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钞票来源(求月票)

第六百三十三章 钞票来源(求月票)

  酒会一直到深夜凌晨才散去,宁志恒亲自把胜田隆司送回家中。

  坐在轿车后面的【民国谍影】胜田隆司也是【民国谍影】颇为尽兴,他笑着对宁志恒说道:“藤原君,有消息说上原纯平中将已经从前线撤回,目前正在南京逗留,大概也就是【民国谍影】在近期就会回到上海,你们这对忘年交很快就可以相聚了,到时候可别忘了为我美言几句!”

  宁志恒一听不禁大喜,他现在在上海,一直打着藤原家族和上原纯平的【民国谍影】旗号,其实这两个大背景中,只有上原纯平这个背景还算是【民国谍影】真的【民国谍影】。

  但是【民国谍影】他很清楚,自己和上原纯平之间远没有大家想象的【民国谍影】那么友情深厚,最多不过是【民国谍影】一位将军看重了一个落魄贵族青年的【民国谍影】才华,而表达出来的【民国谍影】善意。

  这也正是【民国谍影】为什么宁志恒刻意去结交讨好黑木岳一的【民国谍影】重要原因之一,黑木岳一才是【民国谍影】上原纯平交情深厚的【民国谍影】多年好友,只要把黑木岳一抓在手里,自己和上原纯平之间的【民国谍影】关系,才能更进一步,真正的【民国谍影】把他变成自己的【民国谍影】背景靠山。

  看来自己必须要想个好办法,来拉近两个人之间的【民国谍影】关系了。

  “是【民国谍影】吗?上原将军要回上海了,自从两年前在上海分别,我和上原将军一直没有联系上,这一次终于可以再见到将军了,真是【民国谍影】太好了!”宁志恒高兴地说道。

  “藤原君,这一次上原将军回来,我想请上原将军到我的【民国谍影】家中做客,可是【民国谍影】上原将军位高权重,地位尊崇,不知道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太冒昧了?”

  胜田隆司以希翼的【民国谍影】目光看向宁志恒,显然他是【民国谍影】想通过宁志恒向上原纯平发出邀请,以期能够和这位军中谍报部门的【民国谍影】首脑打好关系。

  “胜田君请放心,上原将军一向平易近人,和我们相处时从来都是【民国谍影】和蔼可亲,如果场面不太正式,只是【民国谍影】一场家宴的【民国谍影】话,我想没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我和将军一起去府上讨扰几杯!”

  宁志恒一副云淡风轻的【民国谍影】态度,随意无心的【民国谍影】口吻,让胜田隆司大为高兴。

  宪兵司令部在军中也属于监察情报部门,自然也是【民国谍影】在上原纯平这个军部谍报部门首脑的【民国谍影】领导之下,胜田隆司一直以来都想对这位顶头上司表示忠心,意图靠向这位大佬,可是【民国谍影】苦于没有机会。

  自从他知道这位藤原家子弟是【民国谍影】上原纯平的【民国谍影】忘年交以后,更是【民国谍影】倾心结交,刻意奉承,对宁志恒所提的【民国谍影】要求从来不打半点折扣,一律照办,不就是【民国谍影】为了请他能够为自己做个引路人吗?

  胜田隆司今年也已经四十多岁了,以京都大学的【民国谍影】高材生的【民国谍影】身份投身军伍,熬到了宪兵大佐这个位置,可是【民国谍影】之后多年,就一直没有得到晋升。

  这固然是【民国谍影】因为宪兵部队不上前线,军功极少,晋升的【民国谍影】机会也小,更重要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他自己在军部高层里也没有有力的【民国谍影】支持者。

  看一看自己原来的【民国谍影】朋友们都在军中熬成了将军,自己还是【民国谍影】在佐级军官里不上不下这样苦熬,胜田隆司怎么能够不着急,所以才对宁志恒寄予厚望。

  “藤原君,不知道上原将军喜欢些什么,古董,字画,还是【民国谍影】别的【民国谍影】东西?”胜田隆司轻身问道。

  宁志恒微微一笑,以他的【民国谍影】细心和谨慎,对于上原纯平当然有过一定的【民国谍影】了解。

  他笑着说道:“上原将军的【民国谍影】书法造诣很高,尤其是【民国谍影】喜欢楷书的【民国谍影】作品,如果你能够找到古代名人的【民国谍影】楷书古本,碑文字帖之类的【民国谍影】宝贝,那就是【民国谍影】再好不过了,其次就是【民国谍影】喜欢上好的【民国谍影】笔墨纸砚,还有近代文学大家的【民国谍影】作品集,如果是【民国谍影】楷书的【民国谍影】手抄版,也是【民国谍影】很喜欢的【民国谍影】!”

  “上原将军喜欢这些?”胜田隆司不由得大为惊喜。

  胜田隆司本人是【民国谍影】京都大学的【民国谍影】高材生,也是【民国谍影】一个通文达艺的【民国谍影】学识之人,平时也很爱附庸风雅,没有想到,上原纯平竟然和他爱好相同。

  胜田隆司连声说道:“我真是【民国谍影】糊涂了,我在你那里看过上原将军的【民国谍影】那幅字,确实称得上是【民国谍影】笔力劲道,一字见心,颇有刀锋之险,不愧是【民国谍影】书法大家,我这就回去准备准备!”

  其实胜田隆司说的【民国谍影】有些言过其实,上原纯平的【民国谍影】书法造诣确实不错,但还达不到大家之境,最起码比之宁志恒是【民国谍影】差远了,不过这也是【民国谍影】赞誉之词,当不得真。

  胜田隆司又小心地询问道:“还有,上原将军对我们在上海的【民国谍影】事情,有什么具体的【民国谍影】看法吗?”

  这是【民国谍影】胜田隆司在问,上原纯平对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走私活动是【民国谍影】否知晓,或者说是【民国谍影】否支持?

  宁志恒哈哈一笑,转头说道:“胜田君,你多虑了,其实这个世上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民国谍影】爱好,那就是【民国谍影】喜欢钱!一切都没有问题,你只管做好你的【民国谍影】事情,其他的【民国谍影】不用管,你明白我的【民国谍影】意思吗?”

  胜田隆司一听顿时觉得心里踏实了起来,他也是【民国谍影】哈哈一笑,顿首说道:“明白,明白,那一切就拜托藤原君了!”

  第二天的【民国谍影】中午,藤原会社,易华安敲门而入,将近期的【民国谍影】账本放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桌子上面,轻声说道:“会长,这是【民国谍影】近期的【民国谍影】资金运营情况,您看一看!”

  宁志恒点了点头,易华安出门之后,又将两个皮箱提了进来,放在桌案旁边,这是【民国谍影】这段时间的【民国谍影】盈利款项。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走私生意毕竟是【民国谍影】见不得光的【民国谍影】买卖,所以货物交易尽量不走银行的【民国谍影】账目,以防有心人的【民国谍影】调查。

  大部分都是【民国谍影】现金交易,而且只收美元和英镑,还有日元,法币和军票是【民国谍影】绝对不收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示意他退了出去,然后开始核对账目,很快将账目核对完毕,不由得暗自点头,只是【民国谍影】这短短的【民国谍影】半个月,账目上的【民国谍影】盈利就达到了二十万美元之多,这笔恰久窆啊慨除去贿赂各级军官的【民国谍影】费用,净盈利也可以达到十五万美元左右,比之之前预想的【民国谍影】要高的【民国谍影】多。

  将账目放下,宁志恒将桌案旁的【民国谍影】两个皮箱提到自己的【民国谍影】保险柜旁边。

  这个大保险柜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特意订购的【民国谍影】目前最先进的【民国谍影】防盗保险柜,是【民国谍影】专门用来放置珍贵物品的【民国谍影】。

  一般的【民国谍影】盈利款项都要宁志恒过目后,才能存进各大银行。

  宁志恒按照密码转动圆形密码锁,打开保险柜,然后打开皮箱,取出里面的【民国谍影】美元,正准备放入保险柜,突然一叠子崭新的【民国谍影】美元映入他的【民国谍影】眼帘。

  他的【民国谍影】心头一震,赶紧将这叠美元拿在手中,只见这叠美元的【民国谍影】侧面有一片墨水的【民国谍影】痕迹。

  这正是【民国谍影】在三天前,宁志恒送到农夫那里的【民国谍影】十万美元中,特意用来作为标记的【民国谍影】那叠美元,现在这笔美元这么快又出现在自己的【民国谍影】眼前。

  现在这个时代,使用大笔美元进行的【民国谍影】交易极少,商人们的【民国谍影】交易往来,更多都喜欢用银行汇票,这样便捷又安全,还能够防止上当受骗,收到假币。

  只有宁志恒走私生意才会使用大笔的【民国谍影】现金,也就是【民国谍影】说,在这短短的【民国谍影】三天时间里,这些美元倒手的【民国谍影】几率非常小,这就说明,手中的【民国谍影】这些钱里,一定有地下党交给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款项。

  宁志恒赶紧把易华安喊了进来。

  “你看一看这箱子钞票里,到底是【民国谍影】那些下家付的【民国谍影】款项?”宁志恒沉声问道。

  这些钱都是【民国谍影】集中收集的【民国谍影】,肯定不止一个公司或者下家送来的【民国谍影】,宁志恒需要从这些人中,把地下党的【民国谍影】代理人找出来。

  易华安没有明白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意图,但是【民国谍影】他很快捋了捋思路,回想了片刻,开口回答道:“这个皮箱里的【民国谍影】美元总共是【民国谍影】三个下家送来的【民国谍影】货款,分别是【民国谍影】茂隆公司,丰元商会,还有乐和贸易行。”

  “你能搞清楚这些钱都分别是【民国谍影】哪个公司交的【民国谍影】货款吗?”宁志恒追问道。

  易华安看了看回答道:“大致可以分清楚,这些钱是【民国谍影】按照交款的【民国谍影】次序放进皮箱的【民国谍影】,茂隆公司最先交款,总数是【民国谍影】二万一千美元,是【民国谍影】放在箱子最下面的【民国谍影】,他们是【民国谍影】买了一批汽油,丰元商会是【民国谍影】第二个交款的【民国谍影】,总数是【民国谍影】三万美元,是【民国谍影】放在箱子的【民国谍影】中部,他们买了一批五金,乐和贸易行最后一个交款,总共是【民国谍影】四万美元,他们买了一大批药品还有一部分电材,他们的【民国谍影】货款就放在箱子里的【民国谍影】最上部。”

  “乐和贸易行?”宁志恒眉头一皱,这叠带有墨水的【民国谍影】钞票就是【民国谍影】放在箱子的【民国谍影】最上面,也就是【民国谍影】说乐和贸易行应该就是【民国谍影】地下党组织的【民国谍影】代理人。

  “对,乐和贸易行就是【民国谍影】几天前您交代给我的【民国谍影】,苏市长表弟的【民国谍影】那家贸易行,他之前要了不少的【民国谍影】药品,可是【民国谍影】好几天都没有过来取货,估计是【民国谍影】资金不凑手,今天倒是【民国谍影】财大气粗,不仅要买药品,还想多买一些电材,因为您特意交代过这个人,所以我就做主多卖了一批电材给他们。”

  说到这里,他有些犹豫的【民国谍影】问道:“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不应该卖给他们这批电材?”

  竟然是【民国谍影】苏越的【民国谍影】表弟!

  宁志恒顿时有些茫然了,苏越的【民国谍影】历史是【民国谍影】清楚的【民国谍影】,早年就留学日本,回国后,一直和日本人走得非常近,到处鼓吹日本的【民国谍影】文化和体制,可以说是【民国谍影】一个不折不扣的【民国谍影】汉奸,这样的【民国谍影】人怎么可能是【民国谍影】地下党?或者这一切根本都是【民国谍影】伪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