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惊闻鼹鼠(求月票)

第三百九十四章 惊闻鼹鼠(求月票)

  张正魁看着宁志恒,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志恒,今天上午我们的【民国谍影】原炮兵阵地遭到了猛烈的【民国谍影】轰炸,整片树林被夷为平地,幸亏你昨天晚上的【民国谍影】情报,不然我们倾尽家当才置办下来这支重炮旅,就全完了!”

  宁志恒赶紧立正回答:“都是【民国谍影】学生应尽之责,不敢当司令官夸奖!”

  张正魁却是【民国谍影】摆了摆手,制止住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沉吟着说道:“你是【民国谍影】自家子弟,用不着这么客套,实话实说,这一次你的【民国谍影】功劳是【民国谍影】谁也抹煞不了的【民国谍影】,这支重炮旅是【民国谍影】我们国家唯一的【民国谍影】重火力部队,能够在危急关头把它保留下来,这是【民国谍影】实打实的【民国谍影】大功,我会亲自为你向统战部请功,足以将你的【民国谍影】军衔再提升一级,以后好好干,必定前途无量!”

  张正魁对宁志恒是【民国谍影】原本就是【民国谍影】非常的【民国谍影】欣赏,这一次宁志恒又为右翼战场立下了如此大功,自然会不遗余力的【民国谍影】为自家弟子邀功。

  宁志恒不由得有些为难地说道:“学生刚刚毕业一年,已经升至少校,只怕军部那里~”

  张正魁断然说道:“有功就有赏,我自会为你说话,不说摹久窆啊裤之前杭城的【民国谍影】表现,只这一次在浦东战场上的【民国谍影】表现就值得我为你说话!”

  宁志恒听到这里心里一暖,张正魁对自己可谓是【民国谍影】关怀备至,就算自己隶属于情报部门,以张正魁的【民国谍影】身份为自己开口,再一次晋升断无问题。

  当下赶紧立正,恭恭敬敬地敬了一个军礼,朗声说道:“多谢司令栽培!”

  张正魁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只怕也是【民国谍影】要有事情找我吧!”

  宁志恒顿首答道:“学生确实是【民国谍影】有要事向您禀报,今天下午二时,我找到了谷川大队的【民国谍影】藏身之所,并进行了围剿,除数人逃脱,其部全部歼灭。”

  张正魁愕然说道:“你的【民国谍影】动作倒是【民国谍影】快,昨天刚刚说是【民国谍影】要找出他们藏身之处,今天你就动手围剿了,这些日本便衣,其危害不比正面的【民国谍影】敌人小,你这一次干得好!”

  宁志恒接着汇报道:“在此次行动中,我们抓捕了一个很重要的【民国谍影】俘虏,是【民国谍影】这一支便衣队的【民国谍影】译电员,根据他交代的【民国谍影】一些情况,我发现问题重大,所以马上来向您请示。”

  说到这里,宁志恒上前将自己已经翻译好的【民国谍影】电文递交到张正魁的【民国谍影】面前:“这是【民国谍影】谷川大队潜入浦东以来,电台接受和发出的【民国谍影】电文内容。”

  张正魁接过的【民国谍影】电文,却没有去看,而是【民国谍影】把它放在桌子上面,笑着说道:“你们搞情报的【民国谍影】,心思周密,我就不费脑子了,直接说一说情况。”

  宁志恒不敢怠慢,马上把之前电文里面的【民国谍影】一些异常情况向张正魁做了详细的【民国谍影】汇报。

  当张正魁听到宁志恒所说,自己下令进行的【民国谍影】三次大范围的【民国谍影】围剿,之前日本人都已经得到了消息,致使劳师动众而徒劳无功时,不禁一拍桌案,勃然大怒!

  “混蛋!”张正魁爆喝一声,他再也没有半分矜持和镇定,马上拿起桌子上的【民国谍影】电文,按照宁志恒表明了日期,迅速找到了那三封电文,上面的【民国谍影】内容果然准确的【民国谍影】通告了即将进行围剿的【民国谍影】时间和范围,和自己当时布置的【民国谍影】命令完全一样。

  “这是【民国谍影】有内奸,有日本间谍!必须要找到这个人,这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心腹之患!”

  张正魁目光中带着冷意,原来之前的【民国谍影】三次围剿失利,并不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判断失误,也不是【民国谍影】便衣队过于狡猾灵活,竟然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军方有间谍潜伏。

  “的【民国谍影】确是【民国谍影】如此!这个日本间谍对我们的【民国谍影】危害远不止此,我们还发现,他分别在九月十四号和十月一号这两天,向日本间谍总部指明了我们重炮旅阵地的【民国谍影】大致范围,便衣队根据这一范围都找到了重炮旅的【民国谍影】具体位置,好在我们都提前将阵地转移,没有让日本人得逞。”宁志恒再次确认道。

  以张正魁数十年的【民国谍影】军旅生涯,镇定养气的【民国谍影】功夫,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叙述,依然是【民国谍影】难以安耐住心头的【民国谍影】怒火,等他按照宁志恒所说的【民国谍影】日期,找到了那两条电文后,只觉得心头怦怦乱跳,脑筋突起。

  好半天张正魁才勉强定了定神,开口问道:“这么说,你是【民国谍影】怀疑在我的【民国谍影】身边潜伏有日本间谍?”

  张正魁此时已经明白宁志恒这一次前来汇报的【民国谍影】目的【民国谍影】,这是【民国谍影】要把矛头指向战区指挥部内部,条条线索都指明,问题就出在自己的【民国谍影】身边。

  宁志恒点头沉声说道:“如果说之前三次大范围围剿,消息泄露知情人甚多,我们无从确定目标的【民国谍影】话,可是【民国谍影】之后两次炮兵阵地大致位置的【民国谍影】泄露,就说明问题一定出在我们军区指挥部核心部位。”

  张正魁的【民国谍影】眼光森森,杀气逼人,厉声说道:“必须找出此人,一查到底,否则我寝食难安,必然酿成大祸。”

  此时他盯着宁志恒,郑重的【民国谍影】说道:“志恒,这搞情报抓间谍可是【民国谍影】你们的【民国谍影】特长,你说一说该怎么找出这个人。”

  宁志恒此次前来汇报自然就有此意,他的【民国谍影】心中早就盘算,胸脯一挺,朗声说道:“愿为司令分忧,学生责无旁贷。”

  他指着电文记录说道:“其实这件事情看着困难,但只要能够根据上面的【民国谍影】时间来排查,我想很快我们就能找出这个鼹鼠。”

  “鼹鼠?”

  “哦,这是【民国谍影】我们搞情报的【民国谍影】一个代号,意思就是【民国谍影】内部奸细,现在我想问一问,在九月十四号和八月一号这两天,您是【民国谍影】否接触过炮兵阵地,或者和某人谈话时,提及了炮兵阵地的【民国谍影】大致位置?”

  张正魁脸色严肃,马上回答道:“除了重炮旅的【民国谍影】军事主官,我从来不会将这么重要的【民国谍影】事情透露给任何人,更不会在军事会议上提及这方面的【民国谍影】事情。”

  不过很快他的【民国谍影】眉头一皱,接着说道:“只是【民国谍影】在九月十四号,我的【民国谍影】确前往炮兵阵地进行了视察,十月一号也去过一次,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有人知道我的【民国谍影】行踪,根据这个情况判断出了炮兵阵地大致的【民国谍影】位置?”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精神一振,这就和电文记录的【民国谍影】内容对上了,他赶紧说道:“一定是【民国谍影】这样,这个鼹鼠了解您的【民国谍影】行程,知道您要去重炮旅阵地巡视,这才知道了大致的【民国谍影】区域。那在指挥部能够知道您行程安排的【民国谍影】,倒底有哪些人?”

  张正魁一下子就不做声,屋子里安静了一会,他犹豫的【民国谍影】说道:“行程安排至少有好几个人都知道,其中有我的【民国谍影】副官李立鑫,参谋部的【民国谍影】参谋长罗英哲,机要秘书吕伟才,还有其他几名作战参谋,至于他们有没有透露给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多人知情?宁志恒不由得一愣,他对于军队中的【民国谍影】很多事情并不了解,军队不比军情处,其保密意识并不强,对于长官的【民国谍影】行程并没有刻意的【民国谍影】隐瞒,看来还是【民国谍影】要仔细盘查一下。

  “能不能说一说,在九月十四号这一天,您巡查炮兵阵地时的【民国谍影】情况,有没有人跟随,具体都有谁?”宁志恒接着问道。

  张正魁苦苦思索了一下,说道:“当时我的【民国谍影】指挥部临时设在万源码头,炮兵阵地就在附近,于是【民国谍影】我决定去巡查一番,可我并没有意识到,日本人已经把主要目标放到了重炮阵地上面,所以带的【民国谍影】人不少,有我的【民国谍影】副官李立鑫,参谋长罗英哲,作战参谋程廷,还有我的【民国谍影】警卫连,人数很多。”

  宁志恒双掌一击,语气舒缓的【民国谍影】娓娓说道:“这就是【民国谍影】说,这些人是【民国谍影】没有问题的【民国谍影】,因为他们都跟您去过炮兵阵地,清楚的【民国谍影】知道炮兵阵地的【民国谍影】具体位置,是【民国谍影】可以直接把位置坐标发给日本军部,第一时间进行轰炸,不用再让便衣队对具体位置进行侦查。”

  张正魁眼睛一亮,真是【民国谍影】关心则乱,这是【民国谍影】一个很简单的【民国谍影】道理,可是【民国谍影】张正魁心中一直担心是【民国谍影】他身边最相信,最亲近的【民国谍影】人会是【民国谍影】日本间谍,毕竟这都是【民国谍影】他多年的【民国谍影】心腹和战友,如果真的【民国谍影】发现是【民国谍影】日本间谍,他会很难接受的【民国谍影】。

  “对,这些人是【民国谍影】可以刨除在外的【民国谍影】,他们是【民国谍影】可以信任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在十月一号的【民国谍影】时候,我的【民国谍影】指挥部已经搬到了洋泾区,也就是【民国谍影】现在这个位置,我吸取了上一次的【民国谍影】教训,再去炮兵阵地巡查的【民国谍影】时候,我只带了我的【民国谍影】警卫连前去,并没有其他机关人员跟随。”

  说完,他看向宁志恒,想听一听宁志恒有什么看法,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也是【民国谍影】不得要领,只好开口说道:“这就没有了可对比的【民国谍影】对象,不如这样,能不能把李副官请进来,既然他是【民国谍影】没有问题的【民国谍影】,十月一号当天又在总部值班,让他回忆一下,当时具体有谁知道,您去重炮旅视察的【民国谍影】行程安排,先确定一下范围,然后我们在根据情况排查一下。”

  张正魁也只好点头答应,宁志恒马上转身出了办公室,看到作战室大厅仍然是【民国谍影】一片繁乱,满屋子都是【民国谍影】中校以上的【民国谍影】军官,甚至还有一名少将军官,他们都在各自忙自己的【民国谍影】事情,也没有人向他这一个少校军官看过来一眼。

  宁志恒走出作战室,来到值班室里找到了李立鑫,听到司令官召见,李立鑫赶紧跟随宁志恒一起进入司令官的【民国谍影】办公室。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