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六十八章 调查筛选(求月票)

第七百六十八章 调查筛选(求月票)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顿时让张成周没了话说,他勉强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边泽在此之前也圈定了很多泄密的【民国谍影】人选,最后还是【民国谍影】把目标集中到了这九位作战参谋身上,其原因也是【民国谍影】因为如此,可以说边泽已经把工作做的【民国谍影】很全面。

  宁志恒接着说道:“张参谋,现在你清楚了吧,我可以负责任的【民国谍影】说,内奸一定在你们九个人当中,所以你也别喊委屈,要不是【民国谍影】因为你的【民国谍影】老师,你现在早就被扔在审讯室里大刑伺候了,还有机会坐在我的【民国谍影】面前侃侃而谈?还有,不要总是【民国谍影】把黄埔军校的【民国谍影】名头挂在嘴边,我也是【民国谍影】黄埔本校生,自问对领袖和党国的【民国谍影】忠诚不下于你,告诉你,就算有你的【民国谍影】老师做保,此事没有查清楚,你也休想能够生离此地!”

  宁志恒这番话有警告也有威胁,句句打击张成周那一点残存的【民国谍影】自信,他最终低下头来,无力地说道:“有什么你就问吧,我一定全力配合,不过我对天发誓,我真不是【民国谍影】内奸,哪怕你毙了我,我也不会承认做这种卖国之事。”

  宁志恒看到张成周的【民国谍影】态度已经服帖下来,这才接着向他询问具体的【民国谍影】一些情况。

  其实案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需要询问的【民国谍影】问题,边泽都已经问过了,作为经验极为丰富的【民国谍影】老牌特工,他在业务上的【民国谍影】能力绝对出众,考虑的【民国谍影】方方面面极为周到,宁志恒再问也不过是【民国谍影】重复这些问题,所不同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他提问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并不是【民国谍影】在答案本身,因为在之前的【民国谍影】审讯记录里并没有发现半点问题,不然边泽早就找出真正的【民国谍影】内奸了。

  宁志恒提问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要通过认真观察嫌疑人回答时的【民国谍影】面部表情,细微动作等诸多特征来判断对方是【民国谍影】否有隐瞒的【民国谍影】行为,从中来找出最可疑的【民国谍影】目标。

  可是【民国谍影】结果让他很是【民国谍影】失望,因为案件的【民国谍影】审理时间过长,嫌疑人在心里早就做好了足够的【民国谍影】心理准备,这些提问已经丧失了突然性,所谓假话说了一百遍也就成了真话了!即使是【民国谍影】真正的【民国谍影】内奸,这个时候也已经建立了足够的【民国谍影】心理防线,最起码张成周在回答问题的【民国谍影】时候没有露出丝毫的【民国谍影】破绽。

  无论是【民国谍影】从眼神,从面部特征,还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肢体语言,宁志恒都没有看出任何问题。

  最后宁志恒将审讯记录扔在桌子上,开口问道:“我最后提一个问题,你在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初到二十七年一月中旬,也就是【民国谍影】在南京失守后的【民国谍影】一个月时间里,你的【民国谍影】具体行踪,比如说在那个部门服役?去过那些地方?都有谁能够给你证明?这些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宁志恒在正常的【民国谍影】询问中并没有找出破绽,于是【民国谍影】决定突出奇招,他之前从和何思明那里了解到的【民国谍影】四个潜伏内鬼,就是【民国谍影】在这段时间,参加南京保卫战时期,被日军俘虏并投降,之后被送回了武汉安置。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这四个内鬼一定脱离了原来的【民国谍影】部门或者组织,他们的【民国谍影】行踪是【民国谍影】无法证明的【民国谍影】。

  当然日本人现在在重庆地区安插的【民国谍影】间谍很多,宁志恒也不能够确定这次泄密案的【民国谍影】内鬼就是【民国谍影】这四名潜伏内鬼之一。

  但是【民国谍影】当初之所以挑选这几个人做内鬼,就是【民国谍影】因为他们的【民国谍影】身份非常特殊,每一个人都在国党极为重要的【民国谍影】部门里担任关键的【民国谍影】岗位,具备非常重要的【民国谍影】情报价值,比如说军统局武汉站的【民国谍影】总务科长辛向荣,当时就是【民国谍影】军统局的【民国谍影】少校情报官。

  而军事委员会作战参谋这个身份也很符合这个条件,宁志恒决定试一试,也许真就有所收获!

  可是【民国谍影】张成周的【民国谍影】回答仍然毫无破绽,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很快给出了答案:“南京保卫战我并没有参加,当时我是【民国谍影】在五十四师服役,担任少校营长,后来淞沪一战,部队都打完了,剩下的【民国谍影】人一路撤到了南京北郊,因为没有了编制,我们被统一调回武汉重新安置,在十二月初我就被调入军事委员会担任作战参谋,之后我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身边的【民国谍影】长官和同事都可以为我作证!”

  宁志恒一听就知道时间对不上,南京陷落是【民国谍影】在十二月十日,此时张成周已经在武汉调入军事委员会,而且证明人也很清楚,查证起来并不难,当然之后他还是【民国谍影】要去取证一下。

  “好吧!张参谋,你的【民国谍影】情况我都了解了,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调查暂时告一段落,有问题我再找你!”

  宁志恒不在耽误时间,马上结束了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审问。

  审讯人员把张成周押送了出去,马上第二个嫌疑人被带了进来。

  “吕参谋…”

  宁志恒接下来的【民国谍影】询问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民国谍影】地方,无非是【民国谍影】把之前的【民国谍影】问题再问一遍,同时观察嫌疑人细微表现,结果还是【民国谍影】和张成周一样,对于这些问题,这些人都已经回答过多次了,心理上已经有足够的【民国谍影】准备,各项表现都很正常,而且这些作战参谋,都不是【民国谍影】普通人,心理素质很强,并没有让宁志恒找出任何问题来。

  于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在最后都问了一遍刚才的【民国谍影】那个问题,确认他们在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初到二十七年一月中旬,这个时间段的【民国谍影】具体行踪,这些人都一一做了回答。

  时间一直到了晚上六点,这九名军官的【民国谍影】询问才全部结束。

  回到自己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宁志恒看着手中的【民国谍影】审讯记录,仔细思考了片刻,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老邵,你到我这里来一趟!”

  “是【民国谍影】,处座!”

  不多时,情报一科科长邵文光匆匆赶了过来,经过赵江的【民国谍影】通禀,邵文光进入办公室,几步来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面前,双脚一磕,身形挺直,恭敬的【民国谍影】敬了一个军礼。

  “处座!”

  宁志恒微微一笑,摆手说道:“老邵,你我相交多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这一次我回来主持清剿工作,专门点了你的【民国谍影】将,你可要打起精神来,唱好这出戏呀!”

  对于宁志恒表现出来的【民国谍影】亲切态度,邵文光忍不住心头一热,他和宁志恒相交微末之时,自己这个少校就是【民国谍影】当初宁志恒破获日谍大案时,专门为他叙功,这才破格提升,可以说摹久窆啊傀志恒对他有知遇之恩,只是【民国谍影】这一年来,宁志恒几乎不露面,这才有些生分了,可是【民国谍影】他知道以宁志恒级别,很多事情用不着跟他解释,现在宁志恒主动叙旧,自然让邵文光感到亲近了许多。

  邵文光嘿嘿一笑,说道:“处座,您放心,我知道这一次是【民国谍影】个好机会,以您的【民国谍影】能力,对付日本间谍那还不是【民国谍影】小意思!我就跟着您捡些便宜,也足够我消受的【民国谍影】了!”

  “还是【民国谍影】你会说话,哈哈!”宁志恒点头笑道,“赣北的【民国谍影】泄密案,是【民国谍影】这次清剿行动的【民国谍影】第一把火,一定要把它烧好,刚刚转移过来的【民国谍影】九名嫌犯,我已经分别审讯了一遍,现在需要你做一件事!”

  “请处座指示!”邵文光赶紧立正回答道。

  宁志恒从桌上摆放的【民国谍影】案宗里,挑选出三份,放在邵文光的【民国谍影】面前,开口吩咐道:“曹绍钧,夏斌,劳景明,这三个人是【民国谍影】我今天调查的【民国谍影】疑点,我要你对这三个的【民国谍影】家庭环境,社会关系,生活习惯等等,做一个更加详细的【民国谍影】调查,总部的【民国谍影】调查还不够细,你要尽快交给我!”

  邵文光的【民国谍影】眼睛一亮,只是【民国谍影】这一个下午的【民国谍影】时间,处长就把怀疑目标缩小到了三个人,他赶紧把三份卷宗取在手里,点头领命道:“是【民国谍影】,我这就去详细调查他们的【民国谍影】情况,尽快向您汇报!”

  宁志恒选中了这三个人,都是【民国谍影】因为他们在最后一个提问上存在疑点。

  其他六个人不是【民国谍影】因为没有参加南京保卫战,就是【民国谍影】因为在那个时间段都有明确的【民国谍影】证明人,可以证明他们的【民国谍影】行踪,所以都可以暂时排除嫌疑,当然,这也只是【民国谍影】暂时,如果泄密案的【民国谍影】内奸并不是【民国谍影】这一批潜伏人员,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调查。

  而曹绍钧,夏斌,劳景明,这三个人都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并且在那个时间段无法证明自己的【民国谍影】行踪。

  其中曹绍钧和劳景明,他们在战前都是【民国谍影】留守南京的【民国谍影】军事委员会的【民国谍影】人员,他们描述的【民国谍影】情况是【民国谍影】,南京溃败之时,都和自己的【民国谍影】大部队失散了,后来跟在逃难的【民国谍影】难民中,辗转多时,才来到武汉,中间路途上的【民国谍影】证明人都是【民国谍影】一些无法查证的【民国谍影】名字,现在也不知道在不在重庆,一时间也找不到,以现在重庆的【民国谍影】管理现状,估计以后也不可能找到了,也就是【民国谍影】说,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那段时间的【民国谍影】行踪。

  夏斌的【民国谍影】情况好一些,当时他是【民国谍影】驻守敦化的【民国谍影】五十一军少校营长,部队被打散后突围,后来负了伤,就躲在汤山的【民国谍影】一个老百姓家里养伤,后来南京失陷,他就伪装成老百姓,直接逃到了武汉归队,三个月后来被调入军事委员会任作战参谋。

  那户老百姓家的【民国谍影】名字,他还记得,不过这需要去汤山调查,那里现在是【民国谍影】日本占领区的【民国谍影】中心地带,要想查证起来比较困难,只能动用南京情报站的【民国谍影】人员去调查。

  这里面曹绍钧和劳景明的【民国谍影】嫌疑最大,因为他们在之前就是【民国谍影】军事委员会的【民国谍影】作战参谋,身份特殊,如果被日本人俘虏,很容易被选为策反目标,打入军事委员会内部。

  而夏斌,在南京保卫战时期,只是【民国谍影】一个普通的【民国谍影】少校营长,后来逃到武汉之后,过了三个月才被调入军事委员会,日本选择他作为策反目标的【民国谍影】可能性不大。

  宁志恒这也是【民国谍影】粗略地缩小了一下调查范围,也不能绝对保证其他人就没有问题,所以一切还要等邵文光,还有其他方面的【民国谍影】调查结果,才能确认!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