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确定目标(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四章 确定目标(求月票)

  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心思谨慎,考虑考虑问题极为周密,这一次紧急来到杭城,查清楚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死因是【民国谍影】一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的【民国谍影】原因,就是【民国谍影】要看一看那件事情的【民国谍影】调查进度。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接到通知的【民国谍影】暮色小组组长崎田胜武,才化好妆,准时赶到日本租界里的【民国谍影】一处房屋里。

  今井优志极为小心,他还是【民国谍影】认为日本领事馆过于引人注意了,日本租界地域很大,中国特工进行监视的【民国谍影】难度比较大,所以他还是【民国谍影】选定了在日本租界找一处隐秘的【民国谍影】地方接见崎田胜武。

  崎田胜武赶到房屋门口,用约定好的【民国谍影】信号敲开了门,之后进入内屋见到今井优志。

  两个人相对而坐,今井优志看着对面这位貌不惊人的【民国谍影】男子,淡淡的【民国谍影】问道:“崎田君,这一次通知你来见面,是【民国谍影】想询问一下,就在三天前你去河本先生那里见面时,汇报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什么情况?”

  崎田胜武看了看对面的【民国谍影】今井优志,沉吟了半响,他的【民国谍影】消息渠道是【民国谍影】通过留言来传达的【民国谍影】,上面只有时间地点和人物,也就是【民国谍影】说,他只是【民国谍影】知道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见什么人,至于其他的【民国谍影】一概不知,所以也不知道今井优志召见的【民国谍影】理由。

  他犹豫了片刻,缓缓的【民国谍影】说道:“我接到的【民国谍影】通知,只通知我是【民国谍影】来这里与上海的【民国谍影】特使见面,但是【民国谍影】没有我的【民国谍影】上线河本先生的【民国谍影】命令,我不能和任何人提及工作上的【民国谍影】问题,所以很抱歉,恕我不能回答您的【民国谍影】问题!”

  今井优志虽然是【民国谍影】上海特高课本部的【民国谍影】情报组长,但是【民国谍影】崎田胜武并不认识,况且谈话内容涉及他的【民国谍影】上线河本仓士,他还是【民国谍影】决定闭口不言。

  “崎田君,”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语气明显带有哀伤,“我来通告你一个悲痛的【民国谍影】消息,我的【民国谍影】老上司河本仓士先生已经与前天深夜,突发心脏病在自己的【民国谍影】房间里去世,我就是【民国谍影】专程从上海赶过来调查死亡原因并处理他的【民国谍影】后事的【民国谍影】。”

  “什么?”崎田胜武听到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话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民国谍影】这种情况。

  既然自己的【民国谍影】上线突然死亡,那么特使是【民国谍影】想找自己谈什么呢?只是【民国谍影】询问自己汇报情报的【民国谍影】内容吗?这和上线河本仓士有什么联系吗?

  崎田胜武心中极为不安,他最后一咬牙,只好说道:“我和河本先生见面,是【民国谍影】为了向他复命,他之前曾授命我,前去调查南京总部对我们的【民国谍影】抓捕行动,突然变得极为有效率的【民国谍影】原因。”

  今井优志眼睛一亮,身形顿时挺起,急声问道:“怎么说摹久窆啊裤已经有了结果,并向河本先生进行了汇报?可是【民国谍影】这么大的【民国谍影】事情为什么河本先生没有向总部复命?”

  的【民国谍影】确,这件事情是【民国谍影】近期以来,杭城谍报组织的【民国谍影】最重要的【民国谍影】任务,如果有了调查结果,河本仓士必须第一时间向总部汇报,不可能会隐藏不报的【民国谍影】。

  听出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疑虑,崎田胜武决定和盘托出,他轻声的【民国谍影】说道:“其实调查只是【民国谍影】进行了一半,并没有一个最终的【民国谍影】结果,所以河本先生命令我接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

  “是【民国谍影】什么线索?请崎田君仔细说一说吧。”今井优志追问道。

  崎田胜武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暮色小组成员中,有一位是【民国谍影】杭城军事情报站的【民国谍影】策反人员,他从他的【民国谍影】上司情报处长袁思博那里打听到,南京军事情报调查处总部在这半年里,主要针对我们的【民国谍影】行动,都是【民国谍影】由一名年轻的【民国谍影】军官来主持的【民国谍影】,这名军官名叫宁志恒。

  此人的【民国谍影】背景深厚,手段狠辣,是【民国谍影】一位非常棘手的【民国谍影】人物,而且是【民国谍影】刚刚半年前毕业于中国军事陆军学院,也就是【民国谍影】中国军方俗称的【民国谍影】黄埔军校。

  河本先生认为此人就是【民国谍影】这一次调查的【民国谍影】主要人物,此人作为多次行动的【民国谍影】执行人,一定知道其中真实的【民国谍影】原因,所以命令我针对这个人进行更详细的【民国谍影】调查。”

  “宁志恒?”今井优志慢慢的【民国谍影】说道,“照你的【民国谍影】说法,只是【民国谍影】一个非常年轻的【民国谍影】青年军官,他会是【民国谍影】中国谍报部门突然变得如此犀利的【民国谍影】原因?这可不符合逻辑。”

  崎田胜武也接着点头说道:“河本仓士也这么看,因为这无法解释的【民国谍影】通。”

  接着他又以犹豫的【民国谍影】眼光看向今井优志。

  “怎么?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民国谍影】?”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眼光眼光锐利,马上看出了崎田胜武欲言又止的【民国谍影】神情,赶紧追问道。

  崎田胜武听到了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追问,最终开口说道:“其实河本先生是【民国谍影】怀疑,在我们上海特高课本部里隐藏着一名中国高级间谍。”

  “你说什么?”今井优志的【民国谍影】声调突然变高,“河本先生具体是【民国谍影】怎么说的【民国谍影】?”

  崎田胜武直接回答道:“河本先生的【民国谍影】原话是【民国谍影】说,一个优秀的【民国谍影】特工,他所要具备的【民国谍影】魄力胆识和阅历经验都是【民国谍影】要在实践中去获取的【民国谍影】,所以他认为这个宁志恒并不是【民国谍影】威胁到我们的【民国谍影】真正原因,而是【民国谍影】在我们的【民国谍影】组织内部出现了内鬼,而且这个内鬼的【民国谍影】级别还应该很高,不然根本无法解释潜伏多年的【民国谍影】情报小组接连暴露的【民国谍影】原因,因为他们之间是【民国谍影】没有横向联系的【民国谍影】,河本先生认为这个宁志恒作为具体的【民国谍影】执行人,一定和这个内鬼有联络,或者根本就知道内鬼的【民国谍影】身份,所以他命令我继续对宁志恒进行调查,或者找到机会直接抓捕此人,逼问出这个内鬼的【民国谍影】身份,铲除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民国谍影】这颗毒瘤。”

  今井优志听完这番话,久久没有言语,其实在此之前,他并不是【民国谍影】没有想到这一方面,作为一名优秀的【民国谍影】特工是【民国谍影】怀疑任何可能存在的【民国谍影】因素的【民国谍影】。

  南京每一个谍报小组之间没有任何的【民国谍影】联系,却突然在短短的【民国谍影】半年之间纷纷被捕落网,这种局面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民国谍影】中国谍报部门找到了一种对付日本间谍行之有效的【民国谍影】手段或者方法,其中一个很大的【民国谍影】可能就是【民国谍影】在特高课本部出了问题。

  可是【民国谍影】这个想法当时在脑海中闪过,就给不自觉的【民国谍影】否定了,因为长期以来,中国特工都没有从日本间谍部门窃取情报的【民国谍影】能力,因为彼此都是【民国谍影】日本人,可靠程度较高。

  而中国谍报部门因为起步晚,没有这个时间和能力打入日本人的【民国谍影】核心谍报部门,所以造成了日本谍报部门对自己的【民国谍影】特工都比较信任。

  尤其是【民国谍影】在特高课本部,掌握高端机密的【民国谍影】高级特工,这些人都是【民国谍影】资历深厚,久经考验的【民国谍影】老牌特工,按理是【民国谍影】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民国谍影】。

  所以当时上海特高本部课的【民国谍影】两任课长和今井优志虽然也考虑了这种可能,但最后都否定了,都没有去从内部寻找问题,现在听到河本仓士竟然又重提这个猜想,今井优志不得不重视起来。

  是【民国谍影】啊!中国有句老话,世事无绝对!也许真是【民国谍影】自己疏漏了,长期以来的【民国谍影】惯性思维影响了自己,看来这件事情必须要向课长汇报,着手进行内部调查,最少也要排除这一可能性,不能疏忽大意。

  想到这里,他沉声对崎田胜武说道:“这种可能性是【民国谍影】存在的【民国谍影】,中国特工在业务能力上迅速上升,现在已经足以称得上是【民国谍影】我们的【民国谍影】劲敌,也许他们真的【民国谍影】有能力在我们的【民国谍影】内部找到漏点。不过这只是【民国谍影】一种可能,对了,这几天的【民国谍影】调查又有收获吗?”

  崎田胜武不禁苦笑道:“时间太短了,我获得的【民国谍影】信息还是【民国谍影】有些少了,不过我们的【民国谍影】内线打听到了一个消息,不知道和我们的【民国谍影】调查有没有关系。”

  “什么消息?”

  “在半个月前的【民国谍影】一天下午,杭城军事情报站的【民国谍影】全体高层,一起去杭城的【民国谍影】火车站迎接一位大人物,只是【民国谍影】因为随行护卫的【民国谍影】都是【民国谍影】杭城情报站的【民国谍影】行动队人员,我的【民国谍影】内线鳄鱼是【民国谍影】情报处军官,二者之间因为派系不同,很少来往,再加上情报处长袁思博因为内部派系斗争失败,被关押了起来,所以鳄鱼一直没有查到这个大人物究竟是【民国谍影】谁?”崎田胜武接着说道。

  这个内线鳄鱼还是【民国谍影】地位太低了,接触的【民国谍影】机密太少,再加上宁志恒在杭城的【民国谍影】行动严格保密,只和站长柳同方和行动队长权玉龙接触,这才没有被日本人察觉到。

  “一位大人物?这个消息很重要,你们要继续跟进调查,没有渠道就要去想办法,在中国,只要有金钱开道,总是【民国谍影】会有办法的【民国谍影】,这笔资金我会特批给你们。”今井优志大手一挥,语气果决,他不在乎花多少钱,他要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结果。

  “至于这位宁志恒,我会上报给本部课长,调集所有力量调查此人,一定要掌握他的【民国谍影】行踪,伺机抓捕。

  做的【民国谍影】好,崎田君!只要有目标就好,总比我们盲人摸象无从下手好的【民国谍影】多,相信很快我们就可以找到事情的【民国谍影】真相了!”

  两个人的【民国谍影】这一次见面,让今井优志如获至宝,他现在必须要及时向课长佐川太郎汇报,把事情的【民国谍影】原由报告清楚,困扰着特高科多时的【民国谍影】难题很快就要有结果了。

  今井优志和崎田胜武分手后,马上回到日本领事馆,调用最高等级的【民国谍影】电信通道,向佐川太郎通了电话,报告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调查结果。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