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再漏踪迹(求月票)

第五百一十二章 再漏踪迹(求月票)

  一个小时之后,一家日式餐馆包厢里面,崔光启和竹下慎也盘膝在榻榻米上,相对而坐。

  竹下慎也看着崔光启,语气略有调侃地说道:“崔桑,你请客吃饭都要搞这么大的【民国谍影】排场吗?门口站了这么多的【民国谍影】警卫,这样很容易引来中国特工的【民国谍影】注意,你看我,从来都是【民国谍影】一身便衣,来去一个人,有时候人多了反而不好,太招摇!”

  崔光启赶紧顿首行礼,沉声回答道:“都是【民国谍影】我考虑不周,让竹下君见笑了,只是【民国谍影】我之前刚刚被人刺杀,现在出门实在是【民国谍影】不敢松懈。”

  竹下慎也淡淡地一笑,略带不屑地说道:“崔桑,你们中国人有的【民国谍影】时候太过于固执,很难真正和我们一条心,之前刺杀你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你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吧?现在门外站的【民国谍影】那些人,你真的【民国谍影】信任吗?我看未必,带着他们还要防着他们,还不如自己低调一些,反而安全!”

  竹下慎也的【民国谍影】话没有半点客气,他直接就将崔光启现在的【民国谍影】尴尬境地给挑明了。

  崔光启的【民国谍影】身边再也没有人可以相信,就连他剩下的【民国谍影】几名亲信,他也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用这些人保护自己的【民国谍影】安全,每天都是【民国谍影】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过着日子。

  崔光启无奈地回答道:“您说的【民国谍影】有道理,我会小心的【民国谍影】。”

  他显然不想继续之前的【民国谍影】话题,而是【民国谍影】转身取过来一个公文袋,放在餐桌上,轻轻地推到竹下慎也的【民国谍影】面前。

  “这是【民国谍影】…”竹下慎也的【民国谍影】眼睛一亮,从公文袋的【民国谍影】外形轮廓,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这里面是【民国谍影】什么东西,看起来,这个崔光启还是【民国谍影】个很懂事的【民国谍影】家伙吗!

  “这些天多蒙您的【民国谍影】照顾,稽查走私货物的【民国谍影】工作进展的【民国谍影】很顺利,这是【民国谍影】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民国谍影】,不知您满意不满意?”崔光启恭敬地说道。

  “哈哈,你太客气了!”竹下慎也直接拿起公文袋,将袋口打开仔细观瞧,顿时露出满面的【民国谍影】笑容,“满意,非常满意,崔桑,你的【民国谍影】工作态度,我很欣赏,你放心,以后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你都可以找我,不是【民国谍影】我说大话,在特高课里,就是【民国谍影】佐川课长也要给我几分面子的【民国谍影】!”

  竹下慎也的【民国谍影】这幅嘴脸,让崔光启不由得心生鄙夷,这个家伙确实是【民国谍影】厚颜无耻之徒,只要一看到钞票,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再也没有了刚才尖酸刻薄的【民国谍影】样子,看来闻浩之前也是【民国谍影】用这一招,轻易地就摆平了这个家伙。

  不过崔光启很清楚,这个竹下慎也虽然能力欠佳,完全称不上是【民国谍影】一个合格的【民国谍影】特工,可在特高课里地位不低,就是【民国谍影】他们的【民国谍影】顶头上司,情报组长今井优志对他也是【民国谍影】温言相待,可想而知身后的【民国谍影】背景不简单,自己以后有了难处,只怕真要求到门上去,不过他只要爱财,那就万事好商量。

  竹下慎也这个时候看着崔光启也顺眼了不少,这个人如果不是【民国谍影】被站长指定清除,定然难逃一死,留下来倒也是【民国谍影】不错。

  崔光启举起酒杯,恭敬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以后就请竹下君多多关照了!”

  竹下慎也也是【民国谍影】举杯相邀,两个人哈哈一笑,都是【民国谍影】一饮而尽。

  竹下慎也笑着说道:“崔桑,你们的【民国谍影】工作是【民国谍影】非常有成效的【民国谍影】,也要再接再励,以后侦缉处的【民国谍影】规模还要继续扩大,上海实在是【民国谍影】太大了,我们还要依靠你们做更多的【民国谍影】工作,一定要多多努力,你的【民国谍影】前程大大的【民国谍影】,哈哈!”

  崔光启连连点头,他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说道:“是【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能够得到帝国的【民国谍影】重用,崔某真是【民国谍影】非常的【民国谍影】感激,我也是【民国谍影】一直想找机会报效帝国,其实今天我请竹下君来,还是【民国谍影】有件重要的【民国谍影】事情向竹下君汇报,只是【民国谍影】心中一直难以确定,所以请竹下君来商量一下!”

  “还有事情汇报?”竹下慎也诧异地看了看崔光启,他将酒杯放在餐桌上,“崔桑,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看一看我能不能解决!”

  崔光启身子前倾,声音放低,沉声说道:“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民国谍影】人,我的【民国谍影】直觉告诉我,这是【民国谍影】一条大鱼,这个行动如果能够成功,我可以肯定,竹下君您一定能够再进一步,到时候,我也可以在您的【民国谍影】身后沾沾光。”

  “可疑人物?”

  “对,而且您也是【民国谍影】见过的【民国谍影】!”

  “我也见过?”

  “就是【民国谍影】在昨天晚上,我们负责戒严街道,检查车辆时,您看到的【民国谍影】那位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藤原会长!”

  崔光启的【民国谍影】话音不大,却如同一个霹雳响在了竹下慎也的【民国谍影】耳边,他瞬间就是【民国谍影】一愣,但很快压制住了情绪的【民国谍影】波动,尽量以平和的【民国谍影】语气,问道:“藤原会长?你的【民国谍影】脑子坏掉了吗?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崔光启早就料到了竹下慎也的【民国谍影】反应,他昨天晚上也是【民国谍影】想了一夜,权衡再三,最终还是【民国谍影】下定决心把这件事情捅出来。

  他的【民国谍影】手上沾满了昔日战友们的【民国谍影】鲜血,如今众叛亲离,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依靠日本人,他要赌一赌,这一次可是【民国谍影】一个天大的【民国谍影】功劳,他绝不能放过去。

  “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这位藤原会长!您知道,我以前是【民国谍影】上海军事情报站的【民国谍影】行动队长,我对人的【民国谍影】相貌记忆很好,这位藤原会长,我以前见过一次。”崔光启仔细解释道。

  竹下慎也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民国谍影】随意,他脸色肃穆,沉声说道:“见过一次?见过一次很稀奇吗?崔桑,你一次把话说清楚,不要吞吞吐吐的【民国谍影】?”

  崔光启赶紧点头答应,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我见到这位藤原会长的【民国谍影】时候,就觉得这个人非常的【民国谍影】眼熟,而且是【民国谍影】有一定的【民国谍影】记忆,可以肯定是【民国谍影】我以前见过的【民国谍影】人,可是【民国谍影】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所谓的【民国谍影】日本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会长,也就是【民国谍影】说,这位藤原会长在之前以别的【民国谍影】身份和我见过面,您明白我的【民国谍影】意思吗?”

  竹下慎也点了点头,说道:“你是【民国谍影】怀疑藤原会长的【民国谍影】身份有问题?”

  “对!”崔光启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昨天晚上仔细回忆了很长时间,这位藤原会长很年轻,一个人的【民国谍影】相貌定形也就是【民国谍影】刚刚成年这几年,我和他见面的【民国谍影】时间一定就在近期,后来我终于想了起来,就在一年多前,上海军事情报站发生了一件大事,当时我的【民国谍影】顶头上司俞立,被帝国特高课抓捕,并设计抓捕了其它情报站的【民国谍影】特工,南京总部就派来了一位高级特工,也就是【民国谍影】上海站的【民国谍影】老站长边泽,来处理这件事情,当时我是【民国谍影】行动队长,就列席接待了这位大人物,边泽带的【民国谍影】人员不多,只有六位随行人员,因为他之前也是【民国谍影】在上海工作了很长时间,他手下的【民国谍影】随员,我大多认识,只有二个人我没有见过,其中一位非常年轻的【民国谍影】随员,我还颇有印象,这个人的【民国谍影】容貌就和藤原会长非常的【民国谍影】相像,年龄也对得上,不同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当时那位随员的【民国谍影】气质沉稳,颇有军人之风,而现在这个藤原会长,显得有些文弱,有些书生气,不过对一个优秀的【民国谍影】特工来说,改变一个人的【民国谍影】气质并不是【民国谍影】一件难事,我有八成的【民国谍影】把握,这两个人应该是【民国谍影】一个人!”

  崔光启不愧是【民国谍影】多年的【民国谍影】老牌特工,不仅身手不凡,就是【民国谍影】头脑也非常精明,能够在上海这个甲种大站脱颖而出,担任行动队长,果然并非侥幸。

  他的【民国谍影】观察力并不在郑宏伯之下,当时也是【民国谍影】记住了宁志恒这个生面孔,虽然没有发现当时的【民国谍影】破绽,但还是【民国谍影】留下了印象,偏偏他的【民国谍影】记忆力惊人,竟然真的【民国谍影】认出了宁志恒,只是【民国谍影】他现在不敢完全确定。

  但是【民国谍影】如果这两个人真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同一个人,那问题就严重了,藤原商会的【民国谍影】会长,宪兵司令部司令官胜田大佐都奉为上宾的【民国谍影】日本顶级贵族子弟,其真实身份竟然是【民国谍影】中国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特工,这可是【民国谍影】一件石破天惊的【民国谍影】大事件,那么作为识破其身份的【民国谍影】崔光启,将立下极大的【民国谍影】功劳,足以让日本人对他刮目相看,获得足够的【民国谍影】信任。

  竹下慎也心中感叹着,世事难料,就算站长只怕也想不到,当初的【民国谍影】匆匆一面,竟然被这个叛徒给记了下来,不过万幸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崔光启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自己,如果他直接汇报给了情报组长今井优志,那引发的【民国谍影】后果将不可设想。

  竹下慎也迟疑了片刻,显然在消化这个消息,最后缓声说道:“崔桑,你说的【民国谍影】事情可是【民国谍影】非同小可,我和你说过,藤原家族在日本的【民国谍影】影响力太大,如果没有确认无误的【民国谍影】真凭实据,就贸然指认一位藤原家子弟为中国间谍,其后果有多严重,你想过没有,如果无法证明,你和我这样的【民国谍影】小人物都将被碾成齑粉,死无藏身之地!”

  崔光启重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正是【民国谍影】考虑这一点,没有确认无误的【民国谍影】铁证,自然是【民国谍影】不敢造次,所以我向您私下汇报这个情况,毕竟以我的【民国谍影】地位是【民国谍影】无法调查这样的【民国谍影】大人物,必须要借用特高课的【民国谍影】权力和资源才有可能调查清楚。”

  崔光启不是【民国谍影】冒失的【民国谍影】傻子,他是【民国谍影】想要立下这个天大的【民国谍影】功劳,但也知道先要确保自己的【民国谍影】安全,于是【民国谍影】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竹下慎也,想要借用特高课的【民国谍影】力量,私下里进行调查,以保证万无一失。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