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组建军队(求月票)

第三百五十九章 组建军队(求月票)

  第四师是【民国谍影】国军系列里面的【民国谍影】主力师,这一次淞沪会战一定会参与进去,林慕成当然也要奔赴前线。

  从对林慕成监视情况来看,看来日本特高课对他的【民国谍影】态度很矛盾,既舍不得放弃又不敢相信,就这么处于闲置状态静观其变。

  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对林慕成又何尝不是【民国谍影】如此,他把林慕成当成一个诱饵,吸引日本人上钩,可是【民国谍影】现在日本人一直不出现,这个诱饵就没有了价值,但是【民国谍影】他又忌惮林慕成的【民国谍影】背景不敢抓捕,看来也只能够这样闲置下去了。

  “让你的【民国谍影】人不要动,就在林慕成的【民国谍影】家中守着,我们暂且观望一段时间,这条线还是【民国谍影】要守下去的【民国谍影】,也许以后还有收获。”宁志恒吩咐道。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这才知道陈延庆已经和郭如雪成亲,本来想请宁志恒也参加,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前往上海执行锄奸任务,刘大同也联系不到,便只能作罢。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之后的【民国谍影】一段时间里,宁志恒就专心的【民国谍影】处理手头上的【民国谍影】案子,准备在这段时间里,再接再励对日本间谍的【民国谍影】残余小组进行清剿。

  可是【民国谍影】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一天一天的【民国谍影】过去,剩余的【民国谍影】三个电波信号,竟然再也没有动静,就如同流星般一晃闪过。

  这个奇怪的【民国谍影】现象让宁志恒和情报科也是【民国谍影】大为奇怪,到最后他们甚至每天都去电信科亲自蹲守,督促电讯人员不得放过一丝痕迹,可是【民国谍影】再也没有一点收获。

  按照西原贵之的【民国谍影】口供,日本间谍小组应该已经结束潜伏状态,开始间谍行动了,可为什么又马上陷入沉默了呢?宁志恒百思不得其解。

  情报科更是【民国谍影】失望至极,好不容易争取下来的【民国谍影】任务,可是【民国谍影】自从接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也就没有了侦破方向,只能一天天空耗下去。

  不过他们看着宁志恒都素手无策,心里这就好受了一些,毕竟素来以侦破和行动高手著称的【民国谍影】宁志恒都没有办法,自己没有收获也是【民国谍影】正常的【民国谍影】。

  现在不知不觉中,宁志恒已经成为军事情报调查处里能力的【民国谍影】代言词,他做不到的【民国谍影】,别人也没有奢望做到。

  终于到了八月十三号,上海军事情报站传来消息,战争正式打响了,中国军队集结重兵向日本占领区发起了进攻。

  军事情报调查处里的【民国谍影】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上海,电信科从上海站接收的【民国谍影】电报内容,都在最快的【民国谍影】时间放到了赵子良和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桌案上。

  和历史上一样,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占据着主动和优势,情况还算不错,军事情报调查处不少人都保持着乐观态度。

  可是【民国谍影】很快就被沉重的【民国谍影】现实惊醒了,这一天宁志恒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公务,就听到外面警铃之声大作。

  这是【民国谍影】防空警报!南京城多年以来,第一次拉响了防空警报,所有人都冲出了办公室,就在大家准备进入防空洞时,消息传来,日本轰炸机袭击轰炸了南部郊区的【民国谍影】雨花台驻军,人员和设施损失惨重。

  整个南京城里也是【民国谍影】一片慌乱,普通市民们终于清楚的【民国谍影】认识到战争真真切切的【民国谍影】走到了他们身边,正在威胁着他们的【民国谍影】生命和安全。

  市政府的【民国谍影】官员们四处安抚,努力降低这种恐慌情绪,可是【民国谍影】街道上的【民国谍影】行人还是【民国谍影】变得稀少了很多。

  这一次日本空军的【民国谍影】袭击轰炸,让所有人的【民国谍影】心头都蒙上了战争的【民国谍影】阴影,紧张的【民国谍影】空气在南京城四处蔓延。

  第二天的【民国谍影】晚上,刘大同第一次邀请宁志恒到自己的【民国谍影】家中吃饭,刘大同是【民国谍影】知道宁志恒不喜欢与人应酬酒席,所以平时是【民国谍影】不敢随意邀请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这一次的【民国谍影】酒宴是【民国谍影】刘大同准备动身前往重庆赴任了,他这一次调任重庆地区的【民国谍影】警察局长,临行前请宁志恒相聚。

  其实几天前调令就已经下达,只是【民国谍影】手下的【民国谍影】人员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不过无非是【民国谍影】资产之类的【民国谍影】纠纷,这一次跟随刘大同离开南京的【民国谍影】人有很多,诸般事宜繁杂,一时间难以解决。

  可是【民国谍影】昨天日军的【民国谍影】大轰炸,让他们彻底死心了,纷纷结束了收尾工作,并催促刘大同尽早启程。

  傍晚时分,宁志恒来到刘大同的【民国谍影】家中,所有的【民国谍影】人都已经等着他到来。

  全是【民国谍影】刘大同身边的【民国谍影】老兄弟,陈延庆,刘永,侯成,宫季安,熊鸿达,温兴生等人,他们都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外围重要成员,这一次全部会跟随刘大同前往重庆,临走时自然要聆听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吩咐。

  宁志恒坐在酒席的【民国谍影】正座上,端起酒杯,看着身旁左右这些面孔,看着他们射来敬重的【民国谍影】目光,不由得升起一丝感慨,这些人和他们的【民国谍影】家人们,因为自己的【民国谍影】出现,人生的【民国谍影】生命轨迹从此发生了改变,暂时可以躲过即将到来的【民国谍影】浩劫,但愿他们能够继续平平安安的【民国谍影】渡过接下来漫长的【民国谍影】战争岁月。

  宁志恒只是【民国谍影】简单的【民国谍影】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并告诉刘大同,到了重庆尽快建立自己的【民国谍影】力量,扩充实力,有事情就去请示自己的【民国谍影】师兄卫良弼,等候自己前往重庆汇合。

  这一顿临行的【民国谍影】酒席吃得很晚,宁志恒一一和大家举杯告别,这才起身离去,其他人也就纷纷告辞离开,准备第二天启程的【民国谍影】事宜。

  第二天宁志恒正常上班的【民国谍影】时候,电话铃声响起,原来是【民国谍影】通知军事情报调查处中层以上军官去会议室开会。

  接到这个消息,宁志恒就知道这是【民国谍影】处座赶回来了,在军事情报调查处,这种大型会议是【民国谍影】很少召开的【民国谍影】,这一定是【民国谍影】有大事情发生了。

  来到会议室大厅,这里面已经坐满了校级以上军官,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总部机关已经越来越庞大,已经扩充至十一个部门,校级军官的【民国谍影】人数也不少,大家按照部门和职位坐好,等候处座的【民国谍影】到来。

  行动科作为第一科室,自然是【民国谍影】排在最前面,而宁志恒虽然只是【民国谍影】少校,但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职位很高,是【民国谍影】军事主官,又是【民国谍影】行动科的【民国谍影】重要人物,也当然坐在了科长赵子良和副科长向彦的【民国谍影】身边。

  不多时,会议室大门打开,处座当前一步走进了会议室,身后是【民国谍影】黄贤正副处长。

  可是【民国谍影】更让大家意外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在黄贤正身后又走进来一位少将军官,然后处座坐在正座上,黄贤正和那名少将军官也坐在两边。

  这时会议室内不少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民国谍影】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老人,自然认出来,这个少将军官正是【民国谍影】一直没有露面的【民国谍影】副处长沈勋。

  沈勋作为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副处长,但是【民国谍影】近两年来几乎没有在军情处里露过面。

  原因就是【民国谍影】他不甘心处座的【民国谍影】强势,想着在这军事情报调查处里开出一方局面,仗着自己身后的【民国谍影】背景,开始和处座有了利益冲突,但是【民国谍影】很快,深受领袖信任的【民国谍影】处座占据了上风,并手段强硬的【民国谍影】抽调走了沈勋手下几名主要干将,将他彻底架空,最后沈勋只好以失败结束了这一次的【民国谍影】权力斗争。

  不过他的【民国谍影】背景深厚,处座也没有能力穷追猛打,最终沈勋还是【民国谍影】保留了副处长的【民国谍影】职位,只是【民国谍影】不再轻易露面,据说此人已经掌握了另外一些人员,自有一方力量,只是【民国谍影】这些也都是【民国谍影】传闻。

  宁志恒这是【民国谍影】第一次见到这位副处长,他的【民国谍影】耳目灵敏,从周围军官的【民国谍影】低声议论中,很快知道了这位沈副处长的【民国谍影】身份,不由得暗自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让这个许久未曾露面的【民国谍影】大人物,也出现在了这个会议室中。

  军事会议一向都是【民国谍影】简洁明了,直奔主题,处座很快将会议的【民国谍影】主题告知大家。

  原来这一次上海爆发大战,领袖举全国军力,势必要将日本地面力量清除,以拔掉这个插在自己心腹之地的【民国谍影】大患。

  不仅从全国调来了最精锐的【民国谍影】德械师,黄埔嫡系部队,还有各大派系的【民国谍影】精锐部队,甚至还指示,军事情报调查处作为负责军事情报的【民国谍影】最高部门,也要组织军事力量,对上海地区进行侦查,破坏等特种任务,来辅助正面部队作战。

  所谓战起军兴!处座长久以来,早就想掌握一支属于军事情报调查处自己的【民国谍影】部队,这一次终于得偿所愿。

  处座和上海青帮大头目岳生一拍即合,青帮愿意出人出力,处座支援武器和军官骨干力量,并负责从军中调来一部分人员,紧急组建一支人数多达二万人的【民国谍影】部队,成为军事情报调查处专属部队。

  这只部队的【民国谍影】成立,标志着军事情报调查处从一个单纯的【民国谍影】情报部门转换成为一个拥有自己武装的【民国谍影】强大军事集团,这是【民国谍影】一支以军情处特工为主导的【民国谍影】军事力量。

  这对于军事情报调查处来说自然是【民国谍影】天大的【民国谍影】事情,处座这一次回来就是【民国谍影】要动员军事情报调查处里所有的【民国谍影】军官军士,调往上海组建这一支部队。

  面对这样难得的【民国谍影】扩充力量的【民国谍影】机会,作为保定系代表的【民国谍影】黄贤正和东山系的【民国谍影】代表沈勋都是【民国谍影】闻风而动参与进来。

  而这也是【民国谍影】得到了领袖同意的【民国谍影】分配方式,因为处座本身的【民国谍影】权柄就甚重,主管全国的【民国谍影】军事情报,辖制军警宪三大部门,如果再把这样一支军事力量完全掌握在处座一个人的【民国谍影】手中,这是【民国谍影】极为不妥当的【民国谍影】。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