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听取汇报(求月票)

第五百九十四章 听取汇报(求月票)

  宁志恒看着依偎在身旁的【民国谍影】左柔,不禁轻叹了一声,轻轻拍了拍左柔的【民国谍影】小手,温言说道:“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心中总是【民国谍影】不踏实,对什么人都要防着一手,这可能是【民国谍影】天性使然,我自己也无法控制。

  小柔,我心中的【民国谍影】秘密太多,真的【民国谍影】很难和人诉说,不过你放心,我不能信誓旦旦的【民国谍影】骗你说,我对你是【民国谍影】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民国谍影】信任,但我可以保证,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你更接近我的【民国谍影】心,如果老天必须让我选择一个人和我分享这些秘密,那个人只能是【民国谍影】你,不会有其他人!”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简单直白,绝对算不上是【民国谍影】甜言蜜语的【民国谍影】情话,但是【民国谍影】确实出自自己的【民国谍影】真心,他的【民国谍影】性格过于深沉而内敛,不会对左柔表达出缠绵的【民国谍影】爱意,但是【民国谍影】话语间的【民国谍影】意思已经非常明白,像一股温暖的【民国谍影】泉水在左柔的【民国谍影】心中流过,她的【民国谍影】脸上露出甜蜜的【民国谍影】微笑,宛如一朵盛开的【民国谍影】玫瑰。

  两个人依偎多时,这才分开,宁志恒又去将所有的【民国谍影】木箱都打开,和他猜想的【民国谍影】一样,另外三口箱子里,也都是【民国谍影】珍贵的【民国谍影】古玩珍宝,书画珍藏,每一件都堪称精品,这个宝藏的【民国谍影】价值巨大,简直难以估计。

  左柔是【民国谍影】情报科的【民国谍影】财务总管,每日过手的【民国谍影】资金都是【民国谍影】数额巨大,对这些财富却是【民国谍影】没有多少欣喜,她大致估算计了一下这六箱金条的【民国谍影】价值,初步估算在一百二十万美元左右,这几乎情报科半年的【民国谍影】走私利润了,至于那四箱珍贵古玩,书籍字画,其中的【民国谍影】价值却是【民国谍影】难以估算,反正也都是【民国谍影】要准备送走的【民国谍影】。

  “下一批古董什么时候运走?”左柔看着这地下室里满满的【民国谍影】珍藏,转头向宁志恒问道。

  “还是【民国谍影】过一段时间,两个月之后吧,一次也不要送太多,我稍后给你选出一批,你安排运走!”宁志恒说道。

  送礼也是【民国谍影】一门学问,并不是【民国谍影】送的【民国谍影】越多越好,一次性将所有的【民国谍影】珍藏都送出去,固然让黄贤正欣喜若狂,可是【民国谍影】人心就是【民国谍影】难测,期望值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当他认为宁志恒收集这些宝贝过于容易,以后再送的【民国谍影】时候,如果不能达到他的【民国谍影】预期,效果反而是【民国谍影】负数。

  也不能全送精品,毕竟精品难寻,相互参差着运输,才会让黄贤正每一次都有惊喜的【民国谍影】感觉。

  只有这样细水长流,才会让黄贤正认为宁志恒是【民国谍影】在努力地收集这些古董珍玩,源源不断的【民国谍影】送至重庆,这才会认为宁志恒已经尽了全力孝敬自己。

  左柔无奈地笑道:“黄副局长这个算盘打得响,他每年少要了我们十万美元,可光这些宝贝就足以补偿他了,他可是【民国谍影】不亏!”

  宁志恒哈哈一笑:“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这样,不过这些宝贝与其流落在外,还不如送给黄副局长!”

  宁志恒和左柔出了地下室,这个时候霍越泽闻讯后,赶来向宁志恒报到。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书房里,霍越泽将手中的【民国谍影】文件递交给宁志恒,轻声汇报道:“处座,这是【民国谍影】前一段时间,您让我在情报网里收集的【民国谍影】消息,法国人给了一份情报,有迹象表明,日本人在广东接触闽粤绥靖军司令黄继善,应该是【民国谍影】在做策反工作,但是【民国谍影】他们的【民国谍影】鼹鼠无法得到更准确的【民国谍影】消息!”

  佐川太郎果然是【民国谍影】在广东搞事情,日本特高课负责的【民国谍影】一项主要工作,就是【民国谍影】搞策反,基本上针对中国政府和军队的【民国谍影】策反工作都是【民国谍影】由他们来完成的【民国谍影】,主要原因就是【民国谍影】因为他们在中国内地的【民国谍影】基础非常好,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布下棋子,以中国谍报部门目前的【民国谍影】能力根本无法察觉出来,这才让他们屡屡得手。

  自从接到何思明的【民国谍影】消息,宁志恒就命令霍越泽散出消息,收购关于广东和福建两省的【民国谍影】军事情报,这一次终于有了结果。

  宁志恒自然会将消息上报给军统局总部,不过对此事,宁志恒并不抱乐观的【民国谍影】态度,因为目前来说,广东和福建的【民国谍影】中国军队,全部都是【民国谍影】地方部队的【民国谍影】,中日全面开战之前,还能够勉强听从中央政府的【民国谍影】指令,但随着时间的【民国谍影】推移,日军的【民国谍影】兵锋越来越盛,将中央政府一直逼到遥远的【民国谍影】重庆,中央政府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广东和福建的【民国谍影】掌控力。

  而日军随着占领区越来越大,有限的【民国谍影】兵力已经捉襟见肘,他们要集中优势兵力继续追着中国政府攻击,所以又采用了以前的【民国谍影】老手法,那就是【民国谍影】以华制华,开始招降摹久窆啊壳些意志不坚定的【民国谍影】中国军队将领,将他们的【民国谍影】力量收为己用。

  黄继善是【民国谍影】华南地区实力最强的【民国谍影】地方军阀之一,手下数万军队,盘踞在广东和福建省,自然就成为了日本特高课的【民国谍影】重点目标。

  现在可不是【民国谍影】半年前,那个时候中央政府还入驻武汉,勉强有能力控制华中和华南局势,可是【民国谍影】现在就根本谈不到了。

  可以说就算这个情报汇报上去,中央政府也无力控制黄继善,不过是【民国谍影】徒劳而已。

  宁志恒接过文件轻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时局恶劣如此,这些不过都是【民国谍影】早晚的【民国谍影】事情,我们只能是【民国谍影】尽力而为了。”

  说到这里,他又开口问道:“王汉民这段时间有什么动静?销毁法币的【民国谍影】行动还没有展开吗?”

  宁志恒虽然让霍越泽撤销了对上海站人员的【民国谍影】监视,可是【民国谍影】对王汉民的【民国谍影】监视一直没有断,日本人如今在上海的【民国谍影】力量越发的【民国谍影】强大,他生怕这些人给自己惹出麻烦,总要有所防范。

  霍越泽赶紧汇报道:“王汉民这段时间频繁的【民国谍影】和他的【民国谍影】情报员接触,在四处打听情况,我们的【民国谍影】人发现了一个新面孔!”

  “新面孔?”

  “对,我接到消息后,亲自去看了看,原来就是【民国谍影】南京时期,总部情报科情报三组组长段铁成,他一直是【民国谍影】边副科长的【民国谍影】心腹,听说现在已经高升为情报一处的【民国谍影】副处长。”

  霍越泽加入军事情报调查处时间很长,也一直都是【民国谍影】在南京总部任职,期间和段铁成也见过几次面,当然因为地位悬殊,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可两人再见面时,霍越泽还是【民国谍影】一眼就认出了此人的【民国谍影】身份。

  “段铁成?”宁志恒听到这个名字一愣,他虽然和段铁成没有打过交道,可是【民国谍影】也知道这个人,军统局成立大会时候,此人的【民国谍影】排位就在自己的【民国谍影】身后不远,没有想到竟然出现在上海。

  “不用说,一定是【民国谍影】来主持销毁法币的【民国谍影】行动,王汉民此人谨慎有余,能力不足,难以当此大任,局座心里还是【民国谍影】有数的【民国谍影】,把段铁成派来,也是【民国谍影】应对得法,我之前还一直担心王汉民这一次难过这一关,现在看来但还是【民国谍影】有些希望了。”

  霍越泽笑着说道:“处座,这样也好,他们能够把这件事情解决,就省得我们出手了,这可是【民国谍影】一件棘手的【民国谍影】事情!”

  宁志恒也是【民国谍影】点头说道:“我们先不管这件任务,静观以后的【民国谍影】发展吧,对了,这一次你做的【民国谍影】不错,将日本的【民国谍影】潜伏小组一网打尽,给了日本人一个狠狠的【民国谍影】教训,接下来的【民国谍影】工作还要继续,不是【民国谍影】说他们还有两支潜伏小组吗?现在有没有发现?”

  霍越泽清除日本潜伏小组的【民国谍影】时候,宁志恒已经去了上海市区,霍越泽只好通过电报向宁志恒汇报,并没有当面汇报具体情况。

  现在听到宁志恒问起,他赶紧回答道:“处座过奖了,可惜最后还是【民国谍影】跑了那个为首的【民国谍影】岩井之介,这个人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一个极为狡猾的【民国谍影】特工,他竟然仅凭几张旧报纸就找到了我们的【民国谍影】漏洞,在我们准备伏击他的【民国谍影】时候,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迅速逃离,我们最后也没有抓到他!”

  宁志恒摆了摆手,身子向后一仰,慢吞吞的【民国谍影】说道:“此人能够让郑宏伯的【民国谍影】上海站全军覆每没,能力自然是【民国谍影】有的【民国谍影】,以后要对他多加提放,还有一件事,这一次行动中,我们的【民国谍影】情报员陈东升已经暴露,这样他就不能再留在上海了,马上把他调回总部。”

  陈东升就是【民国谍影】荣浩的【民国谍影】真实姓名,宁志恒记忆力惊人,能够清楚的【民国谍影】记忆自己手底下每一个情报特工的【民国谍影】真实姓名,档案,还有他的【民国谍影】掩饰身份。

  霍越泽知道处座的【民国谍影】做事风格一向缜密,绝不给敌人有任何可乘之机,对于陈东升,他也是【民国谍影】有所安排的【民国谍影】。

  霍越泽点头答应道:“处座说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这段时间,陈东升一直在安全屋里没有露面,我也认为他不适宜在上海工作了,本来想着他送回重庆总部任职,可是【民国谍影】他…”

  “怎么?有问题吗?”宁志恒诧异的【民国谍影】问道。

  “这个小子吃猪油蒙了心,竟然在本地找了一个女人,现在那个女人怀了他的【民国谍影】孩子,如果把他送回重庆,只怕难逃军法制裁,那个女人和她腹中的【民国谍影】孩子我也无法安置,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还请处座处置!”

  霍越泽虽然也是【民国谍影】御下甚严,但陈东升到底还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袍泽兄弟,当年一起在浦东战场经历过炮火,现在又在敌后一起战斗这么长时间,所以一时也是【民国谍影】下不去手。

  宁志恒听到这里,不由得眉头皱起,一拍桌案,狠声骂道:“蠢货,他这是【民国谍影】在找死!”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