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事件余波(求月票)

第四百七十八章 事件余波(求月票)

  “岩井,你不是【民国谍影】秋田队长的【民国谍影】部下吗?你应该知道做事的【民国谍影】程序,要先向秋田队长汇报。”今井优志问道。

  他是【民国谍影】认识岩井之介的【民国谍影】,知道这是【民国谍影】自己手下情报队的【民国谍影】一名资深特工,只是【民国谍影】在特高课里规矩严苛,没有上级的【民国谍影】召唤,下级是【民国谍影】不能越级汇报的【民国谍影】。

  “嗨依,秋田队长并不在办公室里,我这里有紧急的【民国谍影】案情,不能耽误,所以我只好前来求见您,失礼之处,请您谅解!”岩井之介低头恭敬地说道。

  “有紧急的【民国谍影】案情?是【民国谍影】这样!”今井优志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便点了点头,“那就说一说吧!”

  今井优志其实是【民国谍影】不太愿意听取部下越级上报的【民国谍影】,任何一个情报部门的【民国谍影】组织结构都是【民国谍影】很严格的【民国谍影】,有很多事情都是【民国谍影】专人专责,无规矩不能成方圆,这在哪里都是【民国谍影】一样。

  不过既然岩井之介说是【民国谍影】紧急情况,那就不能不听一听了,但是【民国谍影】如果这个人是【民国谍影】心存幸进之心,那他最后可就要进行严厉的【民国谍影】训斥了!

  “嗨依!”岩井之介将手中的【民国谍影】审讯记录递交到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办公桌上,并开始仔细地叙述案情。

  可是【民国谍影】随着岩井之介的【民国谍影】叙述,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脸上很快失去了一贯的【民国谍影】从容,满脸的【民国谍影】震惊之色。

  “你是【民国谍影】说,刺杀的【民国谍影】时候,大谷仁希先生也在场,还差点被刺?”今井优志急声问道,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他顿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是【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好在大谷先生的【民国谍影】护卫发现及时,将陪同的【民国谍影】竹下慎也推到大谷先生的【民国谍影】前面,挡住了那一枪,大谷先生安然无恙!”岩井之介再次确定的【民国谍影】说道,出了这样的【民国谍影】大事,自己必须要汇报给今井优志。

  “咳咳,真是【民国谍影】太危险了,好吧!你接着说。”今井优志这才把心放了下来,大谷仁希的【民国谍影】身份尊贵,如果在上海出了意外,尤其是【民国谍影】因为特高课的【民国谍影】抓捕行动而受到伤害,那绝对是【民国谍影】一场灾难,自己也难逃其咎。

  岩井之介紧接着把之后的【民国谍影】情况讲述清楚。

  “我们最后将怀正大街上的【民国谍影】三个三个理发店里的【民国谍影】人都抓了起来,经过层层筛选,找到了这名中国特工,我们从他的【民国谍影】理发店的【民国谍影】二层阁楼的【民国谍影】烟灰缸里,发现了多个香烟的【民国谍影】烟头,品牌都不相同,应该是【民国谍影】有其它人在这个阁楼里停留过,还在床板下面找到了一支勃朗宁手枪。

  经过审讯,疑犯供认不讳,此人真名叫赵志业,三十九岁,是【民国谍影】中国军事情报调查处上海军事情报站的【民国谍影】特工,奉命在江北建立联络点,并随时接应上海站的【民国谍影】行动特工,而且供出了他的【民国谍影】上线,现在距离他的【民国谍影】抓捕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为免夜长梦多,我想尽快地抓捕这名上线,特意前来请示组长!”

  今井优志听完了岩井之介的【民国谍影】叙述,又看了看手中的【民国谍影】审讯记录,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岩井君,你能够从细微之处找到敌人的【民国谍影】漏洞,并抓到这个重要人犯,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非常出色,事不宜迟,你马上抓捕这个上线,行动结果直接向我报告,一定要抓住这一次的【民国谍影】机会,给中国特工一次沉重的【民国谍影】打击!”

  “嗨依!多谢组长的【民国谍影】信任!”岩井之介听到这番话,心头狂喜,他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已经达到,今井优志大力支持他的【民国谍影】工作,也同时说明很看重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行动,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民国谍影】关注。

  “我很期待你的【民国谍影】表现!”今井优志点头说道。

  得到了今井优志支持和同意的【民国谍影】岩井之介,马上调集了手中的【民国谍影】力量,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上海市区博立医院的【民国谍影】手术室外面,一位医生走出手术室。

  守在外面的【民国谍影】秋田彰仁和安部庆明赶紧起身,秋田彰仁急声问道:“医生,病人的【民国谍影】手术情况怎么样了?”

  自从竹下慎也中枪被送往医院之后,他的【民国谍影】身份特殊,其它队员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通知秋田彰仁,听到这个消息,秋田彰仁就急忙赶往医院,来的【民国谍影】时候,竹下慎也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他只好焦急地等待着结果。

  医生摘下了口罩,开口说道:“手术进行得很顺利,他的【民国谍影】运气很好,子弹并没有击中心脏,现在已经取出来了,还需要时间苏醒,请耐心等待!”

  听到这话,秋田彰仁这才放下心来。

  一旁的【民国谍影】安部庆明长舒了一口气,他这一次情急之下,将竹下慎也推到大谷仁希的【民国谍影】身前,挡了这一颗子弹,虽说是【民国谍影】情况紧急,可是【民国谍影】毕竟是【民国谍影】自己做事不地道,大谷仁希也是【民国谍影】知道这一点,才把他留在医院守候。

  安部庆明赶紧来到旁边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拿起了电话,拨打了出去。

  “先生,竹下君的【民国谍影】手术很成功,已经脱离了危险!”

  “非常好,安部!这一次竹下君是【民国谍影】为我挡了这一枪,你要照顾好他,我明天会去看望他!”

  “嗨依!”

  放下了电话的【民国谍影】大谷仁希,把目光看向坐在对面的【民国谍影】佐川太郎。

  “真是【民国谍影】太对不起了,上海的【民国谍影】治安管理确实不尽如人意,都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失职,没有想到这一次险些伤害到了您!”佐川太郎恭恭敬敬地向大谷仁希叩头行礼。

  一身洁白的【民国谍影】和服,盘坐在榻的【民国谍影】大谷仁希,微微笑道:“哪里的【民国谍影】话,这只是【民国谍影】一次意外,这里毕竟不是【民国谍影】国内,出现这样的【民国谍影】事情,大家都不想看到。”

  这一次大谷仁希的【民国谍影】遇险事件,让上海的【民国谍影】各方势力极为震动,都在第一时间里,纷纷赶到本愿寺拜访看望,可是【民国谍影】大谷仁希都婉言谢绝了,却单独留下特高课课长佐川太郎。

  “佐川君,这一次竹下慎也为了我,身受重伤,这让我很过意不去,好在他吉人天相,我希望你能替我有所补偿,你看呢?”大谷仁希再次说道。

  这是【民国谍影】当面为竹下慎也要好处了,以他的【民国谍影】他这样身份开口,佐川太郎又岂敢怠慢。

  “当然,竹下能够得到您的【民国谍影】青睐,确实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福气,我会在适当的【民国谍影】时候多加照拂,绝不会让您失望!”佐川太郎连声答应。

  其实对竹下慎也,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印象并不太深,只是【民国谍影】知道这个人是【民国谍影】秋田彰仁的【民国谍影】学生,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也得到了大谷仁希的【民国谍影】关照,此人真是【民国谍影】福缘不浅。

  “这一次我来到上海,停留的【民国谍影】时间不长,非常感谢佐川君的【民国谍影】热情招待,以后若是【民国谍影】有需要,你可以直接和我联系!”大谷仁希再次说道。

  佐川太郎大喜过望,大谷仁希来到上海之后,他一直忙前忙后,尽力攀交,现在一切努力没有白费,终于得到了大谷先生的【民国谍影】认同,心中不禁欣喜万分,他赶紧回答道:“嗨依,让您费心了!如果您在中国还有需要我效劳的【民国谍影】地方,请尽管吩咐,佐川自当竭尽全力,定不负您的【民国谍影】嘱托!”

  第二天的【民国谍影】上午,上海市中心区,藤原商务会社。

  这里是【民国谍影】市区里的【民国谍影】中心区域,一栋精致的【民国谍影】办公楼,宁志恒在选址的【民国谍影】时候,一眼就看中了这一处产业,于是【民国谍影】由宪兵司令部直接出面,再凭借着自己藤原家子弟的【民国谍影】身份,以极低的【民国谍影】价格强行从一位日本商人手中购买过来。

  会长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宁志恒正在查阅手中的【民国谍影】文件,藤原会社的【民国谍影】经营刚刚开始运行,作为会长的【民国谍影】宁志恒自然要亲自坐镇,他虽然对生意经意不太精通,不过平尾大智倒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个能干的【民国谍影】助手,对这样的【民国谍影】商业往来很是【民国谍影】熟悉,做事也非常勤勉,让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工作轻松了许多。

  这时敲门声响起,宁志恒没有抬头,只是【民国谍影】开口说道:“进来!”

  他的【民国谍影】随身秘书易华安推开门,汇报道:“会长,石川少佐来了。”

  说完一侧身,让出身后石川武志,石川武志满面笑容的【民国谍影】走了进来,易华安随后退出,将房门关紧。

  宁志恒赶紧放下手中的【民国谍影】文件,站起身来,将石川武志让到一旁的【民国谍影】沙发上坐下,微笑着问道:“事情办的【民国谍影】顺利吗?”

  “当然顺利,胜田大佐直接开证明并盖了章!”石川武志笑着说道,打开公文包,将一份通关的【民国谍影】免检证明取了出来,递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面前。

  “太好了!干的【民国谍影】漂亮!”宁志恒眼睛一亮,兴奋的【民国谍影】说道,他伸手接过了证明,仔细验看了一番,“第一批药品已经从香港发往上海,很快就要到港,武志,这一批药品我们最少也能赚三倍,利润极为可观!”

  “能赚这么多?”石川武志眼睛一亮,惊喜的【民国谍影】问道,他知道走私赚钱,他可是【民国谍影】没有想到走私药品会有这么高的【民国谍影】利润。

  宁志恒拍了拍手中的【民国谍影】通关证明,笑着说道:“现在时局动乱,大战频发,药品是【民国谍影】最吃香的【民国谍影】紧俏货,我们这还只是【民国谍影】在上海市区内散货,如果我们有门路销往中国内地市场,利润还会翻番!”

  “还会翻番?”石川武志诧异的【民国谍影】问道。

  “当然,据我所知,中国内地的【民国谍影】药品极为匮乏,在华中,华南地区还算好,在华北地区以及西北地区,西药的【民国谍影】价格高的【民国谍影】简直离谱,可惜,我们没有销售的【民国谍影】渠道,哎!”宁志恒不禁摇头叹息道,似是【民国谍影】深深地为不能赚到这笔丰厚的【民国谍影】利润而感到惋惜。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