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恼羞成怒(求月票)

第六百八十八章 恼羞成怒(求月票)

  第二天上午,宁志恒先是【民国谍影】去藤原会社处理了一些公务,现在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规模越来越大,很多具体工作宁志恒都不参与,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具体工作都交给了易华安和平尾大智。

  看看时间还早,宁志恒决定去幕兰社院看一看,这些天事情繁多,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社院和朋友们聚会了。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车队很快来到了幕兰社院,他下了车,迈步进入社院,很快就来到了书画院里,正好看见黑木岳一等人正在一起聚会聊天。

  可是【民国谍影】在这些人里面,宁志恒还是【民国谍影】看见了北冈良子,不由得眉头一皱,看来之前自己给她的【民国谍影】暗示还不够明显,以至于如此不知进退。

  宁志恒深知情报特工的【民国谍影】秉性,他们这些人和常人不同,头脑精明,善于算计他人,像北冈良子这样精明的【民国谍影】人,怎么可能有闲情逸致跑来幕兰社院做无用功?

  这是【民国谍影】贼心不死,还是【民国谍影】在打他的【民国谍影】主意,这让宁志恒颇为不悦,他的【民国谍影】性格强势,向来不喜欢有人勉强自己,如果有人总是【民国谍影】想算计自己,那他的【民国谍影】忍耐性是【民国谍影】极其有限的【民国谍影】。

  看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前来,大家都赶紧起身招呼示意,拉他一起聊天叙谈,如今宁志恒是【民国谍影】大家的【民国谍影】金主,幕兰社院现在都是【民国谍影】宁志恒投入资金在支持,办理的【民国谍影】越来越兴旺,在日本侨民中名气越来越响。

  再加上宁志恒如今的【民国谍影】身份更加高贵,本人又是【民国谍影】有真才实学的【民国谍影】书法家,文学造诣极高,在众人都是【民国谍影】越发的【民国谍影】尊重了。

  “藤原君,你这些天没有来,大家都甚是【民国谍影】想念啊!”

  “是【民国谍影】啊,社院里缺少藤原君,总是【民国谍影】让人不踏实,就是【民国谍影】良子小姐也是【民国谍影】心不在焉啊!”

  “哈哈!”

  大家相互打趣着,北冈良子也是【民国谍影】躬身低头,微笑不语。

  黑木岳一看着大家都打趣宁志恒,便抬手笑道:“智仁,来看一看我刚做的【民国谍影】一篇散文!”

  宁志恒接过文章,仔细观看良久之后,连声赞叹,黑木岳一的【民国谍影】笔风舒缓,语言生动丰富,可见其文学素养之高。

  北冈良子在一旁也随声附和着,她今天换了一身淡黄色的【民国谍影】和服,梳妆的【民国谍影】很是【民国谍影】精致,人也显得温婉动人。

  这些天她经常来幕兰社院逗留,和这些文人墨客相处的【民国谍影】很好,大家也很喜欢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出现,毕竟有这样素质的【民国谍影】女子并不多见,可是【民国谍影】大家很清楚这位美丽女子出现在幕兰社院的【民国谍影】原因,也都是【民国谍影】以礼相待,万一,这位女子真的【民国谍影】成了藤原家嫡系子弟的【民国谍影】妻子,那可就身份尊贵了,自己可不要不识相。

  但是【民国谍影】他们也很清楚,真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尽管日本现今的【民国谍影】社会不再像以前那样等级森严,但也只是【民国谍影】相对而言,平民女子和贵族结婚的【民国谍影】可能性极小。

  尤其是【民国谍影】藤原家这样的【民国谍影】顶级千年贵族,嫡系子弟的【民国谍影】婚姻岂能儿戏,这也就是【民国谍影】在中国,远离日本本土,否则根本没有半点可能。

  大家聚谈多时,便各自找借口离开,去社院各处游玩,现在幕兰社院经过扩建,占地面积很大,不仅设有音乐,书画等厅室,还有日式的【民国谍影】花园和亭榭。

  宁志恒也不愿意和北冈良子独处,便起身走出了房间,向花园走去,可是【民国谍影】身后还是【民国谍影】传来木屐之声。

  回头一看,果然是【民国谍影】北冈良子紧随着来到他的【民国谍影】身后。

  宁志恒眉头一皱,但还是【民国谍影】礼貌的【民国谍影】示意,和声说道:“良子小姐还真是【民国谍影】喜欢这里,我听说摹久窆啊裤这段时间经常来社院。”

  北冈良子露出温婉的【民国谍影】笑脸,点头说道:“我很喜欢这里的【民国谍影】氛围,在这里,感觉浑身轻松,好像外界的【民国谍影】纷扰都不复存在,真不想回去面对各种烦恼。”

  说完,轻声的【民国谍影】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民国谍影】无奈,颦眉微锁,分外的【民国谍影】惹人怜爱。

  宁志恒心头冷笑,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女间谍,北冈良子是【民国谍影】极为优秀的【民国谍影】,她的【民国谍影】外表极具欺骗性,一举一动都能够很好的【民国谍影】调动身边的【民国谍影】人的【民国谍影】情绪,让人不知不觉地进入她的【民国谍影】节奏。

  宁志恒脸色平淡,轻声说道:“良子小姐,你比起其他女子已经幸福的【民国谍影】多了,你拥有美丽的【民国谍影】容貌,聪明的【民国谍影】头脑,所谓烦恼只为多愁思,想的【民国谍影】太多难免郁闷忧虑。”

  北冈良子看着宁志恒冷峻的【民国谍影】脸庞,听到他另有所指的【民国谍影】话,显然对自己极为戒备,便苦笑说道:“良子投身军伍,也是【民国谍影】迫于无奈,如今多想做一个普通的【民国谍影】女子,能够和自己心爱的【民国谍影】人一起相夫教子,幸福的【民国谍影】过此一生,只是【民国谍影】我现在进退两难,还请藤原君帮我!”

  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声音凄婉,表情真挚,让人一见就忍不住心生爱惜之情。

  宁志恒不禁暗自点头,到底是【民国谍影】经过严格训练的【民国谍影】精英,唱念俱佳,举手投足尽显女子魅力,楚楚可人!

  “良子小姐,你的【民国谍影】意思我很清楚,不过我觉得我们之间还谈不到男女之情吧!”宁志恒冷声说道。

  北冈良子赶紧说道:“良子只求能够追随藤原君的【民国谍影】身畔,请藤原君不弃!”

  宁志恒眼光变得锐利,紧紧地盯着北冈良子,冷笑着说道:“良子小姐,你也是【民国谍影】巾帼女子,何必如此作态,大家都是【民国谍影】聪明人,不妨开诚布公的【民国谍影】谈一谈,你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到底是【民国谍影】什么?是【民国谍影】需要我身后的【民国谍影】藤原家做背景?还是【民国谍影】说需要我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财力支持?”

  北冈良子没有想到宁志恒会如此直接了当,根本没有半点退后的【民国谍影】余地,显然自己之前的【民国谍影】表演没有起半点效果,这个青年冷的【民国谍影】像一块冰。

  “藤原君,您言重了…”

  “良子小姐,我自小孤苦,一个人赤手空拳打拼到现在的【民国谍影】局面,其间的【民国谍影】人情冷暖,世道炎凉,不是【民国谍影】你能想象的【民国谍影】,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无缘无故的【民国谍影】爱憎,尤其是【民国谍影】你这样的【民国谍影】女子!

  想来一切还是【民国谍影】土原将军的【民国谍影】意思吧?你还真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好学生!”

  北冈良子赶紧辩解道:“绝不是【民国谍影】如此,是【民国谍影】良子仰慕藤原君的【民国谍影】风采!”

  宁志恒听到她还是【民国谍影】不肯承认,也懒得看她表演,直接说道:“良子小姐是【民国谍影】平民出身吧?你觉得我藤原家嫡系子弟会和你这样身份的【民国谍影】女子在一起吗?

  无论你说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真是【民国谍影】假,都是【民国谍影】不可能的【民国谍影】,所以请原谅,回去告诉土原将军,大家都省一省力气,对我们双方都好!”

  说完,宁志恒不愿再多做纠缠,转身快步离去。

  宁志恒并没有在意北冈良子的【民国谍影】想法,以他今日的【民国谍影】身份,已经用不着顾忌这种小角色,他在意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北冈良子身后的【民国谍影】土原敬二。

  北冈良子没有想到宁志恒如此决绝,根本没有给她机会表演下去,她抬起头来,看着宁志恒离去的【民国谍影】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怨毒的【民国谍影】目光。

  这一次之后,北冈良子已经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可能接近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身边,原来打算凭借自己的【民国谍影】姿色,不仅可以将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资源握在手中,还能攀上藤原家的【民国谍影】这棵大树,自己的【民国谍影】身份也可以由此蜕变,真正进入日本顶级社会阶层,可是【民国谍影】现在一切都化为泡影。

  宁志恒表现出来的【民国谍影】果决和冷漠,尤其是【民国谍影】最后的【民国谍影】一番话,让北冈良子怨恨不已,恼羞成怒,可是【民国谍影】以她的【民国谍影】地位,根本没有可能威胁宁志恒,但是【民国谍影】她并没有完全放弃,接近目标的【民国谍影】方式有很多种,她决定采用另外一种方式,迫使这位藤原家嫡系子弟接受她。

  回到了土原机关,她马上把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岩井之介喊了过来。

  岩井之介自从几个月前被情报科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击伤,狼狈捡回一条性命,就一直在医院养伤,等他出院后,正好土原机关建立,北冈良子就把自己的【民国谍影】一干手下都带到了土原机关。

  北冈良子对岩井之介的【民国谍影】能力还是【民国谍影】比较看重的【民国谍影】,岩井之介也就顺理成章的【民国谍影】加入了土原机关,接着在北冈良子手下做事。

  “岩井君,从今天起,你要暗中去调查一个人。”北冈良子吩咐道。

  “是【民国谍影】,组长,不知道是【民国谍影】什么人?”岩井之介急忙点头答应道。

  “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会长藤原智仁!”

  岩井之介顿时一愣,他当然知道藤原智仁的【民国谍影】名字,日本顶级贵族藤原家的【民国谍影】嫡系子弟,身后不仅有家族的【民国谍影】势力,还有华中军团情报首领上原纯平中将的【民国谍影】支持,在上海这座城市里,是【民国谍影】高高在上的【民国谍影】顶级权贵。

  但是【民国谍影】他很快反应过来,不管北冈良子此举的【民国谍影】原因是【民国谍影】什么,自己只要遵命就是【民国谍影】了。

  “我需要你调查清楚他的【民国谍影】一切,收集所有关于他的【民国谍影】信息,但是【民国谍影】你也清楚,藤原智仁的【民国谍影】地位显赫,在上海拥有庞大的【民国谍影】势力,你一定要做的【民国谍影】隐蔽,千万不要惊动了他,不然后果不是【民国谍影】你我可以承担的【民国谍影】,你能做到吗?”

  “请组长放心,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绝不会惊动了他!”

  岩井之介领命退了出去,北冈良子沉思了片刻,也快步走出了土原机关。

  一个小时之后,法租界里的【民国谍影】一处公寓里,一身男子便装打扮的【民国谍影】北冈良子,正对着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中岛幸太吩咐道:“从今天开始,你着重调查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货物运输,我要知道他们会社的【民国谍影】整个货运流程,都有什么人经手,散货的【民国谍影】公司和贸易行,总之只要是【民国谍影】关于藤原会社在法租界的【民国谍影】一切,都要仔细地调查,详细地汇报给我!”

  北冈良子决定要全面调查有关藤原智仁的【民国谍影】一切情况,搜集所有不利的【民国谍影】证据,她要在手上握有一定的【民国谍影】筹码,试图威胁藤原智仁,这样,即便最后不能够让藤原智仁接受她,最起码也可以迫使藤原智仁付出一些代价,配合土原机关的【民国谍影】情报活动,这样也算是【民国谍影】变相完成了土原敬二交给她的【民国谍影】任务。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