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壮烈牺牲(求月票)

第七百四十四章 壮烈牺牲(求月票)

  这个时候范钟夫已经脱离交战区域,刚刚奔跑出了公园大门,却被迎面冲上来的【民国谍影】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几个特务扑倒在地。

  原来邓明乡在公园门口附近也布置了人手,他们看见陈洪敏冲进公园后,也赶了过来,正好把范钟夫堵在门口。

  几个特务把范钟夫押进一辆轿车里面,剩下的【民国谍影】人向枪声响起的【民国谍影】地方赶了过去。

  陈洪敏这个时候已经逐渐落在了下风,几名特务在邓明乡的【民国谍影】指挥下,逐渐向他的【民国谍影】侧翼包抄。

  不过在陈洪敏的【民国谍影】精准打击下,又有一个特务被击中头部,倒在了他的【民国谍影】枪下,一时间这些特务被吓得不敢再靠近了。

  不过陈洪敏也被困在一个凉亭后面,特务们的【民国谍影】枪击很密集,他也不敢再冒险移动。

  可是【民国谍影】他很快发现了情况不妙,公园大门口的【民国谍影】方向又现出几个身影,这是【民国谍影】敌人的【民国谍影】增援力量到了。

  可是【民国谍影】这个方向正是【民国谍影】范钟夫逃离的【民国谍影】方向,不知道范钟夫有没有脱离险境,陈洪敏没有考虑到自己,可是【民国谍影】为范钟夫的【民国谍影】安危焦急万分。

  特务们得到了增援,人手一下子富裕了起来,子弹射发的【民国谍影】频率越来越密集,打的【民国谍影】陈洪敏抬不起头来,他不用抬头就可以知道,对方这是【民国谍影】在执行战术掩护,很快自己的【民国谍影】侧翼就被突破,甚至退路也会被截断。

  陈洪敏知道不能再犹豫了,停留在这里只能是【民国谍影】束手待毙,他把牙一咬,侧身翻滚离开掩体,向公园深处撤退。

  可是【民国谍影】刚迈出几步,肩膀上就被重重地推了一下,让他的【民国谍影】身形一个踉跄,身形就势翻倒,靠在一棵大树后面,然后一阵剧痛传来,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民国谍影】中枪了,用手摸了摸,果然是【民国谍影】一把鲜血!

  自从离开作战部队,加入地下工作,陈洪敏已经快要忘了受伤的【民国谍影】感觉了,不同是【民国谍影】以前在战场上受伤,还有自己的【民国谍影】战友掩护救助,可这一次他孤军作战,陷入重围,已经是【民国谍影】无法脱身了!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仔细聆听四周的【民国谍影】脚步之声,再次睁开眼睛,平静的【民国谍影】目光中显出一丝决然,他不会让自己落在敌人手里。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侧后方响起:“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枪,我饶你一条生路…”

  陈洪敏一听声音就知道此时已经四周皆敌,树木丛林之后,不知有几支枪口对准了他,他没有犹豫,抬手向声音传来的【民国谍影】方向射了一枪,打断了邓明乡的【民国谍影】喊话。

  邓明乡看见陈洪敏抬手,就知道他要射击,急忙将头一缩,子弹从他的【民国谍影】脑门处擦过,带起一块树皮,溅在邓明乡的【民国谍影】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邓明乡心头一凛,这个对手的【民国谍影】英勇顽强让他更加确认了心中的【民国谍影】猜测。

  “兄弟,一切都是【民国谍影】误会,只要你放下枪,我绝不会伤害你。”

  邓明乡知道这一次很有可能捞住了大鱼,他决定一定要生擒此人,追查出他所想要的【民国谍影】东西。

  他又转身大声喊道:“不许开枪,抓活的【民国谍影】!”

  特务们这个时候已经围成扇形,将陈洪敏团团围住,只要枪声一响,陈洪敏一定会被打成筛子,现在听到邓明乡的【民国谍影】命令,倒是【民国谍影】不敢动手了。

  陈洪敏听到邓明乡的【民国谍影】喊声,不由得惨然一笑,刚才一枪打出之后,陈洪敏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弹夹里最多还有一两发子弹,他不能再射击了,不然子弹打完,自己就只能束手就擒。

  他深吸了一口气,忍住剧痛,将身子勉强挺直,然后将手中的【民国谍影】枪口倒转,顶在自己的【民国谍影】太阳穴之处,轻叹了一声,手指扣动扳机!

  “砰!”的【民国谍影】一声,鲜血溅在身后的【民国谍影】树干之上,身子颓然倒地,气绝身亡!

  邓明乡听到这一声枪响,就知道不好,他再次探出头去,正好看见了这一幕,不由得暗叫一声可惜!

  眼前这个青年绝对不是【民国谍影】普通人,更不会是【民国谍影】一般的【民国谍影】保镖护卫,就算是【民国谍影】久经训练的【民国谍影】特工,也没有几个能够做到如此的【民国谍影】视死如归,慨然赴命。

  他从树后慢慢地步走了出来,来到陈洪敏的【民国谍影】面前,蹲下身子,看着陈洪敏沉静的【民国谍影】面容,忍不住摇了摇头,转身对其他走上前的【民国谍影】特工吩咐道:“把人抬走,我们回去交差。”

  等到所有人都赶回到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时候,很快引起了有心人的【民国谍影】注意。

  一直对行动队留心关注的【民国谍影】崔元风,很快就得到了消息,马上就赶到向骆兴朝汇报。

  敲开骆兴朝的【民国谍影】办公室,看见骆兴朝也正仔细盯着窗外,注视着范钟夫被几名特务推搡着下了车,一路向行动大队的【民国谍影】办公区走去。

  “这已经是【民国谍影】第十六个了!吴世财今天抓的【民国谍影】人有些奇怪啊?怎么看上去都是【民国谍影】文绉绉的【民国谍影】,不像是【民国谍影】商人啊,这能敲诈出什么油水来?”骆兴朝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下巴上的【民国谍影】胡须,忍不住有些奇怪的【民国谍影】问道。

  崔元风上前几步来到窗口处,指着大院里停着的【民国谍影】一辆车说道:“科长,这个和之前的【民国谍影】那些都不一样,您再看一看。”

  很快一群行动特务们从这个车抬下来四具尸体,他们找来推车,将这些尸体推走。

  骆兴朝心中一动,他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很快发现了不对,这具尸体里有三具尸体是【民国谍影】穿着黑色的【民国谍影】中山装,只有一个是【民国谍影】短衫打扮。

  也就是【民国谍影】说,这一次抓捕行动出现了意外,发生了对抗行为,结果有三个特务死亡,还有一个是【民国谍影】抓捕的【民国谍影】目标。

  “问恰久窆啊垮楚怎么回事了吗?”骆兴朝低声问道。

  崔元风点了点头,他们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以骆兴朝为首的【民国谍影】原军统特工,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里还有些实力,手下也有些耳目打听消息。

  “文祥去接触了一下,原来也不是【民国谍影】什么大事,因为后天就是【民国谍影】大会召开的【民国谍影】时候了,可是【民国谍影】这三百名国大代表都凑不齐,这让上面很是【民国谍影】难看,之前就因为这个原因推迟了大会召开的【民国谍影】时间,这一次上面下了死命令,大会一定要如期举行,不够的【民国谍影】人数就让特工总部去抓,上面下了名单,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上海各界的【民国谍影】知名人士,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提前两天动手抓人,就关在后院里,等到了开会那天,直接带到会议大厅,做个样子,拍上照片,发到报纸上也好看。”

  原来是【民国谍影】这个原因,骆兴朝不禁有些好笑,伪政府的【民国谍影】第六次国党代表大会,不过是【民国谍影】王填海自导自演的【民国谍影】一场闹剧,偏偏这个人非常矫情,死要面子,原本就是【民国谍影】一件走过场的【民国谍影】事情,却搞的【民国谍影】隆重无比,他是【民国谍影】要给自己上位组建新政府,做足的【民国谍影】场面,然后给全国的【民国谍影】人看一看,他的【民国谍影】新政府是【民国谍影】合理合法的【民国谍影】。

  可是【民国谍影】除了他身边的【民国谍影】那些想要投机的【民国谍影】那些汉奸,有识之士又怎么能够跟他们同流合污,尽管多方邀请,可是【民国谍影】大家借故推脱,拒不出席,所以国大的【民国谍影】代表根本凑不够三百之数。

  毕竟想要当国大代表,首先代表的【民国谍影】身份必须要有足够的【民国谍影】社会地位和影响力,总不能随便从街上抓一个贩夫走卒过来充数,那可就真是【民国谍影】笑话了。

  一再延期的【民国谍影】大会已经不能再拖了,伪政府为了此事,终于下定决心,干脆软的【民国谍影】不行来硬的【民国谍影】,把上海各界的【民国谍影】知名人士全部抓过来,凑够这三百代表之数。

  于是【民国谍影】就有了今天这一幕,范钟夫作为法证大学的【民国谍影】校长,在上海教育界颇有声望,于是【民国谍影】也被列入了伪政府国大代表的【民国谍影】名单之中,七十六号特工总部按照名单依次派人抓捕,只短短一个上午的【民国谍影】时间,就抓回来十多名知名人士,接下来的【民国谍影】抓捕还会继续。

  不过其他人的【民国谍影】抓捕都比较顺利,这些人的【民国谍影】随从和护卫,一见到特工总部的【民国谍影】特务们就只能束手就擒,只有范钟夫的【民国谍影】身份特殊,警卫员陈洪敏无法判断当时的【民国谍影】情景,不能眼睁睁看着范钟夫被特务带走,所以只能拼死保护,这才造成了一场激战,最后壮烈牺牲。

  骆兴朝很敏锐的【民国谍影】发现了其中的【民国谍影】问题,他转身对崔元风吩咐道:“你让文祥盯着这个人,看一看他到底什么身份?他们是【民国谍影】怎么处理此人的【民国谍影】?一切做的【民国谍影】隐蔽些,赶紧回来汇报给我!”

  骆兴朝口中的【民国谍影】文祥,就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旧时战友毕文祥,和崔元风一样,都是【民国谍影】一起在上海站时期,就在他手下当队员的【民国谍影】旧部,都是【民国谍影】骆兴朝的【民国谍影】心腹,他和李志群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厮混的【民国谍影】很熟络,打听消息是【民国谍影】一把好手。

  “好,我这就去!”崔元风点头领命而去。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