然现身在此,军统局一定有大事情发生!”

  萧季同点了点头,轻声附和说道:“宁志恒此人处事低调之极,平时基本上不出现在人前,不过今天这个场面可不小,看样子宁志恒是【民国谍影】主家,宴请都是【民国谍影】军统局各个处室的【民国谍影】高层,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门口迎接的【民国谍影】人都陆续上了楼,人数很多,脚步自然是【民国谍影】杂乱,在沈乐的【民国谍影】房间里甚至能够听到众人上楼梯的【民国谍影】声音。

  沈乐不禁叹了口气,撇了撇嘴说道:“现在军统局这些家伙得意忘形,日子可比我们好过多了,哎,我自身尚且难保,也懒得管他们的【民国谍影】闲事。”

  说完,转身回到座位上坐下,轻轻端起一个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听此言,萧季同也是【民国谍影】没有了好奇的【民国谍影】兴致,他缓步回到座位上,看着沈乐说道:“子悦兄,这一次你被派往南京,可是【民国谍影】凶险难测,如今沪宁地区的【民国谍影】组织已经是【民国谍影】全盘覆没,大大小小的【民国谍影】全部遭到了破坏,伪政府和日本人气焰嚣张,总部这个时候安排你去重建组织,这不是【民国谍影】重用,这是【民国谍影】有人在算计你!”

  沈乐没有说话,静静的【民国谍影】坐在椅子上,手中慢慢旋转着酒杯,半晌之后,无奈的【民国谍影】说道:“这一次确实是【民国谍影】遭了暗算,以前埋下隐患终于是【民国谍影】爆发出来了,当初在南京得罪了盛向怀这条老狐狸,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咬了我一口,他在局座面前说,伪政府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在南京的【民国谍影】负责人就是【民国谍影】我以前的【民国谍影】旧部闻浩,如今在南京搞了一个所谓的【民国谍影】‘二十一号’,手握实权,想让我去做他的【民国谍影】策反工作,把闻浩重新拉回来,这不是【民国谍影】痴人说梦?

  如今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兵锋正盛,国军节节败退,长沙之战前途未卜,如若失守,国家前途渺茫,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时候让我空口白牙,就去策反伪政府的【民国谍影】要员,真以为那点兄弟之情,就可以扭转乾坤吗?哎…”

  沈乐是【民国谍影】闻浩多年的【民国谍影】兄长兼上司,一直对闻浩是【民国谍影】关爱有加,有提携知遇之恩,甚至后来闻浩被俘后变节,沈乐还受到了一些牵连。

  就在两个月前,闻浩率领旧部,前往南京筹建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分部,并为伪政府的【民国谍影】还都事宜做好准备工作。

  闻浩一到南京,就很快把特工分部组建了起来,因为把分部设在了南京颐和路二十一号,于是【民国谍影】效仿上海特工总部,南京特工分部,对外也自称为“二十一号”。

  闻浩为了获得日本人的【民国谍影】信任,工作极为卖力,一到南京就开始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并凭借以前的【民国谍影】关系,很快清剿了潜伏在南京的【民国谍影】中统力量,至此中统局在上海和南京的【民国谍影】所有力量被一扫而空。

  这让中统局的【民国谍影】高层颜面扫地,可是【民国谍影】上海和南京是【民国谍影】华东要地,也是【民国谍影】华中日军的【民国谍影】后方基地,中统局是【民国谍影】无论如何不肯放弃这里的【民国谍影】,所以必须要重新组建潜伏组织,于是【民国谍影】沈乐的【民国谍影】旧敌提出,因为沈乐和闻浩关系非同寻常,可以让沈乐接替陆元南,去担任新一任的【民国谍影】苏沪区区长一职,重组潜伏组织并试图策反闻浩,让他重新为国党效力。

  这一招可谓狠毒之极,理由是【民国谍影】冠冕堂皇,而且沈乐的【民国谍影】资历和级别也足够担任这个要职,所以很快就决定了下来,等沈乐知道消息的【民国谍影】时候,已然木已成舟,无法挽回。

  这让沈乐懊恼不已,一辈子算计他人,没想到还是【民国谍影】被人算计了,谁都知道,现在的【民国谍影】华东地区简直就是【民国谍影】雷区,就是【民国谍影】军统局这样强势的【民国谍影】部门,也屡遭重创,损失惨重,更何况是【民国谍影】中统,无论在能力还是【民国谍影】人员素质上都相差甚远,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心腹之地,重新组建潜伏组织,又谈何容易?

  更不要说去策反闻浩了,以现在的【民国谍影】局势,重庆政府前途堪忧,投机分子们纷纷投靠伪政府,两人的【民国谍影】见面,闻浩能够放他一马,不把他抓回去献给日本人,就算是【民国谍影】顾念旧情了,还怎么可能投向重庆政府。

  ______

  让人眼前一亮不套路的【民国谍影】神豪文《生活系神豪》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