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临别交代(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临别交代(求月票)

  会议解散,宁志恒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民国谍影】中午时分,就赶紧出了军事情报调查处,直接驱车来到了老师贺峰的【民国谍影】家,这么重大的【民国谍影】事情,他必须要向老师汇报一下,以做好万全的【民国谍影】准备。

  看到宁志恒突然到来,贺峰一家人不禁有些意外,宁志恒每一次前来家中吃饭,都会提前打电话通知的【民国谍影】。

  老师贺峰看到宁志恒竟然是【民国谍影】一身军装,也有些吃惊,宁志恒平时来吃饭都是【民国谍影】普通的【民国谍影】中山装,从来没有这么正式过。

  贺峰向妻子李兰示意,让她去多准备几个菜,自己则是【民国谍影】挥手让宁志恒跟自己来到书房。

  贺峰在座椅上坐下,看着宁志恒开口问道:“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有什么事情?”

  宁志恒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道:“我刚刚接到了命令,即将奔赴上海战场,补充进别动队,直接与日军作战。”

  “什么?”贺峰不禁一惊,他没有想到,宁志恒竟然也要去上海战场。

  他们这些黄埔军校教官们的【民国谍影】消息也是【民国谍影】很灵通的【民国谍影】,当然知道如今上海前线国军将士的【民国谍影】战损有多高。

  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并不是【民国谍影】正规军主官,他是【民国谍影】搞情报搞暗杀的【民国谍影】情报官,没有想到也要奔赴前线战场。

  如果宁志恒前去,到底有多危险是【民国谍影】可想而知。

  “也罢!我之前不愿意让你去战场上当炮灰,是【民国谍影】因为那是【民国谍影】打内战,自己人打自己人,战死沙场是【民国谍影】毫无价值,可现在打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国战!和日本人作战,保家卫国,华夏儿女皆责无旁贷!”沉默了良久,贺峰缓缓地说道,他一生戎马,自然不惧疆场厮杀,“要不是【民国谍影】我现在当了教书匠,我也想去前线拼杀,为国效力!”

  宁志恒知道老师贺峰说得是【民国谍影】真心话,他前半生戎马倥偬,可最后却被发配到了黄埔军校当了教官,闲置多年,自然难忍胸中抑郁,总想着能够重新带兵,驰骋疆场,一展心中抱负。

  宁志恒微微点头,笑着说道:“老师的【民国谍影】心情我能够理解,也许真有一天可以得偿所愿。”

  宁志恒接着说道:“我很快就会启程,特意前来向老师道别。”

  贺峰点了点头,在黄埔军校担任教官多年,可收为弟子门生的【民国谍影】并不多,其中以宁志恒最合他的【民国谍影】心思,他一向待之如同子侄,而宁志恒也是【民国谍影】对他从不隐瞒,事之如父,可突然之间,知道他真的【民国谍影】要去上海那个血肉磨盘般的【民国谍影】战场,心中的【民国谍影】担忧还是【民国谍影】让他难以释怀。

  宁志恒再次说道:“学生还有一件事相求!”

  “你说!”

  宁志恒深吸了一口气,缓声说道:“此去上海,前途未卜,我别无牵挂,唯有父母兄妹在重庆安身,家中富庶,不愁生计,只是【民国谍影】乱世之中恐遭人觊觎,志恒若有不测,还望老师照拂一二!”

  贺峰听到此言,心中黯然,这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在提前为身后之事做安排了,可想而知已经做好了牺牲的【民国谍影】准备。

  他起身来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面前,大手重重地拍在肩头,郑重地点头说道:“这个你自然放心,以我的【民国谍影】力量,护佑你的【民国谍影】家人并不是【民国谍影】难事,你不要多挂念,只是【民国谍影】战场之上,还是【民国谍影】要多加小心,争取平安归来!”

  师生二人叙谈了多时,这才出了书房,与家人们共进午餐,席间宁志恒和往常一样谈笑自若,没有半点异常之态。

  但是【民国谍影】师母李兰却是【民国谍影】敏锐的【民国谍影】感觉到了一丝特别的【民国谍影】气氛,直到宁志恒告辞离去,这才来到贺峰身边低声问道:“志恒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要去前线?”

  贺峰眼眉一动,看着妻子说道:“你看出来了?”

  李兰轻叹一声:“他和你一样,每次上战场都是【民国谍影】装作没事的【民国谍影】样子,可我能感觉到他离开时的【民国谍影】那一份不舍。”

  宁志恒这一下午都在把手头上的【民国谍影】事情和赵江做了交接,嘱咐了一些工作要点,晚上下班和左氏兄妹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中。

  几个人在屋子里坐下,左柔就迫不及待的【民国谍影】问道:“少爷,这一次你们都去上海,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我不想和你们分开!”

  今天左柔听说摹久窆啊傀志恒和自己哥哥弟弟都要奔赴上海前线,顿时如失魂魄,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民国谍影】亲人就是【民国谍影】这三个人,这是【民国谍影】她生活下去的【民国谍影】支柱,自然不肯和他们分开。

  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和左氏兄弟又如何愿意让左柔这个女子上战场。

  左刚和左强劝说了几句,可不管怎么说,但左柔都是【民国谍影】倔强的【民国谍影】坚持一起去。

  最后宁志恒听的【民国谍影】不耐,皱着眉头说道:“你现在是【民国谍影】军人,自然知道军令如山的【民国谍影】道理,岂能够儿戏!再说几十万大军在侧,我们去上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等大战过后,自然就能团圆!”

  看到宁志恒不悦之色,左柔顿时不敢再多言,最后咬了咬嘴唇,才开口说道:“今天我们的【民国谍影】电信组长说,我们的【民国谍影】电信设备要马上准备转移,运到武汉重新安装,我们要有一批人员提前撤离南京,我们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守不住了,这里可是【民国谍影】南京城啊?”

  宁志恒听到左柔的【民国谍影】话,心头一松,看来处座并不是【民国谍影】不知道国军已经难以挽回战局,已经开始安排撤离的【民国谍影】工作了。

  这是【民国谍影】一件好消息,这说明处座从心里是【民国谍影】有清醒的【民国谍影】认识,没有盲目的【民国谍影】做拼死的【民国谍影】挣扎,把所有力量都压了上去,这样在上海的【民国谍影】作战风格可以更为灵活,只要不是【民国谍影】硬拼,还是【民国谍影】有很大的【民国谍影】可能生还的【民国谍影】!

  安抚好左柔,送左氏兄妹出了门,宁志恒这才静下心来,整理了一下思路,这一次去上海,也并不是【民国谍影】没有生还之机,国军最后几十万大军都逃回来了,自己的【民国谍影】只要小心谨慎,也是【民国谍影】可以安全撤离的【民国谍影】。

  想来以处座的【民国谍影】性格和眼光,也不会把这一支得之不易的【民国谍影】武装,全部消耗在淞沪战场上,最重要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坚持到最后,坚持到撤离的【民国谍影】那一刻。

  临行之前自己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首先就是【民国谍影】自己保险柜里的【民国谍影】一笔巨款要处理,时逢乱世,手里没有钱财就是【民国谍影】没有了胆气,原来他是【民国谍影】要把这笔恰久窆啊慨款带到武汉或者重庆防身之用,可是【民国谍影】如今自己奔赴前线,生死都做不得主,还要这些财物做什么,把这笔恰久窆啊慨交给也用得上的【民国谍影】人才好。

  说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农夫联络了,主要是【民国谍影】他这几个月来,接连去往杭城和上海完成两次高难度的【民国谍影】行动,回来之后又把精力都投入到了清查电台电波的【民国谍影】工作中,也没有什么情况需要联络。

  为了安全起见,只要不是【民国谍影】关于地下党的【民国谍影】重大情报,宁志恒都是【民国谍影】不会轻易联系农夫,可是【民国谍影】这一次不一样,自己的【民国谍影】生死难料,也许以后再也无法联系了,总要给农夫一个交代,其次就算是【民国谍影】活着回来,只怕南京城里也已经物是【民国谍影】人非了,再想联系农夫,就很难再接上这条线了。

  要知道这一个多月以来,南京城里的【民国谍影】很多市民已经都陆续开始离开南京,逃往内地城市,可是【民国谍影】不少上海地区的【民国谍影】难民又拥挤到了南京,这样一进一出,留在南京城里的【民国谍影】市民人数虽然没有多少变化,可是【民国谍影】人员已经变得很多了。

  自己也顾不上许多了,不过好在他清楚的【民国谍影】知道南京地下党的【民国谍影】重要人物方博逸的【民国谍影】真实身份。

  南京大学的【民国谍影】教授!有名的【民国谍影】金石大家!作为一个地下工作者来说,这每一个身份都是【民国谍影】非常珍贵的【民国谍影】,经得起追究的【民国谍影】掩饰身份,对方博逸以后的【民国谍影】工作都有巨大的【民国谍影】益处,方博逸是【民国谍影】不会轻易舍弃的【民国谍影】,而且南京大学的【民国谍影】撤离动静不会小,肯定是【民国谍影】容易查到的【民国谍影】,只要自己找到南京大学,就不怕找不到方博逸,再顺着这条线,应该也可以找到农夫。

  宁志恒打开了自己的【民国谍影】保险箱,把里面所有的【民国谍影】物品都取了出来。

  其中有两张画像,这些都是【民国谍影】从黄显胜的【民国谍影】脑海记忆中读取到的【民国谍影】人物画像,一张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日本教官,一张是【民国谍影】黄显胜用来威胁和策反林慕成的【民国谍影】女子。

  至于其他描绘的【民国谍影】画像,因为已经没有价值,他都已经陆续的【民国谍影】焚毁了。

  剩下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这一次赵子良从杭城给他带回来的【民国谍影】两万五千英镑,对于这一笔巨款的【民国谍影】用途,他也有自己的【民国谍影】打算。

  他取过一个小皮箱,将两张画像和一万英镑放了进去,这些物品可以交给左柔带走,如果在上海战场上,自己和左氏兄弟出了意外,这些钱再加上左氏兄妹自己的【民国谍影】积蓄,也足以让左柔以后的【民国谍影】生活无虑。

  至于剩下的【民国谍影】一万五千英镑,都要交给农夫以作为地下党的【民国谍影】活动经费使用。至于自己就只需要这两把随身的【民国谍影】勃朗宁手枪了。

  还是【民国谍影】和以前一样,宁志恒静静地等着时间过去,一直到了深夜十二点,他这才起身,将皮箱提在手里,悄无声息地出了门。

  深夜中的【民国谍影】南京城如今显得越发的【民国谍影】黑沉,因为多处电力公司已经被日本飞机炸毁,路边的【民国谍影】路灯早就成为了摆设,街道上黑漆漆的【民国谍影】渗人,街道两边的【民国谍影】房屋也是【民国谍影】没有一丝灯光没,大街上没有一个行人。

  宁志恒快步而行,很快就来到了青石茶庄,这里已经和几个月前大不一样了,青石茶庄对面的【民国谍影】建筑倒塌了一大片,街道上到处都是【民国谍影】碎砖瓦砾,破财不堪。

  青石茶庄的【民国谍影】招牌也已经不见了,但是【民国谍影】整体建筑还是【民国谍影】没有损坏,宁志恒不由得心头一紧,难道农夫已经撤离了,这样他和地下党的【民国谍影】联系就完全断绝了,他总不能直接找到方博逸的【民国谍影】家里去吧?

  宁志恒看了看前门上没有挂门锁,门应该是【民国谍影】从里面销死的【民国谍影】,然后还是【民国谍影】和往常一样转到了茶庄的【民国谍影】后门,看了看门上也没有挂锁,这才把心放了下来,这说明屋子里面还有人居住,农夫没有离开。

  :。: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