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再次汇报(求月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再次汇报(求月票)

  宁志恒只好再次放弃这条线索,他接着问道:“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在九月十四号这一天,总部给谷川大队的【民国谍影】电文里,会明确指出,让你们在万源码头附近地带搜索重炮旅阵地?”

  安田诚司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问话,不由得一愣,解释说道:“这个情报不是【民国谍影】我们侦查到的【民国谍影】,也是【民国谍影】总部直接给我们指定了这个范围,然后我们再进行具体侦查,后来果然在万源码头东边四公里的【民国谍影】一处竹林里,找到了炮兵阵地的【民国谍影】具体位置,可是【民国谍影】我们发出位置坐标后,不知为什么中国军队提前转移了阵地,致使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轰炸没有成功。”

  宁志恒曾经听张正魁简单提起过这件事情,当时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现在看来日本谍报组织安插在中国军队内部的【民国谍影】间谍能量不小,要知道张正魁将军对重炮旅是【民国谍影】极为重视的【民国谍影】,关于重炮旅的【民国谍影】一切都是【民国谍影】军事机密,更别说是【民国谍影】部署的【民国谍影】位置。

  可是【民国谍影】日本间谍还是【民国谍影】找到了重炮旅可能布置的【民国谍影】大概区域,然后再通知便衣队的【民国谍影】侦查人员,进行侦查,确定了具体的【民国谍影】位置。

  宁志恒又指着一条电文问道:“十月一日,总部又命令你们在洋泾区寻找重炮旅的【民国谍影】阵地?只是【民国谍影】这一次,并没有指定大致的【民国谍影】范围。”

  安田点头回答道:“是【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接到这个电文后,我们对洋泾区进行了长时间的【民国谍影】搜查,但是【民国谍影】都没有收获,谷川大佐曾经说过,经过上一次的【民国谍影】轰炸,中国军队明显提高了警觉,对重炮旅的【民国谍影】信息很保密,他曾经一度怀疑总部情报的【民国谍影】准确性,可是【民国谍影】就在昨天晚上,他突然找到我,拿出一个纸条,上面是【民国谍影】重炮旅的【民国谍影】具体位置,让我马上转译成密码发了出去。”

  明白了,一切都说的【民国谍影】清楚了,黄埔江沿江防线这么长,要想找出重炮旅的【民国谍影】位置是【民国谍影】很困难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日本情报总部总是【民国谍影】有办法确定大致的【民国谍影】区域,然后在由便衣队在这个区域里仔细查找,最终确定具体位置后,然后用轰炸机轰炸。

  可是【民国谍影】什么人能够连续两次找到重炮旅部署的【民国谍影】大致范围呢?这可都是【民国谍影】军事机密,就算是【民国谍影】不相关的【民国谍影】军方高层主官都是【民国谍影】不知道的【民国谍影】。

  联系到之前的【民国谍影】三次报警电报,在再加上这两次关于重炮旅位置的【民国谍影】电报,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就在指挥部里面,一定有一个或者几个日本人的【民国谍影】鼹鼠,他们将这些机密情报源源不断地转送给了日本间谍总部,然后再由总部传递给谷川和真,再由谷川和真传递给其他便衣分队,这样,一条情报渠道就形成了。

  日本人借助这个情报渠道,对中国军队的【民国谍影】右翼战场实施了极为有效的【民国谍影】打击,致使中国军队腹背受敌,后方几乎成为日本人肆意妄为的【民国谍影】无防地带,主要的【民国谍影】打击力量重炮旅也屡屡遭遇险情,险些被覆灭。

  可以相见,这个隐藏的【民国谍影】鼹鼠对中国军队的【民国谍影】威胁有多么大!自己必须要以最快的【民国谍影】速度把他挖出来,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据我所知,你们其他两只便衣分队,岗田分队在吴淞口一带活动,野口分队在高桥一带活动,可你的【民国谍影】电文记录里面只有野口分队的【民国谍影】驻扎地,而且这个惠特尔仓库,看名字应该是【民国谍影】外国公司?”

  安田诚司听到宁志恒连这两个分队的【民国谍影】活动范围都知道,赶紧老实回答道:“阁下,野口分队之前是【民国谍影】在郊野活动,这个月初才进入惠特尔仓库藏身,至于这个惠特尔仓库具体在哪里?为什么是【民国谍影】外国公司的【民国谍影】名字?这些我都不清楚。

  岗田分队的【民国谍影】行踪在电文里确实一直没有出现过,我想谷川大佐应该知道,只是【民国谍影】我接触不到。”

  宁志恒看着安田诚司,点了点头,身形向后端坐在座位上,沉声说道:“那好,安田君,我的【民国谍影】问题问完了,不过,你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再好好想一想,有没有遗漏什么?”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语很平淡,但越是【民国谍影】越这样,反而给安田诚司的【民国谍影】压力越大,自己知道的【民国谍影】已经全部和盘托出,没有任何隐瞒了,毕竟自己是【民国谍影】译电员,并不参与行动,所能够接触到只有电文,实在是【民国谍影】没有别的【民国谍影】有价值的【民国谍影】情报了。

  不过他的【民国谍影】脑子确实反应很快,对面这位军官对活动在浦东的【民国谍影】日本便衣队了解很多,有什么是【民国谍影】他知道的【民国谍影】,而自己却疏忽的【民国谍影】呢?

  他突然醒悟了过来,赶紧欠身说道:“确实是【民国谍影】疏忽了,这一次谷川大队并没有全部被歼灭,谷川大队还有一部分负责侦查的【民国谍影】人员,总共有二十四人,你们进攻的【民国谍影】时候,侦查人员并不在基地。”

  “他们在哪里?”

  安田诚司回答道:“这我真不知道,所有的【民国谍影】便衣队都是【民国谍影】军部和特高课组成,这些侦查人员是【民国谍影】内务省特高课本部的【民国谍影】特工,我则是【民国谍影】隶属军部情报部门,我们并不是【民国谍影】一个部门,所以我们几乎不接触。”

  这个时期日本的【民国谍影】间谍部门繁多,其中地位以军部的【民国谍影】情报部门为最高,尤其是【民国谍影】这些年来,随着军人地位的【民国谍影】提高,日本国内的【民国谍影】军事集团开始掌握了绝对的【民国谍影】权力,已经将其他间谍组织纳入管辖之中。

  其次就是【民国谍影】内务省的【民国谍影】特高课,外务省的【民国谍影】兴亚院,还有为政府服务的【民国谍影】民间集团,比如黑龙会之类,他们在东亚地带都有各自的【民国谍影】地下力量。

  只是【民国谍影】其中以特高课起步最早,实力最强,对中国渗透的【民国谍影】程度最高,危害也最大,也是【民国谍影】中国谍报部门,也就是【民国谍影】军事情报调查处,这个时期最主要的【民国谍影】对手。

  安田诚司生怕宁志恒对他的【民国谍影】回答不满意,又赶紧说道:“”不过他们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洋泾区打探中国炮兵阵地的【民国谍影】消息,昨天晚上的【民国谍影】情报应该就是【民国谍影】他们侦查到的【民国谍影】,我想他们会藏身在靠近沿岸防线附近的【民国谍影】乡镇之中,具体位置我也确实不知道。”

  听到了安田诚司的【民国谍影】这一番回答,宁志恒才确定下来,安田诚司确实已经把所有知道的【民国谍影】情况都交代了出来,以他的【民国谍影】身份也不可能知道秋田彰仁这些人的【民国谍影】具体位置。

  他站起身来,走到安田诚司的【民国谍影】身旁,和声说道:“安田君,我们之间的【民国谍影】谈话我很满意,我信守承诺,不会伤害你,但是【民国谍影】也不可能就这样放你回去,至于你以后的【民国谍影】命运,你要好好想一想,希望下一次见面,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民国谍影】答复,你明白我的【民国谍影】意思吗?”

  “一切听从阁下的【民国谍影】安排!”安田诚司颓然点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为了活命而已,已经把所有的【民国谍影】秘密交代出来,难道还有选择吗!

  宁志恒满意的【民国谍影】点了点头,对于安田诚司他还是【民国谍影】有想法的【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身份很特殊,可以掌握很多绝密情报,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表现就是【民国谍影】证明。

  通过他交代的【民国谍影】这些电文内容,宁志恒不仅确定了在指挥部里面隐藏着一个由日本谍报总部直接控制的【民国谍影】高级间谍,甚至还可以确定了另外一支活动在高桥附近的【民国谍影】野口分队的【民国谍影】落脚点,收获巨大!

  而且如果能够在军部的【民国谍影】情报部门里也插下一枚钉子,尤其是【民国谍影】直接掌握机密情报传递的【民国谍影】译电员,这对自己以后的【民国谍影】谍报活动是【民国谍影】有极大帮助的【民国谍影】。

  他出门把孙家成喊了进来,开口吩咐道:“把这个人带下去,给他洗个澡,换身我们的【民国谍影】军服,单独看守,不要让任何人接触他。”

  “是【民国谍影】!”孙家成点头领命,带着安田诚司离开。

  安田诚司交代的【民国谍影】情况非常重要,自己必须马上向司令官张正魁汇报了。

  宁志恒出了驻地,赶到了指挥部再次求见司令官,副官李立鑫一见是【民国谍影】宁志恒,赶紧迎了上来。

  李立鑫一把挽住林志恒的【民国谍影】手臂,挥手做了一个请的【民国谍影】手势,语气急促地说道:“志恒,正好你来了,司令官刚刚从前线回来,马上就要召见你,我正要派人通知,没想到你就来了,快,快跟我来!”

  宁志恒听他说的【民国谍影】着急,心中暗自诧异,不知道司令官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从前线回来?难道是【民国谍影】前线出了问题,不会是【民国谍影】前线吃紧,让自己的【民国谍影】部队上前线吧,那可就麻烦了!

  宁志恒心中忐忑不安,赶紧快步跟着李立鑫走进了作战室,这个时候,宽大的【民国谍影】作战室里还有不少的【民国谍影】机关人员在紧张地忙碌着,有的【民国谍影】在作战沙盘上进行激烈的【民国谍影】讨论,有的【民国谍影】在拨打电话和外界进行沟通,总之是【民国谍影】一片嘈杂,远不是【民国谍影】宁志恒之前来的【民国谍影】两次那样安静,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心头更是【民国谍影】一凛,一定是【民国谍影】有大事发生了,不知道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民国谍影】影响?

  李立鑫将宁志恒带到作战室相连的【民国谍影】一间办公室门口,这是【民国谍影】平时司令官张正魁的【民国谍影】办公室。

  两个人敲门而入,宁志恒一眼就看见,张正魁正背着手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令,宁志恒已经来了!”李立鑫上前两步轻声说道。

  张正魁一听,转身看向宁志恒,微笑着说道:“你倒是【民国谍影】来的【民国谍影】快,我正有事找你。”

  说完向李立鑫挥手示意,李立鑫马上点头,转身退出了办公室,将房门关好。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