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初露踪迹(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初露踪迹(求月票)

  宁志恒一听,心中突然一动,自己在南京城的【民国谍影】关系不多,其中只有左氏兄妹是【民国谍影】自己隐藏的【民国谍影】手下,是【民国谍影】不方便直接去军事情报调查处找自己,而其他的【民国谍影】人都是【民国谍影】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单位。

  比如像刘大同手下的【民国谍影】外围人员,都是【民国谍影】可以直接打电话找到自己的【民国谍影】。

  这些人能够找到自己的【民国谍影】住处,就必然知道自己的【民国谍影】单位,可是【民国谍影】这段时间根本没有人来找自己,也就是【民国谍影】说,他们是【民国谍影】在暗地打听自己的【民国谍影】行踪,有谁会这么做呢?

  宁志恒做事一向仔细,对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是【民国谍影】有人在暗地打听自己的【民国谍影】消息,事关自己的【民国谍影】安危,会不会有人在针对自己。

  是【民国谍影】谁在调查自己吗?会不会和上一次在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大门外一样,是【民国谍影】日本人盯上自己了。

  可是【民国谍影】上一次他们的【民国谍影】目标,是【民国谍影】所有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内部军官,还没有直接找到自己的【民国谍影】头上,这一次干脆就找到自己的【民国谍影】住处了,这会不会说明这一次他们的【民国谍影】目标更明确了。

  宁志恒从中嗅到了一丝危机,如果他猜测不错,真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日本人找上门来,那就说明自己已经被他们列入了重点调查对象,情况比上一次要严重得多,看来自己身边的【民国谍影】安保力量必须要加强了。

  宁志恒可不是【民国谍影】那种喜欢逞英雄的【民国谍影】愣头青,这是【民国谍影】热兵器的【民国谍影】时代,要想取一个人的【民国谍影】性命,简直是【民国谍影】太容易了,一个枪法好的【民国谍影】射手,只需要一支枪一颗子弹,就可以将一个习武多年身手高强的【民国谍影】好手送进鬼门关。真要是【民国谍影】有人想取自己的【民国谍影】性命,只需要几名好的【民国谍影】枪手就足够了,就算再好的【民国谍影】身手,在措不及防之下,也只能饮恨当场。

  诸葛一生唯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多做些防备工作没有坏处,看来自己的【民国谍影】住处已经不安全了。

  想到这里,他对左刚说道:“具体是【民国谍影】哪一户人家告诉你的【民国谍影】?”

  “就在您家向右数第四户人家,是【民国谍影】一个中年妇女,个子不高,说话有些川音。”左柔回答道,具体是【民国谍影】她去打听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消息,毕竟一个女孩子容易消除对方的【民国谍影】戒心,做起事来方便一些。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脑海中回想起了这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是【民国谍影】四川人,一家四口,平时也没有打过交道,只是【民国谍影】点头打声招呼。

  宁志恒点头说道:“这段时间你们不要去我的【民国谍影】住处了,我暂时也不会去回去,等我调查清楚,再做决定,如果有事情直接用公用电话通知我。”

  “少爷,要我们出手去调查吗?”左刚抢着说道,很明显这个情况让宁志恒很是【民国谍影】重视,这就说明一定有问题,“这些人已经找到了您的【民国谍影】住处,一定不会走太远,我们可以在附近打听一下,看一看有没有陌生人出现?”

  宁志恒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左氏兄妹还是【民国谍影】不要出面,如果真是【民国谍影】如自己猜想,确实是【民国谍影】日本人找上门来了,那这种事情交给军事情报调查处是【民国谍影】最合适的【民国谍影】,左氏兄妹参与其中会暴露出来,而宁志恒是【民国谍影】不想其他人知道左氏兄妹的【民国谍影】存在,不然以后的【民国谍影】行动会很不方便。

  他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事情你们不方便出面,我会调用其他人来处理,你们不要妄动,等候我的【民国谍影】通知就可以了。”

  左氏兄妹点头答应,宁志恒没有多停留,快步出了左家,一路赶回军事情报调查处,回到办公室,他马上叫来了孙家成。

  “老孙,你马上便衣出门,想办法把我的【民国谍影】住处向右数第四户人家,一对四川夫妇给我带到这里来,动作要隐蔽,不要惊动任何人,我有事情要问他们。”宁志恒吩咐道。

  “是【民国谍影】,我马上去办!”孙家成立正领命而去。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宁志恒不会再回到住处,也不会在住所附近露面,他不禁庆幸,幸亏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没有回家,不然真的【民国谍影】有人想暗算自己,就算是【民国谍影】自己有预警能力,但是【民国谍影】急切之间也只怕是【民国谍影】凶吉难料了,这件事情之后,这个住所也是【民国谍影】不能再用了。

  两个小时之后,孙家成把一对中年夫妇带了回来,这对夫妇胆战心惊的【民国谍影】走进了办公室,直到看见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神情顿时放松了下来。

  “真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宁先生啊,可是【民国谍影】吓的【民国谍影】我们不轻噻,有啥子事情把我们带到这儿来嘛?”夫妇二人开口说道,孙家成在回家的【民国谍影】路上把他们强行带了过来,吓得他们以为碰见了恶人,这时候见到真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邻居,这才放下心来。

  宁志恒笑着示意,让夫妇二人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倒了两杯茶水放在他们面前,语气和蔼的【民国谍影】说道:“杨先生,杨太太,真是【民国谍影】对不起,我的【民国谍影】工作太忙,实在是【民国谍影】没有时间亲自上门打扰,只好让我的【民国谍影】手下去请你们到这里来。”

  宁志恒和这对邻居打交道的【民国谍影】时间不多,只是【民国谍影】隐约记得他们姓杨,连具体姓名都记不得了。

  杨先生看到宁志恒态度和气,心中暗自镇定,宁志恒虽然跟他们做了半年多的【民国谍影】邻居,可打交道的【民国谍影】时间极少,所以他们对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情况并不是【民国谍影】很了解,只知道这是【民国谍影】一位年轻的【民国谍影】军官,可是【民国谍影】现在看来,这位邻居可不是【民国谍影】个简单的【民国谍影】人物。

  “宁先生喊我们来这里,有啥子事情嘛?”杨先生开口问道。

  宁志恒没有多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的【民国谍影】问道:“是【民国谍影】这样的【民国谍影】,我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回家,可是【民国谍影】听说有人在我的【民国谍影】住处附近,打听我的【民国谍影】情况,杨太太好像知道一些,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说一说。”

  夫妇二人这才知道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意思,杨太太一听马上说道:“宁先生的【民国谍影】消息好灵通啊,还真别说噻,真的【民国谍影】有人在打听你的【民国谍影】消息呦。”

  “好,那请你仔细说一说情况。”宁志恒赶紧问道。

  “总共有两个人来打听你的【民国谍影】消息,一个是【民国谍影】八天前,一个男的【民国谍影】,还有一个是【民国谍影】两天前,一个女娃,这个女娃长得可秀气了。”杨太太略微回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宁志恒知道,两天前的【民国谍影】那个女孩子,肯定是【民国谍影】左柔无疑了。重要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八天前,打听他行动的【民国谍影】那个男子,才是【民国谍影】他要寻找的【民国谍影】目标。

  “请仔细说一说八天前的【民国谍影】那个男子的【民国谍影】情况,还具体问了什么问题,请说的【民国谍影】详细一点。”宁志恒接着问道。

  杨太太一听有些为难了,事情过去的【民国谍影】时间太长了,她一时也记不起许多,只好尽量描述说道:“八天前的【民国谍影】中午,我正好在院子里洗菜,一个穿的【民国谍影】破破烂烂的【民国谍影】汉子,敲院门要口水喝,我看他可怜就给取了碗水给他喝。

  喝水的【民国谍影】时候聊了几句,他说他是【民国谍影】来投奔远房亲戚的【民国谍影】,只知道亲戚姓宁,是【民国谍影】一名年轻的【民国谍影】军官,我还以为就是【民国谍影】找你的【民国谍影】,就告诉了你家的【民国谍影】住址。

  后来他要问我你平时回家吗,我说不知道,有时回来,有时不回来。可是【民国谍影】他后来问我,你的【民国谍影】相貌长相的【民国谍影】时候,说相貌对不上,差的【民国谍影】太多,一定是【民国谍影】找错人了,挺失望的【民国谍影】,喝完水就走了。”

  宁志恒听完杨太太的【民国谍影】话,仔细想了想,然后再次问道:“他操的【民国谍影】什么口音?”

  “我只知道是【民国谍影】北方的【民国谍影】口音,不太明显,和本地口音不同,”杨太太回答道,后来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口音与街口修鞋的【民国谍影】老程差不多。”

  “老程是【民国谍影】山东人。”一旁的【民国谍影】杨先生插口说道。

  宁志恒不禁暗自点头,这个时期只要是【民国谍影】精通中文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大多都是【民国谍影】北方口音居多,一般都是【民国谍影】带有东北或者是【民国谍影】山东的【民国谍影】一些口音。

  他所接触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里,也普遍存在这种情况,比如说之前的【民国谍影】黄显胜,还有后来的【民国谍影】谢自明,孟乐生等人,据情报科的【民国谍影】人说,严宜春也是【民国谍影】一口东北口音,宁志恒接触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河本仓士也是【民国谍影】带有少许东北口音的【民国谍影】。

  这种情况是【民国谍影】当时的【民国谍影】环境造成的【民国谍影】,这个时代可没有后世里确定的【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普通话,各地方言的【民国谍影】口音都是【民国谍影】相差甚远。

  多年前日本人的【民国谍影】目标都是【民国谍影】北方地区,所以日本势力首先渗透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北方省市,比如说东北和山东一带,他们从东北和山东掳去了大量的【民国谍影】劳工,很多间谍的【民国谍影】中国话就是【民国谍影】那个时候向这些劳工们学习的【民国谍影】。

  中文是【民国谍影】非常难以学习的【民国谍影】,这需要花费大量的【民国谍影】时间和精力去学习,要想说的【民国谍影】跟中国人一模一样,最少也需要数年的【民国谍影】时间。

  所以这个时期日本间谍所学习的【民国谍影】汉语,也大多是【民国谍影】这一带的【民国谍影】口语,所以日本人所谓的【民国谍影】中国通,也大多都是【民国谍影】如此。

  当然,世事无绝对,也有一部分日本间谍操有中国南方的【民国谍影】口音,只是【民国谍影】这种情况很少,毕竟南方是【民国谍影】日本人这些年才开辟的【民国谍影】战场,就算是【民国谍影】要学习南方口音,其中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民国谍影】时间。

  宁志恒想到这里,又接着问道:“能具体描述一下他的【民国谍影】身高,容貌和穿着吗?”

  杨太太为难地说道:“时间有些长了,当时也就是【民国谍影】几句话的【民国谍影】时间就走了,我实在有些记不清楚了。”

  宁志恒笑着说道:“没有关系,杨太太,你能记住多少就说多少,不用太勉强的【民国谍影】。”

  刚赶出来第三章,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月底求票了!谢谢大家!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