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开始动手

第四百三十三章 开始动手

  秋田彰仁赶紧躬身说道:“请课长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民国谍影】要求完成此次任务,绝不会让您失望的【民国谍影】!”

  对于佐川太郎口中的【民国谍影】今井优志组长,秋田彰仁也是【民国谍影】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从台湾调至上海的【民国谍影】时候,这位上司就已经身负重伤,送往国内医治,以至于到现在两个人都没有见上一面。

  不过他从别的【民国谍影】同事们口中知道,这位今井优志组长,深得几任特高课课长的【民国谍影】信任,是【民国谍影】一位极为能干的【民国谍影】老牌特工。

  佐川太郎点头说道:“这一次的【民国谍影】任务很重要,你挑选一部分精通中文的【民国谍影】精干人员,前往南京和军部交接,任务完成之后,尽早回来向我复命。”

  “嗨依!”秋田彰仁躬身领命退了出去。

  他回到自己的【民国谍影】办公室,看着手中这份绝密文件,认真地考虑了一番,拿起电话,吩咐道:“慎也,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当天晚上,别墅书房的【民国谍影】电话响起来,宁志恒拿起电话,很快电话里的【民国谍影】声音让他眼神一紧。

  这是【民国谍影】何思明第一次通过公用电话联系他,一定是【民国谍影】有重要情况汇报。

  宁志恒戴上礼帽,穿上薄呢子大衣,匆匆下了楼,易华安赶紧迎了上来:“站长,需要用车吗?”

  宁志恒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你在这里留守,我出去一趟。”

  宁志恒出了别墅,快步向约好的【民国谍影】地点走去,不多时来到一家小酒馆里,推开门之后,在昏暗的【民国谍影】角落里找到了何思明。

  宁志恒走了过去,在何思明对面坐了下来,轻声问道:“有什么重要的【民国谍影】事情?”

  何思明也是【民国谍影】低声回答道:“就在今天下午,我的【民国谍影】老师秋田彰仁突然挑选了几名精通中文的【民国谍影】特工,其中就包括我,说是【民国谍影】准备明天离开上海去执行任务。”

  离开上海?还都是【民国谍影】精通中文的【民国谍影】特工?这一定是【民国谍影】要去往中国军队驻守的【民国谍影】地区活动。

  宁志恒脑子飞快的【民国谍影】转动,赶紧低声问道:“知道具体是【民国谍影】什么任务吗?”

  何思明摇了摇头,疑惑地说道:“具体的【民国谍影】任务是【民国谍影】什么?老师没有说,就是【民国谍影】对我,他也没有透一点口风,应该是【民国谍影】一个保密级别很高的【民国谍影】重要任务,而且我听他的【民国谍影】口气,这个时间不会短,需要出门一段时间。”

  宁志恒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开口吩咐道:“你去以后要多看少说,将自己观察到的【民国谍影】情况都仔细记下来,然后回来向我报告。”

  “放心吧!”何思明点头答应道,他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的【民国谍影】刺杀有些过于频繁,特高课已经投入全部力量侦破。

  在特高课里,有一个叫岩井之介的【民国谍影】特工,这个人心思缜密,观察力强,我今天看到他单独向我的【民国谍影】老师汇报,我怀疑他在打什么鬼主意,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可以先稍微暂缓刺杀行动,避过这段时间,等日本人疏忽了,再进行刺杀,这样顶风作案很容易出纰漏。”

  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摇了摇头说道:“刺杀行动并不是【民国谍影】我指挥,我无法影响他们的【民国谍影】决策,不过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多年的【民国谍影】老特工,经验丰富,只要他们小心行事,应该不会出大的【民国谍影】纰漏。”

  宁志恒知道何思明说的【民国谍影】有道理,可是【民国谍影】他和郑宏伯互不干涉行动,他也不会强自去要求郑宏伯停止刺杀活动。

  听到宁志恒这么说,何思明也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毕竟他也不了解具体的【民国谍影】行动,不过他和秋田彰仁走后,情报队的【民国谍影】工作都会由岩井之介主持,他生怕这个家伙会给宁志恒他们带来麻烦,自己不在上海,有事情也无法通知宁志恒。

  他只好点头说道:“那好吧!你一切小心,我明天就出发,回来之后,我会及时向你汇报情况。”

  两个人又交谈了几句之后,何思明起身离开,宁志恒独自喝了两杯,也快步离去。

  十天以后,在公共租界的【民国谍影】一个私人仓库里,霍越泽看着眼前的【民国谍影】军火和炸药,满意的【民国谍影】点点头说道:“菲利,这一次总算你们的【民国谍影】货物及时,现在钱货两清,我就告辞了。”

  菲利普斯看着满提箱的【民国谍影】钞票,不由得眉开眼笑,他转头对着霍越泽说道:“陈,我之前的【民国谍影】提议,你不妨再考虑一下,我相信,我们以后肯定还有机会打交道的【民国谍影】。”

  霍越泽微微笑道:“菲利,你放心,有需要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找你。”

  霍越泽挥了挥手,身后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们迅速将所有的【民国谍影】军火搬上了车,两个人相互握手道别,这才带着人转身离去。

  “这个洋鬼子好像吃定我们了!”坐在轿车后面的【民国谍影】季宏义冷声说道。

  霍越泽却是【民国谍影】淡然说道:“各取所需罢了,日子还长,先完成了此次任务,以后再从长计议。”

  李宏义点了点头,接着无奈地开口问道:“距离总部给我们的【民国谍影】期限,还有二十天,可如今南京城都已经不在了,我们就是【民国谍影】把仓库炸了,又有什么意义?”

  霍越泽也是【民国谍影】半晌无言,他们谁都没有料到,淞沪会战之后,仅仅一个月,就连自己的【民国谍影】国都都丢了,日本人兵锋正盛,如今挥师向北,试图与东北日军连成一片,占领所有的【民国谍影】沿海城市。

  局势恶劣急转之下,也不知道现在再对军事仓库进行爆破,能够产生多大的【民国谍影】意义。

  不过总部的【民国谍影】命令不可违抗,站长的【民国谍影】意思也很坚决,军事仓库必须进行清除。

  霍越泽略微沉吟了片刻,缓缓的【民国谍影】说道:“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民国谍影】准备工作,箭已经在弦上,又岂能不发?再说如今郑宏伯那边搞得动静很大,据说许多日本军人都已经不敢单独上街了,我们这边也要搞出点动静来,不然总部还以为我们贪生怕死,畏敌退缩,今天晚上我们就开始行动!”

  “好!马上动手!”季宏义点头答应道。

  当天晚上,几道身影来到了福冈仓库下水道的【民国谍影】出口,季宏义命令道:“今天开始,我们就要进行正式的【民国谍影】行动,廷山,你熟悉管道路线,带着他们进入九号下水道口,连夜破坏仓库墙体,行动一定要小心隐秘不要惊动日本人!”

  “是【民国谍影】!”三个行动队员低声答应道。

  季宏义再次命令道:“掐算好时间,天亮前准时撤离,我们就在这里接应你们,再强调一遍,不要贪图进度,一切以不惊动日本人为准则!好了,行动吧!”

  三名队员猫下身子进入了管道之中,之前康廷山已经将道路探明清楚,趟过了一段污水区后,里面的【民国谍影】通道变得的【民国谍影】干燥,在康廷山的【民国谍影】带领之下,三个人拐过几条弯道,终于来到了九号下水道口。

  康庭山指了指手腕上的【民国谍影】手表,然后三个人静静的【民国谍影】等在管道中,周围寂静无声。

  直到时间过了深夜十二点,康廷山挥了挥手,三个人开始动了起来。

  稍微用力将下水道口的【民国谍影】铁栏举起,然后小心的【民国谍影】放到一边,三个人依次从下水道口爬了出来。

  观察了一下四周,都是【民国谍影】漆黑一片,康庭山开始在墙体上进行丈量,最后终于选定了一个区域,这个区域按照图纸上所标注,就是【民国谍影】非承重部分,应该是【民国谍影】用青砖砌成的【民国谍影】。

  他向其他两个人点了点头,于是【民国谍影】三个人掏出准备好的【民国谍影】锯齿工具,在他划定的【民国谍影】区域里,开始轻轻的【民国谍影】钻磨墙体,为了不发出大的【民国谍影】声响,他们的【民国谍影】动作很轻,所以进展的【民国谍影】并不快。

  时间慢慢的【民国谍影】过去,两个小时之后,墙体外面的【民国谍影】水泥层已经被破坏,露出了里面一块一块的【民国谍影】青砖,这说明选定的【民国谍影】区域没有错,确实是【民国谍影】非承重墙部分,三个人相视一笑,露出了笑脸。

  他们小心的【民国谍影】将青砖缝隙里的【民国谍影】水泥掏干净,轻轻撬动,终于将第一块青砖起了出来,只要第一块青砖被撬动,那么与它相邻的【民国谍影】青砖就更好解决了。

  只是【民国谍影】建筑墙体很厚,建筑图纸上标注的【民国谍影】尺寸,最少有三块青砖的【民国谍影】厚度,他们只是【民国谍影】撬动了最外层的【民国谍影】青砖,最里面的【民国谍影】那一层青砖是【民国谍影】需要到最后时刻才可以破坏的【民国谍影】。

  当他们撬动取出了四块青砖之后,康庭山指了指手表,这个时候已经是【民国谍影】凌晨五点钟,上海的【民国谍影】冬夜还是【民国谍影】比较漫长的【民国谍影】,天色依然漆黑。

  可是【民国谍影】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停止了继续破坏墙体的【民国谍影】工作,将青砖又放回到了原位,康廷山四下张望,将附近的【民国谍影】一块木板抬了过来,遮挡在墙体破坏的【民国谍影】位置,又将清理出来的【民国谍影】水泥块,用衣服包裹,带到了下水道口,三个人依次进入下水道,最后将铁栏慢慢恢复成原状。

  康廷山对一名队员做了个手式,队员点了点头,就在下水道口潜伏了下来,康廷山带着另一名队员慢慢地按着原路返回,当他们来到出口时,早就等待多时的【民国谍影】季宏义等人,赶紧上前将他们搀扶了出来。

  季宏义问道:“廷山,情况怎么样?”

  康廷山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很顺利,那个地方很隐蔽,夜间行动根本没有人注意,我们已经成功的【民国谍影】破坏了墙体,我估计最多再有一个晚上,就能够凿出一个大洞来,足够我们运输炸药和行动了。”

  “太好了,这样的【民国谍影】话明天坚持一个晚上,后天晚上我们就可以进行爆破。”季宏义高兴的【民国谍影】说道。

  __

  三更求票!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