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暗自推测(求月票)

第七百一十四章 暗自推测(求月票)

  江口琉生此时是【民国谍影】惊疑不定,可以肯定北冈良子一定另有目的【民国谍影】,这个目的【民国谍影】又是【民国谍影】什么呢?

  他把目光又看向了矢部仁和,语气格外的【民国谍影】严厉:“你把事情说清楚,良子这么做,到底是【民国谍影】什么目的【民国谍影】?说!”

  矢部仁和赶紧开口解释道:“江口组长,我真不知道,我从一开始接到的【民国谍影】命令就是【民国谍影】看守平山次郎,一直到现在,至于北冈组长的【民国谍影】意图我也不知道,更不敢打听,我只是【民国谍影】执行命令而已。”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不过北冈组长虽然命令我们看守他,但只是【民国谍影】限制他的【民国谍影】外出,其他方面待遇很好,并没有把他当做囚犯。”

  “现在平山次郎在哪里?”江口琉生追问道。

  “不知道,我回来的【民国谍影】时候就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了北冈组长这四具尸体,可是【民国谍影】有个情况我要说一下,我走的【民国谍影】时候,这处房屋里并没有北冈组长,应该是【民国谍影】我去买午饭的【民国谍影】时候,北冈组长赶了回来,然后被人杀害了,您说,会不会是【民国谍影】平山次郎意图逃走,杀了他们。”

  江口琉生摆了摆手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北冈良子是【民国谍影】被人制服后,带到这处安全屋,然后被人一起枪杀的【民国谍影】,这里不是【民国谍影】制服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第一现场。

  平山次郎一直被软禁在这里,无法外出,自然不可能是【民国谍影】真正的【民国谍影】凶手。

  至于平山次郎为什么没有被一起杀害,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就是【民国谍影】有人来救平山次郎,他们杀了屋子里所有人,然后救走了平山次郎。

  可是【民国谍影】如果只是【民国谍影】为了救人,只需要杀屋子里的【民国谍影】人就好了,那么他们没有必要花费精力和工夫抓住北冈良子,然后带到这处安全屋,再行枪杀,这个道理说不通。

  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民国谍影】对方的【民国谍影】目标不是【民国谍影】平山次郎,而根本就是【民国谍影】北冈良子,制住北冈良子之后,为了找一个死亡借口,就带到这处安全屋,接着制服了所有人,然后带走了平山次郎,再把其它的【民国谍影】人都枪杀,造成平山次郎逃逸杀人的【民国谍影】假象。

  不,或许平山次郎也没有幸免,对方带走也是【民国谍影】一具尸体。

  因为平山次郎是【民国谍影】驻守苏州地区的【民国谍影】驻军,潜逃回上海,在上海根本没有朋友,更不用说,是【民国谍影】有能力枪杀众多专业特工的【民国谍影】朋友。

  有谁会来救他?想要抓他,杀他,去往藤原会社领取赏金的【民国谍影】人倒是【民国谍影】很多,所以平山次郎只是【民国谍影】一个幌子,真正的【民国谍影】目标应该在北冈良子身上。

  江口琉生越想越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越大,这样一来就能和现场勘察的【民国谍影】情况相吻合,不过很显然,对方的【民国谍影】专业水平不够,布置的【民国谍影】现场漏洞百出,不用说,应该不是【民国谍影】专业特工所为。

  他又对矢部仁和问道:“近来良子还有什么举动,你清楚吗?”

  矢部仁和摇了摇头,再次解释道:“我职位低,就是【民国谍影】普通的【民国谍影】行动人员,平时也只是【民国谍影】负责简单的【民国谍影】任务,这些天一直守在这里,连土原机关都没有回去,北冈组长的【民国谍影】行动我也就参与了这一件,其它方面的【民国谍影】事情真不知道。”

  在矢部仁和这里是【民国谍影】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民国谍影】情况,他的【民国谍影】地位低,北冈良子不可能把机密的【民国谍影】事情交代给他。

  那到底是【民国谍影】什么人才会对北冈良子下手呢?

  应该不是【民国谍影】中国特工,琉生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可能排除在外了。

  原因很简单,这和中国特工所表现出来的【民国谍影】一向作风不符,中国特工刺杀日本特工,目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打击日本特工的【民国谍影】气势,扩大恐怖影响,以起到威慑的【民国谍影】作用,所以他们更喜欢用暴力宣扬于外的【民国谍影】方式,重点爆破,当街枪杀,这样的【民国谍影】效果会更好,而且这两年来他们也是【民国谍影】这样做的【民国谍影】,他们如果杀害北冈良子和这些特工,恨不得让宣扬得所有的【民国谍影】人都知道,又怎么会花费手脚活捉到活口之后,再费力气转移到这处安全屋,伪装现场嫁祸给平山次郎,而且这些特工毕竟也是【民国谍影】专业特工,布置的【民国谍影】手法不会这么粗糙,让他一眼看穿。

  那么还会是【民国谍影】谁吗?土原机关?影佐裕树的【民国谍影】人吗?

  也不应该,虽然江口琉生也知道,目前影佐裕树急于掌控土原机关的【民国谍影】权力,排斥和打击土原敬二手下的【民国谍影】旧部,北冈良子在土原机关的【民国谍影】日子不好过,但是【民国谍影】对于影佐裕树来说,北冈良子不过是【民国谍影】个小角色,影佐裕树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北冈良子到一旁去做冷板凳,完全没有必要采用这样极端的【民国谍影】手段。

  剩下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民国谍影】从平山次郎的【民国谍影】身上得到一种猜测,北冈良子抓到了平山次郎,并没有送交给藤原会社换取巨额的【民国谍影】赏金,而是【民国谍影】把他软禁起来,把平山次郎控制在手里,这也可以解释为,北冈良子对藤原会社并不是【民国谍影】很友好,甚至可以说,她一定有所图。

  她和藤原会社之间有什么问题?她为什么这么做?

  会不会是【民国谍影】她有不利于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举动,而藤原会社察觉到了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企图,于是【民国谍影】干脆先下手为强,把北冈良子和平山次郎一次性解决,然后造成他们互相残杀,平山次郎逃逸的【民国谍影】假象。

  再联系到现场粗糙的【民国谍影】布置手法,江口琉生知道,藤原会社手里有一批武装护卫人员,这些人员都是【民国谍影】从上海日本侨民中挑选出来的【民国谍影】,他们身体健壮,并经受过一定军事训练,装备也很精良,但是【民国谍影】对于谍报特工这一行,都是【民国谍影】门外汉,这样也可以解释的【民国谍影】通。

  不过,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会长藤原智仁是【民国谍影】藤原家的【民国谍影】嫡系子弟,此人热衷于商业,和各方面的【民国谍影】关系都非常融洽,再加上地位显赫,北冈良子难道是【民国谍影】疯了,去招惹这位顶级权贵?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绝不能轻易下结论,更不能宣扬出去,江口琉生知道,一旦查明是【民国谍影】藤原会社杀害了北冈良子,那么就把藤原智仁推到了自己老师土原敬二的【民国谍影】对立面,这对本来已经处于劣势的【民国谍影】土原敬二来说,那是【民国谍影】雪上加霜!

  想通了这一切,江口琉生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先搪塞过去,以后再私下调查,可是【民国谍影】现在该怎么做呢?

  就现在来看,如果就以平山次郎杀害北冈良子及其手下特工的【民国谍影】名义来定性此案,那么北冈良子软禁平山次郎的【民国谍影】事情就会暴露,抓住了藤原会社悬赏的【民国谍影】刺客却不上报,却暗中收容躲避多次搜捕,她这样做的【民国谍影】原因就很难向藤原会社解释。

  就在江口琉生左右为难的【民国谍影】时候,外面再一次传来了脚步之声,很快几位军官走了进来。

  江口琉生抬头一看,顿时一怔,为首的【民国谍影】一名中年军官,身形健壮,目光深邃,领配大佐军衔。

  他的【民国谍影】身后正是【民国谍影】特高课课长佐川太郎大佐。

  “江口君,这位是【民国谍影】土原机关的【民国谍影】晴庆正良大佐,也是【民国谍影】影佐将军最得力的【民国谍影】助手,你把情况和晴庆大佐交接一下,这件案子从现在开始,交给土原机关办理。”

  一见面,佐川太郎就直接给江口琉生下命令,交出案件的【民国谍影】办理权。

  江口琉生一时之间有些犹豫,如果有在以前,这当然没有问题,他会很痛快的【民国谍影】答应,毕竟土原机关做主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老师土原敬二,案子交给谁都是【民国谍影】一样。

  可是【民国谍影】现在土原机关做主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影佐裕树,这些人的【民国谍影】利益和自己一派可是【民国谍影】相对立的【民国谍影】,这件案子交给他们办,就怕他们会暗中做手脚,搞出不利于自己一派的【民国谍影】结论。

  看到江口琉生有些犹豫,晴庆正良上前一步,高声说道:“江口中佐,你的【民国谍影】任务已经完成,死亡的【民国谍影】北冈组长和她的【民国谍影】手下都是【民国谍影】我们土原机关的【民国谍影】特工,所以这件案子由我们接手了,这也是【民国谍影】影佐将军的【民国谍影】命令,希望你遵从!”

  影佐裕树在接到警察署的【民国谍影】通知后,马上让晴庆正良前来接手案件,理由也很充分,按照道理来说,自己机关的【民国谍影】特工被杀,怎么可能让别的【民国谍影】部门去调查,这是【民国谍影】一件很丢面子的【民国谍影】事情,况且土原机关是【民国谍影】目前在上海,级别最高的【民国谍影】情报部门,当然也高于特高课。

  江口琉生也知道自己无力抗拒,只好点头答应,开始和晴庆正良进行交接工作。

  把自己采取的【民国谍影】四个弹头,还有那个食盒都交给了晴庆正良,然后把把情况简单地叙述了一遍,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他的【民国谍影】心中暗自盘算着,这件事情还是【民国谍影】要暗中调查一下,总要找出真正的【民国谍影】原因,等老师回来,自己也要有个交代。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