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又有目标(求月票)

第五百八十二章 又有目标(求月票)

  宁志恒走出办公室,这时守在门口的【民国谍影】随身秘书易华安迎了上来,问道:“会长,您是【民国谍影】要出去吗?”

  宁志恒摇了摇头,吩咐道:“我今天有些疲乏,先回家休息一下。”

  易华安赶紧说道:“好的【民国谍影】,我马上去安排。”

  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一摆手,再次说道:“不用,就我自己回去,谁也不用跟着。”

  易华安一愣,宁志恒平时身边都有人跟随保护,今天这是【民国谍影】怎么了?

  但是【民国谍影】他很快点头领命,转身出去安排。

  如今在上海,随着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发展壮大,慢慢地已经成为商界的【民国谍影】一艘巨轮,即便不以走私的【民国谍影】规模,就是【民国谍影】经营普通商品而言,藤原会社也是【民国谍影】发展迅速,很快成为规模最大的【民国谍影】几家贸易公司之一。

  当然这一切都和会长藤原智仁的【民国谍影】深厚背景是【民国谍影】分不开的【民国谍影】,所以说藤原智仁如今可说是【民国谍影】地位显赫,在上海的【民国谍影】高层中也是【民国谍影】颇有影响,尤其他此时的【民国谍影】身份是【民国谍影】一名日本贵族,这样就很容易成为中国抗日团体的【民国谍影】攻击目标,所以他的【民国谍影】出行必须要非常注意安全。

  以前出行,也就是【民国谍影】一辆轿车,一名司机和一个保镖随行,现在每一次进出都需要二辆轿车,二个司机和四名保镖随行。

  而作为上海有数的【民国谍影】大型商会,藤原会社其本身的【民国谍影】安保工作也是【民国谍影】不能忽视的【民国谍影】,宁志恒命令平尾大智在日本侨民里面征召了不少经过军事训练,并有一定技能的【民国谍影】青壮年,配备枪支武器,平时里就负责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安全工作。

  宁志恒随身六个保镖,都是【民国谍影】特意从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民国谍影】,每一个都有不错的【民国谍影】身手,还有一定的【民国谍影】文化程度,都是【民国谍影】经过训练的【民国谍影】好手。

  宁志恒原本的【民国谍影】设想是【民国谍影】使用自己在情报科的【民国谍影】行动人员负责自己的【民国谍影】护卫工作,但是【民国谍影】考虑再三,还是【民国谍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藤原智仁这个日本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哪怕是【民国谍影】自己身边的【民国谍影】嫡系,敌我双方的【民国谍影】残酷斗争,也不能完全保证其绝对的【民国谍影】忠诚。

  而使用日本人护卫,就有很多便利之处,首先是【民国谍影】语言上不用担心出问题,其次是【民国谍影】安全也能得到保证,毕竟在这些日本侨民的【民国谍影】眼中,自己是【民国谍影】拥有庞大财富集团,地位显赫的【民国谍影】贵族阶层,这样更容易得到他们的【民国谍影】效忠,自己的【民国谍影】身份也不用担心泄露,权衡之下还是【民国谍影】利大于弊的【民国谍影】。

  平时宁志恒出行都是【民国谍影】司机保镖齐全,可是【民国谍影】今天宁志恒却选择低调出行,易华安对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命从来都是【民国谍影】绝对服从,不打折扣,所以只好听从宁志恒安排。

  宁志恒没有开自己的【民国谍影】轿车,而是【民国谍影】徒步向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中走去。

  此时已经是【民国谍影】一九三九年的【民国谍影】一月,时值寒冬腊月,就算上海并不像北方那样寒冷,但街道上的【民国谍影】寒风还是【民国谍影】潮湿阴冷,宁志恒将大衣领子竖了起来,戴上礼帽,迈步在上海街头。

  藤原会社距离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别墅有一段距离,步行也要四十分钟左右,他的【民国谍影】脚程很快,一路之上看着街道上的【民国谍影】行人,仔细观察着每一处房屋店铺,一直来到新乐公园的【民国谍影】门口。

  今天宁志恒来到这里,是【民国谍影】想寻找农夫夏德言的【民国谍影】踪迹,新乐公园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和农夫约定好的【民国谍影】地点,农夫来到上海之后将会在这附近开设一个新的【民国谍影】青石茶庄。

  宁志恒之所以选定这个位置,因为是【民国谍影】这个公园和宁志恒的【民国谍影】住宅相距不远,是【民国谍影】附近比较大的【民国谍影】景区之一,如果有重要的【民国谍影】情报需要联络的【民国谍影】话,自己可以及时传递给农户。

  宁志恒左右看了看周围的【民国谍影】行人,选择了一下方向,再次迈步在街道上寻找。

  自己回到上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民国谍影】他几次来新乐公园附近都没有找到新开设的【民国谍影】青石茶庄。

  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也知道,自己是【民国谍影】有些心急了,民国时期的【民国谍影】交通并不发达,从重庆万里迢迢来到上海,路途是【民国谍影】要花费很长的【民国谍影】时间,尤其是【民国谍影】正值战争时期,双方的【民国谍影】交火对抗时有发生,占领区的【民国谍影】地域也时刻变化着,兵荒马乱,路上并不安全。

  宁志恒之所以能够快速回到上海,那是【民国谍影】因为他有专用的【民国谍影】渠道和专用人员护送,比普通人要方便的【民国谍影】多,也安全得多。

  农夫来到上海肯定比自己要晚到不少时间,而且上海这里寸土寸金,租赁商铺和装修门面,布置进货渠道等等,总之开设茶庄也不是【民国谍影】一件简单的【民国谍影】事情。

  所以宁志恒估算着时间,今天抽时间再一次来到新乐公园附近,开始寻找农夫的【民国谍影】踪迹。

  新乐公园附近的【民国谍影】地域很大,包括有三条街区,上海的【民国谍影】商业发达,街边遍布着各种商铺,宁志恒边走边看。

  好在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运气不差,终于让他在一处街角看见了一个正在装修的【民国谍影】崭新店面,里面有几名工人正在忙碌着,店面的【民国谍影】招牌还没有挂出来,应该是【民国谍影】还在制作中,但是【民国谍影】能清楚的【民国谍影】看见夏德言正在店里面,指挥装修工人布置程设。

  “把牌子再摆正一点,向右一点,再向右一点,对,就是【民国谍影】这里!”

  “小兄弟,你手轻一些,这可都是【民国谍影】上好的【民国谍影】茶罐,我花了大价钱定制的【民国谍影】。”

  看着夏德言忙碌的【民国谍影】身影,宁志恒终于把心放了下来,夏德言迟迟没有来到上海,他还一直担心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在路上出现了意外,现在看来一切还算顺利。

  确定了青石茶庄的【民国谍影】位置和农夫夏德言的【民国谍影】落脚之处,宁志恒不再耽误,转身向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中走去。

  夏德言并没有注意到店铺外面的【民国谍影】情况,他指挥着工人抓紧施工,从重庆来上海的【民国谍影】这一路,他走得并不顺利,路上耽误了不少的【民国谍影】时间,一来到上海,便马上着手开设青石茶庄,以便能够尽早的【民国谍影】联系到影子。

  “夏老板,你这店后面为什么一定要开个后门,其实是【民国谍影】没有必要,反而还容易招贼…”一个施工人员从后屋走了出来,有些疑惑的【民国谍影】问道。

  夏德言笑着解释道:“我多年的【民国谍影】习惯,喜欢前后通透,你就按我说的【民国谍影】做就好了!”

  上海法租界里的【民国谍影】一处公寓里,张浦和正在和自己的【民国谍影】情报上线廖清林低声商谈着。

  “队长,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行动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行动组做的【民国谍影】吧?事前怎么一点预兆都没有,我还可以配合一下!”张浦和说道。

  廖清林笑着说道:“具体的【民国谍影】行动之前,我也没有接到通知,这次行动是【民国谍影】突发性的【民国谍影】,和我们没有太大的【民国谍影】关系,你说一说,法租界里现在是【民国谍影】什么状况?”

  “日本人正在法国领事馆交涉,不过是【民国谍影】些官面文章,伤不到我们的【民国谍影】筋骨,我已经把案情报告都交上去了,日本人不会有什么收获,但是【民国谍影】那个活口岩井之介被日本人领走了,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张浦和把自己知道的【民国谍影】情况都叙说了一遍。

  “还有一件事,我们监视的【民国谍影】孙广林和田安意,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反常的【民国谍影】举动,跟踪的【民国谍影】兄弟们也没有发现他们和任何人接头,这按理说不应该呀!”

  廖清林听到他的【民国谍影】话,也是【民国谍影】忍不住疑惑的【民国谍影】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民国谍影】事情,十多名日本特工被杀,他们应该会向他们的【民国谍影】上级汇报。”

  说到这里,他思考了片刻:“会不会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判断方向有错误,他们的【民国谍影】身份也许有问题,但不一定是【民国谍影】日本特工。”

  可是【民国谍影】张浦和却不同意他的【民国谍影】观点,他对自己的【民国谍影】眼光非常自信,孙广林和田安意出现的【民国谍影】时间太过于巧合,正好和日本人潜伏进入法租界的【民国谍影】时间大致相同,身上又有不少的【民国谍影】疑点,这些都需要一个合理的【民国谍影】解释。

  张浦和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还是【民国谍影】坚持认为,这两个人的【民国谍影】身份是【民国谍影】有问题的【民国谍影】,我现在在想,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民国谍影】事情,如果这两个人真是【民国谍影】日本的【民国谍影】特工,其实他可以不必汇报上级的【民国谍影】,因为他们很清楚,我们巡捕房一定会把详细的【民国谍影】案情通报给日本人,以免惹上麻烦,这样的【民国谍影】话,他们冒险和上线接头,是【民国谍影】没有必要的【民国谍影】,会不会是【民国谍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没有和上线联系。”

  廖清林略一点头,思索了一下,再次问道:“既然你坚持认为这两个人有问题,那就再监视一段时间看一看,确实搞清楚他们到底是【民国谍影】哪方面的【民国谍影】人马。”

  张浦和接着说道:“我前两天和雷达明聊天的【民国谍影】时候,询问过这两个人的【民国谍影】底细,他说这孙广林和田安意是【民国谍影】陈嘉平的【民国谍影】一个相好求他介绍来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这个女人的【民国谍影】同乡,我这两天派人打听了一下,陈嘉平这段时间跟一个名叫安如薇的【民国谍影】书寓头牌打得火热,据说花钱给她赎了身,这个安如薇出现在法租界的【民国谍影】时间也不长,也就是【民国谍影】在一个多月以前,这个时间太过于巧合了,我想对安如薇也进行监视,看一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问题?”

  廖清林马上提起了精神,又是【民国谍影】一个怀疑目标,点头答应道:“这件事情我来安排,我会马上上报组长,调派一些人手,对安如薇进行跟踪。”

  情况很快上报给了情报组长季宏义,引起他的【民国谍影】高度重视,于是【民国谍影】针对安如薇开始一番跟踪调查。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