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军火情报

第四百二十六章 军火情报

  菲利普斯接过清单之后,仔细审阅了一下,眉头一皱,开口说道:“陈先生,相信你也知道,现在所有人手上都没有现货,你需要的【民国谍影】这些东西需要一点时间准备,尤其是【民国谍影】梯恩梯炸药的【民国谍影】数量太大,我需要时间筹集。

  雷管倒是【民国谍影】有现货,至于最新式的【民国谍影】勃朗宁手枪和配套的【民国谍影】钢芯子弹,这些货物的【民国谍影】价值可不便宜,需要专门的【民国谍影】渠道去订货。

  哦,天哪!你们这是【民国谍影】要打一场战争吗?”

  霍越泽冷冷地看着对方的【民国谍影】表演,他知道这是【民国谍影】这个洋鬼子想要抬高价钱的【民国谍影】手段。

  “菲利普斯先生,我知道你是【民国谍影】专门出售这些高档货的【民国谍影】卖家,所以才慕名找到你,我们以后还会打交道的【民国谍影】,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没有问题,这些高级货我都可以提供,但是【民国谍影】我们只用美元结算,价格方面~”菲利普斯微微一笑,然后伸出四个手指头,顿时让霍越泽脸色一变。

  “四万美元?太离谱了!”霍越泽当然不能够同意,这已经远远超出了黑市的【民国谍影】价格,“菲利普斯先生,你根本毫无诚意,你破坏了规律!”

  “陈先生,我知道我的【民国谍影】报价可能偏高了一些,但是【民国谍影】可以保证,就目前而言,只有我可以利用外交通道以最快的【民国谍影】速度把这些军火运进上海,当然生意是【民国谍影】可以慢慢谈的【民国谍影】,有问题我们再慢慢商量吗!”菲利普斯不紧不慢的【民国谍影】说道,他心中很清楚,这些人一定是【民国谍影】在黑市上找不到需要的【民国谍影】货源,这才找到了他的【民国谍影】身上,他心里很有把握可以拿下这笔生意。

  当下两个人经过激烈的【民国谍影】交锋,讨价还价,最终菲利普斯开口说道:“陈先生,这样好了,我可以按照你的【民国谍影】价格成交,毕竟我们是【民国谍影】第一次打交道,我可以给你个优惠价格。”

  霍越泽也摇头苦笑道:“菲利普斯,现在的【民国谍影】成交价格已经高于黑市平均价格很多了,难道你还不满意?真难以想象,你这样做,我们以后很难再交易了!”

  霍越泽临来之前虽然知道这一次的【民国谍影】交易价格肯定会很高,但是【民国谍影】也没有想到菲利普斯竟然会要的【民国谍影】这么离谱,简直是【民国谍影】狮子大开口,如果不是【民国谍影】时间紧张,他绝不会当这个冤大头。

  菲利普斯哈哈的【民国谍影】一笑,说道:“陈,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存在就是【民国谍影】道理!我的【民国谍影】价格是【民国谍影】贵了一些,但是【民国谍影】提供的【民国谍影】货物都是【民国谍影】高档货,质量最好,时间最快,我相信我们以后还会再次交易的【民国谍影】。”

  “那么多长时间能够收到货?”霍越泽也不想再多说,直接开口问道。

  “二十天!”菲利普斯又习惯性的【民国谍影】伸出两个指头。

  “这不可能,我们绝等不了那么久!”霍越泽却是【民国谍影】连连摇头,总部的【民国谍影】命令要在四十天内完成这次爆破任务,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等把梯恩梯炸药运到上海,自己还要想办法把它运到日本占领区,这中间的【民国谍影】时间太紧张了。

  “菲利普斯~”霍越泽急声说道。

  “陈,我们现在是【民国谍影】交易伙伴,相信以后也是【民国谍影】,按照你们中国人的【民国谍影】习惯,你可以直接称呼我菲利。”菲利普斯却是【民国谍影】不紧不慢地回了挥手打断了霍越泽的【民国谍影】话,“我理解你的【民国谍影】心情,这样好了,十六天!这是【民国谍影】最快的【民国谍影】速度了,我保证!你找遍整个上海,也不会有人能比我更快的【民国谍影】把这批军火运进上海。”

  霍越泽不禁心头恼火,对面这个家伙牢牢掌控着这次交易的【民国谍影】主动权,可现在是【民国谍影】卖方市场,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事实,要是【民国谍影】在战争以前的【民国谍影】上海,这些军火绝对不会这么紧俏,可是【民国谍影】现在日本人管控商品非常严格,很多黑市军火商人因为没有门路,都已经停止了交易,只有像菲利普斯这样的【民国谍影】这些外交官,利用外交通道可以把这一批军火运进租界,自己别无选择,竟然毫无还手的【民国谍影】余地。

  “好吧!菲利!我们说好了,十六天!不能够再晚了,不然我就终止这笔交易!”霍越泽无奈的【民国谍影】说道。

  “成交!”菲利普斯高兴的【民国谍影】伸出大手去,与霍越泽紧紧一握,最终拍板成交。

  菲利普斯转身倒三杯葡萄红酒,分别递给了霍越泽和季宏义,示意道:“为我们的【民国谍影】友谊!”

  霍越泽和季宏义却是【民国谍影】相视一眼,这一次的【民国谍影】交易虽然谈成,可是【民国谍影】却让对方这个洋鬼子占尽了上风,整个谈判的【民国谍影】节奏都在他的【民国谍影】掌控中,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只是【民国谍影】形势比人强,只能如此了。

  三个人轻轻一碰,将杯中的【民国谍影】酒饮了下去。

  交易完成,霍越泽和季宏义正准备要起身告辞,可菲利普斯却伸手示意,请他们继续安坐。

  “陈,军火的【民国谍影】生意谈完了,我们还可以再谈一谈别的【民国谍影】生意!”菲利普斯笑容可掬地说道。

  “别的【民国谍影】生意?”霍越泽沉声问道,“菲利,你能说的【民国谍影】再清楚一些吗?”

  “陈,是【民国谍影】这样的【民国谍影】,其实我的【民国谍影】主要业务并不是【民国谍影】军火,你也看见了,军火方面,我只经营别人没有的【民国谍影】高档货,生意确实不太好,因为我的【民国谍影】主营业务是【民国谍影】情报!”菲利普斯说道。

  “情报?”

  “对,各种各样的【民国谍影】情报,军事的【民国谍影】,政治的【民国谍影】,日本人的【民国谍影】,中国人的【民国谍影】,甚至是【民国谍影】我们美国人的【民国谍影】,当然,如果你需要,英国人的【民国谍影】,德国人的【民国谍影】法国人的【民国谍影】,我也都可以为你提供。”菲利普斯把双手展开,语气夸张的【民国谍影】说道。

  霍越泽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洋鬼子竟然是【民国谍影】个情报贩子,而且是【民国谍影】一个国际恰久窆啊块报贩子,口气也大的【民国谍影】惊人。

  对这一点,霍越泽倒不是【民国谍影】很意外,上海是【民国谍影】远东最大的【民国谍影】大都市,是【民国谍影】西方冒险家们的【民国谍影】乐园,这里有着世界各大强国的【民国谍影】租界和领事馆,各方情报势力也都汇集在这里,可以说在中国活动的【民国谍影】情报贩子,所获得的【民国谍影】情报的【民国谍影】最终汇集点,绝大部分都是【民国谍影】在上海。

  所以说上海是【民国谍影】中国情报市场的【民国谍影】中心,一点也不夸张!

  “菲利,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民国谍影】业务提供,不过我暂时没有什么情报需要,如果有需求,我会向你提出来的【民国谍影】!”霍越泽点头说道。

  他自然也是【民国谍影】精明过人,他可不会仅仅凭借着菲利普斯的【民国谍影】一张嘴就相信他所说的【民国谍影】话,你知道他卖给你的【民国谍影】情报是【民国谍影】真是【民国谍影】假?价格是【民国谍影】高是【民国谍影】低?有没有唯一性?有没有时效性?

  这些都需要去深入的【民国谍影】了解,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早就指令霍越泽尽快地融入上海情报市场,最大限度地利用它,金钱是【民国谍影】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民国谍影】武器,有些价值巨大的【民国谍影】绝密情报并不是【民国谍影】一定要从敌人内部去获得!

  菲利普斯看出了他疑虑,接着解释道:“陈,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不过我可以作为你的【民国谍影】引路人,进一步接触上海的【民国谍影】情报网,不用怀疑我,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民国谍影】敌人,日本人!如果你有需要的【民国谍影】时候,就联系我,我可以为你引荐一些朋友,但是【民国谍影】条件是【民国谍影】,我作为中间人要抽佣金,二成!”

  “你就不怕我们就是【民国谍影】日本人?”霍越泽笑着问道。

  “日本人要炸药还用找我吗?他们也不用勃朗宁手枪。”菲利普斯淡淡地说道,手指清单,“梯恩梯是【民国谍影】专门用来采矿,爆破建筑物的【民国谍影】高效炸药,勃朗宁手枪和钢芯子弹是【民国谍影】专门用来刺杀的【民国谍影】,你们是【民国谍影】南京来的【民国谍影】吧?”

  这些个搞情报的【民国谍影】老手果然没有一个是【民国谍影】省油的【民国谍影】灯,霍越泽暗骂了一声,他想了想,点头说道:“好的【民国谍影】,有需要我会第一时间找你,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双方握手告别,霍越泽和季宏义转身走出了这栋别墅,外面有一队行动队员隐藏在暗处接应,他们坐上了轿车快速离去。

  “这些外国人真的【民国谍影】这么神通广大吗?能搞到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情报?”季宏义坐在驾驶后座,有些疑惑的【民国谍影】问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日本人也是【民国谍影】爱钱的【民国谍影】,不过我还要再看一看,等向站长请示以后再做决定。”霍越泽做事还是【民国谍影】以稳妥为主,这种事情还是【民国谍影】要请示站长之后再说。

  季宏义却是【民国谍影】眼睛一转,说道:“派人跟着这个洋鬼子,看一看他到底和谁接触,找出他身后的【民国谍影】情报网,我们也可以自行接触了解一下。”

  霍越泽心中一动,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最后缓声说道:“还是【民国谍影】等一等再说,这个人是【民国谍影】美国领事馆的【民国谍影】武官,敢跟我们挑明了说,自然是【民国谍影】凭借着他身后的【民国谍影】势力有恃无恐,我们现在可是【民国谍影】在租界里藏身,没有必要和他们为难,一旦搞僵了,可就难收场了!”

  季宏义听完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

  第二天早上,宁志恒在春日酒店的【民国谍影】房间里,揉着疲惫的【民国谍影】脸颊,失望的【民国谍影】说道:“盯了一晚上,守卫的【民国谍影】和白天一样严密,毫无漏洞可趁,我们根本无法混进去,之前的【民国谍影】设想必须要重新设计了。”

  宁志恒昨天晚上独自潜出了酒店,在几个仓库大门的【民国谍影】远处观察了一个晚上,可是【民国谍影】根本无隙可入,可见日本人对这三个军事仓库的【民国谍影】重视程度。

  一旁的【民国谍影】易华安将一杯牛奶和几片面包递到宁志恒面前,轻声说道:“站长,我昨天也想了一个晚上,有一个想法,您看行不行?”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