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市长开口(求月票)

第六百一十一章 市长开口(求月票)

  就在宁志恒和身边的【民国谍影】盟友们相互亲切交谈之时。

  在上海市区南部的【民国谍影】一个公寓里,段铁成和王汉民正在给上海站行动队长魏学海安排具体的【民国谍影】行动任务。

  “我在宴会邀请名单上选定了三个攻击目标,你们分成三组进行刺杀。

  第一个目标,日本驻华领事馆参赞西村宏才,这个人在我们军统局的【民国谍影】档案里有备注,他是【民国谍影】领事馆负责收集情报的【民国谍影】情报主管。

  第二个目标,上海市参议员宣经义,淞沪大战之后,最早投靠日本人的【民国谍影】一批汉奸之一,我们早就想除了这个人。

  之所以选定这两个人,除了他们的【民国谍影】身份之外,重要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他们的【民国谍影】住所,都距离苏州河不远,你们在他们回家的【民国谍影】路上袭击得手之后,可以马上赶到苏州河北岸,我们在那里藏着两艘船只,你们可以马上渡过苏州河进入公共租界。

  现在我们重点要说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第三个目标,日本藤原会社会长藤原智仁!

  此人是【民国谍影】日本顶级贵族藤原家的【民国谍影】子弟,身份地位显赫,在日本军方影响力极深,有消息表明,此人也是【民国谍影】上海最大走私集团的【民国谍影】幕后人,暗中掌控着上海商界的【民国谍影】话语权,所以我要求你们集中力量,重点刺杀此人。

  只要是【民国谍影】此人被刺杀,日本人一定会动起来,所有的【民国谍影】目光和注意力都会集中在他的【民国谍影】身上,这样,别动队那边的【民国谍影】进攻行动会顺利很多。

  而且这个人做事很低调,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身边的【民国谍影】保镖不多,也就是【民国谍影】六到七名保镖,我们得手的【民国谍影】几率会很大。”

  说到这里,段铁成用铅笔在地图上重重地画一个叉,重点说道:“我选定的【民国谍影】攻击位置在这里,在他回家的【民国谍影】必经之路上,通宜街的【民国谍影】后端位置,这段街道的【民国谍影】末端狭窄,两边有很多树木,可以为你们提供隐蔽,你们在这里堵住他的【民国谍影】归路,前后夹击完成刺杀行动,

  只是【民国谍影】有一点不好控制,他的【民国谍影】住所,在日本人聚集区的【民国谍影】中心位置,攻击位置周边就有一个警察局,枪声响起之后,我不能预测对方的【民国谍影】反应速度,所以你们完成攻击之后,必须要以最快的【民国谍影】速度撤离,千万不要被对方缠住。”

  魏学海点头说道:“请处座放心,我分出一半的【民国谍影】力量,集中刺杀藤原智仁,一定取了这个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狗命。”

  段铁成之所以冒险在日本人聚集区中心刺杀藤原智仁,虽然是【民国谍影】因为他的【民国谍影】身份特殊,只要动起手来,日本各方面都会不遗余力的【民国谍影】去救援。

  可是【民国谍影】王汉民却是【民国谍影】在一旁开口说道:“你们的【民国谍影】目标是【民国谍影】吸引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注意,保证销毁法币的【民国谍影】任务顺利完成,不是【民国谍影】一定要取了藤原智仁的【民国谍影】性命,不要本末倒置,能杀了他自然好,可是【民国谍影】如果刺杀难度较大,拖延的【民国谍影】时间太长,就必须马上放弃刺杀行动,及时撤离,按照我部署的【民国谍影】撤退方案,汇合地点只能你一个人知道,法租界这边要全面放弃,绝不能够再回去,你清楚了吗?”

  魏学海看了看段铁成和王汉民,他是【民国谍影】王汉民的【民国谍影】老部下,自然知道应该听从谁的【民国谍影】指挥,于是【民国谍影】躬身说道:“是【民国谍影】,一定按照您的【民国谍影】命令行事!”

  而这个时候,日本特高课也已经得到了潜伏小组组长上村晃平的【民国谍影】汇报。

  “课长,我们今天下午发现中国特工们开始陆续离开法租界,只是【民国谍影】他们的【民国谍影】人员太多,又都是【民国谍影】分批离开,我们的【民国谍影】监视人员太少,跟踪难度太大,并没有掌握他们的【民国谍影】具体行踪,不过我们可以肯定,他们已经都进入了上海市区,目前为止,我们的【民国谍影】监视人员只是【民国谍影】知道他们的【民国谍影】一部分人进入了上海市区的【民国谍影】南部地区。”

  说完他指了指墙上地图上的【民国谍影】一点,接着说道:“就在这里,在南四街一带,他们突然消失不见,我们判断在这里有他们的【民国谍影】一个隐蔽的【民国谍影】藏身之处。”

  上村晃平的【民国谍影】汇报让佐川太郎有些失望,不过,特高课在法租界里的【民国谍影】人手确实太少,只有那么几个监视人员,根本无法兼顾到这么多的【民国谍影】中国特工,好在佐川太郎知道,对方的【民国谍影】目标是【民国谍影】什么,最后也都要落到自己的【民国谍影】网中来。

  “好吧,你们继续监视这一带的【民国谍影】情况,不要打草惊蛇,我相信,今天晚上,这些中国特工们一定都会跳出来,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玩什么花样。”佐川太郎冷冷地说道,目光中的【民国谍影】蕴含着浓浓的【民国谍影】杀机。

  上村晃平躬身退了出去,佐川太郎沉思了片刻,又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浅井君,我是【民国谍影】佐川,今天晚上你们的【民国谍影】巡逻队要加强对苏州河的【民国谍影】巡逻,一旦发生意外,你们要果断处置,不能让一个人逃回租界地区。”

  双方都在调兵遣将时候,时间也一点一点的【民国谍影】过去,上海市长苏越的【民国谍影】生日晚宴,也慢慢进入到了尾声。

  宁志恒正在和身边的【民国谍影】几位军官交谈的【民国谍影】时候,身为主人家的【民国谍影】苏越来到宁志恒面前,笑着说道:“藤原君,我这里招待不周,还请你不要介意。”

  宁志恒微微地一笑,开口说道:“苏市长太客气了,今天的【民国谍影】宾客如云,可见你在上海市民中的【民国谍影】威望是【民国谍影】有目共睹的【民国谍影】,藤原也是【民国谍影】钦佩之至。”

  苏越哈哈一笑,上前低声说道:“一直以来,和藤原君都没有好好地叙谈一次,不知道现在藤原君有没有时间?”

  宁志恒一愣,苏越想和自己单独叙谈,这是【民国谍影】有什么事情吗?

  不过他马上点头答应道:“当然可以!”

  说完,向身边的【民国谍影】胜田隆司和其他几位军官点头示意,起身和苏越上了楼,来到苏越的【民国谍影】书房之中。

  苏越殷勤的【民国谍影】将宁志恒让在上座,并亲手为宁志恒砌上一杯茶水。

  宁志恒看着苏越,不禁笑道:“苏市长,有什么事情就敬请直言,不必客套!”

  苏越斟酌了一下,笑呵呵的【民国谍影】说道:“藤原君真是【民国谍影】快人快语,那我也就直言相告,其实请你一叙,主要还是【民国谍影】因为我的【民国谍影】一点私事。”

  “哦,请讲!”

  “藤原君,你可能不太清楚,我之前在上海一直都有自己的【民国谍影】一些产业,但主要经营的【民国谍影】还是【民国谍影】药品,可是【民国谍影】自从皇军全面占领上海之后,药品的【民国谍影】生意是【民国谍影】一落千丈,我的【民国谍影】损失是【民国谍影】很大的【民国谍影】,不过好在还可以从今川商会那里进口一些货源,目前也只能说是【民国谍影】勉强维持,可是【民国谍影】这一段时间以来,今川商会突然倒闭,市面上的【民国谍影】药品货源也急剧减少,现在已经无以为续,我知道藤原君目前掌控着上海所有的【民国谍影】药品货源,这才厚颜向藤原君开口,能不能从你这里进一些药品,不然这生意是【民国谍影】真做不下去了!”

  原来苏越在上海一直经营着药品生意,因为在这个时期,药品是【民国谍影】属于暴利行业,获利不少。

  可是【民国谍影】就在前段时间,整个药品市场突然出现了大地震,所有的【民国谍影】货源都被藤原会社掌握在手,并且只放出了一点不多的【民国谍影】货量,各大走私公司的【民国谍影】散货下线们一时间都是【民国谍影】货源吃紧,苏越名下的【民国谍影】商行就是【民国谍影】其中之一。

  这种情况让苏越也是【民国谍影】措手不及,不过好在他和宁志恒之前因为胜田隆司的【民国谍影】关系打过交道,算是【民国谍影】不错的【民国谍影】朋友,于是【民国谍影】今天借着此次生日晚宴的【民国谍影】机会,想和宁志恒讨要一些药品的【民国谍影】份额。

  听完苏越这番话,宁志恒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将大量的【民国谍影】管制货物运出上海,导致上海本地的【民国谍影】货源紧缺。

  之前特工侦缉处的【民国谍影】闻浩就已经向何思明提出过相同的【民国谍影】怀疑,自己动作有些过大,导致上海本地的【民国谍影】买家们都坐不住了。

  宁志恒这几天也正准备慢慢开始恢复上海本地的【民国谍影】货源供应,最起码也要维持正常的【民国谍影】市场需求,不能太操之过急了。

  再说苏越毕竟不同于一般人,就是【民国谍影】看在胜田隆司的【民国谍影】面子上,自己也必须要答应。

  宁志恒笑着说道:“原来是【民国谍影】如此,都是【民国谍影】我手下人做事太过操切,没有想到影响到了苏市长的【民国谍影】生意,你放心,这都是【民国谍影】小事情,我马上安排此事,你尽可以安排人去我的【民国谍影】会社,找平尾洽谈,一定让苏市长满意。”

  看到宁志恒答应的【民国谍影】如此爽快,苏越脸色一喜,他赶紧双掌合十,上前感谢说道:“多谢藤原君了,我明天就安排人过去,一切拜托了!”

  宁志恒摆手笑道:“苏市长,以后你想要货,可以直接向我的【民国谍影】会社拿货,这点小事,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你是【民国谍影】胜田君的【民国谍影】同窗,大家都是【民国谍影】自己人,我们有什么话尽可以直说,不必太客气!”

  “一定,一定,都是【民国谍影】自己人,自己人!”

  交谈之后,宁志恒看时间不早了,便站起身来,苏越急忙将他送至楼下。

  不多时,等苏越再次回到书房时,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民国谍影】男子。

  这位就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经理人,也就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表弟秦乐池,苏越名下的【民国谍影】生意,一向由他这位表弟打理。

  “表哥,事情谈得怎么样了?藤原答应给我们供货了吗?”秦乐池急切的【民国谍影】问道。

  这段时间他为了寻找药品,到处奔走,可是【民国谍影】到处都是【民国谍影】货源紧张,这才只好让表哥亲自出头,向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幕后老板直接要货。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