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提前准备(求月票)

第六百四十七章 提前准备(求月票)

  宁志恒打算故技重施,再次截断图书大楼的【民国谍影】自来水源,这件事情并不难,只需要从自来水公司那里查找到相应的【民国谍影】自来水管线,直接破坏水管就可以了。

  这一次没有上次那么复杂,还需要伪装成水管腐蚀的【民国谍影】样子,只需要一包梯恩梯炸药就可以解决了,相对简单容易得多。

  宁志恒对季宏义说道:“这件事还是【民国谍影】交给宏义,你做起来轻车熟路,不过要记得,一定要发现火势之后,再截断水源,不然动手早了,会让日本人有所警觉!”

  季宏义点头说道:“请处座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绝不会出半点纰漏!”

  宁志恒见事情交代完毕,知道训练的【民国谍影】工作进展的【民国谍影】还算顺利,心中也有了底,转身就离开了办公楼。

  霍越泽开车把宁志恒送回了谭公馆,回到书房,宁志恒对霍越泽问道:“现在上海站的【民国谍影】情况怎么样了?”

  自从把王汉民等人救回公共租界,宁志恒一直没有机会询问上海站的【民国谍影】情况,不过照他的【民国谍影】想法,上海站现在一定是【民国谍影】修生养息,不敢擅自行动了。

  霍越泽看了看宁志恒,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妥?”宁志恒皱眉问道。

  霍越泽点了点头,开口解释道:“这一次我们在王汉民身边漏了风,早在我们救他们的【民国谍影】时候,王汉民就觉察出来,我们一直在暗中监视他们,后来在面粉厂的【民国谍影】时候,干脆就点明了,王汉民颇为不满,这让我们很被动,我就暂时停止了对他们的【民国谍影】监视。”

  宁志恒一听就知道是【民国谍影】怎么回事了,进攻图书大楼的【民国谍影】当晚,段铁成和王汉民躲进连家旧宅,自己在短短的【民国谍影】时间里,直接就找到了他们的【民国谍影】藏身之地,这就暴露了自己一直在监视他们的【民国谍影】行为。

  这一点确实不妥,毕竟监视同僚,意图不明,尤其是【民国谍影】他们的【民国谍影】行动失败,一时之间很难解释的【民国谍影】清楚,心里不一定在如何编排情报科呢!

  宁志恒点头说道:“那就算了,以后放弃对他们的【民国谍影】监视,反正他们现在已经有所警觉,再监视下去,也起不到好的【民国谍影】效果!”

  “是【民国谍影】,不过他们在一个星期前将连家旧宅出手了,我查了查市政厅工程局的【民国谍影】交易记录,他们卖了两万美元,现在手头上有了钱,我想他们会转移新的【民国谍影】安全屋,他们应该知道,现在的【民国谍影】安全屋都已经被我们掌握了!”

  宁志恒摆了摆手,冷声说道:“王汉民的【民国谍影】戒心太重,这是【民国谍影】在提防我们呢,由他们去吧!不过以后再要出了事,也别指望我们去救,不识好歹!”

  宁志恒一直就看不上这位王站长,谨慎是【民国谍影】有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做起事来畏首畏尾,把他放在大上海,最大的【民国谍影】用处就是【民国谍影】阻止情报科上位,能力方面确实摹久窆啊棵不出手。

  宁志恒也懒得再理睬王汉民,接着问道:“近段时间,情报市场上有没有收获?”

  “有,广州的【民国谍影】黄继善已经正式投靠了日本人,目前正在对军统局广州站大肆搜捕,不过总部得到了我们的【民国谍影】警告,已经提前转移了广州站,现在正在部署对黄继善的【民国谍影】刺杀,不过几次刺杀都没有成功。”

  “汉奸走狗,早晚必除之!”宁志恒狠声骂道。

  霍越泽接着说道:“日本人正在部署进攻长沙的【民国谍影】战略计划,我放出风声,出高价收购有关长沙的【民国谍影】一切日军军事情报,美国人好像对此很有兴趣,他们应该有鼹鼠能够搞到有价值的【民国谍影】情报!”

  “日军中的【民国谍影】鼹鼠不是【民国谍影】被上原纯平抓捕了好几个了吗?现在又有门路了?”宁志恒问道。

  “这年头只要有钱,收买几个人当鼹鼠,不算什么事!日本人也不是【民国谍影】铁板一块!”

  宁志恒这时脸色一正,郑重的【民国谍影】问道:“总部就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吗?”

  霍越泽一怔,他看着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表情严肃,不由得说道:“目前没有收到总部的【民国谍影】任何电文,怎么,您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宁志恒摇了摇头,他暗自猜测着藤原弘文会因为什么事情来到上海,按照时间来推算,这个时候最大的【民国谍影】事情也就是【民国谍影】国党副总裁潜逃出国,被委员长开除党籍,并撤销一切职务。

  目前此人应该还逗留在越南的【民国谍影】河内,用不了多久就会逃往上海,看来十有八九,藤原弘文是【民国谍影】冲这件事情来的【民国谍影】。

  可以想见,等这位副总裁逃到上海,军统局的【民国谍影】追杀令也会随之而来,到那个时候,又会有一场腥风血雨在上海掀起,不过宁志恒只怕没有这个机会插手其中了。

  之前黄贤正的【民国谍影】电文说的【民国谍影】很清楚,这一次让宁志恒接下销毁法币的【民国谍影】任务,局座也是【民国谍影】付出一定代价的【民国谍影】。

  局座默认了保定系打通关节扩大走私规模,也不多额外收取之后的【民国谍影】费用,还有不追究卫良弼的【民国谍影】清除行为。

  而且从今以后,局座绝不会让宁志恒和他的【民国谍影】情报科执行具体的【民国谍影】危险行动任务。

  也就说,王汉民又要开始担起刺杀的【民国谍影】任务,想来这个任务也足够让王汉民头痛了,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重重保护之下,刺杀如此重要的【民国谍影】人物,上海站是【民国谍影】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民国谍影】。

  不过宁志恒也没有功夫管这些了,现在他手中最重要的【民国谍影】事情就是【民国谍影】销毁法币,这可是【民国谍影】事关战局的【民国谍影】头等大事。

  再有就是【民国谍影】迎接藤原弘文的【民国谍影】到来,在确保自己身份不被揭露的【民国谍影】基础上,取得藤原弘文的【民国谍影】认可。

  宁志恒回到了上海市区之后,马上在上海的【民国谍影】日本剑道馆聘请了最好的【民国谍影】剑道老师,全心全力地投入到剑道的【民国谍影】学习之中。

  这个时期的【民国谍影】日本剑道还不是【民国谍影】后期那种注重于表演的【民国谍影】剑道,它的【民国谍影】实战性很高,动作直接迅猛,打击实际有效,确实算的【民国谍影】上是【民国谍影】一门不错的【民国谍影】搏击技法。

  在这战乱频发的【民国谍影】年代里,它的【民国谍影】实战性是【民国谍影】很有杀伤力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到了后世的【民国谍影】和平年代,就更注重礼仪与哲学,走向华而不实的【民国谍影】套路,当然这几乎很难避免。

  就和中国的【民国谍影】武术一样,到了和平年代,就不允许有大杀伤力的【民国谍影】攻击动作,走向了流于形式的【民国谍影】表演套路,慢慢地没落下去。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体质恰久窆啊靠悍,远超常人,搏击技能更是【民国谍影】变态,学习日本的【民国谍影】剑道绝对是【民国谍影】事半功倍,在很短的【民国谍影】时间里,就已经掌握了日本剑道的【民国谍影】基本技法,以及步法的【民国谍影】运用。

  剑道教练只是【民国谍影】教授了几天就发现这位藤原会长的【民国谍影】天赋惊人之极,在极短的【民国谍影】时间里,就可以手持木刀和自己斗的【民国谍影】不相上下,并且随着时间的【民国谍影】推移,自己已经很难对藤原会长有所帮助了,不禁暗自咋舌不已。

  其实他并不知道,这还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多加收敛的【民国谍影】效果,不然就凭他的【民国谍影】能力,这位剑道教练只怕走不出几招,就被他撂倒在地了。

  就在宁志恒练习剑道的【民国谍影】期间,何思明也终于从日本回来,这一次来回共花了二十多天。

  在南屋书馆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何思明向林志恒作了汇报。

  “这一次回到东京,耽误的【民国谍影】时间比较长,神田玉山的【民国谍影】视力受损,让武田次官大为恼怒,好在有大谷仁希的【民国谍影】帮助,还有几位高层为特高课开脱,总算是【民国谍影】应付了过去。

  内务省又安排了一个雕刻大师,名叫岩崎毅夫,此人在日本国内也是【民国谍影】久负盛名的【民国谍影】雕刻大师,名气只在神田玉山之下。

  不过这一次我回到上海之后,图书大楼门口执勤的【民国谍影】人多了好几名特工,我感觉他们的【民国谍影】警戒更加严密了,北冈良子只是【民国谍影】在大楼门口给我做了交接工作,就把岩崎毅夫接进了大楼,我就没有机会再次进入印钞基地。”

  宁志恒点头说道:“他们吃了亏,自然会更加的【民国谍影】谨慎,自从神田玉山中招之后,印钞基地人员的【民国谍影】伙食都由他们自行解决,警卫人员也加派了二十名,这一次我们真的【民国谍影】没有机会接触了。”

  何思明心头一沉,再次说道:“日本人已经是【民国谍影】惊弓之鸟,防范的【民国谍影】如此严密,我们几乎无处下手,最多也就一个月的【民国谍影】时间,雕版就会完成,就算最后加上和原版印刷机调配的【民国谍影】时间,也不会超过四十天,我们应该怎么做?”

  宁志恒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我自有安排,还是【民国谍影】那句话,你不要参与印钞基地的【民国谍影】任何事情,明白了吗?”

  “明白!”何思明向来对宁志恒充满了信心,他知道自己这位上司从来都是【民国谍影】手段频出,至今还没有能够难得住他的【民国谍影】任务。

  四天之后,上海吴淞口海关码头,里里外外布满了日本军士,海关的【民国谍影】守卫也全部进入戒备状态。

  接站台站着几位日本军人,全部都是【民国谍影】军方的【民国谍影】高级将领,为首的【民国谍影】正是【民国谍影】上原纯平中将,而他身后的【民国谍影】一身黑色笔挺西装的【民国谍影】宁志恒显得尤为显眼。

  不过大家都没有感到突兀,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迎接的【民国谍影】这位大人物,正是【民国谍影】这位藤原会长的【民国谍影】本家长辈,日本顶尖贵族藤原家的【民国谍影】代表人物之一,贵族院议员藤原弘文公爵。

  藤原家在日本的【民国谍影】地位是【民国谍影】仅次于皇族,历代嫡系都担任政府的【民国谍影】重要职务,握有极大的【民国谍影】权力,对于这些远征军的【民国谍影】军人来说,也是【民国谍影】高高在上的【民国谍影】存在,由不得他们有半点怠慢。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