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七百一十章 你来我往(求月票)

第七百一十章 你来我往(求月票)

  北冈良子在屋中等待了一刻,就听见屋外的【民国谍影】木屐走动之声,她的【民国谍影】精神一振。

  果然房间门被打开,宁志恒推门而入,看着北冈良子,上前几步,笑着说道:“真对不起,良子小姐,临时有些公务,需要处理一下,让你久等了。”

  “不敢,藤原君事务繁忙,能够抽出空暇和我一聚,我已经非常感谢了!”

  简单地客套了两句,宁志恒伸手坐了个请的【民国谍影】手式,笑着说道:“我早就准备好了清茶,请良子小姐品尝,你我慢慢叙谈。”

  说完他来到茶塌边,脱去木屐,盘膝坐在茶桌旁,取过紫砂茶壶,将盘中的【民国谍影】茶杯摆放好,缓缓的【民国谍影】倒入沏好的【民国谍影】茶水。

  “多谢了!还是【民国谍影】我来为藤原君布茶!”

  北冈良子没有推辞,上前脱去长靴,跪坐在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对面,接过精巧的【民国谍影】茶壶,为宁志恒斟上茶水。

  宁志恒露出和蔼的【民国谍影】笑容,将茶杯举在手中,示意北冈良子同饮此杯。

  北冈良子略微迟疑了片刻,也举杯相邀,她并不担心茶水里会有问题,毕竟此时还没有摊牌,藤原智仁不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真实来意,就算是【民国谍影】之后会恼羞成怒,也不会在幕兰社院对自己下手。

  两个人饮了一口茶,宁志恒放下了茶杯,呵呵一笑,首先开口说道:“良子小姐,今天来的【民国谍影】匆忙啊,怎么这身打扮就来了!”

  北冈良子赶紧为宁志恒再次斟满了茶水,微微躬身回答道:“今天确实有紧急的【民国谍影】事务,只好冒然请藤原君见面,如果您喜欢看良子穿和服,下一次我再为藤原君换装。”

  宁志恒摆了摆手,没有接她的【民国谍影】话茬,直接问道:“良子小姐军务繁忙啊,那就直接说一说情况吧,平山次郎自从刺杀我之后,就完全消失了踪迹,我出动了宪兵队和警察署那么多的【民国谍影】人手搜遍了上海市区,悬赏二十万元,都没有找到他,不知道良子小姐是【民国谍影】怎么找到他的【民国谍影】?”

  北冈良子见宁志恒不接自己的【民国谍影】话,不由得心中一黯,勉强笑着说道:“我们也只是【民国谍影】刚刚在一次偶然的【民国谍影】机会查找到了他的【民国谍影】踪迹,这才赶紧向您汇报。”

  “哦!平山次郎现在在哪里?良子小姐不应该把他抓捕之后,带到我的【民国谍影】面前吗?”宁志恒笑着问道,他的【民国谍影】语气颇有玩味,目光如炬审视着北冈良子。

  北冈良子没有想到宁志恒目光如此具有压迫感,之前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气质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民国谍影】强势。

  北冈良子冷静的【民国谍影】说道:“能够为藤原君分忧,是【民国谍影】良子的【民国谍影】荣幸,抓捕平山次郎也不过是【民国谍影】举手之劳,可藤原君是【民国谍影】千金之躯,我为您消除了这个隐患,您总该有所表示吧!”

  北冈良子话一出口,让宁志恒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良子小姐是【民国谍影】担心我的【民国谍影】承诺不兑现啊!请良子小姐放心,藤原会社别的【民国谍影】没有,可是【民国谍影】资金绝对是【民国谍影】不缺的【民国谍影】,这样,良子小姐如果为我出手,我开出的【民国谍影】赏金翻倍,以表我的【民国谍影】诚意!”

  北冈良子暗自震惊,藤原智仁随意的【民国谍影】就把二十万日元的【民国谍影】赏金翻倍,足以证明其雄厚的【民国谍影】资金实力,可见藤原会社走私利润之丰厚,早就听说藤原智仁是【民国谍影】这大上海地下走私王国的【民国谍影】掌控者,果然是【民国谍影】财大气粗,这笔对于他人来说是【民国谍影】天文数字的【民国谍影】巨款,对藤原智仁来说不过是【民国谍影】一句话的【民国谍影】事情。

  “可是【民国谍影】我并不需要这些赏金!”

  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话让宁志恒一怔,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问道:“良子小姐,那你需要什么?”

  “需要您的【民国谍影】支持,需要您身后藤原家族的【民国谍影】支持!需要你旗帜鲜明地支持我的【民国谍影】老师土原将军,彻底掌控土原机关的【民国谍影】权力。”北冈良子高声说道。

  “呵呵,就凭一个平山次郎?”宁志恒身子坐直,冷冷地看着北冈良子,怒极反笑,“想得到我的【民国谍影】支持,并不是【民国谍影】一件容易的【民国谍影】事情,那就请良子小姐具体说一说,看看值不值得!”

  这是【民国谍影】要进入正式的【民国谍影】交锋了,北冈良子脸色一正,取过身旁的【民国谍影】公文包取出了一份材料,递交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面前,开口说道:“之前平山次郎对您进行刺杀之后,我特意派人去苏州城进行了详细地调查,事情的【民国谍影】真相让我大开眼界。”

  到这里,她看了看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脸色,见不动声色,镇定如初,不由得暗自点头,能够走到现在这个局面,藤原智仁确实不简单。

  她接着说道:“真实的【民国谍影】原因是【民国谍影】,藤原会社苏州分社的【民国谍影】社长白川英卫,想要吞并苏州驻军长官平山德本中佐支持的【民国谍影】宫田商会,结果遭到了平山德本的【民国谍影】拒绝,于是【民国谍影】白川英卫就指使枪手杀害了平山德本中佐,并迫使宫田安寿逃离了苏州城,可是【民国谍影】他没有想到,平山德本还有一个弟弟平山次郎,也在同一部队服役,宫田安寿告诉了平山次郎事实的【民国谍影】真相,于是【民国谍影】平山次郎于当晚刺杀了白川英卫,然后逃离了苏州城,这件事情在苏州城闹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沸沸扬扬,有心人都知道怎么回事,相信藤原君也是【民国谍影】心知肚明吧!”

  宁志恒并没有觉得诧异,这些情况还是【民国谍影】岩井之介去苏州调查的【民国谍影】,岩井之介当然一五一十的【民国谍影】向宁志恒做了汇报。

  看来这就是【民国谍影】北冈良子手中的【民国谍影】底牌之一,不过宁志恒对此并不以为意。

  平山德本的【民国谍影】死亡,虽然引起了军中某些人士的【民国谍影】不满,但是【民国谍影】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个小小的【民国谍影】驻军中佐,站出来和藤原家的【民国谍影】嫡系子弟为敌,和他身后庞大的【民国谍影】势力集团为敌,藤原会社在这一方面的【民国谍影】优势实在是【民国谍影】太大了。

  “良子小姐,这不过你的【民国谍影】下属道听途说,平山德本中佐是【民国谍影】被反日分子当街刺杀的【民国谍影】,这一点已经被苏州城的【民国谍影】宪兵队和特高课调查证实,与我们藤原会社毫无关系,至于平山次郎刺杀白川英卫,甚至还来到上海刺杀我,很可能是【民国谍影】听信了一些谣言,受了某些有心人的【民国谍影】蒙蔽和欺骗,我觉得这些有心人,才是【民国谍影】你们最应该调查的【民国谍影】人。”

  话语中所指的【民国谍影】某些人,直指对面的【民国谍影】北冈良子,北冈良子一愣,但很快嫣然一笑,她当然知道藤原智仁财雄势大,岂能轻易就范,便接着说道:“藤原君的【民国谍影】背景深厚,自然不惧调查,不过杀害主力师团的【民国谍影】现役军官,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无人追究也就罢了,可是【民国谍影】有人愿意出面,将对藤原会社这种霸道做法不满的【民国谍影】军中人士都聚集起来,把事情闹大的【民国谍影】话,就算是【民国谍影】藤原君势力再大,只怕也不好收场吧!”

  这就是【民国谍影】赤裸裸的【民国谍影】威胁了,其实北冈良子如果真的【民国谍影】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民国谍影】确对藤原会社带来很大的【民国谍影】麻烦,毕竟藤原会社不可能把所有的【民国谍影】人都买通。

  不过这只是【民国谍影】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想当然,真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啊,就算是【民国谍影】她的【民国谍影】老师土原敬二出面做这种事情,把握也是【民国谍影】不大的【民国谍影】。

  说到底这是【民国谍影】一个性价比的【民国谍影】事情,就看双方能否豁得出去,能够为此付出多少代价,肯下多大的【民国谍影】本钱?土原敬二又不是【民国谍影】疯了,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民国谍影】事,和藤原智仁结下死仇。

  况且宁志恒占据主场优势,他的【民国谍影】身后背景就是【民国谍影】华中方面军的【民国谍影】情报首脑,又在上海地区拥有庞大利益集团,土原敬二却是【民国谍影】华北方面军的【民国谍影】代表人物之一,他的【民国谍影】作用在这里也是【民国谍影】有限。

  宁志恒气定神闲地摆手说道:“良子小姐,你看问题太简单了,我也没有义务为你解答这些,我只能说,没有确凿的【民国谍影】证据,只凭借着一个逃兵的【民国谍影】口供,是【民国谍影】无法操作这些事情的【民国谍影】,这里面是【民国谍影】利益,是【民国谍影】博弈,下场容易收场难,没有人会去做陪葬品的【民国谍影】,好了,如果只是【民国谍影】这样,你是【民国谍影】很难获得我的【民国谍影】支持的【民国谍影】!”

  北冈良子点了点头,这只是【民国谍影】个她手中底牌之一,确实是【民国谍影】份量不够,可是【民国谍影】她相信,之后所有的【民国谍影】不利材料加在一起,就足够引起藤原智仁的【民国谍影】重视了。

  于是【民国谍影】她又取出一份材料和几张照片,放在宁至恒的【民国谍影】面前,接着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份材料和照片,请您过目!”

  宁志恒自然知道北冈良子手中的【民国谍影】底牌不止这些,也不以为意,伸手取过材料仔细翻看着,不多时,就是【民国谍影】以他的【民国谍影】城府,脸上也是【民国谍影】露出惊一丝异色。

  这是【民国谍影】一份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走私渠道调查报告,报告从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走私物资到港法租界的【民国谍影】皇后码头开始记录,然后被转手到下属的【民国谍影】空壳贸易公司,出库开始运出上海,一路向西运输到西南重镇长沙,最后至长沙西部要地常德,这一路上的【民国谍影】通过关卡的【民国谍影】记录,补给营地的【民国谍影】位置,人员的【民国谍影】更换,还有拍摄下来的【民国谍影】补给营地的【民国谍影】照片等等,都一一详尽的【民国谍影】记录了下来。

  宁志恒心中不禁恼怒非常,自己的【民国谍影】走私渠道竟然被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人调查的【民国谍影】清清楚楚,也不知道对方是【民国谍影】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民国谍影】?

  怪不得岩井之介汇报说,北冈良子近段时间经常去法租界和潜伏小组接头,看来一定是【民国谍影】这支潜伏小组受命跟踪了运输的【民国谍影】车队。

  柳瑞昌这个蠢货!走私渠道的【民国谍影】布置被人摸得一清二楚,还不自知,当真是【民国谍影】该死!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