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再联农夫(求月票)

第七百四十八章 再联农夫(求月票)

  左刚的【民国谍影】话让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脸色略微缓和了一点,他轻舒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范钟夫是【民国谍影】教育界的【民国谍影】名流,他们这样地位的【民国谍影】人,生了病肯定不会去小诊所,都会去找自己熟悉的【民国谍影】医生,甚至是【民国谍影】私人医生,你要从这方面入手,在范钟夫家附近的【民国谍影】大医院或者私人诊所调查一下,这种事情不难查,应该很快就会得到结果。”

  “是【民国谍影】!我马上抓紧调查,在晚上十点前给您确实的【民国谍影】信息。”左刚赶紧点头答应道。

  “还有,距离七十六号最近的【民国谍影】医院是【民国谍影】康济医院,你要摸清楚他们晚上值班的【民国谍影】情况,做好动手的【民国谍影】准备,也是【民国谍影】在今天晚上十点前汇报给我。”宁志恒再次吩咐道。

  “是【民国谍影】,我派人分头调查,一定会按时完成。”

  宁志恒最后又仔细叮嘱说道:“我强调一下,范钟夫的【民国谍影】身份很重要,他和你是【民国谍影】不同线上的【民国谍影】潜伏者,他的【民国谍影】一切情况都是【民国谍影】绝密,你在救出他之后,不能向他询问任何问题,也不用回答他任何问题,你们之间从此之后再无交集,同时对参与行动的【民国谍影】队员下达封口令,绝不能向任何人泄露此次行动的【民国谍影】任何细节,违反者以军法论处,绝不姑息!一切必须按照我的【民国谍影】计划行事,你清楚了吗?”

  宁志恒必须要保证营救行动的【民国谍影】秘密性,绝不能让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知道范钟夫的【民国谍影】身份,好在情报科人员都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嫡系,对自己都极为服从和忠诚,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民国谍影】,一切按照您的【民国谍影】吩咐行事!”左刚再次保证道。

  一切交代清楚,宁志恒这才快步离开了安全屋,回去等左刚的【民国谍影】调查报告。

  当天的【民国谍影】深夜,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后院宿舍里,范钟夫正在闭目养神,今天上午被抓到特工总部里,他就知道事情已经非常的【民国谍影】严重了。

  尽管七十六号的【民国谍影】特务们没有说什么,但是【民国谍影】范钟夫已经很清楚地了解了自己的【民国谍影】处境,自己的【民国谍影】警卫员陈洪敏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他很了解这个年轻人,这是【民国谍影】一个对党无限忠诚,拥有坚定信仰的【民国谍影】战士,当他拿起手枪对特务们打出第一枪的【民国谍影】时候,他就已经注定了不可能活着落入敌人的【民国谍影】手里,不然七十六号的【民国谍影】特务们一定会严刑审讯,他是【民国谍影】不会让特务们有这个机会的【民国谍影】。

  现在看来特务们也发现了自己的【民国谍影】身份有问题,从今天的【民国谍影】安排就可以看出来,别的【民国谍影】人都是【民国谍影】两人一个宿舍,只有自己是【民国谍影】单独一个宿舍。

  在食堂吃过晚饭后,别的【民国谍影】人都可以在后院里散步,并相互之间进行一些交流,可是【民国谍影】自己却只能够留在这间宿舍里,不能和其他人接触。

  不管什么时候,自己的【民国谍影】身后都有一个特务跟随,这是【民国谍影】在防止自己和外界交流,传递出报警的【民国谍影】信息。

  一切情况都显示,事情正在朝着最坏的【民国谍影】方向发展,自己今天被捕失踪,家人和组织上一定都已经发现了,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应变,自己在这里是【民国谍影】无从知晓的【民国谍影】。

  但是【民国谍影】范钟夫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身份已经暴露,那就绝对不能让组织受到任何损失,他不会让敌人从他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范钟夫是【民国谍影】经历过多次血雨腥风的【民国谍影】考验,就是【民国谍影】在白色恐怖时期都咬牙坚持过来的【民国谍影】老红党党员,对于死亡是【民国谍影】无所畏惧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他知道,现在并不是【民国谍影】结束他生命的【民国谍影】好时机,哪怕他现在死在这个房间里,无声无息的【民国谍影】死去,也是【民国谍影】毫无价值的【民国谍影】。

  而且外界的【民国谍影】党组织也无法知道他死亡的【民国谍影】信息,很容易出现错误的【民国谍影】应对,他决定要在一个特务们无法遮掩他死亡信息的【民国谍影】时间和地点,采取极端的【民国谍影】方法,去面对死亡。

  比如说,就在伪政府开六大会议的【民国谍影】现场,那个时候全会场都是【民国谍影】国大代表,会有各大报社的【民国谍影】记者,各界社会的【民国谍影】名流,很多很多的【民国谍影】人,如果自己采用自绝的【民国谍影】手段,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快被党组织知道,这样组织上也可以放心保留下,自己负责的【民国谍影】工作线上所有的【民国谍影】人,最大程度的【民国谍影】挽回损失。

  只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人,不知道现在是【民国谍影】什么状况?范钟夫不由得心中牵挂,他在上海潜伏多年,掩饰身份又是【民国谍影】社会名流,自然也早就组成了家庭,只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人也不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真实身份,这一次会不会受到自己的【民国谍影】连累?范钟夫心中思来想去,忐忑难安!

  晚上十点钟,宁志恒别墅的【民国谍影】书房里,易华安正在转述左刚的【民国谍影】调查报告。

  “左组长今天按照您的【民国谍影】吩咐,很快查到了范钟夫一直看病的【民国谍影】私人诊所,他花费了一笔恰久窆啊慨,买通了那位医生,详细调查了范钟夫的【民国谍影】身体情况,根据医生说,范钟夫的【民国谍影】身体并不好,有精神衰弱的【民国谍影】症状,失眠多梦,心脏的【民国谍影】问题不大,但是【民国谍影】有很严重的【民国谍影】胃病,不能吃凉寒的【民国谍影】食物,最后那个医生着重说了一点,范钟夫对酸梅等酸性食物过敏,曾经在他那里救治过一次,当时范钟夫的【民国谍影】过敏症状很严重,鼻腔水肿、眼膜充血、呼吸比较困难、全身泛起红斑。”

  宁志恒听到这里眼睛一亮,赶紧身子一挺,急声问道:“这个情况很重要,范钟夫过敏后会不会造成生命危险?”

  易华安回答道:“那个医生说,这要看食用酸梅的【民国谍影】量,不过一般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当时只是【民国谍影】用了简单的【民国谍影】脱敏药就可以缓解。”

  宁志恒这才放下心来,这已经是【民国谍影】最好的【民国谍影】结果了,看来这个行动最关键的【民国谍影】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民国谍影】接应的【民国谍影】问题了。

  他接着问道:“对康济医院的【民国谍影】调查怎么样了?”

  “已经调查清楚了,医院的【民国谍影】每天下午六点下班,急诊室留下一个值班医生和两个女护士,随时准备接收患者,医院的【民国谍影】警卫不多,在大门处和后门出各有两个警卫,不过都是【民国谍影】一般的【民国谍影】青壮,没有什么战斗力。”

  宁志恒点了点头,他来到窗户旁,目光深沉的【民国谍影】看向窗外,脸上面无表情,大脑飞快的【民国谍影】盘算着每一个步骤,良久之后才转身说道:“明天准备好给木鱼传信,让他进行关键的【民国谍影】一步。”

  “是【民国谍影】!”易华安点头领命。

  深夜的【民国谍影】凌晨时分,宁志恒穿行在黑沉沉的【民国谍影】夜色中,他的【民国谍影】速度很快,轻车熟路地来到青石茶庄的【民国谍影】后门处,侧耳聆听了片刻,然后轻轻敲响了房门。

  屋子里很快就有了反应,宁志恒放下手中的【民国谍影】皮箱,转身退入黑暗之中,房门很快打开,夏德言迈出一步,显出身形,目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让黑暗中的【民国谍影】影子确认他的【民国谍影】身份,然后拿起地上的【民国谍影】皮箱,转身回到房屋里,回手将房门关死,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没有半点迟缓和犹豫,这是【民国谍影】他们这几年来无声的【民国谍影】默契。

  宁志恒见到夏德言的【民国谍影】身形显现,确认了情报已经传递,马上回身离去。

  夏德言回到房间后,快步回到房间,打开灯光,将皮箱放在桌案上,快速解开皮扣,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箱盖。

  还是【民国谍影】以前一样,在满满一箱子的【民国谍影】美元上面,放着一张白纸,夏德言赶紧拿了起来,仔细地观看。

  “今天上午,七十六号抓捕大量的【民国谍影】知名人士,关押在总部后院,强迫其担任国大代表,后天出席六大会议,其中法证大学校长范钟夫,抓捕时司机拒捕,发生枪战后自绝,已经被七十六号特务怀疑,并决定在大会之后进行严刑审讯,请示,此人是【民国谍影】否我方人员?明天早上九点,在茶庄东面街口的【民国谍影】告示栏上粘贴寻人启事,如果不是【民国谍影】,则写明寻找表弟刘长贵,如果是【民国谍影】,写明寻找表哥王永长,把代号写在字后,以便营救时进行联系,并在今天晚上九点,于东四街西街口接人,请组织于同时解救范钟夫的【民国谍影】家人,一并撤离!

  另,我近日会离开上海一段时间,短期内停止联系,勿念!”

  最后的【民国谍影】签名仍然是【民国谍影】那个熟悉的【民国谍影】,龙飞凤舞般,大大的【民国谍影】“影”字!

  看完影子的【民国谍影】留言,夏德言不禁心中忐忑不安,这次的【民国谍影】信息和上一次传讯一样,都是【民国谍影】七十六号抓捕了可疑人员,影子需要确认身份,来决定下一步措施。

  而夏德言是【民国谍影】从总部转到上海市委,专线负责影子的【民国谍影】联络人,他在上海不参与任何情报工作,也不认识其他工作线上的【民国谍影】任何情报员,他在上海也只有一个上线,那就是【民国谍影】市委负责人林翰文,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范钟夫究竟是【民国谍影】谁?但是【民国谍影】从影子的【民国谍影】信息来看,是【民国谍影】自己人的【民国谍影】可能性很大。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