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租界风云(求月票)

第四百四十四章 租界风云(求月票)

  何思明把闻浩一路带到了特高课课长佐川太郎办公室门口,门口的【民国谍影】侍卫秘书早就等在那里。

  看到两个人走进,转身将办公室的【民国谍影】门打开,闻浩看了看何思明,何思明却是【民国谍影】无奈的【民国谍影】笑了笑,示意他自己进去,以何思明这样普通特工的【民国谍影】身份和地位,没有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允许,是【民国谍影】没有资格觐见的【民国谍影】。

  闻浩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略微整理了一下衣容,这才迈步走进了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正中,这才抬眼看去,对面的【民国谍影】正座上一位方脸浓眉的【民国谍影】日本军官,正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这就是【民国谍影】日本侵华情报机关特高课华东地区的【民国谍影】大头目佐川太郎?闻浩虽然也知道佐川太郎之名,但也没有见过他的【民国谍影】照片,这一次才真正看到了这位特务头子的【民国谍影】真面目!

  闻浩赶紧学着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礼节,躬身顿首说道:“闻浩拜见佐川课长!”

  佐川太郎也是【民国谍影】仔细的【民国谍影】打量着闻浩,不得不说,闻浩此人长的【民国谍影】也确实是【民国谍影】一表人才。

  佐川太郎慢慢的【民国谍影】点了点头,轻声问道:“你是【民国谍影】中国政府中央党务调查处的【民国谍影】特工?”

  “是【民国谍影】,我是【民国谍影】中央党务调查处,南京调查室情报组组长,闻浩!”闻浩赶紧回答道。

  南京调查室情报组组长?中央党务调查处在中国各省各地都有调查室,但是【民国谍影】能够在南京总部任职,担任情报组组长,这绝对算得上是【民国谍影】一个高级特工了。

  佐川太郎点了点头,接着问道:“秋田君对你的【民国谍影】才能非常欣赏,极力为你说话,看在他的【民国谍影】情面上,我可以给你一条出路,但是【民国谍影】你供出的【民国谍影】这个潜伏小组,必须由你亲自去抓捕,否则我们很难相信你,有问题吗?”

  闻浩听到这里,不禁有些迟疑,他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他知道这是【民国谍影】他能够求得一条活命的【民国谍影】代价,一旦敢出言拒绝,等待他的【民国谍影】下场将会很悲惨。

  “你不愿意?”佐川太郎的【民国谍影】语气中明显带出一丝杀意,目光中的【民国谍影】阴冷让闻浩不寒而栗。

  “一切都听从课长的【民国谍影】安排!”闻浩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尽管他不愿意面对曾经的【民国谍影】战友和同事,那些可都是【民国谍影】他多年的【民国谍影】老部下,可生死之间,又哪里顾得了那么许多,还是【民国谍影】那句话,人一旦没有了坚持,也就没有了底线。

  佐川太郎这才满意的【民国谍影】点了点头,转头对秋田彰仁说道:“秋田君,闻浩既然是【民国谍影】你举荐的【民国谍影】,那么以后就交给你来安排了。”

  “嗨依!请课长放心。”秋田彰仁点头答应道。

  他之前和闻浩接触过一段时间,知道这是【民国谍影】一个很有能力的【民国谍影】优秀特工,而他本人在台湾工作了很多年,远离本土,长年和中国人打过交道,实际上并不排斥中国人,也没有一般日本人对中国人特有的【民国谍影】轻蔑和鄙视。

  就像他对待何思明一样,在他的【民国谍影】思想里,并没有觉得何思明和别的【民国谍影】日本学生有什么不同,甚至因为何思明是【民国谍影】他看着长大的【民国谍影】,反而更加亲近,从这一点来说,秋田彰仁在日本军人里面是【民国谍影】也算得上是【民国谍影】一个另类,只是【民国谍影】他平时掩饰的【民国谍影】好,没有人看出来罢了!

  在他来说,加入特高课与中国人作战这是【民国谍影】一份工作,而不是【民国谍影】事业,所以对中国特工闻浩并没有任何轻视,反而还是【民国谍影】比较看重的【民国谍影】。

  而佐川太郎也并不是【民国谍影】真的【民国谍影】不愿意接受闻浩的【民国谍影】投降,早在策反俞立的【民国谍影】时候,他就有心组建一个以中国人为主体的【民国谍影】情报部门,毕竟以华制华是【民国谍影】日本人统治中国的【民国谍影】一项很重要的【民国谍影】手段,而俞立就是【民国谍影】他手中最好的【民国谍影】一枚棋子,可是【民国谍影】后来还没有来得及付诸于行动,俞立就被中国特工给清除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在物色这样一个角色,这个人必须要在中国情报部门里有足够的【民国谍影】资历,愿意为日本人服务,同时,本人也要有足够的【民国谍影】能力,为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统治提供助力,现在他对闻浩有些留意了,如果闻浩以后的【民国谍影】表现能够让他满意的【民国谍影】话,那也是【民国谍影】可以委以重任的【民国谍影】。

  在之后的【民国谍影】几天,法租界里的【民国谍影】几份报纸上都了陆续刊登了一些文章,内容大同小异,都是【民国谍影】揭露了在上海商界中某些商人的【民国谍影】卖国行为,有消息灵通人士甚至指名道姓,说摹久窆啊砍位傅姓大亨频频与日本人进行商业往来,为日本人做事,为日本人收集战略物资,大发国难之财云云。

  这些文章让刚刚开始进行收购行动的【民国谍影】傅耀祖大为恼火,正在公司办公室里看着报纸的【民国谍影】他,一把将手中的【民国谍影】报纸一撕两半,揉成一团,狠狠的【民国谍影】扔在地上。

  嘴里破口大骂道:“这些混蛋,拿着笔杆子在外面胡说八道,就差到我的【民国谍影】家门口贴标语了,还他妈么说什么民国之罪人,不就是【民国谍影】卖了点东西给日本人吗?这是【民国谍影】要让我名声扫地啊!”

  一旁的【民国谍影】田经理也是【民国谍影】紧张不已,连声说道:“先生,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说我们收购的【民国谍影】物资都是【民国谍影】要卖给日本人,我们的【民国谍影】仓库现在也被人盯上了,物资迟迟无法交到日本人手里,您看现在怎么办?”

  傅耀祖也有些着急,不过他毕竟是【民国谍影】经过大风大浪,闯过无数艰难险阻走过来的【民国谍影】人物,这点挫折还不在话下。

  他盯着田经理狠声的【民国谍影】说道:“我们和日本人合作的【民国谍影】事情,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你露了口风,不然那些个小报记者是【民国谍影】怎么知道的【民国谍影】?”

  傅耀祖和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合作,毕竟不是【民国谍影】一件小事情,这其中大量物资的【民国谍影】转手,经历的【民国谍影】环节甚多,手下主要干部知道真实情况那是【民国谍影】必然的【民国谍影】,不过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他多年的【民国谍影】帮手,算得上是【民国谍影】他信任的【民国谍影】人。

  这些人里面只要有一个人不满他卖国的【民国谍影】行为,将消息透露给记者,都会让傅耀祖名声大损。

  所以傅耀祖一开始就把怀疑的【民国谍影】目标放在了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身上。

  “不不,先生,我跟随您多年,对您忠心耿耿,怎么能做这种吃里扒外的【民国谍影】事情,不过陈经理他们几个人可不一定,要不要我去查一查,找到那几个写文章的【民国谍影】记者,很快就可以找到泄露消息的【民国谍影】人,抓到以后交给您处置。”田经理吓得赶紧连声辩解。

  他可是【民国谍影】知道傅耀祖的【民国谍影】手段,这个乱世里,能够走到这一步的【民国谍影】人没有一个是【民国谍影】善男信女。

  傅耀祖其实也不相信田经理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之事,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让这事件悄悄的【民国谍影】平息下去,不要愈演愈烈。

  他想了想,“啪”的【民国谍影】一声,拍着桌案站了起来,沉声说道:“这些记者的【民国谍影】嘴肯定是【民国谍影】要堵住的【民国谍影】,任由他们在报纸上胡说八道,早晚会引起一场风波,你带着人手去找他们,让他们管好自己的【民国谍影】嘴,找出泄露消息的【民国谍影】人。至于公司这边先暂停收购,等这件事情平息下去,没有人注意了,我们再继续收货。”

  田经理一听,有些为难的【民国谍影】说道:“可是【民国谍影】日本人要求三天后交接第一批物资,我们~”

  “先不要管这些,我们现在自身难保,名声坏了就没有人卖货给我们,到时候拿什么给日本人。”傅耀祖挥了挥手,断然说道。

  在这个时候,谁的【民国谍影】身上贴上了汉奸的【民国谍影】标签,那在租界里一定是【民国谍影】众人所指,寸步难行。

  既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就是【民国谍影】傅耀祖此时的【民国谍影】心态!

  “是【民国谍影】,我这就去办!”田经理连声答应退了出去。

  可是【民国谍影】田经理并没有办好这件事情,在之后的【民国谍影】几天里,他根本没有找到这些记者的【民国谍影】踪影,这几个人甚至连家都已经搬了,显然是【民国谍影】早有准备,刻意的【民国谍影】地躲避他们的【民国谍影】寻找。

  可是【民国谍影】报纸上的【民国谍影】揭露文章却是【民国谍影】陆续不断,影响是【民国谍影】越来越大,甚至有不少商业同行打电话来询问傅耀祖,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真的【民国谍影】和日本人做交易,话里话外劝说他不要自误,毕竟租界里还是【民国谍影】华人为主。

  就连之前与他有过合作的【民国谍影】英国商人,也告诫他不要与日本人走的【民国谍影】太近,这一切搞得他有些手忙脚乱。

  他清楚的【民国谍影】意识到,这绝不是【民国谍影】一件简单的【民国谍影】事情,肯定是【民国谍影】有人在暗中针对他,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民国谍影】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是【民国谍影】什么人呢?是【民国谍影】自己在商场上的【民国谍影】对手?还是【民国谍影】自己之前下过狠手的【民国谍影】仇家?是【民国谍影】中国人?甚至也有可能是【民国谍影】日本人为了断绝自己后路,迫使自己死心塌地为他们卖命的【民国谍影】手段?

  总之可能性太多了,不过傅耀祖知道,自己毕竟还没有开始和日本人交接物资,没有真凭实据,就没有人可以坐实自己卖国投敌的【民国谍影】事实。

  至于舆论方面,对手可以收买记者造势,自己当然也可以出钱收买,把水搅浑一些也不是【民国谍影】坏事,让外面的【民国谍影】人不知道相信谁,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一场闹剧,不了了之!

  于是【民国谍影】在租界里,一场舆论战争打响了,报纸上你来我往,各执一词,傅耀祖的【民国谍影】这一手也颇为见效,顿时让许多人都有些茫然,最后也没有人再打电话给他了,局势顿时僵持了下来,让他着实的【民国谍影】松了一口气。

  可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对手们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也达到了,霍越泽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将傅耀祖推到舆论的【民国谍影】风口浪尖上,至于他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冤枉的【民国谍影】,难道霍越泽不知道吗?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