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筹划准备(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七章 筹划准备(求月票)

  安部绘美将宁志恒搀扶到候诊室内坐下,然后去给他倒了一杯热水,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民国谍影】喝了下去。

  “藤原君,好一些了吗?”安部绘美开口问道。

  “谢谢你,绘美,我感觉好多了!”宁志恒面带感激的【民国谍影】说道。

  在宁志恒刻意的【民国谍影】接触下,两个人很快的【民国谍影】就熟悉了起来,很快安部绘美和宁志恒就已经无话不说了,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宁志恒在把话题逐渐引向了他感兴趣的【民国谍影】地方。

  “绘美,做护士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非常的【民国谍影】辛苦?天天都要照顾各种各样的【民国谍影】病人,尤其是【民国谍影】你们外科,都是【民国谍影】头破血流的【民国谍影】,我一见到鲜血就感觉头晕不适,你一个女孩子,难道不会害怕?”宁志恒开口问道。

  安部绘美点了点头说道:“开始的【民国谍影】时候,我见了鲜血也是【民国谍影】有些害怕,可是【民国谍影】后来慢慢见得多了,也就逐渐习惯了!”

  宁志恒再次问道:“如果遇见浑身都是【民国谍影】血的【民国谍影】病人,你也不会害怕吗?尤其是【民国谍影】深夜里,想一想在病房里~”

  听到宁志恒恐怖的【民国谍影】描述,安部绘美不由得吓得也是【民国谍影】一个激灵,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可别吓我了!你知道吗,前天晚上七点多,就有一个浑身是【民国谍影】血的【民国谍影】病人给送到了我们科室,正好就有我们两个人值班,那浑身血淋淋的【民国谍影】躺在楼道中间的【民国谍影】样子,真是【民国谍影】有些发渗,好在病人需要马上手术,后来我们科室的【民国谍影】医生和护士们都赶了过来。”

  宁志恒心中一动,前天晚上七点多?季宏义的【民国谍影】叙述中,前天晚上七点钟救护车离开,赶到博立医院,那这时间正好对的【民国谍影】上!

  “这么严重的【民国谍影】伤势,这个人能救下来吗?”宁志恒一脸好奇的【民国谍影】问道。

  安部绘美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还好这个人命大,都没有伤害到要害,花了两个小时,才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人倒是【民国谍影】活下来了,不过伤很重,要治疗很长时间。”

  这个混蛋竟然活下来了,真是【民国谍影】太失望了,原本想着俞立不治而亡,这样大家都省事儿,自己也不用犯险刺杀。

  可是【民国谍影】这个家伙命真硬,俞立是【民国谍影】主要目标,哪怕放过其他两个人,俞立是【民国谍影】必须死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想要接着打听的【民国谍影】时候,就看见一个女护士在候诊室的【民国谍影】外面探进头来:“绘美,你怎么在这里,有病人来了,我们有些忙不过来。”

  说完又看了看宁志恒,笑着打趣道:“藤原君明天还要来换药的【民国谍影】,你们到时候再聊!”

  听到同伴的【民国谍影】调笑,安部绘美脸色绯红,没有说话,只是【民国谍影】向宁志恒躬身告辞,这才起身拉着同伴一路小跑的【民国谍影】离开。

  宁志恒不禁有些失望,他还想着打探一下具体的【民国谍影】情况,最起码要知道俞立住院治疗的【民国谍影】病房号。

  他起身出了候诊室,缓步向科室深处走去,很快走过了一个拐角,看见旁边一个楼道口,上面写着治疗部,这应该就是【民国谍影】住院治疗的【民国谍影】地方了。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身形健壮,身穿西服的【民国谍影】汉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宁志恒反应很快,身形不停,直接从过道上向前走去,离开了这个楼道口。

  两个汉子看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背影一眼,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多说,接着快步离开。

  宁志恒有过了一段过道,这才拐过一个岔口,转身又向治疗室走了回去。

  那两个健壮的【民国谍影】汉子,他们没有身穿白色工作服,肯定不是【民国谍影】医院工作人员,那他们在治疗部干什么呢?

  宁志恒再次经过治疗部的【民国谍影】楼道口,离着很远,用眼角的【民国谍影】余光扫过,看见又有两个身穿西装的【民国谍影】青年,正站在楼道尽头的【民国谍影】一个病房的【民国谍影】门口。

  宁志恒暗自记下了那个病房的【民国谍影】位置,继续向前离开了治疗部。

  宁志恒中午回到了自己的【民国谍影】住所,在吉村右太的【民国谍影】家中吃了午饭,吉村一家人都对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手臂划伤都很关心。

  尤其是【民国谍影】久美子很是【民国谍影】紧张,直到宁志恒再三解释,只是【民国谍影】皮外伤,很快就可以痊愈,这才没有多说,不过眼中还是【民国谍影】很不放心的【民国谍影】样子。

  这样子让一旁的【民国谍影】吉村正和颇为无奈,作为哥哥,看着妹妹对别人的【民国谍影】男子关心备至,是【民国谍影】一件非常恼火的【民国谍影】事情。

  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又何尝没有看出来了吉村一家人的【民国谍影】心思,尤其是【民国谍影】久美子,估计已经芳心暗许了,可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却是【民国谍影】不为之所动,这也是【民国谍影】他一直注意和久美子保持距离的【民国谍影】原因。

  他本人深知今后的【民国谍影】这十几年里,是【民国谍影】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混乱动荡的【民国谍影】时期,自己又时刻行走在黑暗之中,危险和杀机随时相伴,自己尚且难以保全,又如何能够保护自己的【民国谍影】爱侣,所以一直不愿意在这个乱世里找伴侣,再说久美子是【民国谍影】个日本女人,他绝对根本不可能接受。

  等他过几天任务完成,就会马上撤离,他自然不会再见到吉村一家人了,以后只怕今生难以相见!

  下午照常去南屋书馆上班,黑木岳一对宁志恒的【民国谍影】伤势非常关心,直到确认伤口没有问题,这才放心,让他不要太辛苦,书稿的【民国谍影】整理可以慢一点。

  宁志恒连声答应,可还是【民国谍影】抓紧时间完成书稿,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尽管他的【民国谍影】左手受伤,但其实都是【民国谍影】做给别人看的【民国谍影】,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不是【民国谍影】自己故意为之,手臂上的【民国谍影】伤口,现在早就已经愈合了,不得不说当初菩提子的【民国谍影】融入,对他的【民国谍影】体质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民国谍影】作用,尤其是【民国谍影】这极为变态的【民国谍影】恢复能力,当初抓捕雪狼的【民国谍影】时候,自己的【民国谍影】腹腔被近距离的【民国谍影】震伤,按照一般人受了这么重的【民国谍影】内伤,最少要修养一段时间,可他也不过是【民国谍影】休息了一晚上,就完全无恙了!

  拆开绷带,看着手臂上已经开始消失的【民国谍影】伤痕,他颇为无奈,看来明天只能再给自己划一道了伤口了,不然自己怎么去博立医院换药,继续打探消息。

  当天晚上九点钟,宁志恒才等到了季宏义,两个人碰头,把情况做再次的【民国谍影】沟通。

  “今天的【民国谍影】情况怎么样?那处安全屋的【民国谍影】自来水源已经停了吗?”

  季宏义点点头,说道:“事情办的【民国谍影】很顺利,昨天晚上动的【民国谍影】手,今天中午,他们的【民国谍影】用水管线已经腐蚀透了,现在那处院子里已没有生活用水了,供水公司的【民国谍影】修理人员已经赶过去了,估计要五天左右能够修好,我们要抓紧时间行动。”

  宁志恒接着问道:“日本人对水源管线的【民国谍影】损坏没有调查吗?”

  季宏义回答道:“去了几名日本特工看了看,我们的【民国谍影】人就在现场维修,他们什么也没看出来就离开了。”

  “很好!”宁志恒这才彻底把心放下来,他很担心日本特工发现供水管线是【民国谍影】人为的【民国谍影】破坏,这样的【民国谍影】话就打草惊蛇了,他们一定会联想到手中已经策反的【民国谍影】两名中国特工,一定会联想到有人在对他们有所企图。

  “那他们的【民国谍影】行踪有什么变化吗?”宁志恒开口问道。

  “今天燕凯定和邢升容还是【民国谍影】和昨天一样,在两处关卡处守候辨别人员,

  五点钟左右前,各处关卡都封闭了,这些特工带着两个人在苏州桥头汇合,因为中午就停了水源,并没有回安全屋,而是【民国谍影】去了一家叫做木风园的【民国谍影】日式酒馆吃饭。”

  “木风园?位置在哪里,对这个酒馆有没有具体的【民国谍影】了解?”宁志恒问道。

  “位置就在淞沪大街最北边的【民国谍影】一家酒馆,这是【民国谍影】一家日本人经营了酒馆,顾客日本人和中国人都有,日本人稍多一些,而且他们总共有十个特工贴身保护。”季宏义解释道。

  宁志恒想了想,再次问道:“十个人?没有发现暗中的【民国谍影】埋伏人员吗?”

  季宏义微微一笑,说道:“这个酒店已经距离特高课很近了,他们一定认为这里很安全。

  至于在暗中布置的【民国谍影】人手,他们在酒馆门口就分手离开了,只剩下了随身的【民国谍影】十名日本特工,他们原来就是【民国谍影】住在安全屋的【民国谍影】人员,也需要解决吃饭的【民国谍影】问题,所以他们都在木风园吃了饭,到了七点左右,就离开了酒馆,把两个叛徒带回到了安全屋。”

  宁志恒点头说道:“也就是【民国谍影】说,今天他们的【民国谍影】选择了木风园,但是【民国谍影】明天还会不会选择木风园,我们不得而知,还需要多确认两天,如果没有变化,就说明他们会一直选择木风园,那样我们就有了目标,而且这个时候他们的【民国谍影】防备力量是【民国谍影】最少的【民国谍影】,只要找准了机会,就可以布置人员刺杀了!”

  季宏义说道:“但愿情况顺利,他们形成固定的【民国谍影】习惯和地点,让我们可以着手布置。”

  想了想,季宏义提议说道:“可不可以考虑在食物中下毒,这样危险性小一些?”

  宁志恒摇了摇头,说道:“下毒的【民国谍影】难度也很大,如何才能悄无声息的【民国谍影】投放进目标的【民国谍影】食物中?再说这么多人吃饭,我们无法保证所有的【民国谍影】人同时进食,同时死亡而不会发出任何警报,要知道,这是【民国谍影】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心脏位置,一旦让他们发出警报,我的【民国谍影】人就都出不来了,还是【民国谍影】我们自己亲自动手,人为的【民国谍影】控制才保险!”

  季宏义点点头,按照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分析,下毒的【民国谍影】难度不比亲自动手小,还不能确认目标的【民国谍影】死亡,看来只有动手刺杀这一条路了!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