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筹莫展(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筹莫展(求月票)

  宁志恒中午只是【民国谍影】浅斟了一杯,毕竟下午还要上班,吉村正和是【民国谍影】一名警员,也是【民国谍影】不敢多喝的【民国谍影】,不过两个人还是【民国谍影】兴致很高,聊了半天才各自休息。

  宁志恒下午正常去上班,他临走前给吉村太太交待,说以后晚上会在外面吃饭,就不用准备他的【民国谍影】晚饭了。

  很多日本男人晚上都喜欢在外面的【民国谍影】酒馆喝上一杯再回家,吉村太太也没有在意,点头答应。

  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每天晚上是【民国谍影】要和季宏义见面,把消息的【民国谍影】情况做一个沟通,并商量下一步的【民国谍影】行动,所以晚上才不想回来,他不想总有人注意他回家的【民国谍影】时间。

  书馆的【民国谍影】工作简单,而且宁志恒头脑聪明,很快就上手了,这个工作确实很不错,工作环境好,也没有什么重体力工作,正好还可以多阅读日文书籍,加强日文的【民国谍影】学习,多了解日本文化,以方便更好的【民国谍影】适应现在的【民国谍影】这个身份。

  时间过去的【民国谍影】很快,宁志恒就等到了下班。他将手头的【民国谍影】事情都处理好,收拾物品,正准备下班,可是【民国谍影】看到福井雄真却并没有下班,还是【民国谍影】在整理书籍。

  宁志恒不禁奇怪的【民国谍影】问道:“福井君,你怎么不准备下班?”

  福井雄真只好咧嘴说道:“我也想下班回家,可是【民国谍影】书馆晚上是【民国谍影】需要值班的【民国谍影】,我们不仅要防盗,而且这里都是【民国谍影】木头和书籍,一旦失火就太严重了,所以还要防火,我们要轮流值夜班,晚上就留在书馆里休息,今天轮到我了,过几天后才轮到你。”

  说到这里,给了宁志恒一个无奈的【民国谍影】眼神,其实工作了一天,谁不愿意喝点儿小酒,回到家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民国谍影】休息一晚上呢!

  宁志恒这才知道自己也是【民国谍影】可以晚上留在这里的【民国谍影】,这让他心头一喜,他暗自记在了心里,这才和几位同事告别,离开了南屋书馆。

  很快他来到了惠民粮店附近,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又做了一个反跟踪的【民国谍影】动作,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这才抬脚迈进了惠民粮店。

  老板容兴昌看见宁志恒进来,只是【民国谍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宁志恒就径直走进了后堂那处房间里,这时季宏义还没有回来,宁志恒只好耐心等着。

  一直等到天色渐晚,季宏义这才赶了回来,进了惠民粮店,向容兴昌看去,容兴昌向后堂示意。

  季宏义就知道宁志恒已经等在里面了,他快步进了后堂,看着宁志恒,便开口说道:“南屋书馆那里怎么样了?”

  宁志恒点头答道:“很顺利,你的【民国谍影】动作很快,我现在已经在南屋书馆上班了。”

  说到这里,他让着季宏义问道:“怎么样,今天找到其他人的【民国谍影】行踪了吗?”

  季宏义沉声说道:“按照你说的【民国谍影】位置,除了一个人,其他的【民国谍影】都找到了!”

  季宏义的【民国谍影】话让宁志恒一震!缺员的【民国谍影】那一个一定是【民国谍影】牺牲了,他追问道:“缺了谁?”

  “缺了那个叫龚平的【民国谍影】!其他人我们都在各个关卡附近找到了!”季宏义回答道。

  宁志恒半天没有说话,思虑了一下,再次问道:“俞立也出现了?”

  “是【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就在苏州桥头对面的【民国谍影】一处民房里,他身边有四个日本便衣,保护的【民国谍影】很严密,估计在暗处也藏着不少人手,我们的【民国谍影】人根本不能接近。”季宏义开口说道。

  这也是【民国谍影】意料之中的【民国谍影】事情,日本间谍一定对这几个叛徒采取严密的【民国谍影】保护措施,强攻是【民国谍影】不可取的【民国谍影】,自己就是【民国谍影】带再多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也不可能比日本人多。

  “说一说他们各自行踪的【民国谍影】路线吧!”宁志恒说道。

  “好,我来具体说一下!”季宏义上前开口说道。

  他把手下的【民国谍影】跟踪记录都汇总了一下,开始逐一的【民国谍影】介绍每一个人的【民国谍影】行踪路线。

  原来这总共四个人,俞立,燕凯定,邢升荣,齐经武,他们每个人都安排在日本占领区设置的【民国谍影】关卡附近,他们白天都会在关卡附近观察,等下午五点钟,关卡禁止行人通过的【民国谍影】时候,就会离开,并在苏州桥头汇总在一起,然后一起回到距离上海日本特高课本部不远处的【民国谍影】一处安全屋里休息。

  宁志恒问道:“这么说他们平时都是【民国谍影】分开的【民国谍影】,只有晚上会回到那处安全屋里,如果想同时除掉这四个人,只能进攻这一处安全屋,他们的【民国谍影】看守人员有多少?”

  季宏义回答道:“出行的【民国谍影】每个人都是【民国谍影】四个人看守着,再加上那处安全屋里留守的【民国谍影】人员,最少也有二十名日本特工。

  志恒,那处安全屋是【民国谍影】个大院子,防备严密的【民国谍影】几乎就是【民国谍影】一座堡垒,而且距离日本特高课很近,周围还有日本军队巡逻,根本不可能强攻,我不想你们去送死!”

  宁志恒听到季宏义的【民国谍影】话也是【民国谍影】极为泄气,按照他的【民国谍影】说法,自己的【民国谍影】行动队进去,就算是【民国谍影】刺杀四个目标成功,估计最后一个也出不来了!

  可宁志恒绝不会让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白白送死,这可不是【民国谍影】他的【民国谍影】风格,必须要设计好,找出最大的【民国谍影】漏点,一击必中!

  可是【民国谍影】如果在外面分别刺杀四个目标,这个难度几乎更大,因为这四个人在执行甄别任务的【民国谍影】时候,身边绝对不止是【民国谍影】四个人,在暗处一定暗藏着很多人手,随时准备对辨别出来的【民国谍影】军情站人员进行抓捕。

  自己不过就是【民国谍影】十名队员,怎么可能在对方重兵埋伏的【民国谍影】情况下刺杀成功,再全身而退呢?更别说在关卡附近还有把守的【民国谍影】军队,自己要想成功,是【民国谍影】绝对不可能的【民国谍影】!

  日本人真是【民国谍影】布置的【民国谍影】水泄不通,毫无破绽,其实说白了就是【民国谍影】仗着人多,占据主场的【民国谍影】优势,让宁志恒无从下手。

  现在的【民国谍影】情形正好跟南京时期完全调转了过来,在南京,宁志恒手下有着足够的【民国谍影】行动人员,情报人员,甚至可以调集各种资源,比如电信资源,监控可疑人员的【民国谍影】电话,调集全南京的【民国谍影】警力进行全城搜捕,让日本间谍无从藏身,纷纷落入他的【民国谍影】手掌之中。

  可是【民国谍影】现在呢?在敌人的【民国谍影】眼皮子底下,他只能是【民国谍影】伪装身份,躲避盘查,眼看着目标却又无可奈何!

  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不,宁志恒又绝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民国谍影】离开,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还是【民国谍影】那句话,办法总比困难多!只是【民国谍影】自己暂时没有想到而已!

  宁志恒决定换一个思路,他再次问道:“那个闻琦玉,你打听到她的【民国谍影】下落了吗,和俞立还有没有联系?”

  宁志恒想着也许可以通过闻琦玉接触到俞立,自己如果不能全部刺杀所有目标的【民国谍影】话,就干脆选择俞立作为首要目标,哪怕只干掉这一个也是【民国谍影】一个收获,也勉强可以向处座交差!

  季宏义瘪了瘪嘴,苦笑着说道:“已经查到了,这个闻琦玉半个月前就回到北平了,根本不会和俞立联系!”

  宁志恒一听不禁头大了,想想也是【民国谍影】,日本人花大价钱找来了闻琦玉当诱饵,可已经抓捕了俞立,那还用留着这个诱饵做什么呢?自然是【民国谍影】放走了!

  这条线索又断了,宁志恒双手揉揉自己的【民国谍影】太阳穴,闭上眼睛仔细的【民国谍影】想了半天,可是【民国谍影】仍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算了,志恒,你也不要着急,办法可以慢慢想,不过绝不能硬拼!”季宏义看着宁志恒冥思苦想的【民国谍影】样子,不由得开口劝说道。

  宁志恒一时之间也没有头绪,他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对季宏义说道:“这件事情我再想一想,对了,我想和我的【民国谍影】手下通电话,不知道日本占领区的【民国谍影】电话安全吗?”

  季宏义想了想,摇头说道:“这里是【民国谍影】日本人的【民国谍影】聚集区,有钱的【民国谍影】人多,商铺也多,所以装电话的【民国谍影】人也很多,如果只是【民国谍影】在本辖区内部通电话,估计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电信部门是【民国谍影】监控不过来的【民国谍影】,但是【民国谍影】你要是【民国谍影】和中方占领区,还有对岸的【民国谍影】公共租界和法租界通电话,那就不能保证了,毕竟日本人电讯部门的【民国谍影】技术比较先进一些。”

  季宏义也是【民国谍影】老江湖了,他们青帮做案子的【民国谍影】时候,也是【民国谍影】考虑周密,不能留下半点蛛丝马迹,精细之处并不比军事情报调查处差。

  宁志恒一听,只能是【民国谍影】放弃了这一想法,他开口说道:“那就只能你代劳一下了,你回南岸的【民国谍影】时候,找到我的【民国谍影】手下孙家成,替我问一问,我的【民国谍影】手下里有多少会水性的【民国谍影】人。然后把结果尽快告诉我,我好根据人数来制定计划。”

  之前宁志恒已经把自己在法租界的【民国谍影】住所告诉过季宏义,所以季宏义知道孙家成等行动队员的【民国谍影】地址。

  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季宏义点头说道:“我明天一早就回南岸,晚上还是【民国谍影】在这里见面,给你口信!”

  宁志恒再次说道:“戏院的【民国谍影】那条线还是【民国谍影】不能断了,俞立这个人最致命的【民国谍影】弱点就是【民国谍影】女色,这个毛病他改不了,只是【民国谍影】现在正在风头上,他不敢造次,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还会故态复萌,你的【民国谍影】人最好在三个大戏院里留下耳目,只要发现俞立出现在戏院,就通知我,不行就干脆除了他,总好过一无所获!”

  这里任务的【民国谍影】难度已经出乎了宁志恒之前的【民国谍影】预想,如果在一个月之内,他还是【民国谍影】找不到敌人的【民国谍影】漏点,不能一击将所有的【民国谍影】目标清除,那就只能对俞立一个人下手,然后迅速撤离,绝不能陷在这座即将变成血肉磨盘的【民国谍影】城市之中!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