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书房密谈(求月票)

第五百二十二章 书房密谈(求月票)

  黄贤正转头向黄夫人说道:“你先去准备,我和志恒有话说!”

  黄夫人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宁志恒说道:“志恒,你们谈,我再去做几个好菜谢谢你!”

  宁志恒赶紧点头称是【民国谍影】,黄贤正却是【民国谍影】听出意思来,看着黄夫人手中的【民国谍影】珠宝盒,就知道肯定是【民国谍影】宁志恒送的【民国谍影】礼物,看夫人的【民国谍影】语气,必然颇合心意。

  他没有多说,示意宁志恒书房商谈,宁志恒拿起提箱随黄贤正走进了书房。

  两个人分别落座,宁志恒赶紧就拿过提箱,取出一个长条状的【民国谍影】包装盒,取出一副短轴画卷,小心地递交到黄贤正的【民国谍影】面前。

  “处座,我在上海收集了不少的【民国谍影】古董,可是【民国谍影】实在是【民国谍影】携带不便,就挑选了这一件,其它的【民国谍影】物件,我以后想办法运回来,都是【民国谍影】好东西,您一定会喜欢的【民国谍影】!”

  黄贤正眼睛一亮,他知道宁志恒的【民国谍影】眼力精准,能够让宁志恒挑选的【民国谍影】精品,必然是【民国谍影】稀世珍宝。

  他急忙小心的【民国谍影】取过画轴,放在桌案上,轻轻的【民国谍影】展开,一看提款顿时一惊。

  “沈周的【民国谍影】元春祝寿图!”黄贤正低声惊叹道。

  沈周字启南,明代绘画大师,吴门画派的【民国谍影】创始人,是【民国谍影】吴门四家之首,与文徵明、唐寅、仇英并称“明四家”,在整个明代的【民国谍影】画家里面,沈周的【民国谍影】地位特别重要,他还是【民国谍影】文征明的【民国谍影】老师,他一生淡泊名利,崇尚尊师重道,绘画风格独树一帜,据说他尤其擅长画祝寿图,当时的【民国谍影】很多官员每逢做寿,都要去请他画祝寿图,在当时甚至已成为风气,名声极大,但可惜流传后世的【民国谍影】极其稀少,没有想到竟然宁志恒竟然搜集到了一副,顿时让黄贤正大为惊喜。

  黄贤正收集的【民国谍影】古董文物极多,可大多都是【民国谍影】器物类的【民国谍影】居多,偏偏在书画类是【民国谍影】一大弱项,主要是【民国谍影】这一类的【民国谍影】文物收藏品,都在那些世代相传的【民国谍影】书香门第官宦之家手中,都是【民国谍影】作为传世珍宝,除非家族中有大变,否则是【民国谍影】绝不会出手的【民国谍影】。

  这些珍贵的【民国谍影】书画文物,并不像普通金银玉器类古董那样便于流通,能够真正知道它们价值的【民国谍影】人很少,都是【民国谍影】收藏的【民国谍影】大家,所以收集书画类的【民国谍影】古董难度很大,更不要说是【民国谍影】搜集到明朝四大家这个级别的【民国谍影】精品。

  这一次宁志恒确实说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实话,宁志恒之前就派人在上海收集此类文物,近年来由于战乱频生,全国各地的【民国谍影】文物古董价值暴跌,但是【民国谍影】在上海,因为贸易便利,商业发达,是【民国谍影】全国经济的【民国谍影】中心,聚集了全国最多的【民国谍影】富贾巨商,其中不乏喜欢收集文物的【民国谍影】大家,所以文物的【民国谍影】价值还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位置,为利所趋,各地的【民国谍影】古董贩子们纷纷将古董运往上海,所以这里也成为各类文物的【民国谍影】汇集之地。

  宁志恒知道黄贤正最喜欢收藏,便经常出手购买,他手上的【民国谍影】资金充沛,再加上眼力精准,很快就收集到了一大批精品,沈周的【民国谍影】元春祝寿图就是【民国谍影】其中之一!

  黄贤正看到这样的【民国谍影】精品,顿时将其他的【民国谍影】事物抛在两旁,什么也顾不上了,他仔细的【民国谍影】欣赏品鉴,不住的【民国谍影】点头,最后还取过放大镜认真的【民国谍影】查看了起来。

  宁志恒知道黄贤正的【民国谍影】习惯,便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候着,直到黄贤正放下手中的【民国谍影】放大镜,脸上是【民国谍影】满满的【民国谍影】欢喜欣慰之色。

  “志恒,你的【民国谍影】眼力不差,这样的【民国谍影】好东西都能找到,说说看,是【民国谍影】怎么找到的【民国谍影】?”黄贤正笑着问道,可是【民国谍影】头也没有抬,目光仍然停留在这幅画卷上。

  宁志恒笑着说道:“上海不仅是【民国谍影】全国的【民国谍影】经济中心,也是【民国谍影】文化中心,现在全国各地的【民国谍影】文物都被文物贩子们运到了上海,交易量甚大,此类精品也是【民国谍影】不少,所以只要下功夫和本钱,这样的【民国谍影】好东西还是【民国谍影】能找到的【民国谍影】,处座,上海可是【民国谍影】一块宝地啊!”

  黄贤正本来正在欣赏这幅画作,可是【民国谍影】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这句话,顿时眉头一皱,他自然能听出话中之意,这一次他催宁志恒回武汉,就是【民国谍影】要好好和他详细的【民国谍影】商谈一下,劝说摹久窆啊傀志恒回总部担任行动处主官,以巩固保定系在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地位。

  黄贤正小心谨慎地将画卷收起,然后放入画盒中,然后看着宁志恒轻声说道:“我之前一直催促你早日回到总部述职,可是【民国谍影】你却一直拖延,直到现在才回来,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心中有些不情愿啊!这一方诸侯当习惯了,大权在握,挥斥方遒,不愿意回来低眉顺眼地坐办公室了。”

  宁志恒赶紧解释道:“处座,您误会了,我在上海的【民国谍影】事情没有收尾,接到您的【民国谍影】电报后,我就打算尽早回来,可是【民国谍影】没有想到,一次偶然,竟然会被崔光启认出我的【民国谍影】身份,我只好紧急处置,下手将他清除了,可是【民国谍影】事出仓促,留下了不少的【民国谍影】漏洞,我自然是【民国谍影】要盯紧了这件事情的【民国谍影】收尾工作,观察事态的【民国谍影】发展,直到确认没有问题后,这才敢起身回来,绝不是【民国谍影】借故拖延!”

  这些话绝对是【民国谍影】实情,宁志恒也不想拖到现在才回来,他也想早一点把这件棘手的【民国谍影】事情解决,毕竟大战将起,越晚回来路上越危险,结果就被崔光启的【民国谍影】事情耽误到现在。

  “你在电报里没有说清楚,崔光启是【民国谍影】如何认出你的【民国谍影】?你给我把事情详细说一说。”

  之前宁志恒的【民国谍影】电报里并没有把具体情况说清楚,毕竟每一次发报的【民国谍影】内容要求尽量的【民国谍影】简短,内容过长,发报时间也就要延长,非常容易暴露。

  宁志恒赶紧把事情的【民国谍影】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但是【民国谍影】对何思明的【民国谍影】情况却一字未提,只是【民国谍影】简单地一句话揭过,只是【民国谍影】说崔光启试图调查自己,被自己察觉,这才下手清除。

  可是【民国谍影】黄贤正却是【民国谍影】嘿嘿一笑,说道:“你在上海倒是【民国谍影】如鱼得水,消息灵通,崔光启是【民国谍影】特工侦缉处的【民国谍影】副处长,可刚刚对你进行调查,就被你听到了风声,你是【民国谍影】怎么做到的【民国谍影】?”

  黄贤正经验丰富,可不是【民国谍影】那么容易糊弄的【民国谍影】人,他对宁志恒违背自己的【民国谍影】命令亲自动手清除崔光启,还是【民国谍影】心有怀疑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在电报里没有办法详细询问,现在自然要问恰久窆啊垮楚。

  宁志恒看黄贤正追问,自己必须要有一个交代,看来只好抛出自己的【民国谍影】一张底牌,他开口说道:“处座,其实在特工侦缉处有我们自己的【民国谍影】人。”

  “有我们的【民国谍影】人?”黄贤正诧异的【民国谍影】问道。

  “对,这个人名叫骆兴朝!”

  于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先把骆兴朝的【民国谍影】情况详细的【民国谍影】汇报了一遍,何思明是【民国谍影】自己单独领导的【民国谍影】王牌,也是【民国谍影】打入日本间谍部门地位最高的【民国谍影】内线,宁志恒绝不会把他的【民国谍影】存在告诉另外一个人,哪怕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靠山黄贤正。

  但是【民国谍影】骆兴朝竹之前是【民国谍影】郑宏伯的【民国谍影】手下,他的【民国谍影】存在至少也有郑郑宏和侯伟兆两个人知道,算不上绝密,并且他也不确定郑宏伯会不会对其他人提及,所以对骆兴朝把保密等级当然要降低一等,就是【民国谍影】告诉黄贤正也是【民国谍影】无妨。

  “你是【民国谍影】说这个骆兴朝原来是【民国谍影】郑宏伯的【民国谍影】人,他临走前却把关系交给了你!”

  黄贤正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如此反转复杂,一个在战前就为双方定为双面间谍的【民国谍影】情报站特工,最后还是【民国谍影】打入了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内部,成为宁志恒手里的【民国谍影】底牌。

  宁志恒点头说道:“当时情况紧急,而在上海知道骆兴朝身份的【民国谍影】人只有三个,郑宏伯和侯伟兆要马上撤出上海,于是【民国谍影】就将这个人交给了我,没有想到,在关键的【民国谍影】时候发挥了作用!”

  黄贤正思量了半响,点头说道:“这个人很重要,我们在日本人那里一直没有自己的【民国谍影】人,这一次崔光启的【民国谍影】叛变,虽然造成了巨大的【民国谍影】损失,可对于我们保定系来说,却是【民国谍影】毫发无损,反而得到了这个重要的【民国谍影】暗子,真是【民国谍影】峰回路转,算是【民国谍影】因祸得福!”

  宁志恒看黄贤正不再起疑,心中也是【民国谍影】一松,军事情报调查处里都是【民国谍影】心思剔透的【民国谍影】精明人,哪一个也不好糊弄的【民国谍影】,黄贤正以前并不管事,手段都是【民国谍影】暗地里进行,宁志恒看他也是【民国谍影】一位淳淳长者,可如今手握实权,开始处理起事务来,也是【民国谍影】眼里不揉沙子,上位者的【民国谍影】威势越发的【民国谍影】彰显,让宁志恒暗生警惕之心,以后对黄贤正也是【民国谍影】要谨慎相待,不能出半点差错。

  “清除崔光启的【民国谍影】手尾料理干净了吗?”

  “处座放心,现在日本人对这件事情也并不上心,他们把侦破工作交给了特工侦缉处的【民国谍影】处长闻浩,这个人是【民国谍影】中央党务调查处的【民国谍影】叛徒,和崔光启一向都有矛盾,追查的【民国谍影】工作已经不了了之,所以我才敢放心回总部述职!”宁志恒解释道。

  黄贤正听完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这才点头说道:“好,这就好,你在上海的【民国谍影】工作我们都知道,工作的【民国谍影】非常出色,几次重大情报都是【民国谍影】你提供的【民国谍影】,对战局的【民国谍影】影响很大,尤其是【民国谍影】徐州战役的【民国谍影】胜利,你功不可没,委座和几位长官都是【民国谍影】对你非常满意,军情处获益良多,不过,正因为这样,你遭了别人的【民国谍影】忌,这一次花大价钱要把你从上海调回来,你是【民国谍影】怎么想的【民国谍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