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接受任务(求月票)

第六百二十六章 接受任务(求月票)

  局座的【民国谍影】语气虽然平淡,却让黄贤正心中大惊,徐安才是【民国谍影】怎么死的【民国谍影】,他自然很清楚,还是【民国谍影】他交给卫良弼的【民国谍影】任务,由卫良弼亲自出马,下了狠手除掉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这件案子做得天衣无缝,可是【民国谍影】今天局座突然提到这件事,目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什么呢?

  黄贤正说道:“这件事我亦有耳闻,只是【民国谍影】局座不是【民国谍影】让边处长去处理了吗?他是【民国谍影】自己落水而亡,局座旧事重提,是【民国谍影】什么意思?”

  局座接着施加压力,说道:“忠信,徐安才怎么死的【民国谍影】,你我都清楚,常德地处长沙通往重庆的【民国谍影】必经之路,这个人又是【民国谍影】贪得无厌,敛财无度,当然是【民国谍影】死有余辜。

  只不过当时卫良弼就在附近的【民国谍影】五十七师查处军饷失窃案,你说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很巧?”

  “这不过是【民国谍影】个巧合罢了!局座多心了!”黄贤正自然是【民国谍影】把嘴咬死,反正没有确凿的【民国谍影】证据,可以证明是【民国谍影】卫良弼动的【民国谍影】手,自然是【民国谍影】不肯认的【民国谍影】。

  “当然只是【民国谍影】个巧合!哈哈,是【民国谍影】忠信你多心了!”局座哈哈一笑,接着他的【民国谍影】脸色变得郑重起来,“我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你们走私渠道做的【民国谍影】多大我不管,我不多要一分钱,至于徐安才怎么死的【民国谍影】我也不管,不过是【民国谍影】一个酒囊饭袋之徒,我只要忠信你答应,让志恒出手把这十亿法币给销毁了,大家一切照旧,你看怎么样?”

  黄贤正心中一苦,自己到底还是【民国谍影】斗不过这头恶狼,被他拿捏得死死的【民国谍影】。

  “局座,不是【民国谍影】我不肯松口,只是【民国谍影】这次的【民国谍影】任务太过于凶险,志恒若是【民国谍影】有个意外,上海情报科可就难保全了,我们的【民国谍影】损失可就太大了!”黄贤正最后再试图改变局座的【民国谍影】想法。

  “你不用担心,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事情能够难得住他宁志恒,我对他充满了信心,再说这一次是【民国谍影】情非得已,我保证下一次绝不让志恒再冒险出手!”

  黄贤正看事情已经无可挽回,终于无奈地说道:“好吧,只好如此,任凭局座定夺吧!”

  宁志恒很快就接到总部的【民国谍影】电文,内容和他预想的【民国谍影】一样,销毁法币的【民国谍影】任务还是【民国谍影】交到他的【民国谍影】手上了,好在他对此早有准备,也并不觉得意外。

  其实对于阻止日本人印刷法币的【民国谍影】计划,宁志恒早就有自己的【民国谍影】想法,他觉得完成任务,并不一定要去销毁法币。

  他只需要推迟法币印刷成功的【民国谍影】时间,就可以让日本人的【民国谍影】这一次阴谋破产。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民国谍影】国统区内流通的【民国谍影】法币正在迅速贬值。

  两年前,也就是【民国谍影】一九三七年淞沪会战爆发前夕,国民政府的【民国谍影】法币发行总额不过十四亿余元,那个时候的【民国谍影】法币是【民国谍影】最为坚挺的【民国谍影】时期。

  可是【民国谍影】随着战争爆发,日本全面侵华,日本人为了破坏中国国统区的【民国谍影】后方经济,在日本占领区强行以日本发行的【民国谍影】军票收购法币,或者自己进行走私物资套现法币,然后再送往上海,从中国政府开设的【民国谍影】银行兑取英美等国的【民国谍影】外汇。

  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民国谍影】手法,让中国政府吃了大亏,最后在一九四零年,也就是【民国谍影】一年之后,国民政府取消无限制外汇买卖,于是【民国谍影】法币的【民国谍影】价值开始直线下跌。

  之后的【民国谍影】法币价值更是【民国谍影】跌得惨不忍睹,到解放战争之时,法币发行额竟达到六百万亿元以上,等于抗日战争前的【民国谍影】近五十万倍,物价上涨四千万倍,法币体系终于彻底崩溃。

  当时曾经有造纸厂以低面额的【民国谍影】法币作为造纸的【民国谍影】原料而获利,也就是【民国谍影】所谓的【民国谍影】钞票不如纸,这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真实存在的【民国谍影】。

  现在是【民国谍影】一九三九年的【民国谍影】二月,法币已经开始下跌的【民国谍影】厉害,打个比方说,一百元法币,在一九三七年,可以买两头牛,那么现在最多可以买一头猪,到明年,也就是【民国谍影】一九四零年,最多就是【民国谍影】一袋面粉的【民国谍影】价钱,到了一九四二年,勉强可以买一只鸡,一九四五年,可以买两个鸡蛋,最后到了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夕,连一张纸都买不到了。

  而这一次日本人缴获的【民国谍影】半成品法币,都是【民国谍影】十元面值的【民国谍影】,就现在而言还是【民国谍影】一笔天文数字的【民国谍影】巨款,用来击垮国统区的【民国谍影】经济还是【民国谍影】勉强可以做到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在一年以后,中国政府因为通货膨胀,发行大面值的【民国谍影】法币之后,这十亿法币最多也就算是【民国谍影】一笔巨款,破坏力就寥寥无几了。

  所以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思路并不是【民国谍影】要冒大风险去销毁法币,他只需要推迟对方印刷成功的【民国谍影】时间,最好能够推迟到明年,中国政府取消外汇买卖制度之后,那这十亿法币即便是【民国谍影】印刷成功,投入到国统区里也起不了多大的【民国谍影】作用。

  而推迟印刷法币,有很多种方法,目前就有一个最简便的【民国谍影】方法,那就是【民国谍影】直接将日本政府雕刻的【民国谍影】十元法币面值的【民国谍影】雕版给毁了。

  要知道一块雕版的【民国谍影】制成是【民国谍影】非常不容易的【民国谍影】,它需要雕刻技艺极为高深的【民国谍影】雕刻大师,在显微镜下一点一点的【民国谍影】雕刻而成,任何一点失误都会导致整个雕版不可挽回的【民国谍影】损坏,成功率非常的【民国谍影】低,有时候一块雕版的【民国谍影】完成需要将近一年的【民国谍影】时间。

  所以宁志恒一开始就把主意打到了这块雕版上面,还有十天,何思明就会把日本的【民国谍影】雕刻宗师神田玉山接到上海,随行带来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那一块已经快要接近完成的【民国谍影】雕版。

  自己作为日本海外艺术界的【民国谍影】新秀,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民国谍影】接触这位雕刻宗师,并寻找机会毁掉他雕刻的【民国谍影】法币雕版,这样等他再重新雕刻出一块雕版,法币的【民国谍影】快速贬值就已经开始了。

  如果无法损坏雕版,那就干脆刺杀了神田玉山,让他们重新选择雕刻大师,这样也可以推迟一段时间。

  如果这些都做不到,那就只能冒险去销毁这批法币了,当然这只是【民国谍影】作为最后的【民国谍影】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他是【民国谍影】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的【民国谍影】,毕竟印刷基地实在不易强攻,里面又防范严密,就算是【民国谍影】自己亲自出手,也很难成功得手。

  但是【民国谍影】必要的【民国谍影】准备工作还是【民国谍影】要做的【民国谍影】,他需要知道段铁成和王汉民手中有没有关于图书大楼的【民国谍影】资料,他不相信以这两个人的【民国谍影】经验,事先没有做一点准备工作,就开始采取行动。

  他们手上一定有自己需要的【民国谍影】东西,必须要把东西取过来,那么由谁来取呢?

  自己当然不能够出面,最好的【民国谍影】方法是【民国谍影】上海情报科科长霍越泽出面,这样名正言顺,事情交代清楚,段铁成和王汉民才会心甘恰久窆啊块愿把资料交出来,至于怎么处置二人,那就是【民国谍影】总部的【民国谍影】事情了。

  只是【民国谍影】现在日本人正在进行全城搜查,租界通往上海市区的【民国谍影】通道也被封锁,霍越泽一时也无法进入上海市区,这件事还是【民国谍影】要等这阵风头过去再说。

  宁志恒沉下心来静静的【民国谍影】等候,日本人在上海市区内封锁街道,大肆搜查,搜查进行了整整三天,把整个上海市翻了一遍,可是【民国谍影】仍然没有找到这伙中国特工们的【民国谍影】踪迹,倒是【民国谍影】抓了不少无辜的【民国谍影】流动人口,被送往宪兵司令部严加审讯。

  把一个人口将近三百万的【民国谍影】城市封锁三天,这已经是【民国谍影】日本人做到的【民国谍影】极限了,再封锁下去,影响就太大了,最后军方终于下令,解除上海封锁令,城市里又恢复到往日的【民国谍影】秩序。

  霍越泽在接到命令后,第一时间过了苏州河,进入到上海市区,和段铁成等人见了面。

  面粉厂的【民国谍影】一处房间里,霍越泽和段铁成,王汉民相对而坐。

  “段处长,王站长,霍某此次前来,主要的【民国谍影】事情有两点,第一是【民国谍影】通报总部对你二人的【民国谍影】处置!”霍越泽轻声说道。

  段铁成和王海明听到这里,顿时心头一紧,他们躲藏的【民国谍影】这几天,除了担心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搜查之外,就是【民国谍影】担心总部对二人此次行动失败的【民国谍影】处置,以局座的【民国谍影】为人,对于行动失败,玩忽职守的【民国谍影】人员向来是【民国谍影】不会手软的【民国谍影】,这一次两个人犯了如此大错,其结局是【民国谍影】不容乐观的【民国谍影】。

  “不知总部对我二人的【民国谍影】处置是【民国谍影】什么?”段铁成低声问道。

  霍越泽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请二位放心,这一次总部对二位颇为体谅,也是【民国谍影】知道此次任务行动难度较大,你们也是【民国谍影】迫不得已,总部命令,段处长接到命令之后,返回重庆总部等候处分,王站长通报申饬,许戴罪立功,依然留守上海,重建情报站。”

  霍越泽的【民国谍影】话让两个人都神情一松,心里的【民国谍影】这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这几天来,他们都一直为此提心吊胆,生怕躲过了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搜查,也躲不过局座的【民国谍影】严厉处置,不是【民国谍影】性命难保,就是【民国谍影】和郑宏伯一样关入大牢,渡此余生。

  “多谢了,霍科长,这一次我们犯下如此大错,原本不指望局座开恩,可现在能够得到这个结果,王某是【民国谍影】感激涕零!”王汉民激动地一把握住霍越泽的【民国谍影】手,连连摇动,再次逃出生天,让他的【民国谍影】心情难以平复。

  段铁成却是【民国谍影】难掩忧愁之色,此次任务失败,作为特派专员,他难辞其咎,这一次回到总部,不知道结果将会对他如何处置,不过,很明显是【民国谍影】留了他一条性命,以后的【民国谍影】事情再做打算吧。

  “霍科长,我想知道,销毁法币的【民国谍影】任务接下来交给谁来接手?”段铁成问道。

  此次任务没有完成,他还是【民国谍影】心中不甘。

  霍越泽看了看他,淡然一笑,说道:“总部把这项任务交给了我,所以我这一次来还有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民国谍影】二位要把你们之前侦查的【民国谍影】情况,向我作一个通报,把已知的【民国谍影】资料交给我。”

  段铁成和王汉民相视一眼,都是【民国谍影】难掩惊讶之色,霍越泽在他们的【民国谍影】眼中,还是【民国谍影】一个后进晚辈,总部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民国谍影】任务交给他,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可是【民国谍影】现在他们两个人是【民国谍影】带罪之身,自然是【民国谍影】不敢多问。

  接下来段铁成将图书大楼的【民国谍影】简易结构图,和自己侦查到的【民国谍影】一些情况,详细向霍越泽作了说明。

  ____

  一本种田建设文,打造一个虚拟网游,让玩家为我打工。《我是【民国谍影】幕后大佬》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