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再次授勋(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再次授勋(求月票)

  接下来的【民国谍影】日子里,宁志恒推开一切事务,都交给王树成打理,在他去杭城的【民国谍影】这段时间里,王树成兢兢业业,不敢稍有怠慢,把行动组的【民国谍影】工作处理的【民国谍影】井井有条,让宁志恒非常满意,这样他就可以脱开手,挤出大量的【民国谍影】时间跟易华安学习日语。

  为了能够提高学习效率,宁志恒和易华安时刻不离,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民国谍影】时间,紧张刻苦的【民国谍影】学习日语。

  不通日语,现在已经成为制约宁志恒特工工作的【民国谍影】最大障碍,这一次如果不是【民国谍影】不通日语,那么多的【民国谍影】绝密文件,以他的【民国谍影】超人记忆,最少也能带回来好几份,如果是【民国谍影】那样,还不知道能有多大的【民国谍影】收获呢!

  两天之后,卫良弼终于带领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组全体开拔,赶往重庆进行清剿工作。

  宁志恒把师兄卫良弼送走之后,就再次投入日语的【民国谍影】学习中,易华安对宁志恒也是【民国谍影】尽心竭力的【民国谍影】教授,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民国谍影】在一起学习日语。

  让易华安极为吃惊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记忆力惊人,简单的【民国谍影】单词记忆简直就是【民国谍影】过目不忘,这就节省了大量的【民国谍影】背诵记忆的【民国谍影】时间,很快常用的【民国谍影】单词就已经教完,再加上有大量的【民国谍影】通假汉字,书面上的【民国谍影】意思已经难不倒宁志恒了,开始进行简单的【民国谍影】口语练习。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学习能力让易华安很是【民国谍影】无语,两个人之后的【民国谍影】相处,就几乎都是【民国谍影】在用日语交流着,从一开始宁志恒还需要一个一个的【民国谍影】组合句子,不到二十天之后,就已经可以伴以手式辅助,用日常用语进行全日语的【民国谍影】谈话了。

  但是【民国谍影】口语一直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学习和最大障碍,日本人说话的【民国谍影】语调和习惯和中国话有很大的【民国谍影】不同,宁志恒为此下了极大的【民国谍影】力气,几乎把舌头都卷成花了,还是【民国谍影】很不流利,并且有明显的【民国谍影】中国话发音的【民国谍影】习惯,这让宁志恒很受打击。

  可是【民国谍影】更受打击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易华安,他看着发愁的【民国谍影】宁志恒,用日语苦笑道:“组长,您用二十天的【民国谍影】时间,学习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民国谍影】一个奇迹了,要知道当初我足足花了一年多才达到您现在这个水准,就已经让我的【民国谍影】日文老师多次夸奖了,至于口语的【民国谍影】练习,真的【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单纯的【民国谍影】学习和记忆可以解决的【民国谍影】,它需要一个长时间的【民国谍影】矫正和反应记忆,最好能有一个合适的【民国谍影】语言环境,日濡月染这样您的【民国谍影】口语才会更快的【民国谍影】提高。”

  宁志恒知道自己已经竭尽全力的【民国谍影】学习了,全身心的【民国谍影】投入,这些天他几乎都没有回家,有时候晚上就在办公室的【民国谍影】沙发上背着单词和语法就睡着了。

  因为他知道,留给他的【民国谍影】时间真是【民国谍影】不多了,计算时间还有二十天就到了卢沟桥事变了,这个时间在以后的【民国谍影】很长时间里,都被定义为全面抗战的【民国谍影】开始。

  之后的【民国谍影】战事不断,中日之间开始了长期的【民国谍影】战争,自己作为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特工,可以想象自己再也很难有如此平静的【民国谍影】生活和时间去进行学习,好在他的【民国谍影】基础学习已经完成,日后在再进行加强练习,应该能够达到自己的【民国谍影】要求。

  宁志恒展颜一笑,也是【民国谍影】用不熟练的【民国谍影】日语一字一句的【民国谍影】自我安慰道:“看来是【民国谍影】我太心急了,不过绝不能够松懈,必须要达到之前的【民国谍影】要求,不然在关键时刻就会让自己付出惨重的【民国谍影】代价。”

  两个人正说着话,办公室的【民国谍影】电话铃声响起,宁志恒拿起电话,那边传来了赵子良的【民国谍影】声音。

  “志恒,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嘉奖晋升名单下来了,你到我这里来领名单和嘉奖令。”

  “是【民国谍影】,科长,我马上过去!”宁志恒赶紧回答道。

  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嘉奖是【民国谍影】在去杭城前,抓捕雪山间谍小组和日本调查小组的【民国谍影】叙功晋升,宁志恒走之前把结案报告都上交了,现在时间过去这么长的【民国谍影】时间,早就应该有个结果了,可是【民国谍影】不知为什么,拖到现在才下来。

  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功劳巨大,宁志恒几乎把自己的【民国谍影】所有手下都叙了功,尤其是【民国谍影】自己的【民国谍影】亲近部下,不出意外的【民国谍影】话,这一次将又是【民国谍影】一次皆大欢喜的【民国谍影】收获。

  来到赵子良的【民国谍影】办公室,见到赵子良也是【民国谍影】一脸笑意的【民国谍影】看着桌案前厚厚的【民国谍影】一叠嘉奖令。

  看见宁志恒进来,赵子良指着眼前的【民国谍影】景象,不禁有些感慨的【民国谍影】说道:“这要是【民国谍影】在以前,成建制的【民国谍影】抓捕两个间谍小组,缴获电台和密码本,这么大的【民国谍影】功劳,这么多的【民国谍影】受奖人员,最少也要开一个庆功大会,大张旗鼓的【民国谍影】举行受衔仪式,搞出一个大场面来才说得过去。可是【民国谍影】现在处座的【民国谍影】眼界不一样,大家也都不当回事了,干脆就发到科里自己办理。想一想真是【民国谍影】觉得无奈啊!”

  宁志恒哈哈一笑,对赵子良说道:“科长,以后这些事情多了,处里也懒得搞那些虚礼,不过我手下那些人可是【民国谍影】有些失望了,还等着出一把风头呢!”

  说到这里,和赵子良相视一笑,赵子良划出一半多半的【民国谍影】晋升文件和嘉奖令,对宁志恒说道:“你们第四行动组功劳最大,受奖人员最多,拿回去自己处理吧,其中霍越泽因为表现突出,资历也够,由上尉特别晋升为少校,他的【民国谍影】晋升令由我宣读并授衔,其他人的【民国谍影】由你自行处理。”

  霍越泽是【民国谍影】宁志恒手下资历最老的【民国谍影】行动队长,多年来卡在上尉军衔上,没有得到晋升。

  他是【民国谍影】黄贤正挑选来的【民国谍影】保定系成员,自从来到宁志恒手下,一向都是【民国谍影】兢兢业业,俯首听命,很得宁志恒的【民国谍影】信任,这一次借着大功,宁志恒为他说了不少的【民国谍影】好话,这才一举跨入校级军官的【民国谍影】行列,这对霍越泽来说,绝对是【民国谍影】仕途上的【民国谍影】至为关键的【民国谍影】一步。

  因为宁志恒只是【民国谍影】少校军衔,所以不能给霍越泽授军衔,所以由科长赵子良来办理。

  赵子良接着说道:“志恒,你的【民国谍影】功劳大家都是【民国谍影】知道的【民国谍影】,可是【民国谍影】短期之内你是【民国谍影】很难晋升的【民国谍影】,处座让我通知你,十点半你去他的【民国谍影】办公室,处座亲自为你授勋!”

  “什么,授勋!”宁志恒一听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晋升无望,心中早有准备。可没有想到,处座还是【民国谍影】为他申请了再次授勋,怪不得这一次的【民国谍影】嘉奖下来的【民国谍影】有些晚了,应该是【民国谍影】处座在做这一方面的【民国谍影】工作。

  宁志恒带着所有的【民国谍影】文件回到了自己办公室,然后把第四行动组的【民国谍影】所有军官喊了过来,就在自己的【民国谍影】办公室里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民国谍影】庆功仪式,尉级军官的【民国谍影】晋升,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民国谍影】瞩目,宁志恒宣布晋升令,然后亲自为他们授衔。

  第一行动队的【民国谍影】四名军官全部得以晋升,王树成中尉晋升至上尉军衔,孙家成少尉晋升至中尉军衔,赵江上尉晋升至中尉军衔,阮弘中尉晋升至上尉军衔。

  其余两个行动队也共有四名军官得到晋升,三个行动队都获得的【民国谍影】通报嘉奖,这就是【民国谍影】为下一次晋升打下了良好的【民国谍影】基础。

  宁志恒拍着第三行动队长聂天明的【民国谍影】肩膀说道:“天明,这一次越泽先行一步晋升少校,我希望下一次是【民国谍影】你,好好表现,我会给你机会的【民国谍影】。”

  聂天明马上挺身立正,高声回答道:“组长,您放心,我一定努力表现,不负组长厚望。”

  聂天明和霍越泽一样都是【民国谍影】苦熬了多年的【民国谍影】上尉军官,这一次叙功,霍越泽成功跨过这关键的【民国谍影】一步,让聂天明是【民国谍影】羡慕至极,不过好在一次也得到了通报嘉奖,只要之后再立几次功劳,再加上宁志恒为他说话,晋升校级军官也并不是【民国谍影】很困难的【民国谍影】事情。

  王树成也是【民国谍影】欣喜万分,他虽然不能和宁志恒相比,但是【民国谍影】如此快速的【民国谍影】晋升,让他距离校级军官又近了一步,比之同期毕业的【民国谍影】同学不知快了多少。

  孙家成和赵江是【民国谍影】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心腹,短短半年多的【民国谍影】时间,从一个大头兵,连升两级,成为中尉军官,自然是【民国谍影】高兴的【民国谍影】不知道说什么,当然对宁志恒越发的【民国谍影】感激。

  这一次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民国谍影】得到了好处,于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决定晚上大摆宴席为所有人庆功。

  看着时间快到了,宁志恒赶紧下令解散,自己则快步赶到了处座的【民国谍影】办公室。

  刘秘书通报后,宁志恒进入办公室,办公室里依然是【民国谍影】处座和边泽两个人在场。

  看见宁志恒进来,处座和边泽微笑着起身,来到宁志恒面前。

  “志恒,这一次叙功,你是【民国谍影】首功,为此我专门向军部申请了嘉奖勋章,耽误了一段时间,终于是【民国谍影】批下来了。”处座微微笑道。

  宁志恒心中确实是【民国谍影】心怀感激的【民国谍影】,说实话,处座对自己一向不薄,不以门户之见,多次提拔,这一次为了弥补自己,竟然专门为自己再次申请勋章,可见其中诚意。

  “志恒愚钝,难堪造就,是【民国谍影】处座知遇才有今日,感激涕零,唯今后尽心竭力,不负处座栽培之恩!”宁志恒微微低头示礼,语气诚恳的【民国谍影】说道。

  “宁志恒少校,勘察匪谍,参赞戎机,荣誉四射,功高云表,特授予三等云麾勋章,望再建功绩,不负党国重望!”处座高声说道。

  说完,边泽手托红盘来到面前,处座从盘中取出一枚三等云麾勋章,亲手佩戴在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胸前。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