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四处察看

第三百二十三章 四处察看

  这个时候吉村右太正在门口扫地,看见宁志恒出去,以为他要出去吃饭,就赶紧说道:“藤原君,如果不愿意自己开火做饭,就到我家里来搭伙吃就可以,不收饭钱!”

  宁志恒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吉村右太竟然还是【民国谍影】这么热情,不过他的【民国谍影】本意是【民国谍影】不太愿意与人接触,言谈之间生怕露出破绽,于是【民国谍影】他笑着推辞道:“非常感谢,但是【民国谍影】我想多出去看看,随便找个工作!”

  “藤原君这么年纪轻轻,就知道自立,真是【民国谍影】不错!”吉村右太笑着赞叹道,他停下手中的【民国谍影】扫帚,“现在工作不好找,有什么需要请不要客气。”

  “多谢了!”宁志恒轻轻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去。

  吉村右太看着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背影,越看越是【民国谍影】满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你这个老吝啬鬼,怎么突然白请租客吃饭了,打的【民国谍影】什么鬼主意?”一个老妇人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端着一盆衣服,准备晾晒,她看着自己的【民国谍影】丈夫奇怪的【民国谍影】问道。

  “你一个老婆子知道什么,这个小伙子人很不错,我想着和他好好处一处,也许可以给我们的【民国谍影】久美子找个好男人!”吉村右太嘿嘿的【民国谍影】笑着说道。

  听到丈夫这么说,老妇人一下子就有了兴致,自己最小的【民国谍影】女儿久美子留在身边,也一直在找合适的【民国谍影】人选,她赶紧问道:“这个小伙子倒是【民国谍影】长得不错,就是【民国谍影】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看着岁数倒是【民国谍影】相当。”

  吉村右太得意的【民国谍影】笑了笑,开口说道:“我活了大半辈子,看人的【民国谍影】眼光是【民国谍影】不会错的【民国谍影】,他身体健壮高大,脸色红润,一看就没饿过肚子,看房子的【民国谍影】时候很注意卫生环境,说明他以前的【民国谍影】住房条件也不会差,交房租拿钱的【民国谍影】时候,那公文包里鼓鼓的【民国谍影】,尤其是【民国谍影】开口就是【民国谍影】纯正的【民国谍影】京都口音,还是【民国谍影】姓藤原的【民国谍影】,我跟你说,这个人的【民国谍影】家世不会错的【民国谍影】,再说这个小伙子长得好看,久美子一定会喜欢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身高在这个时代确实算的【民国谍影】上挺拔高大,尤其是【民国谍影】对日本人而言。

  再加上他选中的【民国谍影】这个日本姓氏很凑巧正是【民国谍影】关西老牌贵族的【民国谍影】姓氏,这个藤原家族开枝散叶,人口众多,在京都地区势力很大,也是【民国谍影】名声在外,在日本社会很有影响力。

  听到吉村右太这么说,老妇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她赶紧说道:“这倒是【民国谍影】个好机会,是【民国谍影】可以好好试一试,这可不是【民国谍影】在国内,也许我们家久美子真的【民国谍影】就有这个好运气呢!”

  在日本社会阶层分明,贵族的【民国谍影】子弟是【民国谍影】不可能和平民通婚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到了近代,日本人口急剧增加,各种社会问题也随之而来,这才引起大的【民国谍影】变革,有很多观念都融入了西方理念,这条惯例就不像以前那么严格了,尤其是【民国谍影】这里不是【民国谍影】日本国内,相对来说就宽松了很多。

  就在他们在这里悄悄地打着自己算盘的【民国谍影】时候,宁志恒在来到虹口最繁华的【民国谍影】街区,找到了那家梦缘大戏院。

  这家大戏院看起来很气派,里面听戏的【民国谍影】人不少,门口有不少的【民国谍影】商贩叫卖着很是【民国谍影】热闹,戏院门口放着水牌,他靠近看了看水牌,却没有发现闻琦玉的【民国谍影】名字。

  因为大戏院主要是【民国谍影】中国人进入看戏,懂得欣赏中国戏曲的【民国谍影】日本人并不多,所以宁志恒没有贸然进去打听,这种消息还是【民国谍影】让季宏义他们来探听更合适。

  于是【民国谍影】他转身离开,开始顺着苏州河沿岸走去,一路上还有一个警察前来查看他的【民国谍影】身份,他掏出证明,用简短但是【民国谍影】纯正的【民国谍影】日语遮掩了过去。

  从苏州河撤离,这是【民国谍影】他预想准备好的【民国谍影】撤退路线,一旦刺杀结束,为了不给日本人以口实,人员绝不能向中方占领区撤退,如果被日本人发现,并以此为借口挑起事端,会给中方带来很大的【民国谍影】麻烦,再说摹久窆啊壳里的【民国谍影】防备力量太强大,自己很难通过。

  所以撤离路线他选择了向公共租界撤离,而且这个方向日本人的【民国谍影】防备力量相对薄弱很多,只有一小部分驻军守卫桥梁,苏州河很多桥梁已经限制通行,但是【民国谍影】可以开通的【民国谍影】还有五个。

  宁志恒将这五座桥梁的【民国谍影】情况都仔细观察了一下,不禁暗自摇了摇头,每一处桥梁关卡都最少有几十名驻军,这些驻军都是【民国谍影】长枪在手,还有部分轻机枪,一旦被这些驻军发现行迹,发生交火,就凭着手持手持短枪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想突出去,就算是【民国谍影】枪法再好,也都是【民国谍影】白白送死。

  宁志恒只好打消了从桥梁上撤离的【民国谍影】可能,不过苏州河的【民国谍影】河面并不是【民国谍影】很宽,平均也就是【民国谍影】在七十米左右,这个距离用木船很快就可以渡过去,可是【民国谍影】用木船的【民国谍影】动静太大了,很容易惊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巡逻船。

  宁志恒想了想,苏州河的【民国谍影】河面并不是【民国谍影】很宽,他还是【民国谍影】决定悄悄地潜游过去,这样悄无声息,在黑暗中很难发现,安全性很高,不过这样就需要行动队员们有不错的【民国谍影】水性,自己事先并不知道手下的【民国谍影】这十名行动队员到底有多少人会游泳,必须马上统计一下,行动人员的【民国谍影】多少也直接地影响着刺杀计划的【民国谍影】制定。

  接下来就需要寻找一个隐蔽的【民国谍影】入水点,宁志恒寻找了很长时间,终于找到一个很适合的【民国谍影】地点。

  他发现就在一处河流的【民国谍影】拐弯儿处,这个地点的【民国谍影】河面最窄,大概不到六十米,而且就在河边有一栋二层楼的【民国谍影】建筑,可以很好的【民国谍影】遮掩住这个地点,所以在这个地点下水非常的【民国谍影】隐蔽,而且和左右的【民国谍影】桥梁都有很远的【民国谍影】距离,宁志恒暗自记下了地点的【民国谍影】位置。

  他又来到了这栋二层楼建筑的【民国谍影】门前,一看门牌上用日文写着“南屋书馆”,原来竟然是【民国谍影】一处书馆,看招牌应该是【民国谍影】日本人开的【民国谍影】,而且来往进出的【民国谍影】人都是【民国谍影】日本人,里面有不少人在阅览图书。

  这是【民国谍影】一处整体西式风格的【民国谍影】精致建筑,看得出来建筑的【民国谍影】时间不长,但是【民国谍影】建筑面积不小。

  宁志恒想了想,自己这一次的【民国谍影】任务时间不会短,如果总是【民国谍影】没有一份职业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民国谍影】注意,最好还是【民国谍影】要找一份工作作为掩护,这样才能彻底打消其他人的【民国谍影】怀疑,而且这个南屋书馆正好处于撤离路线的【民国谍影】最佳位置,应该可以考虑一下。

  想到这里,他便迈步进入了书馆,宁志恒看了看四下的【民国谍影】环境,书馆的【民国谍影】面积很大,在东半边是【民国谍影】一层一层的【民国谍影】书架,在西半边是【民国谍影】很多布置整齐的【民国谍影】座椅,以供顾客阅读。

  整个书馆非常安静,很多顾客静静地阅览,不时有顾客将挑选好的【民国谍影】书籍拿到柜台,然后付钱交款离开。

  宁志恒进入书架中做出挑选书籍的【民国谍影】样子,静静地观察四周,他发现在书馆的【民国谍影】一处角落里有一处洗手间。

  宁志恒很自然的【民国谍影】走了过去,进入洗手间,洗手间不大但很干净,窗户外面一股清风吹进来。

  宁志恒走到窗户前,一眼望去,不远处正是【民国谍影】苏州河面,从这个窗口出去,只需要快走一小段距离就可以入河。

  宁志恒满意的【民国谍影】点了点头,这个位置不错,只要撤离时从这个窗口出去,隐蔽性和安全性是【民国谍影】很高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正在观察的【民国谍影】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民国谍影】声音,不由得一怔,赶紧迈步出了洗手间。

  就看见在柜台旁边聚拢了一些人,在静静地围观着,而柜台处的【民国谍影】两个青年男子正在高声的【民国谍影】争吵着。

  “我再说一遍,你不是【民国谍影】日本人,不能够购买这里的【民国谍影】任何书籍。”一个青年厉声说道,很明显这是【民国谍影】一位书馆的【民国谍影】管理人员。

  在他对面的【民国谍影】青年怒目而视,他也是【民国谍影】用极为流利的【民国谍影】日语说道:“我有移民证明,我的【民国谍影】日本名字叫竹下慎也,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买书?”

  对面的【民国谍影】青年冷冷的【民国谍影】说道:“因为你是【民国谍影】台湾人,我们这里是【民国谍影】不允许中国人进入的【民国谍影】,我劝你放聪明些,不然我就叫警察来解决了,你知道后果会很严重的【民国谍影】,如果你不想被关进去的【民国谍影】话,现在就离开。”

  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的【民国谍影】人都安静了下来,原先周围看热闹的【民国谍影】人也以一种鄙视的【民国谍影】目光看向那位青年。

  那个青年看到眼前的【民国谍影】场景,尽管胸中燃起滔天的【民国谍影】怒火,可是【民国谍影】他知道如果真的【民国谍影】报警,警察一定不会站在他这一边的【民国谍影】。

  尽管这个时候台湾还在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统治之下,可是【民国谍影】日本人一直把他们当做中国人对待,从心底里就没有认同他们。

  而且周围的【民国谍影】日本人都射出敌视的【民国谍影】目光,这位青年只好将手中的【民国谍影】书籍放在柜台上,愤恨的【民国谍影】转身离去。

  这个时候从二层楼上传来了一个声音:“深谷,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身穿和服的【民国谍影】中年男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容貌清瘦儒雅,平头短须,一副知识学者的【民国谍影】模样。

  “黒木先生,没有什么大事情,只是【民国谍影】一个台湾人混了进来,让我给赶走了。”书馆的【民国谍影】工作人员深谷敬太赶紧躬身解释道。

  “好吧,做好自己的【民国谍影】工作,诸位也请不要大声喧哗,这里是【民国谍影】书馆!”黑木岳一沉声说道。

  显然黑木岳一的【民国谍影】地位和威望很高,他的【民国谍影】话一出口,所有的【民国谍影】人都躬身一礼,各自做自己的【民国谍影】事情去了。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