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谍影 > 民国谍影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回到南京(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回到南京(求月票)

  宁志恒当下轻轻地拍了拍柳同方的【民国谍影】肩膀,示意他不用紧张,他笑着说道:“同方兄,你我兄弟,有事自然会为你担待,这三个人的【民国谍影】情况瞒是【民国谍影】瞒不过去的【民国谍影】,毕竟这份情报的【民国谍影】底片我是【民国谍影】要上交存档的【民国谍影】,但是【民国谍影】我可以向处座为你说情,并且着重说明你在此次行动中的【民国谍影】起到的【民国谍影】重要作用,不是【民国谍影】我夸口,在处座那里我还是【民国谍影】能说得上话的【民国谍影】。再加上这一次的【民国谍影】重大收获,处座不会太过为难你的【民国谍影】。

  之后我们军事情报调查处定会对杭城地区的【民国谍影】日本情报组织采取重大行动,作为杭城军事情报站的【民国谍影】军事主官,你将直接执行此项任务,到那个时候,你将所有日本间谍一网成擒,将功赎罪,否极泰来,另有一番机遇也说不定呢!”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确实是【民国谍影】有道理的【民国谍影】,按照他的【民国谍影】设想实施,柳同方这一次最多是【民国谍影】有惊无险,而且如果运气好,还有可能再有好处也不一定。

  柳同方听到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顿时心神一松,不禁心有余悸的【民国谍影】说道:“志恒,还好有你啊,不然这一次可是【民国谍影】难过此关了,你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马上对这份名单上的【民国谍影】人员下手吗?我马上布置人手,今天晚上就可以全部抓获。”

  宁志恒摆了摆手说道:“不行,绝对不可以,我们刚刚暗杀了河本仓士,又马上对日本间谍组织下手,岂不是【民国谍影】摆明了告诉日本人,河本仓士是【民国谍影】我们下的【民国谍影】手,这和之前处座处置任务的【民国谍影】初衷相违背。之后的【民国谍影】行动我要赶回南京,亲自向处座请示。”

  柳同方一听,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赶紧说道:“那我马上布置人手,把名单上的【民国谍影】间谍人员监控起来,等你的【民国谍影】消息再行动。”

  “不行,”宁志恒断然挥手否决,“一切都不要动,一动不如一静,监控三十三名间谍成员,你需要动用多少人手,这动静小的【民国谍影】了吗?这还不说,你手下本身就有三个内鬼,我敢说只要你有所动作,日本人马上就会察觉到,按我说的【民国谍影】做,一切如常,就连那三个内鬼,也不要去惊动,所有的【民国谍影】事情都要等我从南京回来之后,再做决定。”

  “是【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我思虑不周啊!”柳同方连连点头,他知道在业务能力方面,他比宁志恒是【民国谍影】差的【民国谍影】太多了,考虑的【民国谍影】远不如宁志恒周详。

  “这段时间,你和权玉龙唯一要做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把保密工作做好,之前任何参与暗杀河本仓士行动的【民国谍影】队员都要下达封口令。我知道应该都是【民国谍影】权玉龙手下的【民国谍影】行动队员,让他管好自己的【民国谍影】手下,不要坏了大事。还有就是【民国谍影】易华安,现在这份间谍名单的【民国谍影】事情,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知情,你我是【民国谍影】没有问题的【民国谍影】,但是【民国谍影】这个易华安不能完全信任,我要把他带在身边亲自看管。”

  柳同方点头称是【民国谍影】,说道:“一切都会按照你的【民国谍影】吩咐去做,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南京复命?”

  “越快越好,你马上去买最快回南京的【民国谍影】火车票,今天晚上我就带着所有人员赶回南京。”宁志恒说道。

  “好的【民国谍影】,我这就去办!”柳同方点头说道,转身快步离去。

  宁志恒这边召集所有的【民国谍影】手下,下令收拾行装,准备回南京。

  当天晚上,宁志恒带领易华安和一众手下,就坐上了回往南京的【民国谍影】火车。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的【民国谍影】上午,宁志恒就赶回了南京城。

  他带着一行人回到军事情报调查处的【民国谍影】时候,顿时引起了行动科所有人员的【民国谍影】轰动,卫良弼第一时间就迎了出来。

  “志恒,你总算回来了,这一次回杭城一切都顺利吗?”宁志恒上前一把握住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手,连声问道。

  宁志恒笑着说道:“一切顺利,家里人都已经送走了,心头这块石头总算是【民国谍影】放下了,对了师兄,我走的【民国谍影】时候,顾文石就已经开口了,我这段时间不在南京,这件案子进展的【民国谍影】如何了?”

  宁志恒在杭城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他的【民国谍影】估计中,如果运气好,这一次军事情报调查处最少能够挖出一到二个日本情报小组,现在半个月的【民国谍影】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真实的【民国谍影】情况如何了。

  卫良弼点头说道:“是【民国谍影】有些收获,顾文石交代出来的【民国谍影】,被策反的【民国谍影】间谍全部落网,根据他们的【民国谍影】口供,我们行动科和情报科联手,又顺藤摸瓜抓捕了一个名叫山谷间谍小组的【民国谍影】组长,将整个小组六名成员一网打尽,只是【民国谍影】抓捕的【民国谍影】时候出了点纰漏,只起获了一部电台,电台密码本被提前销毁了。不过之后的【民国谍影】行动就不是【民国谍影】很顺利,不论我们怎么投下多少诱饵,敌人再也不上钩了,所有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好像突然停止了活动,都进入了蛰伏状态。”

  这和宁志恒之前猜测的【民国谍影】结果大致相同,不过现在日本间谍组织在南京的【民国谍影】势力基本已经被肃清,剩下的【民国谍影】幸存不多的【民国谍影】日本间谍,也都被迫进入了蛰伏状态,停止了间谍活动。

  “那这一次情报科的【民国谍影】谷正奇是【民国谍影】不是【民国谍影】算是【民国谍影】躲过一劫了?”宁志恒接着问道。

  卫良弼点头说道:“这次算他运气好,山谷情报小组是【民国谍影】他亲手挖出来,处座也没有真心要收拾他,只是【民国谍影】想敲打一下,借着这个由头,放了他一马,总算是【民国谍影】将功赎罪平安过关。”

  宁志恒又和卫良弼交谈了几句,因为还要向处座复命,二人便分手离开,宁志恒拿着公文袋直接赶到处座的【民国谍影】办公室求见。

  刘秘书见到是【民国谍影】宁志恒求见,微笑着说道:“宁组长请稍后,处座现在正好有空,我马上向处座禀告。”

  宁志恒赶紧点头说好,很快刘秘书请他进去,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处座正坐在座位上。

  看着宁志恒进来,处座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到宁志恒面前,说道:“这两天还正在念叨你呢,果然就赶回来了。”

  宁志恒赶紧立正敬礼,说道:“报告处座,卑职特来向您复命。”

  处座一听复命二字,顿时眼睛一亮,赶紧问道:“这么说任务已经完成了?”

  宁志恒点头确定的【民国谍影】回答道:“报告处座,任务已经完成,前天晚上我潜伏日本领事馆内,亲手送他上路的【民国谍影】,确认他已经死亡。”

  “你亲自下的【民国谍影】手?”处座惊讶的【民国谍影】说道,他没有想到宁志恒竟然会亲身犯险潜入日本领事馆,顿时眼神中露出一丝杀机,“杭城站没有予以配合吗?柳同方是【民国谍影】真不要命了,你带着我的【民国谍影】手令,他也敢掣肘推诿?”

  在处座的【民国谍影】想法中,宁志恒去执行暗杀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任务,自然不是【民国谍影】指望宁志恒去亲自动手,他要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宁志恒动用他的【民国谍影】头脑去指挥和制定详细周密的【民国谍影】行动。

  宁志恒手下有的【民国谍影】是【民国谍影】行动好手,在加上杭城军事情报站里行动队的【民国谍影】力量,说什么也不能让宁志恒这个指挥官亲自上阵,除非是【民国谍影】身为杭城站站长的【民国谍影】柳同方根本是【民国谍影】袖手旁观,坐视宁志恒无人可用,这才亲身犯险。

  所以一听到是【民国谍影】宁志恒亲自动的【民国谍影】手顿时一惊,宁志恒作为极为优秀的【民国谍影】指挥性人才,如果折损在最危险的【民国谍影】行动一线,那可就太可惜了。

  宁志恒听出处座语气中的【民国谍影】杀意,知道他误会了,赶紧开口解释说道:“柳站长一直都是【民国谍影】积极配合我的【民国谍影】行动,前期的【民国谍影】准备工作大多都是【民国谍影】他完成的【民国谍影】,只是【民国谍影】具体执行任务的【民国谍影】时候,我不放心别人去做,坚持自己动手,柳站长才勉强同意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让处座脸色有所缓和,他点了点头转身走回自己的【民国谍影】座位,也示意宁志恒坐下。

  这才开口说道:“志恒,你这还是【民国谍影】太冒失了,上次抓捕顾文石我就提醒过你,身为一个优秀的【民国谍影】指挥官,你的【民国谍影】任务不是【民国谍影】冲在第一线,而是【民国谍影】审时度势,根据情况做出最正确的【民国谍影】判断和决定。”

  说到这里,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啊,还是【民国谍影】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是【民国谍影】怕,做事有冲劲是【民国谍影】好的【民国谍影】,但是【民国谍影】太拼命了也容易出事,明白了吗?”

  语气之中,告诫与爱护之意溢于言表,他对宁志恒寄予厚望,让他执行此次暗杀任务也是【民国谍影】有磨练的【民国谍影】意思在其中,可是【民国谍影】真的【民国谍影】就把人给磨没了,那可就违背初衷了。

  宁志恒微微低头,身子微躬,态度诚恳的【民国谍影】说道:“多谢处座的【民国谍影】爱护,志恒确实是【民国谍影】有些鲁莽了,以后一定谨慎行事。”

  “上一次你也是【民国谍影】这么说的【民国谍影】,可最后呢?算了,总要吃点亏才知道长记性。”处座不禁有些好气的【民国谍影】说道,自己这位手下才华横溢,可就是【民国谍影】做事太顺了,自出道以来,可说是【民国谍影】无往而不利,这就造成了年轻气盛,目无余子的【民国谍影】傲气,连亲自进入日本人戒备森严的【民国谍影】领事馆,动手暗杀的【民国谍影】事情都做的【民国谍影】出来,站在一个指挥官的【民国谍影】角度上看,确实是【民国谍影】胆大妄为了。

  他并不知道,其实以宁志恒的【民国谍影】性格,如果不是【民国谍影】因为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身份特殊,为了他脑海里面的【民国谍影】那些绝密信息,又怎么会亲自犯险动手呢!

  “把具体的【民国谍影】实施情况给我汇报一下,越详细越好!”处座开口说道,他也想知道宁志恒是【民国谍影】怎么完成的【民国谍影】任务,他担心河本仓士是【民国谍影】死了,可是【民国谍影】收尾不干净,如果让日本人察觉出来问题,那这项任务就不能算是【民国谍影】完成了。

  “是【民国谍影】!”宁志恒恭声答应道。

  于是【民国谍影】宁志恒把行动的【民国谍影】具体实施的【民国谍影】情况一五一十的【民国谍影】都叙述给了处座听,从调查领事馆的【民国谍影】情况开始,到在敬石斋试探河本仓士,并盗取到钥匙,再到最后借用采购车冒险进入领事馆内部,埋伏在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房间里,等到深夜熟睡之时突然制住他,并注射氯化钾注射液引发心脏梗塞,亲眼确认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死亡,之后再按原路安全撤离。

  这一系列的【民国谍影】过程,宁志恒详详细细的【民国谍影】把每一步都解说的【民国谍影】清清楚楚,足足叙述了一个小时。

  叙述期间,听到宁志恒回来的【民国谍影】情报科副科长边泽,也匆忙赶过来求见,和处座两个人认真听取了宁志恒的【民国谍影】工作汇报。

  整个行动的【民国谍影】过程称得上是【民国谍影】设计完美,详尽周密,期间的【民国谍影】每一步都计算精准,不差分毫,尤其是【民国谍影】最后进入日本领事馆的【民国谍影】行动更是【民国谍影】如此,让初座和边泽大为惊叹,拍案叫绝!

  听到最后,处座再也忍不住一拍桌案,高声喝彩道:“干得好!志恒,这一次的【民国谍影】行动简直完美,日本人绝想不到我们会深入敌巢,直接取了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性命。还有这个使用氯化钾注射液的【民国谍影】方法很好,是【民国谍影】那位穆医生想出来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笑着说道:“是【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这位穆医生医术高超,是【民国谍影】柳同方站长的【民国谍影】至交好友,并极力推荐的【民国谍影】,这一次行动中,我得力甚多。”

  处座此时的【民国谍影】心情畅快至极,连带着对柳同方的【民国谍影】印象也好了不少,他点头笑道:“这个柳同方还算是【民国谍影】知耻而后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原本我打算这个事情过去,就要收拾个他,现在看来还是【民国谍影】可堪大用的【民国谍影】!”

  宁志恒听到这里,暗自为柳同方捏了把汗,不知道一会处座知道杭城军事情报站一下子被策反了三名情报官的【民国谍影】时候,还会不会这么说,自己总要为柳同方帮衬帮衬,不然他可不好过这一关。

  看着处座心情正好,宁志恒上前一步,趁热打铁的【民国谍影】说道:“处座,我这里还有一件大事,这一次回来除了向您复命以外,更重要的【民国谍影】就是【民国谍影】专程向您汇报,并请示下一步的【民国谍影】指令。”

  处座和边泽一听宁志恒的【民国谍影】话,都是【民国谍影】一愣,两个人相视一眼,处座开口问道:“大事,杭城地区出了什么问题吗!”

  宁志恒将手中的【民国谍影】文件袋递到处座的【民国谍影】桌案上,开口汇报道:“我这一次进入河本仓士的【民国谍影】房间里,在执行完暗杀任务的【民国谍影】时候,发现了一间密室,我在密室中发现了许多保密等级极高的【民国谍影】绝密文件,可惜当时的【民国谍影】情况特殊,所带的【民国谍影】微型相机胶卷不够,只带回了其中一部分。

  这是【民国谍影】我们在杭城翻译出来的【民国谍影】情报内容,我们还原成材料,发现事关重大,我不敢擅自行动,这才连夜赶回南京,向您当面汇报,并并请示下一步的【民国谍影】行动。”

  “什么?绝密情报!”处座和边泽顿时都是【民国谍影】惊诧不已,没有想到宁志恒这一次还有如此重大的【民国谍影】收获,“你这小子,倒是【民国谍影】沉得住气,到现在才汇报,具体是【民国谍影】什么内容?”

  处座笑着拿起文件袋,绕开绳结,准备查看。

  “报告处座,是【民国谍影】日本谍报组织潜伏在杭城地区的【民国谍影】情报人员的【民国谍影】名单,一共是【民国谍影】五个情报小组,三十三名成员!”

  啪嗒一声,处座一时没有拿稳,文件袋从手中滑出,摔在地上。

  昨天书友们太给力了,没有想到又升了一名,哈哈,不说了,熬了夜再补一章,以谢众位书友,谢谢!

看过《民国谍影》的【民国谍影】书友还喜欢