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三百零八章 上海变故(求月票)

第三百零八章 上海变故(求月票)

  刘大同转身进入了包厢,对宁志恒说道:“组长,这个包团长看样子是【民国谍影】吓坏了!”

  宁志恒点头笑道:“一个见财忘命的【民国谍影】草包,这一次吓一吓他,以后要是【民国谍影】再有反复,直接就收拾了他。”

  刘大同听到之后,开口问道:“那组长,那一程的【民国谍影】份例咱们还给他吗?”

  “给他,我们也免生枝节!”宁志恒点了点头,他心中也是【民国谍影】有顾忌的【民国谍影】,包胜后面的【民国谍影】朱康毕竟是【民国谍影】个少将师长,其身后的【民国谍影】势力肯定也不简单,拔出萝卜带出泥,真要是【民国谍影】牵扯太广,把其身后的【民国谍影】势力招惹出来,对自己也是【民国谍影】一件麻烦事,当然是【民国谍影】见好就收了!

  “大同,时局多变,这些日子尽量少生是【民国谍影】非,还有,我不是【民国谍影】让你别买房产吗?怎么我听说摹久窆啊裤又买了两处房产?”宁志恒冷声问道。

  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问话,刘大同心头一颤,看来自己的【民国谍影】举动也一直都在组长的【民国谍影】视线之内,不由得陪着笑脸道:“现在这法币一天比一天的【民国谍影】贬职,我置一点产业,总比看着它贬值强!”

  “那就换成美元和英镑,我早就告诫过你,你把我的【民国谍影】话当做耳旁风了是【民国谍影】吧!”宁志恒冷冷地斜了刘大同一眼,吓得刘大同有些胆颤,现在宁志恒威势日重,就算是【民国谍影】刘大同这个最早跟随的【民国谍影】手下,都不敢多说话了。

  “给你提个醒,这个警察局局长的【民国谍影】位置你待不了多久,最多两个月,我会想办法给你调换一个职位,离开南京,去重庆任职,那里一切都是【民国谍影】初开局面,你要有所准备。”宁志恒说道,他觉得刘大同这些外围人员总算跟随他一段时间,现在也该给安排一条后路了,再说以后也要用的【民国谍影】上他们,还不如早点送往重庆安置。

  “重庆?”刘大同都蒙了,这是【民国谍影】怎么回事?突然之间要让自己去重庆任职,这里可是【民国谍影】国都南京,尤其还是【民国谍影】这个油水丰厚的【民国谍影】职位,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不愿意?”宁志恒眼睛一眯,直直的【民国谍影】盯了过来,顿时吓得刘大同再也不敢言语。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为人向来都是【民国谍影】以自己为中心,他认为对刘大同等人是【民国谍影】好的【民国谍影】事情,就算是【民国谍影】反对也没有用,就像是【民国谍影】对付他的【民国谍影】大伯一样,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先不要着急,这个时间最少也要两三个月,这个期间把手上的【民国谍影】房产,法币都处理了,等警察总局的【民国谍影】调令一到,就马上动身。”宁志恒接着吩咐道。

  “是【民国谍影】,我马上处理,等着调令一到就动身。”刘大同赶紧点头答应道,他知道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绝对不能违背,对他的【民国谍影】安排不敢有半点怠慢。

  宁志恒看着他,觉得还是【民国谍影】要跟他解释一番,不然他心里有疙瘩,于是【民国谍影】语气有些缓和的【民国谍影】说道:“你也别舍不得,我很快也要调离南京去往重庆,我的【民国谍影】老师和兄长都要调走,我若是【民国谍影】走了,你这个职位怎么可能保得住,今天是【民国谍影】包胜,明天是【民国谍影】李胜王胜,只怕你会被吞的【民国谍影】连骨头都剩不下,还不如做好打算。”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这番话让刘大同心头一震,原来宁组长也要调往重庆,怪不得!

  组长说的【民国谍影】对啊,自己半年多前不过是【民国谍影】一个巡警,全靠着组长的【民国谍影】提拔才能有今日,他是【民国谍影】自己在这个世道上的【民国谍影】靠山和倚仗,今天包胜的【民国谍影】事情就是【民国谍影】个例子。

  没有组长在背后支撑着,自己根本是【民国谍影】毫无还手之力,更别说这个南京城里权贵遍地,守着这个油水丰厚的【民国谍影】职位,没有了组长的【民国谍影】庇护,岂不是【民国谍影】随便让人拿捏的【民国谍影】活靶子。

  自己还是【民国谍影】要紧抱着组长的【民国谍影】大腿,在这个乱世里求一个平平安安。

  想到这里,刘大同再无怨言,他不停的【民国谍影】点头答应:“组长,我知道怎么做的【民国谍影】,一切都听您的【民国谍影】安排。”

  说到这儿,他突然间又问道:“组长,我这手底下的【民国谍影】兄弟怎么办?他们也都是【民国谍影】跟您做过事的【民国谍影】,我一走,他们可就没有依靠了。”

  宁志恒点了点头,是【民国谍影】啊,自己是【民国谍影】刘大同的【民国谍影】靠山,刘大同又是【民国谍影】他手下那帮兄弟的【民国谍影】靠山,这一走牵连的【民国谍影】人可不少。

  “你还是【民国谍影】私下问一问,愿意跟你走的【民国谍影】就带走,不愿意走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缘分到了,各安天命,不过陈延庆和温兴安他们几个人必须带走,没有商量的【民国谍影】余地,你把话给他们讲清楚,我不想跟他们费口舌,进了我的【民国谍影】门,就没有出去的【民国谍影】道理!”

  “是【民国谍影】,我会跟他们讲清楚,让他们做好准备!”刘大同点头说道。

  “对了,那个陈延庆和那个什么什么雪?”宁志恒突然想起来什么,随口问道。

  “郭如雪!”刘大同说道。

  “对,郭如雪,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宁志恒问道,陈延庆一直暗恋郭如雪,并没有因为她当过戴大光的【民国谍影】外室而介意,再说现在戴大光早就被处决。

  陈延庆和刘大同之后还特意找过他,求他释放郭如雪,这件事情算起来时间可不短了。

  “他们近日就要成婚了,我媳妇正在帮着张罗呢,到时候还要请您参加婚礼,热闹热闹!”刘大同笑着说道。

  宁志恒打趣地说道:“算起来陈延庆还要感谢我呢,不是【民国谍影】我收拾了戴大光,他岂能抱得美人归!”

  说完两个人哈哈一笑,宁志恒又交代了几句,这才起身离开,至此这件风波终于过去,也给刘大同敲响了警钟,在南京城没有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支持,绝对是【民国谍影】寸步难行,至此才心甘恰久窆啊块愿的【民国谍影】开始为自己和手下兄弟,做好离开的【民国谍影】准备。

  第二天早上,宁志恒赶到单位上班,谁知道刚刚进了办公室,就接到处座办公室刘秘书的【民国谍影】电话。

  “宁组长,处座让你马上过来!”

  “是【民国谍影】,我马上就到!”宁志恒赶紧回答道,一大早处座就召见他,不知道是【民国谍影】有什么事情?

  这段时间的【民国谍影】工作一直都很顺利,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赵子良赶回来了,距离抓捕行动已经过去四天了,审讯工作应该已经完成,也是【民国谍影】时候回来了。

  宁志恒心中猜疑着,行动却不敢有片刻的【民国谍影】耽误,他加快脚步一路赶到中心大楼,处座的【民国谍影】办公室。

  敲门而进,刘秘书将他领进之后,将房门关好。

  宁志恒进入办公室,却只看见处座和谷正奇,还有边泽在房间里,并没有赵子良的【民国谍影】身影。

  可是【民国谍影】看着几个人的【民国谍影】脸色却是【民国谍影】极为凝重,甚至可以说是【民国谍影】乌云遮面,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这一定是【民国谍影】出了什么不好的【民国谍影】事情,而且还是【民国谍影】一件大事,不然以处座的【民国谍影】沉稳,不会如此面露于色!

  “处座,您有事情吩咐?”宁志恒微微躬首,开口问道。

  “志恒,我想问一问你,你的【民国谍影】上海话说的【民国谍影】好吗?”处座开口问道,并示意宁志恒坐下来回话。

  宁志恒转身坐在一旁,只在这片刻之间心中电转,不好!这是【民国谍影】要让自己去上海!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脑子反应得极快,处座和两位科长的【民国谍影】表情都说明了一定是【民国谍影】出了大问题,现在又问自己的【民国谍影】上海话说的【民国谍影】怎么样,那一定是【民国谍影】上海方面出了问题。

  上海是【民国谍影】中国经济最发达的【民国谍影】城市,那里也是【民国谍影】经济,政治,文化的【民国谍影】交流中心,在近代中国有着举足轻重的【民国谍影】地位。

  更重要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此时的【民国谍影】上海被日本人占据着沿海地区,现如今是【民国谍影】对抗日本军队的【民国谍影】前沿阵地,为此,军事情报调查处在上海设立了一个大站,站长的【民国谍影】级别也与几位科长相当,都是【民国谍影】上校级军官,前一任上海情报站站长就是【民国谍影】边泽。

  如此重要的【民国谍影】情报专区,会出什么样的【民国谍影】大事情呢?处座询问自己的【民国谍影】上海话如何,意思很明显,是【民国谍影】很有可能要安排自己去上海解决这个大问题。

  宁志恒不禁有些迟疑,还有十六天,卢沟桥事变就要爆发,之后引发了一连串的【民国谍影】连锁反应,日本人在上海开始不断的【民国谍影】挑衅,事态越来越严重,终于在一个月之后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民国谍影】淞沪战争,至此,中国进入了全面抗战时期。

  这个时候去上海,绝对是【民国谍影】危险之极,如果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这个任务不能够及时完成,拖延时日,甚至在上海滞留不走,就很容易被卷入这场惨烈之极的【民国谍影】会战之中。

  在这场绞肉机式的【民国谍影】战场上,中国军队付出了惨重的【民国谍影】代价仍然以失败告终,自己只怕稍有差池,也会陨命于此。

  绝不能够卷入其中,可必须要找一个好的【民国谍影】理由,想到这里,宁志恒微微露出适当的【民国谍影】诧异之色,轻声回答道:“处座,我从来没有去过上海,对上海话不是【民国谍影】很熟悉。”

  其实杭城话和上海话口音比较相像,只是【民国谍影】相对来说上海话要那么软一点,杭城话说起来要快一点,硬一点,上海,江浙一带的【民国谍影】口音都是【民国谍影】相差不多,方言和习俗都是【民国谍影】很像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典型的【民国谍影】吴越文化。

  宁志恒这么说,也是【民国谍影】要留有余地,看一看处座接下来的【民国谍影】意思再做推辞之语。

  毕竟明明知道这场大战的【民国谍影】结局,再投身其中,以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本意是【民国谍影】不愿意这么做的【民国谍影】,因为无论他这个小蝴蝶怎么做,也改变不了一场上百万军队参与的【民国谍影】战争走向,这是【民国谍影】一场持久战,长达三个月的【民国谍影】拼耗,是【民国谍影】绝对国力的【民国谍影】较量,不是【民国谍影】那一个人可以左右的【民国谍影】。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