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蓄意构陷(求月票)

第五百三十四章 蓄意构陷(求月票)

  此话一出,宋文华吓的【民国谍影】不敢出声,他不过是【民国谍影】个平头商贾,平时哪里能够巴结的【民国谍影】上程绪才这样的【民国谍影】大人物,被程绪才冷冷地看了一眼,就吓得不会说话了。

  一旁的【民国谍影】潘兴顿时有些不悦,他和程绪才之前有过一些交情,也素来知道他的【民国谍影】为人,没想到求上门来,这个家伙竟然给自己打起了官腔。

  他沉声说道:“老程,你我是【民国谍影】多年的【民国谍影】交情,说这些就没意思了,我请你来,只是【民国谍影】为了要他家的【民国谍影】大宅子,至于你用什么借口,还不是【民国谍影】上嘴皮碰下嘴皮,你说了算,宋文华是【民国谍影】我的【民国谍影】表弟,愿意出首告发,你就随便给江柏安编一个罪名,把他抓进大牢,这样不就结了!”

  程绪才一听这话,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声丘八,这些蠢货在地方上做事强横惯了,只知道动刀动抢的【民国谍影】硬来,一点顾忌都没有,要知道,这可是【民国谍影】武汉城。

  不过现在当兵的【民国谍影】得势,再加上毕竟是【民国谍影】旧识,自己还是【民国谍影】要容忍一二。

  他侧过身子,向潘兴笑了笑,说道:“老潘,江柏安不过一介商贾,就是【民国谍影】真拿下来,也没什么,不过事情不能这么办,你们是【民国谍影】过路的【民国谍影】菩萨,这武汉城能待多久?打完仗不都走了,我还要守在这里过日子,多少还要顾忌一些的【民国谍影】,你老兄还是【民国谍影】要给我把实底托一托,让我心中也有个数才好,若只是【民国谍影】想要那处宅院,我愿意出头,帮你们要过来就是【民国谍影】,他江柏安还敢不买我这个武汉市警察局局长的【民国谍影】面子?用不着下死手,把人都抓进大牢吧,这可是【民国谍影】毁人家业的【民国谍影】大仇,我总要问恰久窆啊垮楚才是【民国谍影】吧!”

  潘兴和宋文华相视一眼,看来程绪才精明的【民国谍影】很,这些事情很难瞒的【民国谍影】过他。

  潘兴向宋文华使了个眼色,这件事情的【民国谍影】始作俑者是【民国谍影】宋文华,自己不过是【民国谍影】顺水推舟,帮自己的【民国谍影】表弟一把,顺带着讨好自己的【民国谍影】长官罢了。

  原来宋文华是【民国谍影】武汉城南的【民国谍影】一家商行老板,只是【民国谍影】他做生意的【民国谍影】名声太差,他嘴里所说的【民国谍影】欺行霸市,坑蒙拐骗,就是【民国谍影】说他自己。

  他口中的【民国谍影】江柏安是【民国谍影】武汉商界里的【民国谍影】一个老商家,几代人都是【民国谍影】在本地经商,口碑甚好,家底也是【民国谍影】雄厚。

  宋文华于是【民国谍影】就打上了江柏安的【民国谍影】主意,有一次做了局想骗江柏安的【民国谍影】一批重货,可没有想到最后失了手,被江柏安识破了机关,反而把事情揭发了出来,此事闹得沸沸扬扬。

  宋文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不仅损失惨重,而且原本就不好的【民国谍影】名声更是【民国谍影】臭名远扬,从此在武汉商界声名狼藉,由此两个人就结下了冤仇。

  世上就有这种人,他们自以为是【民国谍影】,心胸狭窄,不认为自己坑蒙拐骗,骗取他人钱财是【民国谍影】错误,反而认为对方把自己的【民国谍影】名声搞臭,让自己在商界无法立足,这才是【民国谍影】天大的【民国谍影】错误,从此以后,宋文华就对江柏安恨之入骨。

  后来宋文华的【民国谍影】生意一落千丈,自己的【民国谍影】商行也是【民国谍影】维持不下去了,正在一筹莫展之时,他的【民国谍影】远方表哥潘兴竟然找上门来了。

  原来武汉会战打响以后,驻守江西北部的【民国谍影】第二十三军损失惨重,被迫撤离,部队撤回武汉休整,以备再战。

  江西北部地区沦陷,日军所过之处都是【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烧杀抢掠,驻守的【民国谍影】人员和百姓也都是【民国谍影】逃跑一空,很多高官的【民国谍影】家眷也一起随军撤进了武汉城。

  可是【民国谍影】这时候的【民国谍影】武汉城,因为难民的【民国谍影】不断涌入,已经变得拥挤不堪,这些军官的【民国谍影】家眷就只能挤在军营中安身,她们平时锦衣玉食,花园豪宅,如何能吃的【民国谍影】下这个苦,于是【民国谍影】就想在武汉城里寻找合适的【民国谍影】宅院安身。

  可是【民国谍影】这里是【民国谍影】武汉军政府的【民国谍影】所在地,治安管理得极为严格,这些客军将官们还是【民国谍影】不敢肆无忌惮地抢占民房,于是【民国谍影】潘兴就想着为自己的【民国谍影】顶头上司张师长找一处上好的【民国谍影】宅院,正好想起来自己的【民国谍影】一个远方表弟在武汉经商,也许就有些门路,这才找到宋文华的【民国谍影】门上。

  宋文华一听潘兴的【民国谍影】来意,顿时就来了主意,他把自己和江柏安的【民国谍影】恩怨说清楚,并告诉潘兴,现在武汉城里根本找不到这样的【民国谍影】住宅,就是【民国谍影】有,也是【民国谍影】那些有背景有靠山的【民国谍影】高官们的【民国谍影】家产,自然是【民国谍影】不能碰的【民国谍影】,现在唯一的【民国谍影】办法就是【民国谍影】抢占民宅,江柏安没有过硬的【民国谍影】后台,家中的【民国谍影】宅院气派宽敞,还有大笔的【民国谍影】家产可以掠夺,正适合潘兴的【民国谍影】条件。

  于是【民国谍影】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决定对江柏安下手,一个想要谋取江柏安的【民国谍影】家宅讨好上司,另一个就一心要报前仇,置对方于死地。

  潘兴不过是【民国谍影】一个客军的【民国谍影】上校,自然不敢在武汉城里放肆,于是【民国谍影】就找到了有过一些交情的【民国谍影】武汉市警察局长程绪才。

  程绪才听完宋文华的【民国谍影】叙述,终于知道了缘由,不过他也不是【民国谍影】什么善类,也没有心情为江柏安主持公道,这种敲诈勒索,巧取豪夺的【民国谍影】事情又不是【民国谍影】没有做过,只不过他的【民国谍影】手段要高明得多。

  他看了看眼前的【民国谍影】两个人,冷冷地说道:“原来两位是【民国谍影】既要人又要房,那我有什么好处?总不能空口白吆喝,卖傻力气吧?”

  此话一出,潘兴和宋文华的【民国谍影】脸色顿时一松,这是【民国谍影】已经答应下来了,剩下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谈价钱的【民国谍影】事情了,潘兴知道程绪才的【民国谍影】秉性,这些身穿黑皮的【民国谍影】家伙,又有几个是【民国谍影】干净的【民国谍影】!不然潘兴也不会找上门来。

  “老程,我们商量好了,由我表弟出首告发江柏安,你来动手抓人,事成之后,江家大宅院归我,我表弟什么也不要,他就为了出这口恶气,江家所有的【民国谍影】产业归你,怎么样?够义气了吧!”

  程绪才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才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所在,江柏安的【民国谍影】家产殷实,绝对是【民国谍影】一块大肥肉,如果这样分配,还真值得动一动,乱世之中,还是【民国谍影】要多敛些钱财才是【民国谍影】正理!

  “不过现在军政府就在武汉,上面的【民国谍影】高官云集,我就是【民国谍影】个警察局长,做事情还是【民国谍影】要严谨一些,免得生出事端来,对江柏安可不能就这样直接抓捕,一定要找一个好的【民国谍影】借口,你们那些经商不仁的【民国谍影】倒灶事,就不要提了,我一个警察局长也插不上手,再说也就最多罚没些钱财,有什么用?

  我们不动则已,动就要一击必中,绝不让能让他有翻身的【民国谍影】机会!”

  程绪才一旦决定下手,就完全没有了刚才训斥宋文华的【民国谍影】那般模样,一副阴狠贪婪的【民国谍影】嘴脸,让潘兴和宋文华暗自吃惊,看来程绪才才是【民国谍影】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民国谍影】恶狼!

  “不知道什么罪名能够致他于死地呢?”潘兴问道。

  宋文华眼睛一亮,赶紧说道:“我知道,他们家里的【民国谍影】二儿子,叫江文博,这个小子在学校里当教员,经常鼓动学生们上街游行,宣传抗日,撒个传单标语什么的【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个安分的【民国谍影】家伙,要不以通共的【民国谍影】罪名抓捕怎么样?”

  程绪才不禁有些气结,狠声骂道:“你个蠢货,现在是【民国谍影】什么时候?举国抗战!宣传抗日有什么错?再说现在不是【民国谍影】前些年,以前通共自然是【民国谍影】死罪,可现在都合作抗日了,我凭什么抓人,你这脑子进水了!”

  这番话骂的【民国谍影】宋文华有些悻悻,再也不敢多说,潘兴在一旁问道:“老程,那你说要什么样罪名,才能钉死江柏安,你也说了,这武汉城可不是【民国谍影】咱们说了算,能管的【民国谍影】到咱们的【民国谍影】人多了,要是【民国谍影】打蛇不死,让他们到处攀咬,最后再惹出麻烦,可就不好了!”

  程绪才露出一丝阴狠的【民国谍影】笑容,他沉声说道:“现在想要把人置于死地,最好的【民国谍影】借口通敌,现在只要跟日本人沾上关系,就必定是【民国谍影】死罪无疑,给他们一个勾结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罪名,绝对没有半点侥幸!”

  宋文华顿时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他马上说道:“这个借口好,那个江文博就会日语,在学校里还教过几天日语,后来和日本人打起来,这个课就停了!”

  程绪才一拍桌子:“好,这个情况很重要,最起码一个亲日分子的【民国谍影】帽子可以扣上了,等抓了进去,三木之下,什么口供没有,再把江柏安牵出来,这件事情就算是【民国谍影】成了!”

  三个人相视一眼,便哈哈大笑,如同三只恶犬,眼中散发着贪婪的【民国谍影】目光。

  他们商量已定,就马上商议了具体的【民国谍影】细节,宋文华出首告发江文博通敌,程绪才动手抓人,查封江家的【民国谍影】产业,最后所得的【民国谍影】好处就归程绪才所有,江家的【民国谍影】贸易行和商铺就由宋文华接手,当然要孝敬程绪才大笔的【民国谍影】好处,那处大宅院就自然归了潘兴,去讨好他的【民国谍影】顶头上司张师长。

  事情商量已毕,他们就没有半点耽搁,都想着早点要吞下江柏安这块肥肉,于是【民国谍影】马上开始行动,程绪才迅速派人去江家,动手抓人。

  此时的【民国谍影】江柏安哪里知道,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来,全家人正在一起说说笑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等那些如狼似虎的【民国谍影】警察们上了门,二话不说,就把江家的【民国谍影】全家人抓了起来。

  程绪才心毒手狠,计算周密,他下令把江家人全部抓捕,就是【民国谍影】怕他们出去到处告状,惹出麻烦来,这一次是【民国谍影】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