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互相跟踪(求月票)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互相跟踪(求月票)

  吉田明真一听也吓了一跳,他可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大家都清楚,向阳号上走私的【民国谍影】全是【民国谍影】违禁的【民国谍影】管制物品,这件事情人家心知肚明也就罢了,可是【民国谍影】如果捅出去,把事情闹大无法收拾,无论是【民国谍影】各方面都无法交代,自己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民国谍影】,替罪的【民国谍影】羔羊。

  吉田明真赶紧向平尾大智解释道:“平尾君,何至于此,藤原会长日理万机,这点小事还是【民国谍影】不要麻烦他了,这样,我马上安排向阳号入港,大家都各退一步,如何!”

  北冈良子很是【民国谍影】无奈,她也不想闹得尽人皆知,毕竟蚀月计划事关重大,搞的【民国谍影】动静太大,容易引起各方面的【民国谍影】关注,再说她听这些人的【民国谍影】口气,那位藤原会长身份定然不简单,如果真是【民国谍影】藤原家的【民国谍影】子弟,特高课的【民国谍影】佐川课长都未必压得住,自己还是【民国谍影】要有所顾忌的【民国谍影】。

  她又看了看屋子外面,正在对峙的【民国谍影】手下特工和海关警卫,银牙一咬,决定忍下这口气。

  “好吧!我们退让一步,不过向阳号通过之后,就必须马上给我们安排,请多费心了!”

  “一定,一定,请北冈组长放心!”吉田明真马上答应道。

  听到北冈良子肯退让一步,吉田明真等一众海关军官也是【民国谍影】神情一松,赶紧开始指挥轮船入港。

  北冈良子挥了挥手,带队退出了指挥室,回到海码头继续等待。

  平尾大智虽然凭借着会长的【民国谍影】名头,吓退了这些特高课特工,心中却是【民国谍影】郁闷难平,被人用枪指着威胁,他平时如何受得了这样的【民国谍影】气,于是【民国谍影】心中暗自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向会长狠狠的【民国谍影】告上一状,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民国谍影】女人吃点苦头。

  他在这里心中盘算着,可是【民国谍影】回到海关码头的【民国谍影】北冈良子又何尝不是【民国谍影】如此,她也是【民国谍影】背景深厚,心高气傲的【民国谍影】人物,这么多年来,背靠着老师土原敬二这座靠山,无论做什么事情也是【民国谍影】无往不利,得心应手,今天吃了这个亏,又如何肯轻易罢休!

  她转头对身边的【民国谍影】情报队长吉本一郎吩咐道:“你去盯着向阳号,看一看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货物究竟是【民国谍影】什么货物?卸船之后被运往了何处?我倒要看一看,他们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民国谍影】勾当!”

  北冈良子深知自己所处的【民国谍影】特高课,对军方确实没有多大的【民国谍影】约束力,可是【民国谍影】对于民间的【民国谍影】商业公司和会社,正是【民国谍影】他们的【民国谍影】管辖范围,如果对方真的【民国谍影】有什么不对,自己也可以抓住一些把柄,到时候说不得要给对方一些厉害,佐川课长虽然有所顾忌,可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老师可是【民国谍影】日本在华特高课最高课长,最大的【民国谍影】特务头子土原敬二,也未必怕了对方。

  向阳号在海关的【民国谍影】指挥下,直接进入了港口,并免于检查,很快就进入了黄浦江江域,来到了法租界的【民国谍影】码头卸货,这一切都被远远监视的【民国谍影】吉本一郎看在眼中。

  之后入港的【民国谍影】吉野丸,来到海关码头之后,北冈良子也顺利地从押送的【民国谍影】海军情报部门手中,接手了这批法币和印钞机,装上卡车之后,一路向特高课驶去。

  只是【民国谍影】他们也没有注意,在他们的【民国谍影】身后,远远地吊着一辆轿车,宁志恒早就安排在市区潜伏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在海关码头等各处守候着,他要知道具体是【民国谍影】谁接手了这批法币,还有安置法币和印钞机的【民国谍影】具体位置。

  于是【民国谍影】敌我双方都对自己的【民国谍影】目标进行了暗中跟踪和调查,一场无形的【民国谍影】较量正式展开。

  当天晚上,北冈良子正在听取吉本一郎的【民国谍影】汇报。

  “组长,我一直跟着向阳号到了法租界里惠岸码头,他们在那里卸了货,具体的【民国谍影】货物不清楚,他们装卸的【民国谍影】时候都不让人靠近,不过我花钱买通了一个码头上的【民国谍影】管事,他说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货物发放的【民国谍影】很频繁,每隔十天左右就有一艘货轮到港,货单上登记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粮食,木材,可是【民国谍影】要求码头工人装卸的【民国谍影】时候都非常小心,给的【民国谍影】工钱也高,我判断绝不是【民国谍影】粮食和木材。”吉田一郎汇报道。

  果然是【民国谍影】这样!北冈良子冷冷地一笑,这个藤原会社一定是【民国谍影】在做走私的【民国谍影】勾当,这可是【民国谍影】一个重要把柄握在手里了!

  “货物运到了哪里?”北冈良子追问道。

  “货物进了码头仓库,但是【民国谍影】这个仓库防范的【民国谍影】很严,我无法靠近,就先回来汇报了。”吉本一郎汇报道。

  北冈良子点了点头,可惜自己现在身负重要任务,蚀月计划至关重要,必须要集中所有的【民国谍影】力量,务必保证此项计划的【民国谍影】顺利完成,绝不能够节外生枝,看来对付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事情要推一推了。

  “你这几天多调查一下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情况,尤其是【民国谍影】那位藤原会长,我倒要看一看,这一位到底是【民国谍影】什么大人物?”北冈良子吩咐道。

  “嗨依!”吉本一郎点头领命,他也是【民国谍影】北冈良子刚刚从华北总部带来的【民国谍影】,对上海的【民国谍影】藤原会社并不了解。

  而与此同时,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易华安也正在向宁志恒汇报情况,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日本身份是【民国谍影】绝密,他不能轻易出面接触手下的【民国谍影】队员,工作都是【民国谍影】由易华安来部署完成。

  “会长,我们的【民国谍影】人跟着这些人一直到了市区东侧的【民国谍影】一处三层大楼,他们将车辆开进去之后,就没有出来过,这是【民国谍影】具体的【民国谍影】位置。”易华安来到墙上挂着的【民国谍影】上海地图,将这处大楼的【民国谍影】位置指了出来。

  宁志恒起身来到地图旁边,按着易华安的【民国谍影】指头,找到了这栋大楼的【民国谍影】位置。

  易华安接着说道:“这栋大楼在淞沪会战前是【民国谍影】一个图书馆,后来大战后就被闲置了,一直不知道里面是【民国谍影】做什么用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这栋大楼周围都是【民国谍影】空旷地带,距离特高课本部也不远,还处于日本势力聚集区的【民国谍影】中心地带,日本人一定会调重兵把守,想要找机会毁掉这些法币和印钞机实在是【民国谍影】太难了!”

  宁志恒看着图纸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是【民国谍影】一筹莫展,日本人挑选这个地点当印制法币的【民国谍影】基地,自然是【民国谍影】有它的【民国谍影】原因,这里是【民国谍影】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势力中心,周围都是【民国谍影】日本人的【民国谍影】重要单位,大举进攻突破的【民国谍影】可能性几乎没有,再加上日本人的【民国谍影】严防死守,也不可能混入其中,搞出什么手脚。

  “不管了,现在我们的【民国谍影】任务已经完成,今天平尾大智回来和我说,日本特高课的【民国谍影】情报组长北冈良子在海关码头接应吉野丸入港,说吉野丸上面有重要物资,还和海关起了冲突,再综合我们的【民国谍影】人调查所得,法币下落已经清楚,负责伪造法币工作的【民国谍影】,应该就是【民国谍影】特高课情报组长北冈良子,我们马上汇报给总部,让他们去想办法吧!我们暂时做壁上观,看一看王汉民到底有什么手段,能够完成难度如此之大的【民国谍影】任务?”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