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布置任务(求月票)

第五百二十六章 布置任务(求月票)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让苗勇义精神大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没有再叫黄包车,而是【民国谍影】在武汉城内边走边看,边走边聊,武汉是【民国谍影】华中大城,商业繁荣,市井街道别走一番景象,宁志恒这一年多,一直在敌后工作,心神都是【民国谍影】绷着一条弦,现在也是【民国谍影】正好有机会放松一下,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不觉时间到了中午,苗勇义觉得有些饿了,转头对宁志恒问道:“中午找点吃的【民国谍影】吧!”

  宁志恒左右看了看,伸手叫来两个人黄包车,坐了上去,对车夫说道:“户部大街,联丰酒店!”

  两个人很快赶到了联丰酒店,这是【民国谍影】一家高档的【民国谍影】西式酒店,在武汉是【民国谍影】并不多见,宁志恒进入大厅后,找了一个靠窗的【民国谍影】座位坐了下来。

  苗勇义四下看了看,大厅里的【民国谍影】人并不多,只有几个桌子上有食客,无论男女都是【民国谍影】穿着时尚,衣料考究,看得出来都是【民国谍影】阶层较高的【民国谍影】市民。

  “你怎么知道有这个酒店的【民国谍影】?你也没有来过武汉?”苗勇义奇怪地问道,“这家酒店很有名吗?”

  他来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对面坐了下来,看了看窗外的【民国谍影】街道,从这里可以很清楚的【民国谍影】看到外面来来去去的【民国谍影】人流。

  宁志恒微微一笑,伸手打了个响指,一名侍应生快步走了过来。

  “两位先生需要点什么?”

  “鹅肝酱,蔬菜汤,烤牛排,双份!一份蔬菜沙拉,再来一瓶白葡萄酒!”宁志恒简短地说道。

  “好的【民国谍影】,请稍候!”

  点完菜式,宁志恒这才说道:“这里你以后会常来,我今天带你来熟悉一下环境。”

  “我会常来?”苗勇义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宁志恒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民国谍影】说这些话,静静地等待下文。

  宁志恒选择这里来进餐,自然也是【民国谍影】有他的【民国谍影】原因。

  半年前,何思明向他汇报,他的【民国谍影】老师秋田彰仁带着他,还有几名精通中文的【民国谍影】日本特工,赶往南京接收了六名中国人,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日本军方根据他们的【民国谍影】特殊身份,筛选出来的【民国谍影】战俘。

  其中一名,就是【民国谍影】现在上海特高科特工侦缉处处长闻浩,他是【民国谍影】因为被捕的【民国谍影】时候消息不密,被其他中国特工知道了,已经无法完成潜伏的【民国谍影】任务,所以才被秋田彰仁带回了上海。

  而其他五名人员,都被秋田彰仁带到了武汉,按照他们原来的【民国谍影】身份安插回了中国政府部门内部,配备了单独的【民国谍影】联络员和电台,建立了相对独立的【民国谍影】情报渠道。

  可是【民国谍影】因为秋田彰仁做事谨慎,在安插内线的【民国谍影】过程,处置得非常严密,就连自己最信任的【民国谍影】学生何思明都不知道具体的【民国谍影】情况。

  但是【民国谍影】何思明还是【民国谍影】把当时一起执行任务,精通中文的【民国谍影】七名日本特工给记了下来,宁志恒根据这些描述,把他们的【民国谍影】容貌都画了下来。

  何思明告诉宁志恒一个细节,在行动快要结束的【民国谍影】时候,何思明说受他老师的【民国谍影】指派,给其中一名日本特工送了五万法币的【民国谍影】活动经费,接头地点就是【民国谍影】现在他们所处的【民国谍影】这个联丰酒店的【民国谍影】大厅。

  这名日本特工名叫宫原良平,二十九岁,并且根据当时两个人接头的【民国谍影】情况,宁志恒大致判断,此人的【民国谍影】掩饰身份应该是【民国谍影】附近商行或者公司的【民国谍影】职员。

  宁志恒这一次来到武汉,就准备借着这次机会,根据这个重要的【民国谍影】线索,找到这个日本特工,并顺藤摸瓜找到他的【民国谍影】下线情报员,也就是【民国谍影】安插回政府重要部门的【民国谍影】内线。

  宁志恒此时并没有对苗勇义多解释,很快菜肴端了上来,宁志恒示意苗勇义进餐。

  苗勇义手拿着刀叉,看着宁志恒熟练的【民国谍影】使用时,不由得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以前是【民国谍影】不吃这些洋菜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现在被左处长给惯坏了,这些能吃饱吗?”

  有一段时间,左柔学习做西餐进步很快,手艺越发的【民国谍影】好,宁志恒就夸奖了几句,造成直接的【民国谍影】后果,就是【民国谍影】在一段时间里,每天都是【民国谍影】西餐,直到以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耐性也有些吃不住了,这才作罢,苗勇义为此还取笑过宁志恒。

  宁志恒哈哈一笑,指着桌子上的【民国谍影】菜肴说道:“勇义,你现在好歹也是【民国谍影】军情处的【民国谍影】少校特工,有些东西是【民国谍影】要学习一下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民国谍影】,要多听,多看,多学,什么都要了解一下,在大上海待了一年,你竟然连吃西餐都没有学会,不得不说,你这个特工不太合格啊!”

  上海是【民国谍影】中国最西方化的【民国谍影】城市,在这里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相互碰撞融合,尤其是【民国谍影】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西餐馆到处都是【民国谍影】,很多上海市民都会吃西餐。

  苗勇义有些笨拙地使用着刀叉,嘴里有些不服:“我并不是【民国谍影】不会吃西餐,只是【民国谍影】不喜欢,这些洋人们的【民国谍影】规矩太多,讲究太多,所以我很少去西餐馆吃饭,再说摹久窆啊裤平时就让我守着谭公馆,我出去的【民国谍影】机会也很少!”

  宁志恒顿时无语,苗勇义的【民国谍影】职责就是【民国谍影】保卫情报站机关,所以一直很少出去执行任务,这也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特意为之的【民国谍影】,苗勇义很不喜欢这样的【民国谍影】工作,之前就已经多次向宁志恒提出做外勤,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都找各种借口拒绝了,主要是【民国谍影】怕他了解太多情报站的【民国谍影】情况。

  自从苗勇义加入情报站以来,一直都是【民国谍影】蛰伏状态,从来没有向地下党发出过一次消息,主要是【民国谍影】有些情报对地下党没有什么价值,现在看来是【民国谍影】对他有些太过于约束了,所以宁志恒打算给他找点事做。

  宁志恒熟练地切下一块牛排肉,用叉子送进了嘴里,然后开口说道:“勇义,我知道你不喜欢守在谭公馆,所以这一次来武汉特意带上你,毕竟你现在隶属于军情处,回到总部了解一下是【民国谍影】很有必要的【民国谍影】,再有就是【民国谍影】让你散散心,你不是【民国谍影】想出外勤任务吗,这一次我就交给你一个任务!”

  苗勇义一听就来了兴致,赶紧问道:“什么任务,我一定保证完成的【民国谍影】漂漂亮亮。”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和你好好说一说!”

  两个人很快吃完了主餐,侍应生端上两杯咖啡,宁志恒这才开始说道:“我们得到了一个消息,日本特高课潜伏在武汉的【民国谍影】情报人员,有一个就是【民国谍影】隐藏在这个联丰酒店附近,但是【民国谍影】具体位置不详,你这一次的【民国谍影】任务就是【民国谍影】要找出这个日本间谍。”

  “日本间谍?”苗勇义一听赶紧连连点头,他最愿意做的【民国谍影】事情,就是【民国谍影】对付日本人,现在不能上战场杀敌,可是【民国谍影】在情报战线上对付日本间谍,当然是【民国谍影】他心中所愿!

  “有没有什么线索?总要有些依据吧?”苗勇义急忙问道。

  宁志恒轻轻地喝了一口咖啡,低声说道:“这个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情况我们有些了解,这个人名叫宫原良平,年龄三十岁左右,据我判断他的【民国谍影】隐藏身份是【民国谍影】这附近的【民国谍影】贸易行或者公司的【民国谍影】职员,但这只是【民国谍影】我的【民国谍影】判断,你不能完全以此为依据,并且我手里还有这个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画像。”

  “画像!就是【民国谍影】他们常说的【民国谍影】,你有一手凭空画像的【民国谍影】绝技,没有见过真人,就可以画的【民国谍影】和真人一模一样!”苗勇义低声说道,不禁好奇之心大起。

  “你这本事都是【民国谍影】从哪里学的【民国谍影】?特工训练还教这些?要不是【民国谍影】我们俩从小在一起,你化成灰我都认识,我都怀疑你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被人掉包了!”

  苗勇义身边不乏有宁志恒从南京带过去的【民国谍影】老行动队员,经常在苗勇义的【民国谍影】耳边说起宁志恒当初在南京城大显身手的【民国谍影】事迹,开始的【民国谍影】时候总认为这些人在以讹传讹,拍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马屁,直到后来才知道,自己这位兄弟真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名不虚传,在军情处总部享有偌大的【民国谍影】威名,更是【民国谍影】军情处首屈一指的【民国谍影】反谍高手。

  “这些家伙,连保密条例都忘了!嘴里没有一个把门的【民国谍影】,什么都说!”

  宁志恒不禁哑然失笑,他不想和苗勇义多加解释,自己在南京的【民国谍影】事迹现在也不是【民国谍影】绝密了,事情过去了这么久,自己的【民国谍影】这些老部下拿出来吹嘘一下也是【民国谍影】难免。

  苗勇义嘿嘿笑道:“都是【民国谍影】平时无事闲聊,都是【民国谍影】我主动打听的【民国谍影】,你可别找他们的【民国谍影】麻烦。”

  说完赶紧把话题转开,情报处纪律森严,如果真要是【民国谍影】计较,自己那些兄弟只怕要倒霉。

  “志恒,你就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我肯定抓住这个家伙,绝不会让你失望!”

  宁志恒摆了摆手,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沉声说道:“我让你找人,不是【民国谍影】让你抓人,这个人你只要找到就好,绝对不能惊动他,我要顺着这条线找到他的【民国谍影】情报员,记住,这件事情是【民国谍影】绝密,我给你调五个人,这件案子只限于你们知道,找到以后汇报给我,之后下达封口令,对任何人也不能提及,明白了吗?”

  苗勇义看着宁志恒如此慎重其事,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的【民国谍影】重要性,他也是【民国谍影】训练有素的【民国谍影】黄埔军官,纪律和服从当然是【民国谍影】绝没有问题的【民国谍影】,马上低声回答道:“是【民国谍影】,一定不惊动目标,行动后下达封口令,绝不外泄!”

  宁志恒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次是【民国谍影】你第一次主持情报行动,我知道你自从加入情报站以来,和身边的【民国谍影】队员们也学了不少,不过这一次是【民国谍影】实战,你凡事都要过一过脑子,多想一想!”

  “是【民国谍影】!”苗勇义点头领命。

  宁志恒这一次寻找这个目标,目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想暗中找到情报员,查明他的【民国谍影】身份就可以了,做到心中有数,但绝不会动手抓捕,因为这个内线潜伏的【民国谍影】时间还短,如果没有任何收集情报的【民国谍影】动作,就被自己给抓了,那就会让日本人怀疑到上海方面,对何思明带来一定要危险。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