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二十章 抵达武汉(求月票)

第五百二十章 抵达武汉(求月票)

  宁志恒知道处座对自己领导的【民国谍影】情报站心怀戒心,毕竟这个情报站都是【民国谍影】保定系的【民国谍影】力量,所以有很多事情都瞒着自己,如果估计都不差,像封时年这样的【民国谍影】棋子,以后还会陆续出现,用来加强王汉民手中的【民国谍影】力量。

  不过宁志恒并不在乎,处座现在摆明了不让他上位,宁志恒也无所谓,不过是【民国谍影】缺了那个站长的【民国谍影】名头,宁志恒看重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手中的【民国谍影】实力,还有他一手打下来的【民国谍影】局面,这些才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根本,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觊觎,就算是【民国谍影】处座,也休想做到!

  “越泽,这一次我去武汉总部叙职,临走之前,我要交给你一项任务!”宁志恒脸色严肃的【民国谍影】说道。

  霍越泽赶紧坐直了身子,静等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命令。

  “我们保定系在上海发展迅速,终究还是【民国谍影】招了处座的【民国谍影】忌,这一次有意要把我调回武汉总部,甚至还想吞并我们手中的【民国谍影】力量,这是【民国谍影】绝不允许的【民国谍影】!

  我想好了,如果这一次我实在做不通他的【民国谍影】工作,硬要调我回去,还要强行接收我们的【民国谍影】力量,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等候我的【民国谍影】指令,只要接到落雁这两个字的【民国谍影】电文,你马上对王汉民实施斩首行动,我要让他的【民国谍影】情报站群龙无首,陷入瘫痪,我倒要看看,到时候处座如何处置!”

  霍越泽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不由得大吃一惊,武汉总部竟然要插手自己情报站的【民国谍影】工作,现在情报站在上海置下了这么大的【民国谍影】家业,可全是【民国谍影】站长带着兄弟们好不容易才创下来的【民国谍影】,怎么可能拱手与人!

  怪不得站长一直对王汉民进行调查,原来早就有了这份戒心,一旦事有不测,就干脆来个釜底抽薪,让处座无人可用,大家都讨不了好。

  “是【民国谍影】,站长,你放心,王汉民现在一直在我们的【民国谍影】监视之下,要想对付他太容易了!”霍越泽马上点头领命。

  宁志恒对霍越泽的【民国谍影】态度很满意,毕竟大家都是【民国谍影】保定系,有着共同的【民国谍影】利益,再说霍越泽一直以来的【民国谍影】表现也是【民国谍影】对自己唯命是【民国谍影】从,从来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民国谍影】命令,宁志恒对他还是【民国谍影】非常信任的【民国谍影】。

  “手法上要巧妙一点,最好能够做出一场意外的【民国谍影】假象,这一点你灵活掌握!”

  “站长放心,这些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老本行,保证做的【民国谍影】天衣无缝!”

  宁志恒向霍越泽面授机宜,两个人商谈了很久,霍越泽才告辞离去。

  看着霍越泽离去,一直等候在外面的【民国谍影】左柔才推门而进,看着宁志恒略显疲惫的【民国谍影】脸色,她几步上前来到他的【民国谍影】面前,轻声说道:“武汉现在是【民国谍影】大战将起,日本人马上就要发动新的【民国谍影】攻击,这个时候回去,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太危险了?”

  宁志恒握住她的【民国谍影】手,笑着安慰道:“这是【民国谍影】总部的【民国谍影】命令,两位处长都开了口,我不能违抗军令,再说国军几十万大军守卫,武汉还是【民国谍影】安全的【民国谍影】。”

  左柔当然是【民国谍影】不想和宁志恒分开,接着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回去,有我在,可以为你们乔装改扮,路上的【民国谍影】安全肯定没有问题!”

  宁志恒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现在上海这么大的【民国谍影】摊子,别的【民国谍影】不说,我们这么多的【民国谍影】资金运转,都要交给你处理,你的【民国谍影】工作会更加忙碌的【民国谍影】,再说我如果和两位处长商谈的【民国谍影】顺利,也许很快就能回来,你放心吧!”

  “如果不顺利呢?你会留在总部吗?”左柔问道。

  宁志恒眉头一皱,迟疑了片刻,这也是【民国谍影】他最担心的【民国谍影】事情,最后断然说道:“这可由不得他们,情报站现在的【民国谍影】家当是【民国谍影】我一手创下来的【民国谍影】,人员又都是【民国谍影】我的【民国谍影】旧部,就算他们想来拿走,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说到最后,看着左柔安慰道:“你放心,不会有问题的【民国谍影】,退一万步讲,我要是【民国谍影】真回不来上海,我也要把你们三兄妹调回身边,我们不会分开的【民国谍影】!”

  听到他的【民国谍影】话,左柔的【民国谍影】心中顿时大定,她抿嘴一笑,开口说道:“其实现在这个世道,哪里也不是【民国谍影】净土,无论是【民国谍影】上海还是【民国谍影】武汉,只要是【民国谍影】不和你分开,在哪里都一样!”

  宁志恒轻轻拍了拍左柔的【民国谍影】手,轻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委屈你了,有时候我真的【民国谍影】很后悔,不应该把你也拉进了军情处,让你也陪着我一起冒险,以后这样的【民国谍影】日子会很长,但愿老天有眼,保佑你我能够平平安安地渡过这场战争!”

  第二天,宁志恒带着孙家成和苗勇义等一行人,一起登上了前往香港的【民国谍影】客轮,他们要先赶往香港,再坐客机飞往武汉。

  五天之后,客轮抵达香港码头,早就接到消息的【民国谍影】沈翔,带着手下的【民国谍影】队员们前来接船,看到宁志恒等人下了船,赶紧迎了上来。

  沈翔心情有些激动,看着宁志恒不禁感慨的【民国谍影】说道:“站长,分别多时,现在终于见到您了!”

  沈翔自从建站之后,就被宁志恒派往香港组建藤原会社,工作方面干的【民国谍影】极为出色,宁志恒对他是【民国谍影】非常满意,特意为他请功,如今也已经是【民国谍影】少校军衔,手下的【民国谍影】队员们也都晋升为上尉和中尉。

  宁志恒也是【民国谍影】上前一步,伸手握住沈翔的【民国谍影】手,亲切地说道:“伯骏,你也幸苦了,现在香港的【民国谍影】工作做得很好,全都是【民国谍影】你们的【民国谍影】功劳!”

  沈翔赶紧回答道:“都是【民国谍影】站长的【民国谍影】栽培,这是【民国谍影】卑职应尽之责,不敢居功!”

  沈翔又和孙家成和苗勇义见礼,苗勇义和他是【民国谍影】初次见面,两个人相互介绍了一番。

  宁志恒见寒暄已毕,便吩咐道:“伯骏,现在带我去会社看一看吧!”

  “是【民国谍影】!”沈翔急忙答应道,马上把众人请上了车,一行车队迅速驶出码头。

  这个时期的【民国谍影】香港还远没有后世的【民国谍影】辉煌和繁华,但是【民国谍影】因为地理的【民国谍影】优势,也已经发展的【民国谍影】非常不错,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经济运输线上最重要的【民国谍影】支撑点,在近几年发展的【民国谍影】极为迅速,尤其是【民国谍影】码头附近的【民国谍影】聚集了大量的【民国谍影】人员,各种贸易行如雨后春笋建立起来,香港的【民国谍影】藤原会社设立在码头附近的【民国谍影】一家写字楼里,门面也不大,从外面看上去并不起眼。

  这也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对沈翔刻意交代了,香港的【民国谍影】分公司主要任务就是【民国谍影】为上海的【民国谍影】情报站采购输送各种货物,尽量不要引起他人的【民国谍影】注意,闷声发大财才是【民国谍影】道理。

  宁志恒在沈翔的【民国谍影】引导下,参观了会社的【民国谍影】办公楼,会社的【民国谍影】业务很多,员工也有不少,除了几个高层是【民国谍影】情报站特工,其他都是【民国谍影】雇佣的【民国谍影】商业人员。

  这里的【民国谍影】员工还是【民国谍影】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民国谍影】大老板露面,他们以前只是【民国谍影】知道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老板是【民国谍影】个日本人,可是【民国谍影】自从加入会社以来,才发现公司里的【民国谍影】所有员工却都是【民国谍影】中国人,现在才看到了真人。

  宁志恒露面的【民国谍影】主要目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要让大家知道,他此时身在香港,万一有人追查他的【民国谍影】行踪,也可以有一个掩饰,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目前为止,日本方面还没有人怀疑这位藤原家的【民国谍影】子弟,更何况香港远离上海,现在这里也不是【民国谍影】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势力范围,不过宁志恒向来做事都是【民国谍影】有备无患,在细节上尽量不露出破绽,这已经成为他的【民国谍影】习惯。

  接下来又参观了藤原会社在码头附近的【民国谍影】仓库,仓库很大,堆满了各种内地急需的【民国谍影】货物。

  宁志恒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沈翔说道:“伯骏,现在上海的【民国谍影】贸易是【民国谍影】我们情报站工作的【民国谍影】重中之重,你们不要参与任何情报工作,只需要做好这一项工作,就是【民国谍影】大功一件!”

  “是【民国谍影】,我们一定按照站长您的【民国谍影】指示,全力完成这项工作!”

  “你再做一件事,以我的【民国谍影】名义购买一套公寓,同时将我在香港居住的【民国谍影】事情,透漏给会社的【民国谍影】员工,做出我一直在香港的【民国谍影】假象!”

  宁志恒估计这一次离开上海的【民国谍影】时间不会短,自己的【民国谍影】行踪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是【民国谍影】,我马上去办!”沈翔点头领命。

  “客机已经安排好了吗?”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时间很紧,现在武汉大战将起,香港通往武汉的【民国谍影】航班也即将停运,他必须要抓紧行程。

  “安排好了,明天上午十点的【民国谍影】客机,我已经把这趟航班的【民国谍影】飞机票全订了下来,飞机上不会有其他闲杂人等碍事!”

  “做的【民国谍影】好!”

  沈翔做事仔细,考虑周到,在接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电报后,就做好准备工作。

  去往武汉的【民国谍影】航程很顺利,就在第二天的【民国谍影】下午三时,客机终于抵达了武汉机场。

  宁志恒率先一步,带着一众随从下了飞机,这个时候机场外,黄副处长的【民国谍影】随身秘书余光佑正焦急地等待着。

  看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身影,他赶紧快步迎了上来,与宁志恒亲切地握了握手。

  “余秘书,还要辛苦你亲自来迎接,真是【民国谍影】有劳了。”宁志恒笑着说道。

  余光佑赶紧摆手说道:“客气了,都是【民国谍影】自己人,宁站长,你总算是【民国谍影】安全抵达了,处座知道你今天的【民国谍影】航班,心中一直放心不下,现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战机已经开始进入戒备状态,我们的【民国谍影】领空已经不安全了,处座非常担心你的【民国谍影】安全,早就派我守在机场,一接到你,就要赶紧通知他!”

  余光佑口中的【民国谍影】处座,当然是【民国谍影】黄贤正,也是【民国谍影】宁志恒抵达武汉,第一个要拜见的【民国谍影】人!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