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四处侦查

第三百七十九章 四处侦查

  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问话,老胡轻咳一声,不由得苦笑道“大队长,我明白您的【民国谍影】意思,您是【民国谍影】想从外来人口中找到这些日本便衣,可是【民国谍影】黄浦江沿岸本来就是【民国谍影】浦东人口最密集的【民国谍影】地方,尤其是【民国谍影】战争打响之后,从上海逃到乡下来的【民国谍影】人不知有多少,大部分都集中在这里,现在只要是【民国谍影】个屋子都挤满了上海市的【民国谍影】难民,到底有多少,就是【民国谍影】我们这些本地人都很难了解清楚,我估计光是【民国谍影】难民就有几万人,这还不算那些小村庄里的【民国谍影】安身的【民国谍影】,这里的【民国谍影】户籍也一向没有人管,乱着呢!要想找出这些人,谈何容易呀!”

  宁志恒听到老胡的【民国谍影】这一番话,不禁有些头疼,他没有想到现在的【民国谍影】浦东人口组成是【民国谍影】如此的【民国谍影】混乱,在这人口密集的【民国谍影】乡镇里,找到那些日本便衣真是【民国谍影】很困难。

  尤其是【民国谍影】日本便衣队也不是【民国谍影】傻子,如果要隐身其中,也不会集中在一起,最好的【民国谍影】办法就是【民国谍影】化整为零,分成几个小部,融入平民之中,这么多的【民国谍影】外来人口,自己怎么查?

  这里可不是【民国谍影】南京,有着完整严备的【民国谍影】人口户籍管理,就是【民国谍影】这样,南京城里的【民国谍影】外来流动人口也一直是【民国谍影】难以管理的【民国谍影】,这样看来还真是【民国谍影】个难题。

  不过宁志恒可是【民国谍影】没有半点气馁,这点困难还不在他眼中,他的【民国谍影】思绪飞转,脑子里不断的【民国谍影】思考着。

  良久之后,他再次开口分析道“那些乡村先不管,毕竟离我们的【民国谍影】驻军地还远,数量也多,我们这没有能力去调查。

  可是【民国谍影】这附近的【民国谍影】这几处城镇就在驻扎地附近,日本人要想搞侦查,应该就会藏身在这一带。

  再说这些难民虽然众多,可既然是【民国谍影】逃难,那肯定是【民国谍影】拖家带口的【民国谍影】,其中一定有男有女,或者有老有少,可是【民国谍影】日本便衣队却是【民国谍影】完全由青壮年组成,这样的【民国谍影】人一定会有一些痕迹可查。

  老胡,你想一想,在附近的【民国谍影】这几处乡镇里,有没有几乎都是【民国谍影】青壮年组成,人数大概二十至三十人左右,或者三十至五十人不等的【民国谍影】人群或者是【民国谍影】团体?这样的【民国谍影】团体就有可能是【民国谍影】我们要找的【民国谍影】目标!”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这番分析顿时让老胡醒悟了过来,他一拍大腿,说道“还是【民国谍影】大队长您高明,这么说还真是【民国谍影】有门路了,您让我想一想!”

  说到这里,他手扶着下巴,低着头仔细考虑,想要在印象里找出符合宁志恒所提出来条件的【民国谍影】人,过了好半天,这才开口回答道“大队长,按照您说的【民国谍影】,这样的【民国谍影】人真有不少,最常见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那些专门来前线慰问和支援的【民国谍影】学生或者是【民国谍影】工人。”

  宁志恒赶紧追问下去,老胡就仔细地给他说明了一下情况,原来,在开战初期,在政府的【民国谍影】大力宣传和号召下,全国人民的【民国谍影】抗战情绪高涨,全国各地有人进行募捐,很多国民拿出自己的【民国谍影】所有积蓄,筹集来的【民国谍影】钱财和物资都由各自组织的【民国谍影】慰问团和支援团带到前线来。

  这些团体不仅来到前线送钱送物,并且在上海进行宣传,为抗战作出了巨大的【民国谍影】贡献,光是【民国谍影】在上海市区,这样的【民国谍影】支援团体最少也有二百个,他们因为长途跋涉路途遥远,所以大部分都是【民国谍影】心怀热忱的【民国谍影】青壮年和青年学生组成,这样的【民国谍影】团体在浦东战场也有不少,他们经常会进行抗日宣传,筹集财物,购买粮食和药品来支援前线将士,这些人都很受国民百姓的【民国谍影】欢迎。

  宁志恒问道“按你这么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知道这样的【民国谍影】爱国团体一般有多少人?”

  “这个没有固定,多的【民国谍影】几十个人,少的【民国谍影】也有十几个人,不一定!大部分都在乡镇,还有一部分会进入村庄安置,但一般都是【民国谍影】青壮男子。”老胡认真地回答道。

  宁志恒点点头,按照老胡介绍现在的【民国谍影】情况,这些抗日爱国团体里面很有可能会隐藏着便衣队的【民国谍影】一些成员,这是【民国谍影】一个侦查方向,现在自己手上没有别的【民国谍影】线索,那就从这个方向入手。

  至于怎么侦查?老胡这些青帮弟子倒是【民国谍影】可以用,只是【民国谍影】那些日本特工一定非常警觉,如果打草惊蛇就有些不好了。

  怎么样才能以最自然的【民国谍影】方式去打探消息,而不引起对方的【民国谍影】警觉呢?宁志恒的【民国谍影】目光不禁看向了不远处正在紧张地装卸物资的【民国谍影】学生兵。

  这些刚刚加入别动队的【民国谍影】学生兵,都是【民国谍影】各地的【民国谍影】热血青年学生,他们刚刚出校门没有多久,许多还稚气未消,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民国谍影】学生娃。

  这样的【民国谍影】本色出演,任谁也看不出破绽,正好可以进入各个乡镇搜索,有很大可能找出那些便衣队成员。

  至于孙家成他们的【民国谍影】行伍气息太重,侦查时很容易惊动便衣队的【民国谍影】特工,只能随时等候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命令行事。

  他越想越有道理,马上命令所有学生兵集合,之后宁志恒亲自挑选了二十多名看着机灵一些,能说会道的【民国谍影】学生兵,让他们全部换成学生装,看上去真是【民国谍影】完全没有半点破绽。

  宁志恒把他们单独叫在一边,亲自给他们安排任务。

  “我们特务大队当前最主要的【民国谍影】任务就是【民国谍影】清剿潜伏在我们后方的【民国谍影】日本便衣队,但是【民国谍影】他们隐藏在民间,我们很难找到。

  现在我们怀疑他们会藏身在一些爱国团体中间,而你们要做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伪装成投军不成的【民国谍影】爱国学生,每两个人一组,每天去各处乡镇甚至是【民国谍影】农村,去寻找爱国支援团体,试着接触他们,观察他们,甚至是【民国谍影】加入他们,尽量了解一些信息,比如团体的【民国谍影】来历和组成,注意他们的【民国谍影】口音,以及来浦东的【民国谍影】时间等等,然后把这些信息都汇总给我,我们会根据你们的【民国谍影】情报汇总,来确定目标,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位学生兵齐声其回答道。

  宁志恒自己也没有闲着,也找来一身学生装穿在身上,调整好自己的【民国谍影】伪装状态,按照之前左柔的【民国谍影】指点,尽量使自己的【民国谍影】脸部特征变得柔和,身形和声音都做了处理,举手投足之间,气质顿时变了一个模样。

  可惜左柔不在身边,要是【民国谍影】再稍微化一化妆,几乎和学生没有两样。

  宁志恒也挑选了一个学生兵,这个学生兵叫戴俊伦,他是【民国谍影】学生兵里面比较出众的【民国谍影】一个,在学生兵里有些威信,宁志恒看着他也机灵些,就把他带在身边。

  挑选出来的【民国谍影】学生兵们都离开驻地,按照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安排各自离开。

  宁志恒带着几组学生兵快步而行,一路行进,很快就来到了离驻地最近的【民国谍影】青江镇,这是【民国谍影】附近最大的【民国谍影】一个乡镇,也是【民国谍影】人口最密集的【民国谍影】地区,是【民国谍影】便衣队藏身的【民国谍影】最佳去处。

  走入青江镇,宁志恒和众人约定傍晚在镇门口汇合,然后几组人分头进行侦查。

  他自己则带着戴俊伦慢慢地往镇中走去,路边熙熙攘攘有很多行人,看的【民国谍影】出来这里人口确实不少,宁志恒他们走在街头好奇的【民国谍影】左右观望,好像是【民国谍影】刚刚来到这里的【民国谍影】两个学生。

  这个青江镇很大,街道纵横,宁志恒两个人来到一个商铺前,和气打听青江镇上有哪些爱国团体,可是【民国谍影】这个店铺掌柜却是【民国谍影】一问三不知,只是【民国谍影】说看见过有人在街头演讲和募捐,他还捐个不少钱云云。

  宁志恒看不得要领,又换了几个行人问了问,可还是【民国谍影】没有人清楚具体有几个爱国团体,以及他们的【民国谍影】住所。

  看着一旁的【民国谍影】戴俊伦有些焦急的【民国谍影】神色,还是【民国谍影】太稚嫩了,宁志恒微微一笑,便和他边走边聊,开口低声问道“俊伦,你今年多大了?是【民国谍影】哪里人?

  戴俊伦看了看宁志恒,发觉近距离的【民国谍影】接触,这位顶头上司并没有大家说的【民国谍影】那么严厉,也是【民国谍影】低声回答道“我今年二十了,是【民国谍影】浙江金华人。”

  “金华人?那你是【民国谍影】怎么来到上海加入别动队的【民国谍影】?”宁志恒问道。

  戴俊伦赶紧回答道“我是【民国谍影】在上海求学,大战一开始,我们学校就让日本人的【民国谍影】飞机给炸了,好多同学就报名去参军,可是【民国谍影】人家正规军不收,嫌我们累赘,没有了学上,参军又无望,都本来准备回乡的【民国谍影】,又听说别动队招收学生抗日,就和同学们一商量,就都跑来加入了别动队。”

  宁志恒一听这才释然,不禁笑着说道“浙江金华!那我们可是【民国谍影】同乡啊!我是【民国谍影】杭城人!我刚才听你的【民国谍影】口音就觉得有点像,只是【民国谍影】发现你的【民国谍影】口音里还有些上海口音,就有些拿不准。”

  戴俊伦也是【民国谍影】非常高兴,大队长竟然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同乡,他嘿嘿一笑,说道“呵呵,我来上海求学也有两年了,有时候上海话和家乡话混着说,是【民国谍影】有些不伦不类的【民国谍影】。”

  “是【民国谍影】啊,我也是【民国谍影】和你一样,从杭城到南京求学,上了两年军校,结果杭城话和南京话混着说,就成了这个样子,哈哈!”

  两个人相对一笑,关系亲近了不少,宁志恒今天刻意的【民国谍影】收敛锋芒,戴俊伦也感觉这个新任大队长和蔼可亲了很多,这个时候突然他大着胆子说道“大队长,好多老队员都叫您宁阎王,我看着您可是【民国谍影】一点不像,倒像是【民国谍影】我的【民国谍影】学长,一点架子都没有。”

  听到这话,宁志恒不禁一愣,这自然是【民国谍影】下面的【民国谍影】老队员议论,让这些学生兵听到了,

  他也不想多解释,摆了摆手转移话题问道“和你一起参加别动队里的【民国谍影】同学多吗?”

  “多,好多都是【民国谍影】我们学校的【民国谍影】。”戴俊伦点头说道,但是【民国谍影】很快脸色一黯,“都说是【民国谍影】投笔从戎保家卫国,可是【民国谍影】在前些天在北岸一上战场,就走了好多同学,他们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开一枪。”

  宁志恒听完这话,也是【民国谍影】心头一沉,两个人都没有再多说,也不愿意再提这个话题。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