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次出现(求月票)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次出现(求月票)

  宁志恒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见面还能有这样的【民国谍影】收获,如果骆兴朝真是【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可以成为自己的【民国谍影】一枚棋子,那自己在敌人的【民国谍影】内部就又有了一位情报员,对以后的【民国谍影】工作大有裨益。

  “他怎么相信我?”

  “我们之间没有暗语,不过他反正之后,我给他起的【民国谍影】代号叫木鱼,这个代号只有我和侯伟兆知道,他又见过你,到时候就直接说出他的【民国谍影】代号,他就知道你是【民国谍影】自己人了!”

  “好!多谢站长了!”宁志恒说道,“还有一件事,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被捕的【民国谍影】很多,我需要一份他们的【民国谍影】资料!”

  宁志恒这一次联系郑宏伯,并不是【民国谍影】单纯为了通知情报站特工失利的【民国谍影】消息,也是【民国谍影】为了自己接下来的【民国谍影】行动做一些准备。

  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民国谍影】几天会有大量情报站特工叛变投敌,这样郑宏伯的【民国谍影】手下就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这被捕的【民国谍影】三十多名特工,就是【民国谍影】三十枚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触发爆炸。

  这些人也会从自己的【民国谍影】同僚转变为对手,自己必须知己知彼,多掌握一些资料。

  郑宏伯知道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意思,这是【民国谍影】要准备着手对付叛变投敌的【民国谍影】人员,不愧为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第一行动好手,思虑周到,事事想到了前面。

  他点了点头答应道:“具体的【民国谍影】档案材料我们没有,毕竟这是【民国谍影】在敌后,我们不会存留这些材料,总部倒是【民国谍影】有,不过也太远,我会让伟兆搜集一下,看看其它人员了解多少,然后尽快交给你!”

  “好,那就尽快!”宁志恒说完,又犹豫了一下,“这么大的【民国谍影】事情,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汇报给武汉总部?我可以等一段时间,不过时间不能太长。”

  郑宏伯感激地看了宁志恒一眼,他明白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意思,事情已经出了,必须要及时上报,如果由自己首先上报,还可以算是【民国谍影】态度端正,可是【民国谍影】如果宁志恒抢先上报的【民国谍影】话,那自己可就有怠慢隐瞒之嫌了,宁志恒这是【民国谍影】在给自己时间准备。

  “我会在今天晚上上报,不会让志恒你为难的【民国谍影】!”郑宏伯沉声说道。

  两个人约好了再次见面的【民国谍影】时间,便分别离去。

  宁志恒这才赶回到了自己的【民国谍影】机关总部谭公馆,并在第一时间里召集了自己的【民国谍影】骨干,召开了紧急会议!

  谭公馆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宁志恒将这两天里发生的【民国谍影】事情,向一众手下们都通告了一遍,最后说道:“这一次的【民国谍影】重大失利,影响甚大,可以想见,郑宏伯的【民国谍影】情报站以后将难有作为,甚至很可能撤离上海,我们也要引以为戒,以后的【民国谍影】行动要小心仔细,短期内江北市区会进行大范围内的【民国谍影】搜捕,我们要避一避风头,安全工作是【民国谍影】最重要的【民国谍影】,绝不能重蹈他们的【民国谍影】覆辙!”

  “是【民国谍影】!”众人齐声领命。

  就在宁志恒开会的【民国谍影】同时,日本特高课课长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佐川太郎正在仔细地翻看着手中审讯记录。

  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巨大收获让佐川太郎非常的【民国谍影】满意,自淞沪会战结束这么长时间以来,特高课和中国特工的【民国谍影】较量就一直处于下风,几十名日本军士被当街击杀,特高课多方稽捕,然而却一无所获,这些中国特工们就像是【民国谍影】融入了大海中的【民国谍影】水滴,根本找不到一丝踪迹,为此,佐川太郎屡次地遭到驻军司令官多田直弥中将的【民国谍影】训斥。

  还有后来福冈仓库的【民国谍影】爆炸,直接让军部暴走,接连处死了三名佐级军官,一大批的【民国谍影】相关人员受到了处分,影响之大,牵连之广,让所有的【民国谍影】人都为之震惊,噤若寒蝉。

  特高课在这几起事件面前,表现的【民国谍影】不尽人意,佐川太郎也面上无光。

  可是【民国谍影】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行动却是【民国谍影】顺利地难以置信,就在岩井之介得到了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同意后,就马上抓捕了赵志业交代的【民国谍影】上线。

  结果在这个联络点里,他们又意外地抓捕了一名中国情报站的【民国谍影】高级特工,行动队长崔光启。

  当时崔光启正好来到联络点,结果当场被捕,经过了一番严刑拷打,最后的【民国谍影】生死关头,崔光启还是【民国谍影】没有能够坚持下来,和当初的【民国谍影】俞立一样,投敌叛国成为了叛徒。

  并把将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们全部出卖给了日本人,当天晚上,由今井优志亲自指挥,调集了大批的【民国谍影】人员,联合宪兵司令部队和警察署,组织了大范围的【民国谍影】抓捕,最终的【民国谍影】结果,上海情报站行动人员全军覆没,击杀了二十二名中国特工,抓捕三十三名,行动能够如此成功,出乎所有人的【民国谍影】意料。

  佐川太郎放下手中的【民国谍影】审讯记录,对着身前的【民国谍影】今井优志笑着说道:“今井君,恭喜你,你刚刚回到上海,就破获了这么大的【民国谍影】案子,将这支中国特工全部抓获,收获之大,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民国谍影】预料!”

  今井优志也是【民国谍影】满面笑容,谦虚的【民国谍影】说道:“课长您过奖了,这一次的【民国谍影】首功是【民国谍影】情报队的【民国谍影】岩井之介,这个人很有能力,他执行的【民国谍影】诱捕计划,成功伏击了中国特工,并抓捕了赵志业这个活口,又亲手抓捕了崔光启,这才有了整个抓捕行动!”

  佐川太郎听到这个名字却是【民国谍影】眼神一冷,点头说道:“我看到了报告,我明白你的【民国谍影】意思,这是【民国谍影】一个人才,从整个行动上来说,的【民国谍影】确表现出色,但是【民国谍影】,你知不知道,由于他的【民国谍影】诱捕行动,险些让大谷仁希先生遇刺,为此,多田司令长官对我大加训斥,对特高课很不满意,你该知道,大谷先生的【民国谍影】身份尊贵,如果因此而受到伤害,后果是【民国谍影】多么的【民国谍影】严重,就是【民国谍影】抓捕再多的【民国谍影】中国特工,也弥补不了个过失。”

  说到这里,佐川太郎就不禁回想起昨天下午,自己被驻军司令官多田直弥中将叫到办公室里,骂的【民国谍影】狗血淋头的【民国谍影】场景,在这些高官的【民国谍影】眼中,你做了再多的【民国谍影】事情,也抵不上那些顶级权贵们的【民国谍影】一个手指头。

  “他明明知道大谷先生在场,仍然继续诱捕行动,置先生于险地,要不是【民国谍影】竹下慎也在最后时刻替大谷先生挡了一枪,这个时候,你我二人已经要刨腹谢罪了!”

  说完,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眼中掠过一丝寒意,想一想都觉得后怕,自己千方百计要攀附这位权贵,却差一点引火烧身,自掘坟墓。

  这个岩井之介真是【民国谍影】该死,险些把自己推入了万丈悬崖,好在峰回路转,大谷先生安然无恙,自己也取得了他的【民国谍影】原谅和认同。

  今井优志听到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话,也是【民国谍影】心头一凛,当时自己听到岩井之介汇报的【民国谍影】时候,也吓得一身冷汗。

  他躬身说道:“整件事情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太凶险了,好在最后的【民国谍影】结局皆大欢喜,大谷先生安全无恙,中国特工们也尽数落网,值得庆贺!”

  “确实如此!”佐川太郎兴奋的【民国谍影】说道,这段时间以来,他的【民国谍影】工作一直不太顺利,可是【民国谍影】这一次终是【民国谍影】事随人愿!

  “对了,我在这些审讯记录里并没有发现对福冈仓库爆破的【民国谍影】叙述,这是【民国谍影】为什么?”佐川太郎问道。

  福冈仓库的【民国谍影】爆炸,是【民国谍影】大战之后,上海日本军方遭受到的【民国谍影】最大损失,花费了一年建设的【民国谍影】最大军事仓库,海量的【民国谍影】军用物资,枪支弹药尽皆付之火海,还搭进去两个陆军中队,这么大的【民国谍影】案子最终还是【民国谍影】要有一个说法和结论。

  如果能够由自己破获这个案子,抓获这些破坏分子,那可就如同亲手扇了军部情报处主管植村高志一记响亮的【民国谍影】耳光,想一想,佐川太郎心中都觉得暗爽不已,可是【民国谍影】在这么多份审讯记录里,都没有提到福冈仓库的【民国谍影】案子。

  今井优志早就有准备,他赶紧回答道:“课长,福冈仓库的【民国谍影】爆炸案并不是【民国谍影】这些特工做的【民国谍影】!”

  “什么?他们难道还敢有所隐瞒,你说清楚一些!”佐川太郎诧异地问道,在他的【民国谍影】看来,能够有实力爆破福冈仓库的【民国谍影】,只有武汉政府的【民国谍影】特工,现在这些人已经悉数落网,怎么还会不是【民国谍影】他们!

  今井优志解释说道:“我们最初抓捕的【民国谍影】崔光启,是【民国谍影】武汉政府的【民国谍影】高级特工,他交代说,在上海,还活跃着一支中国特工。”

  “还有一支?”

  “对,据他描述,中国军事情报调查处上海情报站和其它站不同,它分设两个分站,是【民国谍影】由两部分人员组成,其中一部分,是【民国谍影】站长郑宏伯领导的【民国谍影】情报站,也就是【民国谍影】我们这次抓捕的【民国谍影】人员所属,人数大概一百六十名左右。

  另一部分人,是【民国谍影】由上海站副站长宁志恒统领,两个情报站互不相属,也不产生交集,所以人员和装备以及其它情况,崔光启都不清楚。”

  佐川太郎听到这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他身子一挺,急声问道:“宁志恒,是【民国谍影】这个名字吗?你没有搞错?”

  今井优志苦笑一声,沉声说道:“课长,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这个名字,我怎么会搞错,宁志恒,原中国军事情报调查处行动组长,也是【民国谍影】现在的【民国谍影】上海军事情报站副站长,崔光启证实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同一个人,也是【民国谍影】战前我们一直想要抓捕的【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主要目标,可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老对手了!”

  “竟然真是【民国谍影】他!”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